004:礼尚往来(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楼月卿一大早进宫了。

嗯,自然不是自己进宫,毕竟身后跟着两个男人!

两个风情难掩的男人!

所以,宫里的人都目睹了这样的一幕,摄政王妃带着两个长相秀气的男人大喇喇的朝彰德殿去!

所以,彰德殿门口,元兰姑姑看着楼月卿,再看看她身后的两个男人,神色有些古怪。

摄政王妃带着两个男人进来做什么?

而且,昨天……

等等,昨天王巍才奉命送了两个女人去摄政王府,摄政王妃今日就带来两个男人……

还有,楼月卿这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元兰姑姑心下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忙道:“摄政王妃,太后她老人家刚歇下了,怕是不能见您了!”

闻言,楼月卿颇为惊讶:“哦?这么早就歇下了?”

一大早的,用这个理由……没脑子么?

元兰姑姑面色一僵,垂眸低声道:“摄政王妃恕罪,太后身体不好,刚吃了药就歇着了,您还是请回吧!”

心底冷冷一笑,面上却一本正经:“既然太后凤体未愈,那本妃更应该进去瞧瞧了,否则传出去,岂不是说本妃不孝?”

说完,不再理会元兰姑姑,看着身后的莫离莫言还有两个小倌,淡淡的说:“你们在这里候着!”

“是!”

说完,正要进去,然而,元兰姑姑忽然挡在她跟前,急声道:“摄政王妃,太后真的不方便见您,您别为难奴婢了!”

楼月卿看着挡在跟前不让她进去的元兰姑姑,眉眼一横缓缓开口:“放肆!”

话中难掩薄怒。

“摄政王妃……”

楼月卿冷冷开口:“让开!”

元兰姑姑只好一脸犹豫的退开了。

楼月卿淡淡的瞥了一眼她,这才走进彰德殿,穿过正殿,往后面的寝殿走去。

元兰姑姑口中说的正在歇息的元太后,此时正坐在床榻上和楼德妃和薛贤妃说话,瞧那样子,笑的还挺开心。

不过,她看着有些憔悴,鬓角也多了几缕白发,以前她一根白发也没有,因为病了之后苍老了不少,前几天楼月卿进宫的时候,也就几根,现在都几缕了。

看来前几日的事情把她折磨的够呛,不止头发白了不少,头上也缠着一圈白布,那是那天因为头痛折磨撞伤的。

看到她这样突然出现在寝殿门口,元太后面色一变,不只是她,殿内的两个妃子和伺候的人都为之一惊,连忙站起来,楼月卿来怎么没有人通报……

楼月卿看着坐在床榻上气色不太好却神采奕奕的元太后,心底冷笑一声,直接走了进来。

除了榻上的元太后之外,所有人都立刻请安:“参见摄政王妃!”

楼月卿淡淡的扫了她们一眼,淡淡的说:“起来吧!”随即,才朝着元太后微微福身:“臣妾给太后请安!”

楼月卿这样闯进来,加上本就对她恨之入骨,元太后脸色自然是不太好,不过面上功夫还是做得不错,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温声道:“不用多礼,快起来坐吧!”

“谢太后!”直接走到一边坐下。

姿态冷傲,毫不客气!

元太后厌恶的蹙了蹙眉,看着一旁的薛贤妃两人,淡淡的说:“你们也坐下吧!”

两个人才缓缓坐下。

看着随着她走进来的元兰姑姑,再看着元太后,楼月卿忽然含笑开口:“臣妾瞧着太后的神色,身子好了不少啊,和两位娘娘聊得甚是欢喜,怎么方才元兰姑姑的意思好似太后病入膏肓了见不得臣妾似得,竟拦着臣妾不让进来了呢?”

一句玩笑的语气,却让元兰姑姑面色一僵,元太后也脸色微变,抬眸看着元兰姑姑,面色凌厉:“怎么回事?”

也来了立刻跪下,一脸惶恐的道:“太后恕罪,奴婢……奴婢……”

她支支吾吾着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让元太后甚是不悦,厉声道:“还不快跟摄政王妃请罪!”

元兰姑姑闻言,不好解释,便也只好向楼月卿请罪:“请摄政王妃原谅奴婢方才的失礼!”

楼月卿目光在这主仆二人身上晃了一下,随即看着元太后笑道:“太后,臣妾不过是开个玩笑,并没有责怪元兰姑姑的意思,还请太后莫要怪罪元兰姑姑,想必元兰姑姑也是为了太后着想,怕臣妾进来扰了太后和两位娘娘话家常吧!”

元太后这才面色稍霁,看着楼月卿道:“还是卿颜懂事!”

说完,转头看着元兰姑姑,淡淡的说:“还不快谢摄政王妃宽宏大量?”

元兰姑姑忙道:“谢王妃不怪罪!”

这才站起来,走到元太后身边候着。

元太后这才目光阴鸷的看着楼月卿,皮笑肉不笑的问:“卿颜今日怎么进宫了?”

如果可以,她是很不愿看到楼月卿的,前几日不晓得她究竟做了什么,害的自己受了这么大的折磨,还丢进了颜面,虽然恨极,可也明白了楼月卿真的不能轻易招惹,现在她只想安心养病,根本不想再看到楼月卿,特别是看着楼月卿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好似就在讽刺她一般,她很不喜欢。

待她病好了,再好好筹谋,既然靠不了别人,就得靠她自己,把容郅和楼月卿弄死!

元兰姑姑拦着楼月卿的原因怕也是因为知道她不想见楼月卿吧。

楼月卿捋了捋袖口,看着元太后笑着道:“臣妾今日进宫,其实是来向太后谢恩的,承蒙太后体恤,昨日命人送来了两个婢女伺候,臣妾收下后觉得心中甚是不安,所以今日,便进宫来谢恩,顺便给太后回个礼!”

这话一出,果然元兰姑姑面色陡然一白,她刚才就是猜到了才拦着,现在该怎么办……

闻言,元太后愣了一下,随即淡笑道:“哦?这就见外了吧,郅儿是哀家的孩子,你是哀家的儿媳妇,哀家体恤你们是应该的!”

其实送那两个女子去摄政王府,并没有什么阴谋,只是这次被楼月卿折磨成这样,想给容郅和楼月卿添堵,且那两个都是大臣之女,虽是庶女可也是女儿,而那两个大臣都是容郅的人,若是收下倒也还好,摄政王府多出了两个女眷,就算容郅不理会,可是外人却不会这么觉得,这样的话,楼月卿必然心中不好受,说不定还可以离间这两个人,若是拒绝或者杀了,那两个大臣再怎么忠心,死了女儿也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最好和容郅离心,对她也有好处。

可是楼月卿竟然收下了。

不过,却是做婢女,让两个大臣的女儿做婢女……

却无人敢辩驳半句!

楼月卿笑得坦然,笑着道:“太后此言差矣,礼尚往来乃人之常情,太后体恤臣妾和王爷,那臣妾和王爷自然是要孝敬太后的,所以也寻来了太后所需要的回赠!”

元太后倒是感兴趣了,没有按一旁的元兰姑姑古怪的脸色和眼神,道:“哦?既然如此,哀家也不推诿了,不知道卿颜准备了什么?快呈上来让哀家瞧瞧!”

对面的薛贤妃也落落大方的笑着道:“对啊,臣妾也想瞧瞧王妃带来了什么好东西,今日算是赶巧了!”

楼琦琦倒是含蓄,许是因为楼月卿在这里,她不太敢说话,所以只是带着笑意,不过也是有些感兴趣。

楼月卿笑意渐深,朝着外面扬声叫道:“进来吧!”

很快,莫离和莫言领着两个男子走了进来,当他们四个人出现在寝殿门口的时候,殿内的几个人都为之疑惑不已,特别是元太后。

元兰姑姑立刻冲上来怒目瞪着两个男子,厉声道:“大胆,太后寝宫岂能让外男随意踏入?你们还不快出去!”

这话一出,元太后和两个妃子也觉得很不合适,太后乃内宫女眷,她的寝宫别说这些来历不明的男人,就连皇帝来了也不会擅自进来,所以,这两个人这样大摇大摆的被楼月卿带进来,实在是很不妥。

楼月卿不悦的看着元兰姑姑,淡淡的问:“元兰姑姑这是做什么?太后都没有发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般放肆?”

她倒是不明白了,元太后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忠心的人,这元兰姑姑对元太后倒是真的忠心不已。

元兰姑姑咬了咬唇畔,顶着楼月卿那不怒自威的眼神,只好退到一旁,没有再说什么。

所以,这两个男子还是定定的站在寝殿中间,低着头,甚是不安。

薛贤妃和楼德妃作为内宫妃子,有些拘束,没想楼月卿竟然胆大到往太后宫里带男人。

元太后倒是没有羞愤之感,只是眯了眯眼看着两个男子,转头看着楼月卿,淡淡的问:“卿颜,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楼月卿不答,反而看着那两个男子,淡淡的说:“你们两个,抬起头来!”

两人闻声便抬起头来,两张清秀的脸便看得一清二楚,眉眼间的风情亦是难掩。

楼月卿看着一脸不解却好似想到了什么,眉眼间有些薄怒的元太后,弯了弯嘴角淡淡的问:“太后可还满意?”

元太后怕是已经想到了楼月卿想做什么,面色一变,阴郁的看着楼月卿,满是杀意,指着她咬牙问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昨日她才让人送了两个女人去摄政王府,今日楼月卿就带两个男人来见她,楼月卿……

楼月卿慢条斯理的揉了揉手指,看着元太后另一边的王巍,笑着道:“昨日王公公与臣妾说了一句话,说皇家子嗣单薄,臣妾觉得甚是有理,所以,心中甚是不安,这延绵子嗣的责任可不小呢,只是这种事情,臣妾和王爷努力也不起什么作用的,所以……”

缓缓站起来,看着脸色甚是难看的元太后主仆和一旁的薛贤妃两人,她面上笑意愈发难以琢磨,缓缓开口道:“皇室子孙单薄,太后正值盛年,臣妾特寻了两位身强体健的美男孝敬太后,望太后早日为王爷添一名弟弟!”

果然,楼月卿的话一出,殿内的人脸色无不大惊,特别是元太后,脸色陡然一白,面上微微发抖,抬手指着楼月卿,颤声道:“楼月卿……你……你放肆!”

她方才就隐隐觉得不详,果然楼月卿就没安好心,竟然往她宫里送男人,这般折辱于她……

上次因为楼月卿,容郅往她榻上送了一个太医羞辱于她,害得她被那么多人目睹了那样一幕,这件事情她一直都耿耿于怀,每当想起就很楼月卿,恨容郅,现在楼月卿竟然还敢……

简直是岂有此理!

元太后整个人都气得发抖,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充满了怨毒和憎恨。

从没有一个人,令她这般憎恨却又无可奈何的。

一旁的元兰姑姑和王巍立刻上前扶着元太后:“太后息怒啊,您凤体要紧……”

“太后保重凤体啊……”

而另一边的薛贤妃和楼德妃,听到楼月卿这番话,脸色大变,直接低着头当做没听见。

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也就摄政王妃敢说出来了。

果然是令摄政王殿下倾心的女人,胆子可真是大啊。

楼月卿看着被她气得发抖脸色惨白的元太后,没有半点恻隐之心,而是继续含笑道:“太后可要保重身体才行,不然枉费了臣妾一番苦心不说,重要的是……如何延绵皇嗣啊!”

她这话一出,薛贤妃和楼德妃头面色更加难看,很是不安。

这不是要气死太后么……

元太后被气得全身发颤,指着楼月卿,恨声道:“你……你……给哀家滚出去,出去!”

楼月卿挂着笑意,冷冷的看着元太后。

脸色发白,全身气的发抖,摇摇欲坠的样子,仿佛一个受尽折磨的老太婆,这番景象若是别人,她估计会心软,可是……

她是半点也不觉得元太后可怜的,只觉得她咎由自取。

这就是招惹她的代价,也是她作恶多年心肠歹毒的下场!

元太后昏迷过去了。

死死地盯着她一眼后,便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殿内一阵惊恐叫声响起。

看着元太后昏死过去了,楼月卿没有丝毫动容,直接转身离开。

------题外话------

大家想看的小剧场一,嘿嘿嘿,喜欢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