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立刻把他放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突然亲临大理寺监牢,大理寺卿自然是不敢怠慢,虽然他是容郅一手提拔上来的,也是忠于容郅的,但是也不敢忤逆皇帝的旨意,所以,皇帝要单独见元吉,他也只得答应。

元吉虽然被关押在大理寺监牢,虽然并未用刑,但是人看起来十分狼狈憔悴,本来五十多岁的人,现在看着却老了不下十岁,鬓角的白发比之前还要多,穿着一身囚服,瞧着十分沧桑。

他已经被关押在此三天了。

元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权倾半生,一直受尽奉承高高在上,哪怕是容郅摄政之后自己权力不如以前那般大,可也一直意气风发,如今却沦为阶下囚……

容郅原本就对元家欲除之而后快,这么些年没有对他出手是因为看在皇帝的面上,也没有足以令人信服的罪名,可这一次,翻出了十多年前那场战争,竟然还是查到了他头上,十多年前与北璃的那场大战究竟有什么内幕他心里最清楚,他不知道这一次谁还能救他,谁还能救元家……

皇帝的到来,让他十分意外。

看到被大理寺卿亲自领着出现在牢房铁栏之外的容阑,他还以为看错了,猛然站起来,一脸不可置信,见铁门被打开,容阑轻缓无力的走进来,他忙上前,跪下,整个人伏在地上,颤声道:“老臣……参见皇上!”

容阑年前身子就有好转,养了一个月,现在看起来好了很多,但是还是一副羸弱的样子,脸色不太好,身上穿着白色的龙纹锦袍,因为现在还有些冷,所以身上还披着披风,缓缓走进牢房,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元吉,蹙了蹙眉,淡淡的说:“舅舅起来吧!”

“谢皇上!”

元吉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站在容阑跟前,低着头。

容阑看着元吉片刻,才转头看着身后的一群人淡声道:“你们都下去,没有朕的旨意,谁也不许进来!”

大理寺卿深色微变,不过还是没敢抗旨:“是!”

身后的一群人都陆陆续续退下,牢房内只剩下皇帝和元吉俩人。

容阑在大家退下后就转头看着元吉,沉默片刻,才带着一丝叹息的语气道:“舅舅受苦了!”

……

楼月卿到大理寺监牢的时候,慎王正好也闻得消息赶了过来,比她快一步到了。

一路从摄政王府到大理寺监牢,楼月卿因为是骑马,所以没多久就到了,刚到大理寺监牢外面,一气呵成的翻身下马,疾步走向迎面而来的慎王和大理寺卿。

制止了慎王和大理寺卿等人的行礼,楼月卿面色凝重的直接问:“舅舅,皇上呢?”

她之所以这么急着赶来,除了怕容阑出手干涉元家的案子之外,也担心容阑这节骨眼出宫出个什么事情,虽然容阑身子骨好多了,可是即便是身子骨好多了,也经不起出宫一趟,何况,牢房是什么地方?

她可还不想容阑这个时候再出什么事情。

慎王道:“在里面,下了旨不许任何人进去!”

皇帝毕竟还是皇帝,虽说现在楚国是容郅执掌,但是容阑的旨意还是有效的,特别是现在容郅不在,他们自然是无可奈何,就算是容阑下令要把元吉放回去,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毕竟现在还没有查清楚元吉的案子。

楼月卿点点头,看着眼前大理寺监牢门口皇帝专用的皇辇和浩浩荡荡的侍卫和宫人,眯了眯眼。

容阑这个时候出宫,到底想做什么?

而且,他为何这个时候出宫?在容郅离京之后才出宫来见元吉?难道……

他知道容郅不在京中?

沉思片刻,楼月卿提步,走向大理寺监牢的门口,打算进去。

谁知道被拦在外面,护送皇帝出宫的禁军副统领上来,朝着楼月卿揖了揖手,正色道:“请王妃留步,皇上有旨,任何人不得擅自进去!”

楼月卿面色一沉,极为不悦的看着挡在她跟前的几个禁卫军,还有禁军副统领,冷冷开口:“放肆!”

几人头低了低,副统领也有些畏惧,但是,还是没有让开,皇命不可违,虽说皇帝没有实权,可是旨意还是有用的。

楼月卿身后的薛痕见这些人还不让开,再看着楼月卿的脸色,也是很不悦,要知道,楼月卿如今的身份,楚京中可没有哪里是去不得的,何况,今日的事情也有些急,便立刻打算上前,谁知道楼月卿忽然看着他,摇了摇头。

薛痕只好顿足,但是,看着禁军副统领的眼神,带着杀意。

要知道,在摄政王府的人眼里,楼月卿作为容郅的王妃,又是容郅心尖上的人,地位和容郅是一样的,拦着她,就是拦着容郅!

楼月卿若有所思的看着大理寺监牢,想了想,随即意味深长的看着禁军副统领,缓缓开口:“既然皇上有旨,那本妃不进去便是了!”

说完,她转身,走到慎王那边。

站在慎王跟前,她开口问:“舅舅,元吉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慎王面色有些沉重,叹了一声,道:“还在追查,有些棘手!”

事过多年,如果不是容郅的暗卫在奉命调查元家的时候查到一丝蛛丝马迹,让容郅起了疑心并且确认元家脱不了干系,恐怕这件事情怕是早就这么过去了,然而即便是查到了这件事情和元家有关,可是能查到的有关的人这些年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了,所以,不好查。

但是,他打定主意了,这件事情一定要查清楚,不管有多难查,否则,岂不是对不起当年那场战争死去了的百姓和士兵?

当年楚国惨败,死了很多人,如果那场战争是是有人刻意为之的,那么,那些人该死!

楼月卿点点头,轻声宽慰慎王:“这么多年过去了,查不到也正常,舅舅不必心急!”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三年,元家自然是该处理的都处理掉了,没处理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但是,有些事情,发生过了,就会留下痕迹,总会查到的。

慎王点了点头。

楼月卿又道:“不过,现在还没查清楚,皇上这个时候来见元吉,怕是……”

怕是皇帝特意来见元吉并不只是来看看他,而是……

容郅不在,容阑想做什么,似乎没有人可以拦着。

这一点,慎王也想到了,如果容阑下令要释放元吉的话,谁能拦着?

容阑在里面和元吉不知道聊了什么,竟然聊了半柱香,楼月卿等了好些时间,才看到容阑被顺德公公搀扶着从监牢门口出来。

看到他们站在外面,似乎并不意外,让顺德公公扶着走下石阶,往这边过来。

虽说皇帝已经形同虚设,可还是皇帝,礼还是要行的:“参见皇上!”

容阑目光落在礼数周全毫无任何错处的楼月卿身上,沉思片刻,才淡淡的说:“都平身吧!”

本来身体还没好全,加上刚才出宫一路颠簸,又在里头聊了那么久,容阑说话没什么力气。

“谢皇上!”

容阑看着楼月卿问:“王妃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大理寺监牢,楼月卿出现在这里并不妥,所以,即便是知道楼月卿为什么会在,他还是明知故问。

楼月卿莞尔:“方才听下人禀报皇上出宫了,想着皇上尚未痊愈,唯恐皇上有何闪失,臣妾就赶来看看,以免出了什么事儿,王爷那里没法交代!”

容阑点了点人头,一副心下了然的样子,抬手掩嘴轻咳两声,才淡淡的道:“原来是这样,王妃多虑了,朕不过是来看看舅舅,能出什么事儿?”

楼月卿笑了笑,不语。

容阑看向慎王,问:“朕听说舅舅的案子是王叔负责追查?”

慎王揖手:“回禀皇上,正是!”

容阑点点头,又问:“可查到了什么线索?”

慎王想了想,答:“回皇上的话,尚在追查中!”

闻言,容阑神色有些诡异,眯了眯眼看着慎王:“也就是说,舅舅这个通敌卖国的罪名现在为止还没有证据,只是妄下定论?”

慎王倒是不晓得如何回答了:“这……”

这个案子确实是还没有实际证据,但是因为和容郅息息相关,得知与元家有关之后,容郅想都没想就下令关押了元吉,没有任何解释,就定下了通敌卖国的罪名。

如今朝堂上下闹得沸沸扬扬,都不明白容郅为何给元吉这样一个罪名。

容阑继续淡声下令:“没有查到证据,那舅舅也不必再继续待在这里了,立刻把他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