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离有些吃惊:“主子是怀疑她会做什么对宁国公府不利的事情?”

一个蔡悦,没有背景没有能力,就算是知道了什么,又能做什么呢?

楼月卿眸色渐深,看着清雅居的门口,眼底意味不明,呢喃道:“谁知道呢……”

她无法猜测蔡悦会做什么,但是,若她真的认出了自己,那么,她一定不可能什么都不在意,楼月卿不知道,在蔡悦的记忆中,那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不管怎么样,菜家村的那场屠杀,皆是自己所导致的,蔡悦不可能毫不在意,楼月卿不怕别的,就怕蔡悦嫁进楼家会别有用心……

楼家不能有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及时蔡悦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危害得到楼家,而楼奕闵,也不能有一个这样的妻子,不然以后,他会痛苦。

看着莫离,思索片刻,楼月卿轻声道:“你先去办吧,这事儿要暗中进行,别让母亲他们知道,我去看看大嫂!”

莫离点头:“是!”

莫离闪身离开,去办楼月卿交代的事情了,楼月卿这才带着莫言去了松华斋。

楼月卿到松华斋的时候,松华斋的丫头告诉她,楼奕琛正和蔺沛芸在松华斋后面的园子里。

楼月卿便直接绕过几个回廊去了后园,结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园子里的桃树下,蔺沛芸站在那里,挺着一个大肚子,而她的跟前,蹲着一个人,楼月卿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楼奕琛,他半蹲着身体,脑袋贴着蔺沛芸那凸起的肚子,似乎在听孩子的动静。

蔺沛芸手抚着楼奕琛的头,低着头看着他,脸上笑容难掩,身上散发着一众母性光辉,看着那笑容就知道她如今很开心。

蔺沛芸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许是怀孕后一直被照顾得很好,楼奕琛对她又是极好,所以几个月下来,整个人看起来不止圆润了,且还红光满面的,尤其是肚子,比一般人六个月的看起来大些。

蔺沛芸好像和楼奕琛再说什么,楼奕琛仰头看着她,笑着说了一句话,然后再贴着听了一下,脸上笑意难掩。

楼月卿有些吃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楼奕琛,以前的楼奕琛,因为在军中多年,又身居高位,早就已经习惯了掩藏自己的心思,所以平时人前人后都是一副寡淡冷漠的样子,没有多少人可以猜测他的心思,即便是在她这个妹妹跟前,也很少笑,这样毫无保留的笑容更是从未见过,可如今,他看起来却与以前大相庭径,在蔺沛芸跟前竟然这般喜形于色,那种仿佛拥有全世界的满足尽显于色。

楼月卿不得不感慨,似乎很多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前,总是这般毫无遮掩情绪外露,就像容郅,在外人跟前,冷漠无情,在她面前,却跟一个孩子一样,没有高高在上,也没有拒人千里。

想起容郅,楼月卿突然一阵失落,又想他了……

这才离开不到一天,她就忍不住想他了……

这时,那边的蔺沛芸正在说着什么,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所以,看到了她。

愣了一下,随即忙拍了拍楼奕琛的肩头,低声开口说了句话。

楼奕琛这才转头看了过来。,看到了站在廊下的楼月卿。

楼月卿本来是不想打扰这对小夫妻花前月下单独相处的,所以正在犹豫再等一下还是转身离开,现在好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楼奕琛已经站了起来,有些无奈的看着楼月卿,倒是不意外楼月卿会出现在宁国公府,只是很不爽,这妹妹怎么嫁人之后变得这么没眼色了……

上前两步,朝着楼月卿揖了揖手:“参见王妃!”

虽说是兄妹,可是,楼月卿现在是容郅的王妃,和容郅一样尊贵,所以,对容郅有多尊敬,对楼月卿,他也一样尊敬。

楼月卿看着楼奕琛,正要说什么,眼尖看到楼奕琛身后的蔺沛芸微微福身要行礼,俨然一副夫唱妇随的架势……

“参见……”

楼月卿忙两步过去,扶起正要屈膝行礼的蔺沛芸,忙道:“大嫂这是做什么呢,一家人哪来这么多礼数?”

且不说一家人不用这么客套,就说蔺沛芸怀着孕,可经不住折腾。

方才被楼月卿看到那一幕,蔺沛芸极为不好意思,有些脸红,垂眸低声道:“礼不可废!”

楼月卿:“……”好吧!

这时,楼奕琛已经走到蔺沛芸身边,看着她轻声道:“我和卿儿说几句话,你先回屋歇着!”

蔺沛芸也知道楼奕琛和楼月卿要说什么重要的事,她不方便听太多,便乖巧的点点头:“好!”

楼奕琛才朝着一旁扬声叫了人来,让人扶着蔺沛芸回去。

蔺沛芸被扶着离开后,楼月卿才不解的问:“大哥想说什么?”

楼奕琛看着她,想了想,问:“你一回来就去见蔡悦,是有什么事情?”

楼月卿顿了顿,随即笑着道:“能有什么事情啊,只是许久不见她了,昨日听大哥说母亲要为二哥和蔡姑娘办喜事儿,她这不是就要做我的二嫂了么?所以就来看看她!”

闻言,楼奕琛挑挑眉,淡淡一笑:“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让你特意来找她一趟!”

楼月卿莞尔:“大哥想多了,能出什么事儿?我也只是今日得闲过来瞧瞧她,看看她身体如何了,正好也来看看母亲和大嫂!”

楼奕琛点点头,叹了一声,道:“这次二弟坚持要娶这个姑娘,母亲也只能随了他的愿,毕竟之前委屈了他一次,只是说实话,我总觉得这个蔡姑娘有些问题,并不太赞同二弟娶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