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有何渊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这老头子也真是会挑时候来,容郅昨夜半夜才离开的,他今天就来了,楼月卿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晓得容郅会离京,才这个时候出现,还点明要容郅出来接他,故意的吧……

如今容郅估计已经离京百里之外了,倘若这位老前辈一定要让容郅亲迎他进去的话,那就只好让他在摄政王府门口坐上半个月了!

楼月卿有些苦恼!

这时,原本还坐在阶梯上的老头子已经急忙站起来,几个快步从阶梯上蹦下来,站在楼月卿跟前,还挺激动的样子,楼月卿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抓着楼月卿的双肩,一双老眼紧紧的盯着楼月卿的脸蛋,十分古怪。

楼月卿脸色一沉,她很不喜欢被人这样冒犯!

黛眉一蹙,下意识的凝聚内力想要一掌把人拍走,可是想起穆轲是容郅的师叔,还是他请来的人,想来容郅对这位师叔是很尊敬的,加上这家伙年纪那么大了,打出个好歹来也不好,她只好忍了下来,任由糟老头子打量。

不过,楼月卿却不得不疑惑了,这老头子这表情……他认识她?

楼月卿正疑惑着,穆轲已经松开了手,退后了两步,眼神有些激动,指着她颤声道:“不对,你不是婧柔小丫头!”

闻言,楼月卿眉头紧拧,婧柔是谁?

等等,婧柔……景媃……

他认识景媃?

这时,又见他一张老脸极其认真的看着楼月卿,眼神有些狠厉,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和那丫头长得如此相似?”

方才那一刹那的第一眼,他还以为就是她,实在是太像了!

只是,细细打量,他就知道这女子不是那丫头,年级部队,长相也有一些区别!

楼月卿一听他这话,眯了眯眼,看着穆轲,不语。

穆轲认识景媃,这是肯定的了!

不过,他和景媃有什么关系?她对景媃生前认识什么人并不清楚,端木斓曦也很少提及,但是,景媃在遇见萧正霖之前,曾在江湖上行走多年,景媃武功高强,又是碧月宫的宫主,自然是认识很多老一辈的江湖人,会认识穆轲也不算很奇怪了,只是楼月卿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清楚。

端木斓曦几乎不会与她提及这些,她也不想知道。

周边的人都一脸疑惑,都不明白这老头子这时怎么回事,不过,疑惑归疑惑,李逵还是走到穆轲跟前,低声告诉他:“穆老前辈,这位便是属下方才与您提及的王妃!”

闻言,穆轲有些吃惊,神色有些古怪……

瞅着楼月卿片刻,他老脸一皱,问:“你就是那臭小子年前娶的媳妇儿?”

楼月卿点头答:“我是容郅的妻子!”

至于这老头子口中的臭小子……嗯,她当做没听见!

闻言,穆轲似在想什么,沉默了片刻,他又问:“你可认识婧柔?”

神色很是认真。

一抹异色一闪而过,只是一刹那,便恢复了平静,楼月卿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看着穆轲摇了摇头:“不认识!”

她确实不认识叫婧柔的人!

闻言,老头子一阵嘀咕:“怎么会不认识,长得那么像……”

虽然二十多年没见过了,他也比二十多年前老了,可是那小丫头的长相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与面前这个女子几乎一个模子,眉眼几乎难以分辨,一样这么明艳动人,一样倾城绝色,那是他引以为傲的小丫头……

这女子跟那小丫头长得这么像,就算不是她,也不可能没有关系吧……

楼月卿莞尔:“这个世上长得相似的人不少,总归不会全都相识吧?前辈说的这个人,我听都没听说过!”

穆轲有些失望,老脸一皱,咕哝了一声,声音太小,且吐字不清晰,楼月卿没听清他在咕哝个啥。

只是看出来了,这老头子心情不是很好。

刚才还跟个老小孩似的,坐在台阶上叼着狗尾巴草像个小孩子生气不理人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乐观开朗的人,现在却一副跟死了老伴似的样子……

看来,这位老前辈不仅认识景媃,还渊源颇深。

楼月卿面含淡笑开口:“容郅早前就跟我说过前辈最近会来,让我好生招待,既然前辈现在到了,还请随我进去!”

不管这位穆老前辈和景媃有什么渊源,她都管不着了,现在他是容郅的师叔,容郅请他来解毒,而她作为容郅的妻子,好好招待孝顺这位师叔是她该做的。

一听楼月卿这话,糟老头子不高兴了,往后走了几步,一屁股瘫在石阶上,冷哼一声:“那臭小子呢?让他出来,也不晓得我年纪大了,千里迢迢把我老头子叫来,不亲自去接就算了,现在还不出来亲迎一下,这个没良心的!”

说起来他就气,也不知道他师兄收了这个什么徒弟,从小就整天冷着一张脸,好像欠了他似的,一点也不懂得尊师重道,本来收到信的时候,他是不想来的,可是又担心那小子的蛊毒,毕竟这么些年那小子可从没有找过他,这次难得叫他来,而且要是这臭小子死了,他可就没法跟他师兄交代了,所以就收拾收拾来了,可是……

因为他迷路的毛病,他这么些年一直蜗居在域外没事都不出门的,这次从西域出发来楚,整整走了俩月,到处乱走,穿去了东边海边,又蹦跶去了北边雪域,北方的冬天冷的他半条命都没了……最后沿途打听才没走错,好不容易来到楚京,这一路上……苦不堪言啊!

所以,他打定主意了,等到了楚国,一定要治治这傲慢无礼的臭小子!

有事求他竟然不懂得亲自去接他来,派个人也行啊,害得他不来也不行,来了吧,差点嗝屁在路上了。

虽然这话暗含不少意见,甚至是听得出,这位老人家一很生气,可是,楼月卿却听出来了,这位老前辈口硬心软,虽然各种不满意,但是对容郅还是很喜爱的。

不过……

楼月卿笑了笑,无奈笑了笑,道:“前辈您误会了,容郅如今不在京中,怕是没有办法出来接您进去了,您要是一定要他亲迎您进去的话……怕是要在这里坐上十天半个月的,也许要一个月……”

语气有些无奈。

穆轲一听楼月卿这很不确定的时间期限,立刻蹦起来,抬手制止了楼月卿的话:“等等等等……”

楼月卿果然住嘴了,浅笑嫣然看着他老人家。

这位老人家从老眼一瞪到老脸一垮,一脸不高兴,嚷嚷道:“一个月?那小子做什么去了?竟然要去一个月?那他叫我来做什么,找我来不去接就算了,也不好好等着老头子,真不怕我路上出个啥毛病来不了了啊,这不肖徒!”

楼月卿:“……”

听着这位老人家一阵不满的抱怨,楼月卿继续保持着招牌笑容,解释道:“容郅本来每日都盼着前辈来的,只是有些急事要去办,昨夜才离开的,也不知道具体要去多少天,也是不巧,没想到前辈会今日到,不过他交代了,若是前辈来,让我不可怠慢,所以还请前辈先随我进去,我会代容郅好好照顾您的!”

闻言,老头子想都没想直接摊摊手,一脸嫌弃:“不干不干,老头子最住不惯这些鬼地方,各种讲究,那小子既然不在,那我就不在这待着了,等他回来我再来!”

江湖中人,尤其是他这种,最受不了高门大户的讲究,还是民风开放的域外自在些,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来中原的!

楼月卿有些犹豫:“可是……”

老头子一脸不耐的摆摆手:“别可是了,我走了,这么多年没来中原,我得去瞅瞅,顺道去……哎,不说了,走了!”

说完,身体一闪,人已经从楼月卿跟前消失,站在了摄政王府门上空的屋顶上,默默的瞅着楼月卿片刻,然后身影一闪,朝着街道那边的屋顶腾空去了。

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身影消失在一片屋檐瓦砾间,蹙了蹙眉。

李逵和薛痕见老头子就这样走了,有些担心,李逵面色凝重的开口:“王妃,王爷这段时间一直在等着穆老前辈来,前辈好不容易到了,这就让他走了?那……”

这次走了,天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楼月卿淡淡一笑,很是笃定:“放心吧,他会回来的!”

这位据说脾气古怪的老前辈想来对他口中这个不肖徒是很在意的,不可能去不复返。

李逵有些不解,不过既然楼月卿如此笃定,他也不再说什么。

楼月卿提步,走进了王府大门,一伙人也随之进府,刚踏进王府一会儿,走着走着,楼月卿忽然停了下来,想了想,转头看着身后的李逵和薛痕问道:“你们对这位穆前辈可了解?”

容郅以前闲聊时与她说过,他身边的这些心腹大都是年幼时就跟他的,武功都是跟着他一起学的,所以,对容郅的事情相当了解,就是不知道,对容郅的师门人了解多少。

她很想知道,穆轲和和景媃有何渊源。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李逵揖手回话道:“回王妃的话,属下只知道穆前辈武功很高,医术了得,被人称之为毒医,其余的……不甚了解!”

闻言,楼月卿倒是有些诧异:“怎么会呢?你们和容郅自小一起长大,穆前辈是容郅的师叔,怎么会什么都不了解呢?”

除了冥夙几人是先帝后来给容郅的暗卫,其余的几个心腹手下,例如李逵薛痕,还有玄影玄月等等,都是自小就跟在容郅身边的人,对他最是了解,对他身边的人也应该会知道一些才对啊。

例如莫离她们,和她一起长大,对她可就什么都清清楚楚。

薛痕低声道:“穆前辈虽说是老阁主的师弟,但是性情古怪,与老阁主恰恰相反,年轻时一向行踪不定,他的事情老阁主和王爷都不甚清楚,属下等又岂会知道?”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

她还以为这两只会了解一些呢,看来她还是要等容郅回来再问他看看。

虽然说不管穆轲和景媃有什么渊源都与她无关,可是她还是想弄清楚,她不喜欢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

对于景媃,她想多了解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