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杀人灭口/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定定的看着容阑片刻,楼月卿心中虽有些惊讶,但是还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挑挑眉:“皇上是在……威胁我?”

既然容阑已经说出这句话,再否认也没意思了。

这件事情她并没有想过永远不为人知,而且,她也不怕被人知道,她的身世并非见不得人,所以,容阑知道这件事情,她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一旦传开,楼家会有些麻烦而已。

但是,不管如何,她都能保全楼家不受任何伤害,只要她活着,谁也别想对楼家不利!

容阑现在直接开诚布公的提起此事儿,用意不言而喻,但是,倘若他真的是想以此威胁她,那就错了!

显然,容阑确实是想以此威胁她,嘴角噙着一抹风轻云淡的笑意:“朕只是想让你转告容郅,凡事留个余地!”

有些事情,留个余地还能各自安好,他也是任人宰割的人,当真逼急了,他会做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楼月卿愣了一下,静静的看着容阑,须弥,笑了:“皇上说笑了,您如今能够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已经是留有余地了!”

如今元家还没有举族入狱,元太后还能在彰德殿安享太平,皇帝能够身体好转,已经是他们夫妇俩最大的忍让。

容郅不是善人,她也一直都是睚眦必报,活在这个世道,活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承受了那么多,没有人可以做得到以德报怨!

皇帝和太后母子对她和容郅所做的一切,若按照她真实的脾性,早就把这两母子卸了,哪里还会费尽心思让他们活着!

容郅眯了眯眼,面色阴沉的看着楼月卿。

楼月卿这句话是在告诉他,他如今还没死,已经是他们的恩赐了对么?

该死!

容阑冷冷的看着楼月卿,眼神有些阴鸷,随即,他有些耐人寻味的笑了,看着楼月卿意味不明的开口:“你这样有恃无恐胆大妄为,迟早会害死容郅的!”

留下这样一句话,他不再多言。

容阑没有再坚持要释放元吉,只是吩咐大理寺卿好生对待元吉,不许对他动刑,然后就回宫了。

看着皇辇浩浩荡荡的离开,楼月卿的神情有些凝重。

不知道为何,她总有一种感觉,皇帝方才这句话,不是气话,而是警告。

他到底什么意思?

慎王走到她身旁,不解的问:“卿儿,你刚才和皇上说了什么?”

皇帝今日出宫,除了来见元吉,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放了元吉,就是因为知道皇帝会这样,他才闻得消息就赶了过来,想着就算刀架脖颈他也不能让皇帝放了元吉。

这件案子,他是一定要查清楚的。

楼月卿笑了笑:“不过是劝他不要插手元家的案子,他不是也罢手了么?”

慎王了然点点头,随即看着皇辇离去的方向,叹了一声道:“这个皇上的心思,难测啊!”

人人都说容郅心思难测阴沉不定,可是他却不这么认为,因为在他眼里,容阑那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表面上温润如玉,好似脾气很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让他有情绪波动,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而容郅,虽然脾性不太好,但是,他和容阑不一样,他没那么多心眼,这么多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楚国的江山稳定百姓安居乐业,这一点,了解他的人都知道。

楼月卿淡淡一笑:“从小看着元太后耍阴谋,他若是能简单的话,那才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有那样的一个母亲,活在那样的环境,心思缜密没什么好奇怪的,每个人生存的环境如何,注定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慎王点点头,不置可否,这就是皇家!

忽然想起什么,楼月卿下意识开口:“不过……”

眉头紧拧,若有所思。

慎王不解:“不过什么?”

楼月卿沉默片刻,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些琐事!”

没有多说什么,她只是看了一眼大理寺监牢,这才看着慎王轻声道:“没什么事情我先回去了,这里就交给舅舅了!”

慎王点头,嘱咐道:“嗯,殿下不在,许多事情都要你来处理,可要注意休息,有空去看看你外公,这段时间昕儿不在,他十分想念,胃口也大不如前,见到你或许会开心些!”

楼月卿莞尔:“知道了!”

没有再多说什么,楼月卿转身走向王骑护卫那边,走到自己的那匹马前面,一气呵成的翻身上马。

阵阵马蹄声远去。

回到摄政王府,楼月卿还没有踏进王府大门,忽然停下脚步,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身后的薛痕有些不解:“王妃怎么了?”

楼月卿想了想,对薛痕道:“你去办一件事!”

薛痕立刻揖手恭声问道:“不知王妃有何吩咐?”

楼月卿道:“派几个人去大理寺监牢,暗中潜伏,盯着元吉,别让他出事,尤其是别让他死在监牢里!”

薛痕一惊:“王妃是怕有人要对元吉不利?”

显然,楼月卿此举不是为了防止元吉自杀,元吉惜命,不可能会自我了断,这一点,薛痕清楚。

楼月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谁知道呢,你去办就是了!”

杀人灭口这种事情,她见识的多了!

薛痕了然,点点头,领命:“是!”

楼月卿这才踏进王府大门。

楼月卿的猜测和顾虑,显然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当天晚上,大理寺监牢就出事了。

刺客夜袭大理寺监牢,杀人不成,竟然放了一把火,得了,上次大理寺监牢被烧了一次,才重建半年,又被烧了。

大理寺监牢关押的人不多,但是,除了被重点保护的元吉之外,其他的都没能逃过。

楼月卿知道消息的时候,正好还没睡。

容郅走后,习惯了有人抱着睡觉的她,没有某人温暖的怀抱,根本没法入睡,要很晚才能睡得着,所以,哄了灵儿睡着之后,她索性把莫离几人也遣退了,独自一人披了件大氅站在桌案后作画,想到什么画什么,这不,想的是某人,画的也是他!

大半夜不睡觉在画画,还是画某个不在身边的男人,楼月卿觉得自己没救了!

这时,水阁外面响起脚步声,楼月卿手一顿,薛痕的声音随之传进来:“王妃,出事了!”

楼月卿蹙了蹙眉,把笔搁下啊,这才坐下,拢了拢身上披着的衣服,淡淡的说:“进来吧!”

因为怕贸然进来会冒犯楼月卿,毕竟男女有别,加上楼月卿的身份,所以,自从嫁过来后,晚上的时间有什么事情要禀报,不管容郅在不在,他们都要在外面请示才能进来。

这样做,也是为了怕贸然进来会撞到什么不该撞见的场景……

因为有一次,也是晚上,容郅在看折子,冥夙和往常一样有事就闪进来禀报了,正好撞见某对夫妻正在忘我的亲吻,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薛痕这才走了进来。

“参见王妃!”

楼月卿直接问:“出什么事了?”

薛痕正色道:“启禀王妃,就在半个时辰前,有刺客潜入大理寺监牢刺杀元吉!”

薛痕不得不惊叹楼月卿未雨绸缪,若不是今日她命他派人潜伏在大理寺监牢,怕是元吉这一次必死无疑。

楼月卿闻言,似有些惊讶,却又不惊讶,挑了挑眉,问:“人没死吧?”

薛痕点头,道:“元吉没死,不过那些杀手都是训练有素的死士,死了不少守卫的官兵和狱卒,还有几个犯人,大理寺监牢也差点被烧了!”

楼月卿倒是一点也不吃惊,那人派去杀元吉灭口,自然不可能是一般的手下,也不可能留有后患,只是……

大理寺监牢起火,明日又要闹得沸沸扬扬了,容郅若是不出面,也不合理了,容郅离京的消息是瞒不住了。

楼月卿问:“元吉现在在哪里?”

薛痕回话:“被大理寺卿安置在了大理寺的地牢里面了!”

楼月卿嘴角一抽,怎么那鬼地方也挖地牢?

“那些刺客呢?”

“全部吞毒自尽了!”

楼月卿眯了眯眼,又问:“大理寺监牢火势如何了?”

上次容郅为了给她出气烧了一次,现在又烧一次……

薛痕道:“王妃不必担心,火已经灭了,只是里面的几个犯人都死了!”

元吉没死是因为楼月卿派人保护了,但是其他人就遭殃了,也是他们命不好,被元吉给牵连了。

楼月卿蹙着眉头沉思片刻,才淡淡的说:“这件事情让谈崇山自己处理,还有,告诉谈崇山,将元吉看好了,今夜的事情虽然怪不得他,但也是因为他失职才让人有机可乘,若是元吉再出事,唯他是问!”

按理来说,那里是大理寺卿谈崇山管辖的地方,出任何事情他都难辞其咎,只是这次事出突然怪不得他,但是,自己手底下看管的犯人死了,谈崇山说什么也不能推卸疏忽失职的罪名。

不过这些事情,她不想管。

薛痕点头:“是!”

“去吧!”

薛痕揖手道了声告退,这才转身离开。

薛痕一走,楼月卿坐在那里垂眸沉思,好一会儿,她摇了摇头,站起来继续画。

还有一点就画完了,画完了她就去休息。

深夜的皇宫,冷寂的吓人,特别是现在,皇宫气氛诡异,更是令值夜的宫女太监有些害怕。

宣文殿,容阑还没睡。

他已经困倦了,但是,他还是没法安心去休息,而且,也睡不着。

宣文殿外面守卫森严,一直没有人进出过,但是此时的殿内,却不知从何处多出了一个玄衣男子。

容阑自己一个人对弈,听到玄衣手下的禀报时,他握着白子的手一顿,隐隐在颤抖……

声音很轻,呢喃着两个字:“失败……”

玄衣手下跪下,低着头道:“皇上恕罪!”

容阑两指轻轻地磨着手里的白子,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棋局。

旋即,一抹诡异的笑在嘴角漾开,可是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反而眯了眯眼。

转头看着不远处跪在那里的手下,淡淡的问:“没有活口吧?”

玄衣手下沉声道:“皇上放心,参与此事的人,都吞毒自尽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此事!”

容阑沉默了一下,忽然眯眼看着玄衣手下,缓缓开口:“你也参与了此事!”

玄衣手下闻言那,身形一僵。

手微微握紧,隐隐颤抖,沉默了一下,才语气铿锵的道:“属下这就自我了断!”

说完,就将腰间的匕首拔出来,扬手就想刺入胸膛,动作利落,毫不犹豫。

就在他的匕首离胸口只有一节手指的距离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声音:“行了!”

玄衣男子手一顿,抬眸看着容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