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把她放走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冥夙离开后,楼月卿收拾收拾,就去了慎王府,容郅进宫去了还没回来,所以她便自己去了。

她到慎王府的时候,正好慎王回来了,正在麒麟园和老王爷禀报寻找情况。

慎王和容易琰带着王府的一众护卫找了一天两夜,楼奕琛和裴沂也帮忙带人找,可是从楚京出去方圆百里的所有出口,都没有容昕的下落。

他们自然是没想到容昕一个小丫头能避开这么多人的寻找,所以,都在纷纷担心容昕是不是出事了。

楼月卿刚踏进麒麟园,还未踏进屋子,就听到里头传来一阵怒声:“那就再去找,无论如何都要把那丫头给老夫找回来,若是找不回她,你们也别回来了!”

楼月卿脚步一顿,站在门口。

随后慎王的声音传来:“父王放心,儿子明白,定会把昕儿带回来,您身子不好,可不能再激动了!”

疲惫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丝担心,不知道是担心容昕还是担心老王爷的身体。

慎王的声音刚落下,老王爷又怒吼道:“放心?我怎么放心?那丫头一个姑娘家从未出过京城,又不谙世事,根本不知道外面人心险恶,如今却在外面整整两天了,那么多人找都没消息,你让我怎么放心,若是她出什么……咳咳咳……”

许是太过激动生气,话没说完,老王爷就一阵剧烈的咳嗽。

听到老王爷可得那么厉害,楼月卿忙踏进屋子,往里头走去。

一走进内屋,便看到宁国夫人坐在床榻边扶着老王爷,一边给他喝水,一边安抚:“父王,你先消消气,已经那么多人找了,总会找到的,您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您现在还在病着呢,大夫说了要静养,不能动怒!”

屋内,只有老王爷,慎王和宁国夫人,看慎王一身风尘,想来是找容昕刚回来。

老王爷的病虽不至于卧床不起,可是也病的不轻,主要是又气又急,老人家身子骨本来就不比年轻人,经不起折腾,更受不得刺激,容昕不见了两日,老王爷这两日来就没怎么合过眼,担心容昕出什么事儿,活生生把自己急病了。

方才一阵气极,一口气上来剧烈地咳了一阵,一张满腹沧桑的老脸更是苍白,被宁国夫人喂着喝了药,气喘吁吁的被宁国夫人扶着,正在慢慢缓神。

如此这般,不过是一个老人忧心孙女的安危,心中不安担忧导致的。

慎王看着老王爷这个样子,一阵担忧无措,见老王爷慢慢缓过神来了,便毫不犹豫的跪在老王爷前面,一脸愧疚的沉声道:“父王,是儿子管教无方,让那丫头这般任性妄为,儿子的错,您如今尚在病中不宜动气,儿子这便去找她,一定把她带回来!”

说完,便站起来,正打算跟宁国夫人说什么,楼月卿便开口了:“舅舅,您不用找了!”

闻言,几人都看了过来。

几人一愣,旋即宁国夫人有些不解的问:“卿儿你说什么?”

楼月卿道:“我说,不用找了,摄政王府的人已经找到她了,人也没事!”

闻言,宁国夫人松了口气,慎王也一样,容昕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这两日来他从未合过眼,一直在找她,两日都找不到,别提他多担心了,如今有了消息,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老王爷一听,怔了一下,随即立刻问:“那她现在在哪?带回来没有?”

宁国夫人和慎王同样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楼月卿想了想,叹了一声,道:“我已经命人把她放走了!”

闻言,三人一惊,宁国夫人蹙着眉头看着她:“什么?你把她放走了?为什么?”

老王爷和慎王也极为不解的看着她。

楼月卿想了想,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轻声道:“她既然这次想尽办法逃出去,即使这次把她找了回来关着,也总不能关她一辈子,她性子刚烈,说了不肯嫁给裴沂,自然不会安分的等着嫁给裴沂,恐怕还会闹出别的事来,指不定还会以命相逼,与其这样逼着她,那倒不如遂了她的愿,让她出去散散心,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让人暗中保护她,不会让她出事的!”

既然让人暗中保护容昕,那么,容昕以后的行踪她自然也会清楚,以后她若是不肯回来,那便让人把她带回来也未尝不可,如今,只能这样了。

闻言,他们都没说话,显然,楼月卿的一席话他们都听进去了,原本对容昕的出走十分生气的他们,提心吊胆了两天,对容昕的担心早已超过了对她擅自出走的气恼,自然也都意识到了,这次容昕出走,是他们逼得太急了。

特别是老王爷,这次容昕的婚事,是他决定的,不管容昕怎么不肯他都执意要定下这门亲事,才把一向乖巧的孙女逼得离家出走,他也反思了自己,是他一意孤行把自己的孙女逼到这个地步。

虽是为她好,可也没有顾及她的感受。

叹了一声,老王爷淡淡的说:“你们兄妹俩出去,我和卿丫头说几句话!”

慎王和宁国夫人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宁国夫人扶着老王爷坐好后,兄妹俩走了出去。

她们出去后,老王爷看着楼月卿低声道:“丫头,过来些!”

方才太过激动的,本来就病着的老王爷如今更是没什么精神,也没什么力气,所以说话声音有气无力。

楼月卿走到床榻边,坐在老王爷跟前。

老王爷想了想,问:“你真的确定不会让那丫头有危险?”

楼月卿闻言,就知道老王爷已经松口了,心底松了口气,点头轻声道:“外公放心,我会多派些人暗中保护她,不会让她有危险,也不会让她失了踪迹!”

老王爷闻言,沉默不言,苍老的脸上,尽是复杂的情绪,静静地坐着,不晓得在想什么。

楼月卿思索片刻,看着老王爷缓声道:“外公,昕儿已经长大了,她现在只是不明白您的一片苦心,这次让她出去走走,好好平静一下,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过些时候她就想明白了,等想通了,她会回来的!”

------题外话------

容昕也是个苦命的,以后……唉……

推荐好友唐久久新文【早安,顾太太】

睡了茗江市赫赫有名的顾二少之后,默默无闻的江槿西一夜成名。

事后,顾二少说,“咱们都是第一次,不如凑合凑合就去领个证吧?”

亲朋好友都夸她命好,顾湛帅气又多金,沉稳又专情,是颗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钻石,江槿西简直就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江槿西,“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