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通敌叛国,即将离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氏一族在楚国鼎立了将近一百年,到元丞相这一代,祖孙三代已经出了三个丞相,且都是备受器重信任位极人臣,这么多年不停的笼络人心扩张势力,楚国很多地方都有和元家相关的官员,所以,即使这几年容郅摄政后元家不如以前势大,也一样对楚国朝政有极深的影响,这也是容郅这几年虽不待见元家却也一直任由元家蹦跶的原因之一。

可是年前开始,容郅就已经开始针对元家做出一系列动作,不仅找个由头让元丞相闭府思过,还对几个依附元家和元太后的官员进行打压拔除,明眼人都知道,容郅这次是决定要处置元家了,只是,没有人想到,刚过完年上朝半个月,元家就真的出事了,但是却出乎意料的,这次将元丞相收押大理寺的罪名,是通敌叛国!

是了,旨意上说的很清楚,左丞相元吉通敌叛国,即日起革职收押大理寺,让三司协助慎王主理此案,允许慎王提审任何相关人员,而元家的其他人,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全部软禁在元府,派禁卫军围住,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不得与外界通信。

朝中一片哗然。

楚京内对此议论纷纷,怎么都想不通,这通敌叛国的罪名,究竟从何而来……

楼月卿听到这事儿的时候,也是一脸茫然,如果说元绍衍通敌叛国倒是说得通,毕竟元绍衍和长乐公主的那些风流韵事也不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元丞相怎么会有通敌叛国这个罪名扯上关系?

要知道,通敌叛国,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元家为了能够安然立足在楚国,费尽心思,小心翼翼,几十年下来小错确实是有的,可是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来将多年的心血葬送,也没有必要这样做。

而且,元丞相什么时候做出了通敌叛国的事情了……

想不通。

而容郅,并没有对此事多做解释,只是下令将元丞相革职,以通敌叛国的罪关押大理寺,让慎王主理此案,而关于为何要对元吉定下此罪,不管那些大臣如何不解,如何询问,容郅都没有解释,知道其中缘由的人,只有几个心腹大臣。

午后,容郅回来,楼月卿询问之下才知道这所谓的通敌叛国之罪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事,还得追溯到十三年前与璃国的那场大战!

十三年前与璃国一战中,楚国惨败,不只是因为璃国强盛,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元家从中作梗!

容郅没有说怎么会查到这档子事儿,也没有说元家到底做事了什么,只是告诉她,当年楚国惨败,是元家从中作梗。

当年那一场战争中,楚国败得很惨,死了数万士兵百姓和两员大将,后来惨败后,元家联合朝中大半官员上奏,送容郅去璃国为质子,总之,这件事情和元家脱不了干系,而这事儿无论是于公于私,容郅都不可能善罢甘休,元家必须要付出代价!

容郅的怀疑,不是没有原因的,容郅年幼时因为中了焚心蛊被先帝送离楚京去学武解毒,在此战之前,先帝已经打算将他接回来,等他回来后就下旨立他为太子,可是他刚回来,两国就起了战事,后来楚国战败,群臣上奏送容郅去做质子,好似,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为了阻止他被立为太子才发生的……

所以,容郅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下令羁押元吉,彻查此事,所有那场战事相关的武将,还活着的也全部都被提审,一个都不得幸免。

楼月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倘若这事儿真是元家干的……那就有意思了,为了阻止先帝立你为太子,元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这事儿过去这么多年了,不好查啊,按照元家一贯的行事风格,应该早就把一切证据都销毁了!”

元家为了立足于楚国寻求时机翻身,这么多年来小心翼翼,当年策划这档子事儿怕也是逼不得已,毕竟若是容郅被立为太子真的继承皇位,以元家对宸妃和容郅母子俩造的孽,容郅一旦登基,元家必然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把容郅踢到璃国,再找机会除掉他,杜绝他继承皇位的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闻言,容郅不置可否,这件事情,确实不好查了,但是,他的人既然能查到元家和此事有关,自然也能查到其中的真相,最多多花些时间,他不在乎!

这件事,他一定要查清楚,若真的是元家策划出来的,他绝对不会放过元家任何人!

这时,楼月卿神秘兮兮的凑到他跟前莞尔道:“不过,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办法!”

容郅挑挑眉,颇为好奇:“有什么办法?”

楼月卿勾了勾嘴角,伸手搂着他的脖子,看着他的眼睛,笑眯眯的道:“你忘了,当年那场战争,跟我也是有关系的!”

容郅拧眉,有些不解,跟她有什么关系?当年上战场的又不是她……

楼月卿嘴角一抽:“你该不会是不知道,当年领兵与楚国大战的人是我舅舅吧?”

经她这么一提,容郅恍然惊觉,他倒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这茬,确实,当年璃国领兵的人,就是她的亲舅舅,手握璃国五十万大军的景阳王!

她的亲生母亲景媃,便是景阳王的妹妹!

想了想,容郅看着她问:“即便如此,你现在又不在璃国,又能做什么?”

楼月卿想了想,故作神秘:“我自有办法!”

她是没有办法啊,但是,她可以让二哥帮忙,只要写封信给他,萧以恪必然会帮她问这件事情,萧以恪和景阳王虽不是亲甥舅,但是关系却很好,这也就是去找景阳王切磋几招下几盘棋的功夫,二哥一定会帮她的!

容郅有些无语,她不说他也猜得到她想做什么,还故作神秘,真是……

不过,他是不打算阻止她这么干的,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他一定要搞清楚,不管用什么办法!

想了想,楼月卿又道:“不过我估计,这件事情的幕后主谋是元太后,你打算如何处理她?”

处理元家,不算难,可是处理元太后,却不容易。

元太后作为皇帝的生母,楚国的国母,按理来说,连皇帝都不能轻易定她的罪,她也不是一个罪名就可以处置的,她确实作了很多孽,可是那些事情是不能摆上台面的,而且若真的查到是她策划的,能不能处置她且不说,楚国皇室必然丢尽颜面。

容郅闻言,眸色沉了沉,沉思不语。

片刻,正打算开口说什么,冥夙忽然从外面匆匆走进来,站在他们跟前,揖手沉声道:“王爷,刚收到冥青的飞鸽传书!”

冥青?

两人一惊,相对一眼,容郅立刻道:“呈上来!”

冥青被他派去寻找母蛊和养蛊人的下落,这个时候传消息回来……

冥夙立刻将手中的小竹筒递上。

容郅接过,打开了小竹筒,将里面的小纸条抽出打开一看,果然面色微变,有些古怪!

楼月卿忙问道:“是不是找到了?”

容郅拧了拧眉,没有说话,将纸条给了她。

楼月卿接过,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黛眉一蹙……

“樊川……”这个地方……

若是她没记错,这个地方是南疆的一个部落所在地。

沉思片刻,他抬眸示意冥夙下去,才看着楼月卿道道:“孤应该要去一趟了!”

闻言,楼月卿心底一沉,拧眉道:“可你现在的状况……”

他现在这个情况,不适合再离京,若是路上若是发作怎么办,何况,难保途中不会有什么意外,外人或许不知,可是楼月卿很清楚,容郅现在,不能随意动用内力,谁知道他那么多仇家,会不会……

容郅知道她的顾忌,握着她的手轻声道:“无忧放心吧,不会有事,就算真的途中发作,孤也受得住,再说了,这件事情不能有任何意外,孤还是要亲自去一趟才能放心!”

如今看来,找到养蛊的人和母蛊才是救他唯一的办法,他势在必得,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要找到当年给元太后蛊虫的人,如今找到了最好不过,既然那个人要谈条件,他去便是了,这也没什么!

想了想,楼月卿沉声道:“你要去也可以,但是我要跟你一起去!”

反正,她不能让他一个人去!

但是,容郅却立刻拒绝了:“不行!”

闻言,楼月卿脸色就变了,咬牙道:“为什么不行?你不让我去,你也别想去!”

容郅有些无奈,只好沉声道:“无忧,你听我说,我不会出事,可是你不能离开楚京,朝中的事情交给任何人我都不放心,只有交给你,所以,你留下来,我很快就会回来!”

如今可不是以前,现在这个局面,不晓得元家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事情来,元家背后可不简单,若是真狗急跳墙,必然难以收场,而且,容阑那里,他也不太放心,虽然朝中还有那么多信得过的人,可是他这次离开怕是最少也要半个月,这么久的时间,除了她,他谁都不能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