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离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楼月卿即使是想跟着他一起去,也要站在他的角度为他考虑了,他毕竟还是楚国的摄政王,他要尽量避免楚国的江山有任何动荡,他离开了,有她在,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可是她要是跟着他一起去了,他还是会有后顾之忧,毕竟他们夫妻都不在的话,宫里那几个人想做什么都没有人能阻止得了,这一点,楼月卿自然也是知道的。

所以,她还是没能拗得过他,只能留在楚京,帮他顾着朝中的事情,不过,倒不是让她去做什么,只是他让人每日将折子送来摄政王府,她来处理而已。

午后,容郅召见了几个大臣,密谈了好长时间,似在交代朝中的事情,虽然他让楼月卿留在楚京看着,可是能不让她费神的,他都尽量交代给那些大臣了。

当夜容郅就离开了楚京,且只带着冥夙和一些暗卫,连薛痕都留在楚京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离京的事情,暂时不会有外人知道,若是不出意外,他一去一回半个月就足够,所以,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他这次离京的事情被有心人知道,尤其是宫里的人。

送走了容郅,已经是半夜,楼月卿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叹了一声,又要好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了……

这才新婚不到俩月呢……

第二日,楼月卿去了宁国公府,因为昨日楼奕琛与容郅密谈离开时,曾告诉她,宁国夫人已经找人看日子了,打算为楼奕闵和蔡悦办一场亲事。

这事儿虽然早就猜的到了,但是楼月卿还是要过问一二,毕竟蔡悦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女子倒也罢了,关键是,她们还有那样一段往事,而且楼月卿总觉得,蔡悦很古怪!

她不允许任何人危害到宁国公府,蔡悦虽然可怜,她也对这个女子心怀愧疚,毕竟蔡悦的不幸虽不是她造成的,可也是因为她,若是能弥补,楼月卿自然是想保蔡悦一世顺遂,可是,若是这个姑娘有别的目的呢,她不能不谨慎,所以,还是要去一趟宁国公府。

蔡悦已经在宁国公府住了好几个月了,这段时间,楼奕闵除了管着楼家的生意,就是陪着她看,宁国夫人也一直吩咐人好生照顾她,也定时请太医来看,加上端木斓曦之前给她配制的药也一直在吃,心悸的毛病倒是好了不少,没怎么发作了,只是喉咙的问题一直没有什么变化,所以还是一直不说话!

宁国夫人这次尊重楼奕闵的选择,确实是打算让楼奕琛娶蔡悦为妻,且已经找了与宁国公府交好的一位大臣认她为义女,让人帮忙看日子,打算尽快让他们两人成亲,但是,楼月卿却还是不能放心下来。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蔡悦了,特别是成亲后,回来过不少次,但是,都没有怎么见过蔡悦,今日特意来见蔡悦,宁国夫人还有些惊讶。

“今儿怎么想起来看蔡悦?可是有什么事情?”

楼月卿莞尔:“昨日大哥跟我说母亲打算让二哥和蔡姑娘成亲,既然她都要做我的二嫂了,我自然是要与她多聊聊,有些问题也要问问她,不然难以放心!”

宁国夫人了然,点点头,关于蔡月,确实是有很多事情要问一下,她不适合多问,但是,楼月卿却可以。

楼月卿道:“母亲去忙吧,我自己进去就好!”

宁国夫人点点头:“那你去吧,不过你注意点,蔡悦比较敏感,有些事情可别问太多,你二哥这几日不在,她可不能出事!”

“嗯!”

走进清雅居,穿过院子,刚走进屋子,正好看到蔡悦坐在里面,身前摆着一架琴,不过,她没有在弹,反而是在静静发呆。

两个照顾她的丫鬟候在一边,没敢打扰她。

她记得之前就听他们说过,蔡悦是一名雅妓,曾在青楼卖艺多年,弹得一手好琴,不过,她从没有听到蔡悦弹过。

看到她走进来,那两个丫头有些吃惊,随即回过神来立刻行礼:“参见王妃!”

声音一起,蔡悦也看了过来,看到她,愣了一下,也匆匆起来,朝着她盈盈一拜。

楼月卿淡淡一笑:“都不必多礼!”

说完,缓缓走倒蔡悦前面,垂眸看着那架琴,她对音律很有天赋,对筝琴都有很深的造诣,也很清楚这些乐器的制作,所以,一眼就看得出来,蔡悦这家琴是用上好的桐木做的琴身,雪蚕丝做的琴弦,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抬眸看着蔡悦,正好捕捉到蔡悦猝不及防撇开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

她笑了笑:“从没有听过采姑娘弹奏,今日赶巧了,不如请蔡姑娘弹奏一首如何?”

蔡悦闻言,有些惊讶的看着楼月卿,面色略显局促不安。

一旁的侍女忙开口道:“启禀王妃,姑娘她已经许久没有弹过琴了,怕是已经生疏了!”

自从被楼奕闵赎身之后,她就很少碰琴,虽然不管去哪里都带着,可是,却没有弹过了。

闻言,楼月卿挑挑眉,看着蔡悦,随即她淡淡一笑,有些意味不明,道:“是么?那看来今日我是没有这个福分可以听一曲了,真是遗憾呢!”

蔡悦低着头,两手下意识的抓在一起,楼月卿知道,蔡悦是在紧张。

之前每次见她,蔡悦都放不开,手足无措的,倒真像是个初来咋到的人的态度,可是时间那么久了,对宁国夫人她们,蔡悦都已经不曾这样局促了,甚是已经可以平常心态对待了,可对她,却一直都是这个态度。

局促,紧张,不安,甚至有一些隐隐的害怕……

她感觉,蔡悦对她,有些害怕,可是,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她自问,对蔡悦,她一直都很友善,从来不曾有过冷淡,而且,她长得也不吓人,何以让蔡悦这样,每次见她都紧张?

楼月卿不得不有些疑惑,蔡悦会不会认出了她,抑或着,之前师父在这里……

若是这样,蔡悦的这个态度,那可真的就不简单了。

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楼月卿道:“方才母亲说,打算为二哥和蔡姑娘办一场喜事,看来过些时候,我就得改口唤蔡姑娘为二嫂了!”

------题外话------

好绝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