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抵达琅琊峰(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且不说她现在的情绪,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就说羌族那个地方,十分诡谲,她想要灭了端木家,可不容易,若是她出什么事,他怕是会发疯。

朝中的事情固然重要,可在他心里,没有她重要。

“可是……”

容郅打断她的话,一副决不妥协的架势沉声道:“别可是了,这件事情没得商量,要么你随我回京,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替你做了,要么我陪你一起去羌族,你不想我插手我便不插手,但是,我必须要在你身边!”

不管她现在身手多好武功多高,他都不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在外面,先前知道她不在京中,一得知她的下落,他就顾不上奔波数日的没得休息的劳累立刻出来找她了,何况是现在她情绪不稳,谁知道她会不会为了报仇把自己搭进去。

他说什么也要陪着她,大不了他什么也不做。

楼月卿自然是知道他的脾气,说什么就是什么,特别是在她的事情上,更是如此,她只能点点头:“好吧!”

她本来也不想他为了她耽搁朝中的事情,特别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但是,她不能跟着他回去,羌族这一次,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本来之前她就琢磨过,反正早晚都要除掉羌族,不急于一时,可是现在,端木斓曦死了,她等不了了。

十二年前,她被羌族黑鹰杀手所追杀,受尽苦楚,本来这笔账她就没打算不了了之,这次,端木斓曦的死,虽然不是羌族直接导致的,可也是间接,这也是羌族端木家族的一桩罪孽,新账旧账一起算,这次说什么她也要把端木一族连根拔起,永绝后患!

自然,元家也是一定要除掉的。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离开了冀州,一路往西,赶往位于璃国与魏国交界的琅琊峰山脉。

羌族虽然早已隐匿,外人也不得知他们的具体位置,可是楼月卿知道,也懂得怎么进去,羌族就在琅琊峰一带往西不到十里的地方,入口有阵法掩人耳目,所以,不知道的人都以为羌族消匿了。

容郅不回京,自然是要交代好京中的事情的,他们途径凉州的时候,容郅派了镇守楚国北境的司徒仲回京代他镇守楚京,还传令给楼奕琛等心腹做了一些交代部署,所以,即使他们都不在,京中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虽然凉州离姑苏城很近,可是楼月卿没有去姑苏城,宁煊和老城主等人比他们早一天回到姑苏城的,她到凉州的时候,宁煊传来消息,端木斓曦的尸身已经安置好了,不会出任何意外,楼月卿便放下心,没有去姑苏城。

等她处理完这些事情,她再去。

容郅和镇守北境一带的几个将领商议军务,回房时,已是深夜。

楼月卿还没睡。

看着楼月卿就这样站在窗台下凝望着天边的一轮弯月出神,一副恍惚的样子,他蹙了蹙眉,立刻走到一边拿起一件外衣,走到她身后,披在她身上。

楼月卿回神。

看到他,愣了愣,随即,她轻声问道:“都商议完了?”

容郅点点头,拧眉道:“嗯,不是说了让你早些休息不要等我,怎么还不睡?”

因为时间急要赶路,他就在这里停留一天,明天就要启程了,所以,只能连夜商议军政,否则,他说什么也不会深夜才回房。

这段时间,她情绪一直恍惚不定,老是出神发呆,也很少有笑容,每日都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很担心她。

她垂了垂眸,沉默片刻,低声道:“睡不着!”

她这段时间,时常无法入眠,有他在,她都尚且难以入眠,何况他不在身边的时候。

一闭上眼,就会想起端木斓曦,还有满身是血的景恒。

这么多天过去了,她一直没有问过景恒。

可是不代表不会想起。

容郅看着她这样,说不心疼是假的,只是,很多事情,饶是他再厉害,也没有办法替她承受,特别是这件事情。

一吻印在她的额间,他才低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无奈一叹道:“无忧,这些事情都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们活着的人,都得好好活着,所以,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他记得,前两天晚上,她明明睡得很熟,突然做了噩梦,被吓醒了。

当时,她惊恐的叫着一声师父,醒了之后,不管他怎么哄,她也睡不着了,最后还是他把她弄晕了,她才睡到第二天天亮。

他以为,过去这么多天,她平静下来了,她也一直没什么反应,可是,事实证明,这件事情在她心里,始终过不去。

不过是佯装坚强罢了。

楼月卿咬了咬唇畔,沉默了好久,最好还是点了点头:“嗯!”

她会好好活着,这是师父临死前的遗愿,

她做不到不报仇,已经让师父失望了,所以,她会好好活着,就像师父所期盼的那样,坚强的活着。

容郅这才松了口气:“好了,去睡吧!”

她听得进去,已是极好。

楼月卿点点头,任由他拉着她走向不远处的床榻。

她躺下后,他给她掖好被子,才脱去外面的衣袍,留着一件中衣,躺在她旁边,抱着她静静地躺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睡着,只是一直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

楼月卿自然是也没睡着,在他怀里动了动,这才仰头看着他,问:“你有话要对我说?”

毕竟是夫妻,最了解最亲密的两个人,他的任何心思在她面前,都掩藏不住。

他愣了愣,随即点头。

她看着他,等他开口。

他想了想,道:“那天晚上,景恒被他的手下找到带走了,如今怕是已经被带回千玺岛了!”

至于被带走后,情况如何,他就不知道了。

楼月卿闻言,眸色微动。

垂眸沉默片刻,她才开口:“他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你不用特地告诉我!”

她已经当做从没有过这么一个人了。

说完,她在他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觉,没再说什么。

闻言,容郅沉默。

真的不在意?

可方才,听说景恒被他的手下带走后,她松了口气,虽然不动声色,可是,他却感觉得到。

她不是不在乎,只是,不想在乎了而已。

就这样,屋内静默了半柱香,她忽然开口:“容郅!”

他还没睡着,应了一声:“嗯?”

她闷声道:“我睡不着!”

他一听,蹙了蹙眉,随后,揽在她腰间的手忽然往上移,然而,还没摸到她的脖子,就被她挡着了。

他一愣,她想了想,道:“我不想睡觉!”

容郅拧眉道:“很晚了,明日还要启程赶路,不睡觉怎么行?”

楼月卿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突然挣扎着起身,就在容郅以为她要起来时,她忽然趴在他身上。

容郅眸色一暗:“无忧……”

他是正常的男人,面对心爱的女人,不可能坐怀不乱,何况,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碰过她了。

从去南疆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与她一起了,这段时间虽然日夜相伴,她情绪不好,他也顾不上想这些,可不代表,他经得住她的撩拨。

抱着她睡觉,他可以压得住躁动,可是,现在,他明显已经要忍不住了。

她趴在他身上,看着他,轻声道:“我想!”

容郅拒绝:“不行,你……”

现在这个情况下,她情绪不稳,他不想她难受。

但是,他的拒绝还没说完,她已经低下头,吻着他的薄唇,学着他以前对付她的样子,轻啃吸允……

容郅的理智,在她吻他的一刹那,瞬间崩塌。

面对她,他从来就做不到坐怀不乱,如今,面对她的主动,他再无任何理智,所以,他身体一颤之后,一个翻身,被动为主动……

慢慢的,屋内温度节节攀升。

第二天,两人午后才醒来,件都是男的收拾了一下,用了午膳,就往西继续赶路了。

楼月卿虽然想快些赶路,可是容郅说什么也不让她这么拼,所以,不仅要坐马车,还要白天赶路,晚上都得休息,所以,抵达魏国边界时,已经是差不多三天后。

到了魏国边界,他们的方向自然是改了,往西北方向去,沿着魏国和璃国的边界一路往西北去。

抵达琅琊峰是,已经是几天之后。

琅琊峰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雪山山脉,白雪皑皑,一眼看过去,洁白无瑕的雪山就像是天堂。

刚靠近琅琊山,原本有些阴凉的春天,就立刻转变成严冬。

很冷。

雪山下不远处,有一个破败的农宅。

看着随时有可能要倒下或者被寒风吹垮的小农房,实际上里面别有洞天。

琅琊峰上面,有不少雪狼,极其凶残,又极度嗜血,那都是她们的人养来守山的。

碧月宫,在她外祖母治理的时候,还是江湖上人人闻之丧胆的江湖邪派,反正江湖上的人是这样称呼的,叫魔宫。

那伙子,江湖上各种传言,说碧月宫怎么怎么的草菅人命乱杀无辜,丧尽天良人人得而诛之云云。

然后,就不少人想上琅琊峰一探究竟,皆有来无回。

因为琅琊峰的雪山上到处都有雪狼出没,进去的人,要么死在雪狼腹中,要么被困在阵法中死去,反正没有一个活着出来过,久而久之,没人敢来了。

后来,景媃做上这个宫主之后,也没心思管太多,这个曾经邻人闻风丧胆的魔宫就渐渐地淡出江湖人的视线了,再后来,景媃嫁给萧正霖,就没再管过这里。

到了她这一任,就更糟了,她没精力也没时间,原本还对这些事儿挺上心的端木斓曦,也因为她的寒毒到处奔波,根本没心思搭理这些事儿,倒是把碧月宫名下的各种产业弄的不错,赚的银子多的都数不清了……

不过她们进出一般都不走那些有雪狼的道儿,又冷又各种阵法要避开,还得和那些雪狼打招呼,怪渗人的。

楼月卿自从前年醒来后离开,已经一年多没有回来了,她对这里,其实也不是很熟悉,即使是以前,她也极少回来。

破了小木屋的阵法,原本看似没有任何的异样的地面轰然裂开。

一条密道赫然在眼前。

密道里面,摆着不少夜明珠照明,亮如白昼,他们进去后,密道的入口处立刻轰的一声封了回来。

顺着密道直走,走了约莫半柱香,到了一个岔口,有四条道通往四个方向,且都看不到尽头。

但是,他们都没有走那条道,反而在一面墙中按了其中一块与旁边的毫无任何不同的砖块,一个石门轰然打开。

他们走了进去。

容郅挑挑眉:“这些都是谁弄的?”

一看就知道,那几条道都是引人过去的,怕是担心山脚下的入口被人发现,所以才加了一层防护,估计那几条道过去的尽头,不是什么好东西。

绝对是死路一条!

楼月卿坦言:“我外祖母!”

容郅闻言,点了点头,又听她道:“那些密道的尽头,有一个堆满了金银珠宝,不过上面都有剧毒,有一个的尽头养了很多毒物,还有一个的尽头,布满了暗箭,外祖母当时弄这些,也是怕有人闯入,不过,这么多年来,除了我们自己人,还没有人进来过,所以,一直没派上用处!”

不过,就算是多此一举,也好过毫无防范。

还是挺不错的。

容郅了然,没再多言。

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尽头。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周围白雪皑皑的雪山,外面看很像是一片没有尽头的雪山,里面实际上却有着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站在庄园的中间向周围看过去,都是白色,而这里却郁郁葱葱,就像一个山庄一样,可是地方很大,到处种着花花草草,亭台水榭,大到类似于宫殿的的殿宇,小到类似于茅屋的小房子都有……

虽说奇怪,可倒是不错,是个好地方。

这里人也不多,除了管事情的莫殇和百余个手下丫头,没有其他的人了,没有什么嘈杂声,走在路上,只能听见远处的瀑布注水声和近处的潺潺流水声。

端木斓曦的死,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楼月卿到的时候,到处都挂着白布,大家也都穿着素色衣服,算是对端木斓曦的悼念。

看到和楼月卿一起来的容郅和冥夙等人,这里的人都很惊讶,她们并不知道楼月卿成婚了。

楼月卿并不解释,让莫殇安排了冥夙和几个暗卫的住宿问题,这才亲自带着容郅去了她住的地方。

那是一个立在水榭间的雅致阁楼。

站在阁楼上看过去,既能看得到远处的白色雪山,又能看到近处的春意盎然,景色十分宜人。

容郅由衷赞叹:“这是个好地方!”

他去过的地方不少,也不是没见过像这样别有洞天的好地方,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地方,极好。

楼月卿莞尔:“确实不错,当年我外祖母很喜欢这里,本来打算老了在这颐养天年的,后来嫁给了我外祖父的时候,还很难取舍,既舍不得外祖父,也舍不得这里!”

当时她外祖父已经承袭景阳王的位置,娶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江湖女子,那可是震惊整个璃国,而他那个位置,做他的王妃,可就不能随心所欲了。

不过,最后,还是舍下了这里,嫁给了心爱的男人,不过庆幸,她选的是对的。

闻言,容郅笑了笑,转头看着她,挑挑眉:“那你呢?”

楼月卿眉梢一挑:“我?”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里!”

“为何?”他以为,她会喜欢,她性子淡泊,这种性子的人,最喜欢的,可不就是这种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

她想了想,道:“压抑!”

容郅闻言,倒是不解了。

不过,她没有多言,因为莫离来了。

“主子,莫殇来了!”

两人一愣,楼月卿对容郅笑了笑,让他等一下,这才转身离去。

莫殇是一个长得很讨人喜爱,她没有莫离的沉稳,没有莫言的知心,没有卉娆的妩媚……

倒是多了一份娇俏。

那么多人中,就属她最没心没肺,她的年纪楼月卿差不多,但是,她不及楼月卿心事多,是个简单直率的姑娘。

不过现在,她却一脸正色。

因为端木斓曦的死,她自然活泼不起来,加上楼月卿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由不得有任何闪失。

一到楼月卿跟前,她请了安后,就立刻禀报:“主子,羌族内最近两个月频繁调动军队,已经不下两万人分批次涌入楚国,现在仍源源不断,而这些人,绝大部分是从魏国入楚的!”

闻言,楼月卿很惊讶。

那么多人过境,如果没有人兜着,绝对不可能毫无声息,可事实上,她之前从没有听说过。

羌族有十万大军,那都是为元家养的兵,如今有此动作,自然是有元家人授命。

除了元太后,就是元绍衍。

之前夕颜说过,赵启已经和元太后勾结了,魏国那边说得通了,赵启记恨她当年把他打成重伤差点死了,为了雪耻帮助元太后倒也说得过去,可楚国这边呢?那么多人从魏国进入楚国,为何无人上报?

不可能边境守将也不清楚吧……

------题外话------

啦啦啦,还有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