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绝不放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就知道,她的猜测没有错,容阑自然不可能只是特意来看元吉,找借口把他放回去是必然的。

也只有容郅不在,他才这般没有顾忌的下这个命令,毕竟除了容郅,谁也不敢忤逆圣旨,即便是容郅,公然抗旨也不好。

但是……

想要放了元吉……哪有那么容易!

闻言,慎王倒还好,大理寺卿就有些吃惊了,认识摄政王要关起来的,如今皇上下令放了,这……

大理寺卿有些为难道:“皇上,元……元国丈乃摄政王殿下亲自下令关押待审的人,如此轻易就放了,怕是……”

本来想称呼元丞相,但是容郅已经将元吉革职,想直呼其名,可是没了官职,元吉也还是皇帝的舅舅,所以,只能称呼为国丈,原本,元吉就是国丈爷,妹妹是太后,女儿是已故的皇后。

闻言,容阑面色陡然变了,眼神阴郁的看着大理寺卿,淡淡的问:“怎么?朕的旨意比不得摄政王的命令?”

这话就言重了,虽说人人皆知摄政王已经是楚国的的掌权者,他的话比皇帝更有威慑力,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谁敢轻易将这个认知广而告之说出来?

大理寺卿虽说是容郅这边的人,胆识,还没有这个胆量。

所以,一听容阑这句话,知道容阑已经不悦了,立刻一脸惶恐的道:“皇上喜怒,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元国丈是待审的犯人,若是这样轻易地就释放,恐难服众,望皇上三思!”

楼月卿对大理寺卿还算是满意,不愧是容郅提拔的人,能有这个胆识,在容阑明显不悦的情况下还能这般撑着,也算是对得起容郅的信任了。

容阑依旧沉着脸问:“既是犯人,你们查到证据了?”

“呃……这……”没查到证据是事实,这点,无从辩驳。

容阑语气比方才更加不耐烦:“既然没有证据,你们这样将舅舅关起来成何体统?立刻把人放了,朕不想再说第三遍!”

容郅不在京中,他就不信了,堂堂一个皇帝想要下令赦免一个元吉都不行了!

这楚国,至少现在还是他的!

大理寺卿自然是更加为难了,一旁的慎王只好上前一步,朝着容阑恭敬地揖手,沉声开口:“皇上恕罪,元吉乃待审罪人,且如今这件案子正在追查,其所犯之罪兹事体大,若是直接把他放了,确实是不妥,旁的不说,会让楚国上下都误以为皇上是非不分有意护短,还请皇上三思!”

容阑面色一沉,眸色一凛,看着慎王的眼中难掩怒意:“你放肆!”

听到容阑带着愠怒的呵斥声,慎王的头愈发往下低,维持着揖手的姿势,面上对容阑的恭谨仍然在,但是,并没有说话,他的态度很坚决,元吉不能放走。

这次元吉的案子关乎十三年前的那场大战,不是别的小罪名,何况,若是有证据了,元吉还能只是被关着?早就大刑加身定死罪了,元家举族也早就被关起来了。

通敌卖国是大罪,诛九族都不为过!

容阑怒不可竭,眯着眼沉沉的看着慎王,眼底,掩藏着一抹杀意。

他对慎王起了杀心。

慎王府……宁国公府……还有镇守皇城的禁卫军和御林军……

原本他们都是无条件忠于帝王的,如今却都忠于容郅,不把他放在眼里。

呵,不知不觉,整个楚国的人都已经把容郅当做楚国的主人了,他算什么?

以前他虽是傀儡皇帝,可是起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容郅也从来没有做过让他不悦的事情,甚至满朝文武都不敢忤逆他,如今呢,他成了真正的傀儡!

整整一个月,他被容郅软禁在宣文殿,那一个月,他怎么过来的他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目光沉沉的看着慎王,容阑意味不明的问:“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一个个都以为有容郅撑腰就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慎王腰杆挺得很直,不卑不亢的道:“皇上说笑了,臣不敢有此想法,臣只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慎王不敢说自己不怕死,没有人不怕死,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则,忠君是一回事儿,但是,不代表皇帝说什么他都唯命是从。

即便是容郅,如果有错的地方,他也不会苟同,也幸好,容郅从没有让他失望过。

容阑的脸色愈发难看。

看着容阑眼底的阴鸷,楼月卿眯了眯眼,看来皇帝经过这段时间的各种打压,是伪装不下去了。

以前容阑人前人后都一副温润有礼的样子,那是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触怒他,可如今,他若是还能若无其事的话,要么就是他本就性情温厚,要么就是他太深不可测。

明显,容阑道行还不够。

上前一步,福了福身,楼月卿笑吟吟的轻声道:“臣妾有几句话想和皇上说,不知道皇上可否移步?”

容阑转眸落在楼月卿身上,静静地看着她,片刻,一语不发的王不远处无人的地方走去。

楼月卿给了一个安心的眼神给慎王,这才提步跟上去。

离大家伙数丈有余的距离时,容阑停下了脚步。

转头看着楼月卿,他问:“王妃想与朕说什么?”

楼月卿勾了勾嘴角,缓缓开口:“臣妾只是想提醒皇上,皇上的身体还没好,需要好好在宫里静养,不宜这般奔波劳神,更不宜费神太多!”

容阑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多了一丝阴戾。

楼月卿这是在变相的警告他不要管元家的事情,或者说是在提醒他安分守己,他自然是听得出来。

呵!

冷冷一笑,他略咬牙道:“看来容郅当真是把你宠得无法无天了!”

容郅和楼月卿当真不愧是夫妻,一个两个的都这般毫无顾忌的威胁他,甚至将他帝王的尊严践踏的毫无余地!

他犹记得上次楼月卿被南宫翊掳走,容郅进宫见他,说的那句话。

楼月卿若是有任何意外,他会让他也承受一样的丧妻之痛!

容郅很了解他,即便他故作冷漠不再亲近秦皇后,甚至表现的很冷漠,也还是知道他心中最在意的是什么,他什么都不在意了,可那个女人,是他这么多年来都不曾放下的执念,为了她,他做了太多泯灭良心的事情,他不容许她有任何意外,还有那个未出世的孩子,那是他唯一的血脉,他们母子俩于他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那是他最致命的弱点!

容郅知道他的这个弱点,所以,他筹谋了那么久的事情,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而今日,楼月卿做着当初容郅做的事情—威胁他!

楼月卿言笑晏晏:“皇上说笑了,您莫不是忘了?臣妾一向无法无天的,这可不是王爷宠的!”

她一向大胆,无惧任何人,因为她有这个资本!

容阑一噎,看着楼月卿眯了眯眼,随即笑了。

笑的意味不明:“难怪容郅对你这么痴迷,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样的女人,容郅会爱上其实不奇怪,哪怕是他,如果没有爱上秦玟瑛,他肯定,他也一定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只是如今,她的胆色,她的与众不同,让他无比厌恶。

他现在真的很后悔,当初没有在容郅爱上她之前,想办法把她杀了!

如今他沦落至此,皆拜她所赐!

楼月卿笑而不语。

容阑淡淡的说:“朕今日不想与你兜圈子,把元吉放了!”

倘若不是因为关在里面的人是元吉,不是因为元吉涉及的案子太过特殊,他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宫。

把元吉放了,就是他今日的目的。

楼月卿直接拒绝:“不可能!”

既然容阑开门见山,她也没有必要继续客套做戏。

“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淡淡的说:“什么意思?皇上应该很清楚,或者说……”话音一转,楼月卿意味深长的看着容阑,道:“皇上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有一种猜测,之前并没有想过得,可是看着容阑今儿的反应,她隐隐怀疑。

而且,这个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元家和元太后当年策划这样一桩阴谋,虽说是忌惮容郅回来会对元家的阴谋不利,但是也有为了容阑的因素在内,容阑心思缜密,难道真的会不知情?

呵,她可不信!

说到底了,容阑对元家的在意,不只是因为元家与他的血亲关系,他这样道貌岸然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真的在意这种血缘关系?以前所谓的在意血亲都是伪装的,如今他不顾身体出宫来要救元吉,只有一个解释可以说得通,那就是……他和元家是绑在一起的!

容阑岂会听不出楼月卿这句话的意思,脸色陡然一沉,死死的盯着楼月卿,眼底杀机四溅,咬牙开口:“楼月卿,你好大的胆子!”

楼月卿这是在说元吉做这件事情他脱不了干系,她的的这个质疑若是传出去,被楚国上下知道,那么,不管是真是假,他这个皇帝可就……

见容阑的这个反应,楼月卿笑了,笑容中却满满的讥诮:“看皇上的反应,看来臣妾的这个猜测,也不是没有可能!”

容阑气极,死死的盯着楼月卿,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那他的眼神,足以将楼月卿碎尸万段!

他从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除掉一个人,楼月卿是第一个,但是,楼月卿也是唯一一个他想杀却怎么也杀不掉的人,这样一个人,在容郅身边,容郅如虎添翼,让他束手无策!

眼神阴鸷的盯着楼月卿片刻,他忽然笑了,那种笑,不打眼底,却又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让楼月卿下意识的想起一中生物……

毒蛇!

容阑说:“要说通敌卖国,恐怕就算舅舅罪名成立了,也比不上楼家吧!”

看着楼月卿的眼神,意味深长。

楼月卿闻言,心底一沉。

------题外话------

这段时间和爹妈发生了很大的矛盾,关系很恶劣,所以心情一直不太好,人也很烦躁,没有好好码字,更新很少,很抱歉,明天开始,尽量多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