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一个你/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时候,他从不掩饰对她的溺爱,几乎把她捧上天,可也正是这些宠爱,将她推上风口浪尖,最后陷入了万劫不复!

闻言,容郅眯了眯眼,有些吃惊,他知道她以前很受宠,却没想到,萧正霖竟然会有这样的打算……

见容郅惊诧,楼月卿嘴角微扯,苦笑道:“你一定觉得奇怪,他那么多个儿子,为何偏偏想让我继承他的江山,以前我也不懂,现在却明白了,他当年为了江山皇位,负了我母后,也因此,母后到死都一直不肯原谅他,所以他疼我宠我,想把他亏欠母后的一切都弥补在我身上,其实说到底了,他做这么多,为的不过是赎罪罢了……”

除了赎罪,她不知道,还能找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他对她的百般溺爱。

鱼目与珍珠,即便再相似,也大有不同,接触的久了一眼便能分辨,只要用心观察真心对待,不管那些人如何的混淆视听,也不至于会发生鱼目混珠这种可笑的事情。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她无话可说!

闻言,容郅蹙了蹙眉,眼底晦暗不明……

赎罪么……

也许,并不是呢……

只是,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经历了那么多,这样认为也无可厚非,想了想,他没有对此多说什么。

只是看着她问:“那你想要璃国么?”

她愣了一下,随即挑挑眉:“想要又如何?不想要又如何?

容郅倒是没回答。

不管她想不想,他其实都不希望她回去,不想她再去承受那些伤痛。

可是,他明白,有些执念,早已刻在她的心头,她不可能忘得掉,也永远都放不下,他能做的,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陪着她一起承受。

楼月卿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前,看着他的眼睛,苦苦一笑,缓缓开口道:“容郅,对于我来说,要和不要,从来不是我可以选择的!”

她的出身,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她这一生的身不由己,她做不到放下一切,做不到忘记血仇,也做不到任由璃国葬送在那些人手里,更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璃国血流成河。

璃国,是她的执念!

容郅蹙了蹙眉,看着她。

她又道:“而且,你应该知道的,江山也好,皇权也罢,从来不是我想要的!”

她向来理智,该要什么,想要什么,从来都分的清清楚楚,璃国,只是她该要的,无关意愿。

她有太多的顾忌,这些顾忌,注定了她永远不可能随心所欲。

闻言,他眼底晦暗难辨,看着她沉声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他都会给她。

她一笑,想都没想:“你啊!”

容郅愣了一下,神色木讷的看着她:“我?”

她面含浅笑,轻声道:“在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一个你,而我此生最想做的,便与你一起,远离尘嚣,避开这些纷争,去过平平静静的日子,这就是我想要的!”

她想要的,其实很简单。

在遇到他之前,她不知道她想要什么,只是心里明白,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失去的一切也不能不拿回来,璃国的江山,也绝对不能落到那些人手里,而她活着,便是为了这些执念,可是这些,从来不是她想要的。

直到遇到他,她才知道,她想要什么。

闻言,容郅目光复杂的看着她,有些动容,抬手抚在她的脸颊上,目光尽是柔和,旋即,他轻声道:“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只要她永远不离开他,他做什么都愿意。

既然这就是她想要的,他就如她所愿,等他了结了楚国的事情,没有了羁绊,不管她要去哪里,想做什么,他都陪着她。

闻言,她顿了一下,随即挑挑眉:“真的?”

“绝无虚言!”语气铿锵,神色认真。

这是他给予她的承诺。

闻言,楼月卿笑了,微微上前一步,伸手搂着他的腰,头埋在他的心口。

闷声道:“容郅,你真好!”

闻言,他哑然一笑,却也很无奈,抬手搂着她的身板,面上柔情难掩。

她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不像那些女人那样贪得无厌,她想要的,很简单,也很纯粹,这般真实的她,与年幼时他初次见她的时候,真的没有区别。

或许历经那么多磨难,受了那么多苦,她心境变了,可是本性,却从未变过。

……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离过年还剩三天,楼月卿葵水走了,容郅经过数日休养,内伤也痊愈了,楼月卿便不再管着他,趁着年关朝廷文武百官休假之前让他进宫上了两天朝,处理完了堆积了多日的政务。

而容阑,那日之后,身体日渐好转,但是,御林军依旧奉容郅的命令守着宣文殿内外,他还是没能走出宣文殿的门。

不过,他也没想要出来,只是常常让薛贤妃进宣文殿陪他,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而朝中,因为元家的事情,倒是不太平静,不过,元家的事情还在调查,除了元丞相被容郅勒令闭府思过之外,并没出什么事。

而就在年关将至的这几天,慎王府出事了。

容昕失踪了!

原本和裴沂的婚事搁下以后,她也乖巧了很多,也没有在闹过了,老王爷本来还不许她出府,可是见她听话了,加上年关将至,大家都忙着过年的事情,便没再管着她,一大早,她便出了府,说是来看楼月卿,可是,一天下来,楼月卿连她面都没见着。

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没见她回去,容易琰来寻,才知道她不见了,慎王府立刻派人到处找,这不,才在城外的别院中找到了马车,还有她的两个丫鬟和车夫侍卫,而其中一个丫鬟,穿着她的衣物,她却不知所踪,就留下了一封信,说是想出去散散心长长见识,让大家不用担心……

楼月卿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才知道那丫头为何之前让她帮忙推迟这桩婚事,原来是想趁机偷溜出去……

婚事推迟了,慎王府对她的管束没那么松懈了,加上这几日大家都在准备过年的事,便没有太管着她,她就趁着这空档,离家出走了……

------题外话------

推荐古言文:帝女有毒:枕上世子妃—雪琰

前朝公主诱拐郡王残废世子双剑合璧组队打渣的权谋权宠故事,双洁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小剧场:

某女盯着他的下半身看了许久,贼高兴。

稍不留神,某人直接从轮椅上站起来,解开了婚服,继续脱。

“等等,你的腿……你不是不行吗?半身不遂啊?”

某人挑眉,褪尽衣衫,躺在床上邪魅而笑,勾了勾手指道:“娘子,来吃!”

某女傻眼,坚决不承认被迷惑了,“我无福消受。”

某人见她要走,瞬时移动身子,将她俘虏上了床榻,“那夫君我可要开荤了。”

某女悔恨,随意选了夫君怎么如此强势?难怪打渣渣时候次次都赢。她汗颜,还以为自己功力渐长呢,原来都是某人出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