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端木斓曦殁(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斓曦好似使出了所有的力气,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的她,一字一字的开口:“不要报仇,不要回璃国,永远……呃……噗!”

说着说着,她忽然一口气提上来下不去,哽在喉间,然后,抽搐了一下,一口血喷出,只见楼月卿的身上脸上,一片殷红……

楼月卿看着端木斓曦缓缓爬下,趴在她的腿上,然后,就这样在她面前闭上了眼。

莫离和卉娆缓缓跪了下来。

而原本在门外不敢进来的老城主和宁煊,破门而入,父子俩看在着屋内的场景,面色大惊,老城主一脸难以置信,一个踉跄,宁煊扶着他,然后,在宁煊的搀扶下,老城主步履蹒跚的走向床榻……

楼月卿没有任何反应,很平静,没有哭,也没有流泪,只是凝视着端木斓曦平静的容颜。

然后,伸手,将她扶着平躺在床榻上,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掖好被角,然后,拿着帕子擦掉她脸上嘴角的血迹,动作出奇的轻柔,脸上平静的诡异,好像端木斓曦只是睡着了,而她只是帮着盖个被子擦个脸而已。

没有恸哭,没有悲伤,只是平静。

老城主已经行至床榻前,缓缓跪下,趴在床边,讷讷的凝视着端木斓曦仿若沉睡的容颜,伸手,抚着她的脸。

端木斓曦无疑是极美的,她的长相,任谁看着都不可否认,特别是现在,面上虽无血色,但是,精致的五官上,却透着一股静谧与朦胧。

老城主瞬间苍老十岁。

宁煊虽然难受,但是,比起屋子里的其他人,他的悲伤少了很多,虽说对端木斓曦一向很敬重,但是他也有些矛盾,他的生母因为端木斓曦,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父亲的关心和在意,最后死于难产,而端木斓曦,是他父亲心尖上的女人,他明白是非黑白,所以,并不怪端木斓曦,只是,还是有些隔阂。

他知道宽慰不了他的父亲,所以,只是站在那里,没有说什么,静静地看着榻上的端木斓曦,再看看楼月卿。

这时,站了起来。

莫离和卉娆见她站起来,连忙看着她。

宁煊立刻上前,担忧的看着她:“小月……”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他,眼神有些恍惚,看着宁煊,却好像透过宁煊看着什么,没有焦距,只是缓缓开口:“我很困,我想睡觉!”

她现在很累,真的很累……

仿佛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睡过觉了,她只想睡一觉。

宁煊一愣,然后忙道:“那我送你回房!”

楼月卿没点头,也没摇头,更是一声不吭,只是绕过宁煊,往门口走去。

一步两步,仿佛身上背负着千斤重担一样,走的很沉重,加上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仿佛行尸走肉。

宁煊很不放心。

上前扶着她:“我扶你着你吧!”

他真怕她一头栽地上了,她若是哭一场也就罢了,就怕这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若无其事的,平静的吓人。

楼月卿垂眸,看着搭在她肩膀上的宁煊的手,眸光微闪,随后,抬手,将宁煊的手轻轻撩开,宁煊一愣,她已经提步,继续往门口走去。

宁煊蹙了蹙眉,只好转头看着已经站起来的莫离卉娆,示意她们跟上去看着她。

两人点头,匆匆走向楼月卿那里,跟着她出去。

楼月卿走到门口,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外面天边冉冉升起的初阳,有些刺眼,她伸手挡了一下,眨了眨。

天亮了……

她好累……

跟在楼月卿身后的莫离和卉娆见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面面相觑,两双蓄着泪水通红的眼都划过一丝复杂。

她们不知道,楼月卿到底在想什么,她也是表现的平静,她们越担心,因为平静过后,一定会出事。

这时,楼月卿身子晃了一下,然后,好像楼月卿身上散发着一股寒意,她们急忙上前,当目光触及楼月卿的脸时,两人脸色大变。

一行血迹,正从楼月卿的嘴角漫出……

“主子……”两人相视一眼,随即立刻扶着楼月卿,可是,刚碰到她,楼月卿忽然眼睛大瞪,咬着牙关,然后,往前一顷……

“噗!”一声响起,楼月卿颤了颤,然后,身子一歪,倒在门槛那里,昏迷了过去……

地上血迹斑斑,她身上脸上也一片殷红,看着有些吓人。

空气中,陡然一阵寒意蔓延……

楼月卿这次一昏迷就是一天一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她昏迷的时候,似乎寒毒发作过,只是,这次没之前那么严重,或者说,她仿佛感觉不到多痛苦煎熬,所以就觉得没有之前那么严重。

她的衣裳都被换了,身子也很清爽想来昏迷的时候莫离给她洗了身子换了衣物。

莫离和卉娆给她轮流守夜,没有再房间里,而是在门口,每隔半个时辰进来看一次,所以,她醒来没多久,莫离就进来了。

看到楼月卿静静地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莫离忙走过来。

“主子,您醒了……”

楼月卿抬眸,看着莫离。

莫离今日的打扮,和以前不太一样,穿着一身素白,头上也是什么头饰都没有,只插了一朵白花。

楼月卿蹙着眉头,她记得,莫离从没有穿过白色呢……

莫离喜欢紫色……

莫离看着楼月卿凝视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心底一沉:“主子……”

她不晓得楼月卿到底什么意思……

楼月卿已经收回了目光,低着头看着被子上的牡丹花纹,一阵恍惚失神。

莫离心底有些悬,摸不清以前怎么了,她倒是宁愿楼月卿大哭一场大闹一场,也不想她若无其事平静的样子。

太吓人了!

想了想,她正要开口,可话到嘴边还没说出来,楼月卿就出声了:“我肚子很饿,能不能给我弄些吃的?”

手摸着肚子,抬眸看着她。

不知道怎么了,她觉得很饿,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全身无力没劲儿,可是,她明明一向准时吃东西,从来有一顿不吃的,因为她很怕饿肚子……

可是为什么肚子饿的仿佛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呢……

莫离看着楼月卿带着一丝丝祈求的眼神,沉默着片刻,随即点了点头:“您等一下,莫离这就去!”

说完,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楼月卿,转身出去。

不过,她出去后不久,卉娆进来了

莫离不放心楼月卿,所以,出去后就去把还没醒的卉娆弄醒了,让她来看着楼月卿,自己则是去弄早膳去了。

虽说这里的妈子和丫头都可以做膳食,可是,她们不懂楼月卿想吃什么,而她很了解楼月卿的喜好,虽说她厨艺不及莫言,可是也和莫言呆了那么久,经常窝在厨房和莫言一起炖药膳,也学了一些,所以,她亲自做比较好。

卉娆一走进来,楼月卿看着卉娆身上的一身白色,也是眉头一皱……

卉娆一进来,看着楼月卿的神情,想要看看她是什么情绪,可是她很平静,根本看不出来,卉娆只好轻声问道:“主子可要起来洗脸穿衣?”

楼月卿默了默,点点头:“嗯!”

卉娆才松了口气,忙吩咐外面的丫头准备热水。

楼月卿拒绝了卉娆的帮忙,独自一人静静地洗脸漱口梳头发,也没有说话,更没有任何悲伤情绪,不曾提及端木斓曦。

卉娆的眼神,一直落在楼月卿身上,很担心。

以前楼月卿怎么淡定沉默,她都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这样,太反常了,也不合情理。

她这样,会憋坏的。

宁煊得知楼月卿醒来后,交代完事情就过来,走进来时,看到楼月卿在那里自己梳头发,挑挑眉,低声问卉娆:“她情绪怎么样?”

卉娆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也说不准楼月卿现在什么情绪,以前她很懂得楼月卿的脾气,现在却怎么也看不透,

只能说,平静的吓人!

宁煊闻言,蹙了蹙眉,看向坐在梳妆台前正在梳头发的楼月卿。

就这样,两人站在那里,看着楼月卿,楼月卿一直没有转过头来,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梳头。

屋内,一时静默无声,连呼吸声,都很浅。

然而,刚梳好头发,楼月卿出声了。

“我今天不想穿白色,去给我找一条鲜艳一点的吧!”

卉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她一阵不解,可是楼月卿没有再出声,她又不敢多问,只能转头看着宁煊,后者想了想,点了点头:“去找吧!”

卉娆只好转身出去。

宁煊这才走到楼月卿旁边。

看着正在挑选着首饰盒里面精美雅致的头饰,他想了想,开口:“小月……”

楼月卿忽然抬头看着他,手里拿着两个簪子,晃了一下,问他:“你觉得哪个好看?”

宁煊一愣,看着她。

片刻,他目光移向她手上的两支发簪,指着其中一个素雅简单些的:“这个好看!”

楼月卿挑挑眉,低着头去,没再坑声、

照着镜子,她将其中一只簪子别在发间。

不是宁煊选的那支。

宁煊不解:“为何戴这个?”他不是选了另一支么?

楼月卿抬眸,似在浅笑:“你选的那个太素了,这个配红色好看!”

是了,她头上那支,比较华丽精致。

宁煊一阵沉默。

卉娆很快回来,手里拿着楼月卿想要的红色衣裙。

楼月卿换衣服,宁煊自然是要出去的。

换好后,楼月卿问卉娆:“好看么?”

卉娆嘴角微扯,赞道:“主子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是的,楼月卿长得如此好看,身材也几乎挑剔不出任何瑕疵,穿什么衣服都不突兀,各有各的美。

红色,妖艳妩媚。

真的很好看。

楼月卿这才笑了笑。

莫离很快就把她的早膳送来。

当莫离看到楼月卿一身红色的时候,蹙了蹙眉,看着卉娆挑挑眉,卉娆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宁煊看着楼月卿狼吞虎咽的样子,倒是笑了:“不用出那么快,没人跟你抢!”

楼月卿咽下一口,闷声道:“我很饿!”

不是怕有人抢,是真的好饿。

空的不止肚子,还有心,脑子,空荡荡的,仿佛什么也没有……

吃饱了应该就不会空荡荡的了……

宁煊不再多言,只是静静地看着楼月卿不停的吃。

吃完了莫离刚才端来的一盅,她又让莫离去拿。

莫离没有去。

“主子,您刚醒来,吃太多会撑坏肚子的,中午再吃可好?”

楼月卿平时饭量可没那么大,今日到底怎么了,一盅粥差不多五碗了……

楼月卿一愣,蹙了蹙眉。

她吃了很多么?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感觉到饱?

点了点头,她放下碗,站了起来。

她一言不发,走出了门口,三个人立刻跟了出去。

然而,楼月卿只在院子里兜了几圈,似在消食儿,又好像在想什么。

三个人站在廊下,看着楼月卿在院子里晒太阳,莫离有些担心,看着宁煊拧眉道:“宁公子,这可怎么办,主子这样太奇怪了,我怕她这样下去会憋坏身子的……”

如果楼月卿大哭一场大闹一场,倒也没什么了,可现在,她这个反应,太过奇怪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是,端木斓曦死了,对于他们都无法承受,何况是楼月卿,她的平静,太诡异。

宁煊摇了摇头,沉声道:“我也不懂她到底怎么了,先看着吧!”

这小丫头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也算是了解,可如今,怎么也看不透。

莫离叹了一声,道:“若是摄政王在,估计就不会这样了!”

若这个时候容郅在,起码楼月卿这样他们不会那么担心,或许,容郅懂得宽慰她。

可是,也不知道容郅什么时候才到这里。

距离飞鸽传书送回楚京已经三天了。

宁煊闻言,神色有些黯淡。

卉娆戳了一下莫离,让她别说了,虽然说莫离的话她也认同,可是在宁煊跟前说这些话,不太好,可是,莫离就没有卉娆想的多了,一脸不解的看着她:你戳我做什么?

尽管现在因为端木斓曦的死别院内气氛低落,卉娆还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白痴!

宁煊道:“我去看看我爹,你们看着她吧!”

端木斓曦死了,受打击的,不止楼月卿,还有他爹,从昨日端木斓曦死了之后,他就深受打击,加上前天晚上内伤未愈在端木斓曦那里守了一个晚上,所以,伤势加重了。

现在还半死不活的躺着。

见宁煊走了,卉娆才低声道:“你糊涂了,怎额能在宁公子面前说这些话?你让他怎么想?”

宁煊喜欢楼月卿,这些日子跟着楼月卿到处奔波找端木斓曦,这两日也为楼月卿耗尽心神没怎么休息过,听到莫离的话,失落是一定的。

莫离闻言,算是懂了,她哪里管得上这些?

卉娆一叹,沉声道:“不过你说得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若是摄政王在这里,主子估计也不会这个样子!”

起码,楼月卿伤心也好,如此平静也罢,有个人陪着。

莫离没再说话,只是看着站在院子里静静晒太阳的楼月卿,眼底满是担心。

她真的怕楼月卿会把自己憋出病来。

这时,楼月卿忽然走向另一边的回廊。

莫离和卉娆一惊,跟了上去。

疾步到楼月卿旁边,莫离问:“主子,您这是要去哪里?”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莫离,好一会儿,她轻声道:“我想去看看师父!”

两人面面相觑。

卉娆蹙了蹙眉:“主子……”

莫离看了她一眼,让她别说话,卉娆只好话到嘴边没再问。

楼月卿这才踏上回廊,往端木斓曦的房间走去。

两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她的房间离端木斓曦的房间不算远,走过两个回廊就到了。

端木斓曦的尸体还在房中,因为老城主伤势加重意识不太清楚,楼月卿昏迷不醒,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端木斓曦的后事,只是莫离和卉娆一起给端木斓曦擦了身子,换了衣裳,梳了头发。

所以,端木斓曦此时,还在床榻上躺着。

楼月卿站在房门口,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推开门。

屋子里点了烛光,加上是白天所以,看得很清楚,她一眼,就看到了床榻上躺着的人。

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里面好一会儿。

不晓得她在想什么。

然后,楼月卿提步,走了进去。

行至榻前,掀裙而坐。

静静地看着端木斓曦静谧苍白的脸,端木斓曦的脸,已经和头上的满头白丝一个颜色了。

她很平静,只是静静端详着端木斓曦的脸。

然后,伸手,拿起端木斓曦叠在小腹的手。

莫离神色一愣,卉娆一惊:“主子……”

莫离拉着她的手,没让她说话。

楼月卿这时抬眸看着她们开口:“我想陪着师父单独待着,你们出去吧!”

两人显然是不愿意出去:“可是主子……”

楼月卿淡淡的说:“出去!”

声音一听,就知道楼月卿有些不悦了,可是两人都不放心楼月卿自己在这里待着,且不说这个时候本就不适合一个人待着,就说楼月卿这个状态,她们更不放心。

可是,迎上楼月卿的眼神,两人还是没敢让她生气,现在这个时候,最好的就是顺着她。

所以,她们犹豫不决着片刻,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走到门口时,楼月卿又道:“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进来!”

两人一愣,想了想,也只能答应着。

门关上,割断了屋内和屋外的两个世界。

莫离和卉娆守在门口,仔细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她们也只能这样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更新。

唉,师父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