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容昕的下落/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和楼月卿到慎王府的时候,宁国夫人也在。

慎王和容易琰都带人去找容昕了,慎王妃也因为容昕闹这么一出焦虑担心受了刺激而昏迷,加上老王爷岁后没多久也突然病倒,幸好宁国夫人在,才稳住了王府。

此时,她正在老王爷的屋子外面和府医说着什么,看到楼月卿和容郅被管家带进来,立刻停了声,看向他们。

楼月卿匆匆走到她跟前,急声问道:“母亲,外公怎么样了?”

宁国夫人神色有些凝重,道:“方才突然头晕心悸,大夫已经号了脉,又给他施了针吃了药,如今已无大碍,正在里头休息,不过人还没缓过来!”

楼月卿松了口气,没什么事就好。

容郅虽然面色一直平静着,但是听到老王爷没事,他也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宁国夫人这才看着楼月卿沉声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了,如今天寒地冻的,你们俩身子才好了没多久,再感了风寒可怎么好?”

楼月卿道:“母亲不必担心,我们身子已经大好了,况且听到外公病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老王爷现在年纪大了,加上这些年一直抱病,年轻时常年领兵在外受过不少伤,落下了病根,若非他身怀武功身子比别人健朗些,哪里还熬得到今日,如今本就得好好静养不得受刺激,容昕这事儿把他气得不轻,病倒倒也意料之中,幸好没什么大碍。

宁国夫人莞尔,轻声道:“放心吧,父王没什么事,只是气过头了才会这样,你们也别进去扰他休息了,什么事明日再说吧!”

楼月卿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宁国夫人吩咐了下人好好看着老王爷的状况,这才和容郅楼月卿离开了麒麟园。

走出外面,站在回廊上,宁国夫人这才问:“昕儿这次偷偷离开的事情,你事先知不知道?”

楼月卿摇了摇头:“不知!”

确实不知道,若是知道,她也不会任由那丫头胡来,可如今事发突然,事情已经闹了出来,她也只能全了容昕的心思,让她在外头好好散散心,让她自己想通了。

宁国夫人叹了口气,道:“那丫头也太任性妄为了,竟然这般不计后果的胡闹!”

老王爷年纪大了本就要心平气和的养着才行,今夜知道容昕不见了只是极度生气,本来身子还好好的,可越想越不放心,怕她在外头出什么事,怕找不回她,更怕她出去了喜欢外面的恣意就不愿再回来了,想着想着,就忽然一口气上来就倒下了,说白了,也是因为担心她。

能不担心么?那是他看着长大最疼爱的孙女啊,因为愧对于她这个女儿,不希望容昕成为第二个她,便对容昕格外的重视在意,容不得她有半分闪失,让容昕嫁给裴沂也是深思熟虑的,可那丫头就是不懂得他老人家的一片苦心。

闻言,楼月卿无奈的笑了笑,轻声道:“昕儿也不是孩子了,她心里憋屈不闹一闹岂会甘心?她之前如此强烈反对和裴沂的婚事,我早就料到她不会安安分分的等着几个月后嫁给裴沂,闹是一定会闹一场的,只是没想到她会选择离家,如今也只能盼着她长点心眼别吃什么苦头了!”

老王爷既然没什么事,那便可以放心了,可是容昕那边,却难以放心。

她一早就出城,晚上才发现人不见了,明显是早就已经预谋好的,以她的聪慧,怕是也预料到了大家会找她,怕是会想办法避开,楚京城通往外面的道路很多,她的两个丫头忠心,死活不肯将她的去向说出来,加上已经一天过去了,天知道她往哪走的,走了多远,有没有吃什么苦头。

一个长得漂亮心思单纯的小姑娘出门在外,外面人心险恶,自然是谁也放心不下。

只希望暗卫尽快找到她。

闻言,宁国夫人冷哼:“就让她吃点苦头才行,不然她怎么会知道家里有多好!”

一听就知道是气话,宁国夫人对这个侄女一向视作亲女很是疼爱,哪里会真的不担心。

楼月卿笑了笑,没说什么。

宁国夫人这才看着楼月卿,还有楼月卿身后站在那里一直沉默的容郅,轻声道:“好了,这么晚了,他们怕是要明日才能有消息,你们俩在这里也没什么能帮忙的,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过来!”

“那母亲呢?”

宁国夫人莞尔,轻声道:“我自然是不能离开的的,得在这里看着王府和父王才行,你不用担心我,先跟摄政王回去吧,明日再过来!”

楼月卿只好点头,跟宁国夫人说了两句话,便随着容郅一同离开了慎王府。

然而,整整一天一夜的寻找,大家都没有找到容昕的下落。

更是急坏了慎王府一众人。

这么多人去找,楚京周围寻了个遍,却没有把丫头的任何踪迹,这下子,本来对容昕极度生气的一众人,全都转化成了担心,就怕她出个什么意外。

所以,老王爷本来只是担忧焦虑岔了气,这下子真的病了,急坏了大家。

楼月卿本来还没那么担心,可是摄政王府的暗卫也找了一天一夜,楚京周围百里之内的城池全数戒严盘查,都找不到那丫头,出乎她的意料,这下子,她真怕容昕出了什么好歹……

几方人马不眠不休的找了一天两夜,冥夙才带回来容昕的消息。

摄政王府的暗卫,确实先一步找到了容昕。

并且,已经让人把她看管起来,冥夙这才回来禀报。

楼月卿听到冥夙禀报人已经找到了,第一句便问:“在什么地方找到的?”

她倒是要看看,那丫头什么能耐,竟然能躲那么久。

冥夙神色有些古怪,回话道:“回王妃的话,属下等人是在平城找到郡主的,她当时扮作男子,穿着一身乞丐衣裳,蓬头垢面的样子,混在一群乞丐中!”

楼月卿:“……”

女扮男装倒也不奇怪,可是扮作男乞丐那就太难以想象了,毕竟那丫头再怎么说也是皇家郡主娇生惯养,竟也想得出这个办法来避开寻找。

慎王等人找了两日,几乎是不放过楚京方圆数十里外的任何角落,可是绝对是不会盘查那些乞丐,他们自然是想不到容昕竟然这么……额,拼命!

对,就是拼命!

嘴角一抽,楼月卿只觉得一阵风中凌乱,轻咳了两声故作淡定,她挑挑眉:“既然她扮作了乞丐,你怎么找到她的?”

冥夙低声道:“当时属下本来并未起疑那几个乞丐,正要直接略过,可是郡主看到了属下,许是认出了属下,便慌慌张张的丢下破碗就跑了,属下便注意到了她,瞧着那乞儿身材娇小,见她如此慌张觉得不对劲,便让人拦了下来,她见逃不了了,才抹掉脸上的泥灰,确是容华郡主无疑!”

楼月卿:“……”

“噗!”一声,楼月卿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种馊主意,她也想得出来!

冥夙继续道:“郡主现在人就在平城,属下已经命人严加看管不让她离开知道属下要回来回禀王妃,让属下带一句话给王妃!”

“什么话?”

“容华郡主说,她不想听天由命就这样嫁给裴将军,所以求王妃成全她,让她出去走走,看看楚京以外的天,过段时间她就会回来跟大家请罪!”

闻言,楼月卿沉默了,沉吟片刻,她一语不发,站了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桌案后面,执笔蘸墨,在信纸上不知道写了什么,神色尤为凝重,好一会儿,才放下笔,将信纸折好塞入信封中。

拿着信封走过来,递给了冥夙,楼月卿道:“将此信给她,便放她离开,别让舅舅他们找到她,派些人暗中保护她,不过不要让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不会危及性命,就无需出手,也无需特意禀报我!”

冥夙愣了一下,随即接过信封,领命离开。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世子谋嫁》灵犀殿下~

她是天之骄女,番王后嗣,却一袭男装掩红颜,淡去红妆,运筹帷幄,谋定千里,以天下为棋,谋凰途霸业。

他是东昱丞相,性格冷淡清素,高雅俊美,才华横溢,谋略倾世,是东昱权倾朝野的君之宠臣。

当白日的假男人夜晚变为真女人,当纨绔世子谋上腹黑丞相,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盖头掩面,十里红妆!

嫁他为妻,暖他床,打他桃花,吃他粮!

某女使出浑身解数,某男却岿然不动,世子悲:“中看不中用,定是断袖男人身下受!”

断袖?

丞相怒,推倒,食之。

世子哭:“丞相美如娇,压断本世子的小蛮腰!”

事毕,踹之,逃之。

天苍苍,野茫茫,人走黄花凉。

丞相带娃寻妻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隔壁世子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