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元吉死了/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郅没回答,只是拉过楼月卿,让她坐在他腿上,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轻声道:“这些事情你现在就不用管了,我都有安排,放心吧,不会出什么乱子!”

楼月卿伸手搂着他的脖子,挑挑眉道:“那我真不管了啊!”

“嗯!”

楚国朝堂政务是他该管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他本也不想她为这些事情费心费神,何况是现在。

他只想她先处理好这里的事情,然后跟他回去。

与此同时,楚京。

容郅回京又离京的事情已不是秘密,谁都知道摄政王和摄政王妃夫妻俩都不在京中,但是,虽然两人都不在,可是京中还是很平静,谁也不敢闹事儿。

然而,平静了一段时间,就因为一件事情炸开了锅。

元家举族入狱了,原本只有元吉入狱,可是,就在几天前,王骑护卫统领薛痕奉摄政王之命将元家所有人关押刑部大牢,等候发落,而对于元吉通敌叛国的指控,也已经有了结果。

慎王已经查到了证据,当年楚璃大战正打的激烈,因为当时璃国国力强盛,楚国根本不是对手,但是,也还是勉强支撑着,当时谁也没想到,楚国会败的那么惨,而之所以惨败,就是因为元吉传消息给正在战场上的一位叫程英的副将,将行军计划透露给了敌军,还让人把运往战场的粮草给耽搁在途中了,所以,那场大战,楚国惨败,死伤十几万人。

而这件事情,相关的人不少,知情的武将也有好几个,而这些人,都在这些年中都死了,而这些的人的死,或多或少都和元家都关系,而那位程将军,多年前因为牵连到先帝五皇子的一起夺权阴谋而被容郅下令处决,在狱中自尽,举族被流放。

慎王这段时间调查这些相关的人,觉得这个案子有些疑点,就暗中调查了一下,发现程英当年就是那场大战的一位副将,而当年程英的死,都是元太后一手策划的,他本身和五皇子的党羽没有关系,而程英的妻儿老小也在被发配途中都死了。

到了这里,原本线索断了,但是,就在两天前,一位自称程英心腹的中年汉子找到慎王府,交给了慎王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份程英亲笔写的罪状和当年元吉传给他的信件,上面盖着元丞相的印章,罪证确凿,元吉无可辩驳。

元吉立刻被移交刑部大牢,元家的人也都全部入狱,通敌叛国是诛九族的大罪,自然,元家的旁支也在劫难逃,此案相关的人也都锒铛入狱,等摄政王回京再发落。

岑雪半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临死前,她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的屋子烧了,当时她也在里面,所以,这次元家被抓的人中,没有她,而不在京中的元绍衍,虽然逃过了一劫,但是,也被通缉了。

因为这件事情,元太后大受打击,原本就病的很重,才好了一点,这事儿一闹出来,直接卧床不起。

元吉对此一直否认,但是,证据面前,他无可辩驳,这一次,他必死无疑,而就在昨夜,被秘密关押的元吉,自杀了,被发现时,尸体都僵了。

元家怕死,大家都知道这点,所以对于这些没有防范,谁也没想到,他会自杀。

容阑这段时日一直很平静,在宣文殿中若无其事,得知元吉自杀后,他突然去了彰德殿。

看着脸上毫无血色躺在床榻上闭目休息的元太后,容阑蹙了蹙眉,坐在床榻边。

元太后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风华,经过这段时间的打击,她整个人苍老了二十岁,鬓角的头发都白了,面容憔悴,人也瘦了一大圈,再也没有了以前高贵雍容,而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妪。

元家,是她这一生最在意的,如今,元家沦落至此,她的绝望,可想而知。

容阑等了好一会儿,元太后醒了。

看到容阑,她有些惊讶,原本空洞的眼神微动。

容阑已经摒退左右,所以,殿内只有母子二人。

容阑温声问:“母后醒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其实,他的问题有些多余,因为现在的元太后,哪里都不舒服。

元太后静静地看着容阑好一会儿,才扯了扯嘴角,有气无力的开口:“皇上终于来见哀家了。”

她病得很重,没什么力气,所以,说话声音很小,如果不是殿内很安静,容阑都听不到。

容阑沉默,这几日,元太后一直派人去找他,他都没有来。

这件事情,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想插手,元太后找他想做什么他知道,所以,他不会来。

元太后见他沉默,蹙了蹙眉:“元家……”

容阑知道她想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淡声道:“昨天晚上,舅舅自尽了!”

元太后一僵,自尽……

闻言,元太后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看着容阑,手使劲儿的扯着容阑的衣袖,颤声问道:“你……你……你说什么?”

容阑静静地看着她,没有重复,但是,眼神足以说明,他的话,没有假。

元太后心底一沉,瘫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帷幔顶!眼中皆是悲痛。

她的哥哥……死了!

容阑并没有因为元太后这样而有半点不忍,反而继续平静的道:“舅舅已经死了,这件案子也就到此为止了,元家朕是保不住了,但是母后放心,您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随着元吉的死,当年的事情,也随着他的死而成为秘密了。

元太后闻言,眸色微动,看着容阑,好一会儿,她扯了扯嘴角,带着一抹讽刺,她道:“皇上可真狠啊!”

元吉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岂会想不通?

或许元吉是自尽的,但是,这件案子发展至此,罪证确凿,容阑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那就难说了。

听到元太后咬着牙关挤出来的这句话,容阑不置可否,淡淡一笑,好像如沐春风一般,道:“这不都是母后一直以来教导朕的么?”

他的狠,他的城府,源于他这位母亲,说到底,他会这样,元太后功不可没。

元太后一噎,没有说话,而是死死地盯着他,咬牙切齿。

容阑又道:“不过母后放心好了,元家不会绝后,元绍衍现在人不在楚京逃过一劫,相信以他的聪明,不会回来送死!”

听到元绍衍无事,元太后稍稍放心,元家可以出事,但是元绍衍不能出事,她这么多年来费尽心思才培养出一个元绍衍,寄予厚望,元家的基业,还得他来保住,元家世代坚持的信念,还得元绍衍完成。

元家可以出事,但是元绍衍不能出事!

容阑沉吟片刻,又道:“您想做的事情,朕也会尽力帮您,但是,有一件事情希望您不要忘记,哪怕是朕死了,楚国的江山,也只能是朕的儿子的!”

所以,元家想要谋夺楚国江山的阴谋,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在他死后,这楚国的江山,会传给他的儿子,会掌控在他的妻子儿子手里,帮元太后,也不过是顺手罢了。

毕竟,他们的某些目的,是一样的。

元太后嘴角微扯,看着容阑的眼神有些讥诮,有气无力的道:“但是皇上不要忘了,您能登上这个皇位,是哀家和你的舅舅给你争来的,没有我们,你能得到这个皇位么?”

如果当年不是她和元吉一手策划,仅凭先帝对容郅的在意和宠爱,容阑怎么可能会当上太子,怎么可能会登上皇位,又怎么可能会娶得到秦玟瑛?

现在,容阑却看着元家沦落至此,看着元吉死,所谓忘恩负义,可不就是这样么?

呵!

容阑淡笑,风轻云淡:“母后说得对,没有您和舅舅,朕确实争不过容郅,可是母后难道忘了?如果不是没有其他选择,您和舅舅会帮朕?”

元家想要做那件事,首先要拥戴一个和元家利益相关的皇子做皇帝,而利益相关,最好的就是血缘关系,他和容郅,都是元家的外孙,但是,容郅不可能容得下元家,所以,拥立他,是唯一的选择!

所以,说到底了,一切都只是互相利用,谁也不欠谁的。

他不也保住元家在容郅手底下存活那么多年了么?若不是他,以容郅的性子和对元家的怨恨,元家早就被连根拔起了,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元太后无力的低声讽刺道:“就算是这样,皇上也否认不了,你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掩盖当年你做的事情罢了,你怕容郅知道,可是皇上啊,容郅那么聪明,就算元吉死了,该知道的,他还是会知道的……”

所以,瞒不了容郅,只能瞒天下人!

容阑沉默,他知道,容郅迟早会知道,当年那件事情是他一手策划,楼月卿都猜到了的事情,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容郅?

只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被世人所知,否则,他这么多年费尽心思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容阑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眼,淡淡的说:“反正活不了了,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不重要!”

元太后有些不解。

但是,容阑忽然站了起来,对元太后淡淡的说:“母后该喝药了,朕也该回去了,您好好休息,朕改日再来看您!”

说完,不等她有所反应,人已经转身走了。

元太后话到嘴边,也只能收回去。

走出寝殿,容阑让元兰姑姑把药端进去,看到候在一边的楼琦琦,他挑挑眉。

与此同时,宁国公府。

宁国夫人这段时间有些担心楼月卿,特别是容郅刚回京就又离开去找楼月卿,她就觉得楼月卿这次离京很不简单。

当时楼月卿告诉她,她有事要去办,顺便去看看端木斓曦,宁国夫人知道这个女儿的身世之后,就知道她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就相信了,可是现在,楼月卿离京将近一个月了,她心慌的厉害,很担心。

司徒仲奉命回京,昨日刚到,今日一早就来见楼奕琛了,商议了边境军务,也传达了容郅的意思,刚离开,楼奕琛就来了宁国夫人这里。

带来了楼月卿让司徒仲带回来给宁国夫人的亲笔信。

楼月卿没告诉宁国夫人发生了什么,只是怕她担心,所以写信让司徒仲带回来,让她不用担心。

宁国夫人看完了信,这才松了口气。

想了想,她问:“司徒将军可有说卿儿和摄政王现在人在哪里?”

楼奕琛摇了摇头:“这个倒没说,不过母亲也不用担心,有摄政王在,那丫头也不是会受人欺负的,总不会出什么事!”

宁国夫人叹了一声:“希望吧!”

不知为何,她还是觉得不踏实。

想到什么,宁国夫人忽然蹙眉,看着楼奕琛问:“对了,我倒是忘了问,摄政王好端端的让司徒仲回京做什么?”

容郅让司徒仲回京,绝对是有什么事情……

楼奕琛想了想,如实回答:“摄政王让他回来驻守楚京!”

驻守京都,需要一个有威慑力的人,如今摄政王不在,司徒仲是他手下第一大将,和薛痕不相上下,手握铁血骑的兵权,有他在,楚京绝对没有人敢折腾。

闻言,宁国夫人却有些不解了:“这是什么意思?好端端的,有你在这里,摄政王还让一个司徒仲回来做什么?”

她自然不会以为容郅不信任宁国公府了,而是怀疑,容郅有什么事情要做……

楚京有楼奕琛在,就算容郅不在也出不了什么乱子,除非,楼奕琛也不在楚京了,才会……

看到宁国夫人忽然脸色一变,楼奕琛也不瞒着了,直接点点头,道:“母亲猜对了,孩儿过几天就要离京一趟,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闻言,宁国夫人脸色一变。

“为什么?”

要派楼奕琛离京,事情可就非同小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