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糟老头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听到楼奕琛的话,有些吃惊,楼奕琛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倘若不是察觉到蔡悦不对劲,楼奕琛的性子,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动声色的想了想,她问:“大哥为何要这么说?”

楼奕琛没有解释,而是反问道:“难道卿儿不觉得这个蔡悦姑娘……不简单么?”

其实,他没见过多少次蔡悦,虽说都在宁国公府里面,可是他要么忙于军务,要么忙着陪蔺沛芸,别的事情一般不怎么上心,更不会特意去研究这个楼奕闵带回来的姑娘了。

他见过蔡悦几次,也只是偶然见到,不过从没有说过话,毕竟也不合适,但是,他对这个姑娘,却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楼奕闵是他弟弟,虽然感情不算亲厚,但是,楼奕闵的事情他不可能都不在意,所以对于这个让楼奕闵动心且这般在意的女子,他也让人调查过,加上宁国夫人却与他说过不少关于蔡悦的状况,所以,他说蔡悦不简单,并非凭空而来的结论。

他能有今日这般地位,让容郅对他如此信任,并非只是因为他的出身和军功,更多的是,他比旁人多了一份通透,激动地隐藏心思,也懂得洞若观火,所以,对蔡悦,他根据手下和宁国夫人所说的,加上自己的观察,足以肯定一件事情,这个蔡悦,绝对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个女子就是想要做什么,也不知道她能有什么目的,而且,他不合适插手太多。

楼月卿看着深色极其认真的楼奕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笑了笑,缓声道:“简单也好,复杂也罢,二哥喜欢她,我们又能如何?”

以楼奕琛谨慎的心思,会发现蔡悦不对劲,楼月卿是不惊讶的。

楼奕琛沉吟片刻,剑眉紧拧,沉声道:“确实不能如何,二弟两年前为了楼家娶了钟月月,母亲一直对他很愧疚,这次他一定要娶这个蔡悦,不管蔡悦如何不简单,母亲都会成全他,而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愿他再承受痛苦!”

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去看,楼奕琛知道,楼奕闵对蔡悦是真的很在意,那是动了真心的,这种情意,承担不起失去。

站在一个兄长的角度,楼奕琛不想楼奕闵再痛苦,不管楼奕闵的出生曾经如何让他难以接受,可那是他弟弟,楼奕闵能够幸福,也是他乐见其成的。

若是蔡悦出事,楼奕闵余下半生怎么办……

楼月卿看着楼奕琛的神情,也知道楼奕琛的为难和担忧,沉思片刻,才淡淡一笑道:“所以,大哥就别管这事儿了,蔡悦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把这事儿处理好的,再说了,虽然她确实是有许多让人想不通的问题,可是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她年幼颠沛流离,受了很多苦,也是个可怜,有些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也是正常的!”

她也想知道,蔡悦究竟想做什么,楼月卿肯定,蔡悦一开始和楼奕闵在一起,没有任何目的,他们的相遇只是缘分,可是如今蔡悦现在认出了她,并且,那些过往对蔡悦而言太过残酷,也是她一手造成的,或者说,在蔡悦的认知里,那场屠戮,就是她或者端木斓曦让人做的,所以,蔡悦现在一定不可能什么都不想,她会做什么,楼月卿无法猜测。

楼奕琛点点头,无奈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只是如今摄政王不在,朝中事情那么多,你怕是没那么多精力……”

楼月卿莞尔,摇摇头轻声道:“不打紧,这点事儿费不了多少精力!”

楼奕琛想了想,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这事儿他不适合插手,宁国夫人也不好多加干涉,也只能让楼月卿多上心了。

兄妹俩聊了好一会儿,聊完了蔡悦的事情,接下来自然是商议了一些朝中事务,容郅很信任楼奕琛,军中事务几乎都是楼奕琛管着,朝中事务也从不曾避讳他,可以说没有任何朝政是楼奕琛不知道或者不能插手的的,所以,楼月卿跟他商谈最为妥当。

楼月卿没有在宁国公府待太久,和楼奕琛聊完之后,去看了一下蔺沛芸,和宁国夫人聊了一些事情,本打算和宁国夫人一起吃个饭,可是王府那边有事,她只好匆匆回府。

摄政王府来了一个客人。

马车还没到摄政王府门口,楼月卿就听见李逵的声音隐隐传来,楼月卿掀开帘子看过去,就看到摄政王府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呃,糟老头子!

糟老头身上衣衫褴褛,一头错乱的白头发乱糟糟的跟个鸡窝似的,白花花的胡子被编成小辫子,身上挂着几个葫芦,像是从乞丐窝出来的……

而王府门前守着的侍卫都一脸生无可恋,作为管家的李逵,此刻正站在他旁边苦着一张脸说着什么,瞧这样子十分为难,又小心翼翼的好似怕他不高兴,老头子却毫不理睬,就这样大喇喇的坐在那里望天,嘴里还叼着一根狗尾巴草……

啧,这糟老头子哪来的……

马车旁边骑在马上护送楼月卿的薛痕见她一脸疑惑,低声道:“王妃,这位便是王爷的师叔,穆轲老前辈!”

楼月卿:“……”

怎么回事,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啊,为什么想象中应该是威武严肃的人,却是个……

这一副老叫花的装扮也真是辣眼睛!

马车缓缓停在摄政王府门口,老头子自然是看到了,一双布满皱纹的老眼眨巴眨巴着看着马车,看到楼月卿下来,眼中亮光乍现……

李逵方才远远地就已经看到了马车,这时忙走下楼梯,朝着正缓缓下来的楼月卿行礼:“属下参见王妃!”

周边的王府侍卫也都齐齐单膝跪下:“参见王妃!”

楼月卿淡淡的开口:“起来吧!”

一伙人才起身。

楼月卿这才抬眸看向台阶上,看到穆轲一张老脸呆滞的看着自己,很是吃惊的样子,直接连嘴里的狗尾巴草都掉在地上了。

楼月卿挑挑眉,有些不解,不过还是没有多想,只是看着李逵淡淡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李逵有些无奈道:“王妃,穆老前辈是王爷的师叔,是王爷请来的人,可是他怎么都不肯进去,说一定要王爷亲自出来接!”

老头子脾气不太好,对容郅那冷冰冰的性格一向挑剔的很,所以,这次千里迢迢来楚,怎么也要容郅那个所谓的不肖徒侄亲自出来接,否则就不进去!

楼月卿嘴角一抽,容郅人都不在楚京,怎么出来接他……

------题外话------

心情平复了很多,明天应该可以给你们多更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