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容郅是她的小师叔?/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容郅挑挑眉,祖宗?

他没多问,而是伸手拿起了这张羊皮地图,捧在手上看了一下,看着上面脉络清晰的路线和图标,有些惊讶。

这么详细的地图,画下此图的人,一定去过羌族,且对里面十分了解。

或者说,这个人本身就是羌族人。

他凝神片刻,看着她问:“这是谁画的?”

听她的意思,难道她和羌族也有关系?

楼月卿从他手里扯过羊皮地图,翻了过来,摆在他面前:“她画的!”

地图背后,写着四个字:端木夕月。

这份地图,是端木夕月当年潜入羌族,在羌族里面待了大半年的时间画下的。

她原本是打算把整个羌族彻底毁灭,所以,花费了很多心思,潜入羌族,在里面伪装生活了大半年,摸清了里面的一切,可是不知道后来为何打消了这个计划,只是杀了那些端木家族的人。

或许,她即使再嗜杀成瘾,也还是心存善念的。

然而,容郅看到这四个字时,眯了眯眼:“端木夕月?”

楼月卿点点头:“嗯,是她!”

看着容郅古怪的神色,楼月卿愣了愣,站起来瞅着他拧眉问道:“你别告诉我,你知道她?”

容郅沉吟片刻,点头,看着她道:“我师祖的夫人,就叫端木夕月!”

呃……

楼月卿一阵吃惊,他师祖的夫人?

眨眨眼,她一脸懵逼:“你师祖叫什么?”

他答:“穆峯!”

他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他的师祖,就叫做穆峯!

楼月卿傻眼了,只觉得心头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践踏一地落花……

穆峯……

要不要这么逗?

要不要那么巧?

见她一脸惊呆傻眼的样子,容郅剑眉一蹙,有些疑惑:“怎么,看你这反应,你认识他?”

楼月卿嘴角一抽,有些无语:“怎么可能?他死了我都还没出生,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但是,她和这个穆峯还算是有那么一丢丢关系的,毕竟,那位也算是她的……呃,曾外祖父!

关系还真是微妙。

当年端木夕月和穆峯虽然没在一起,可是两人是有孩子的,她的外祖母,就是端木夕月和穆峯的女儿,所以……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这个辈分这么算的话,她比容郅还小一辈,不是还得称呼容郅为……小师叔?

想到这里,楼月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忽然想起什么,楼月卿忙问:“对了,你刚才说穆峯是你师祖,那穆轲又是你师叔……呃,他们是什么关系?”  容郅答:“师叔是师祖的儿子!”

楼月卿闻言一怔。

他又补充一句:“师叔的母亲,就叫端木夕月!”

楼月卿算是把关系都捋清楚了。

穆轲和她的外祖母端木瑶是亲生兄妹,所以,之前在楚京,穆轲出现,看到她一脸吃惊的样子,显然是,他认识景媃,怪不得……

景媃是穆轲的外甥女,他们是认识的,所以,一切都说得通了。

楼月卿只在谷里住了两天,眼看着还有五天就是羌族的祭天盛会了,他们便离开了山谷,往西边去。

羌族位于琅琊峰往西不到十里的地方,入口的地方被密林迷雾包围着,据说,迷雾是阵法搞出来的,迷雾进去,就是密林,密林中有大量带着剧毒的毒物,还有各种机关,而羌族中午诶,都被高山峭壁包围着,后面还是被世人称之为死亡沙漠的萨北沙漠,所以,轻易进不去,

几乎是与世隔绝,里面的人不知道外面世道如何,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诡谲可怕。

但是,楼月卿知道,进出羌族,其实并非什么难事。

毕竟,她家老祖宗留下来的,可不止这一份地图。

……

元家出事,父母相继自尽,让本来还在北璃的元绍衍猝不及防,大受打击。

事已至此,原本为了顾全大局,他不能回去送死,而是想办法扭转局势,所以,去一趟羌族,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

但是,他的妹妹元静儿,如今正被关押在楚国的刑部大牢里,且不出意外,他父亲通敌叛国的罪名摆在那里,元静儿这次必死无疑。

如今父母双双自杀,元静儿还在监牢里,那是他唯一的妹妹,他自然是不能不管的。

只是……

他的手下低声劝道:“公子,如今小姐人被关押在刑部大牢,刑部大牢守卫森严,若要救她,怕是不易,且极有可能公子也会出事,请公子三思!”

他还是委婉了,要知道,现在回去救被关在刑部大牢的元静儿,别说把人救出来是不可能的,只会元绍衍和弟兄们去送死,没有任何用处和意义。

闻言,元绍衍脸色十分难看,眯着眼眸极为不悦的看着身前的心腹手下:“你的意思是,就让静儿就这样关押在大牢里?你莫不是忘了,她是我妹妹,你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

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如何受得了牢房里的苦?何况,谁知道在那种地方会发生什么?

他就这么一个妹妹,父亲也好,母亲也好,他虽尊重,却一直没有在一起相处过,感情不深,可是这个妹妹,他是真的在乎,他怎么可能做得到让元静儿在哪吃人不吐骨头的牢房里待着?

然而,他的手下却不以为然:“公子,成大事者,要懂得割舍,您为了元氏家族世代的夙愿,已经牺牲了那么多,小姐……”

元绍衍脸色阴沉厉害,死死地看着眼前的手下,咬牙低吼:“放肆!”

他的手下立刻单膝跪下,沉声道:“公子,端木族长已经连续来了几道飞鸽传书让你去羌族商议大事,这个时候,箭在弦上,元家已经出事,您不能再出任何事了!”

元家嫡系一脉,现在只有元绍衍这么一个人,如果元绍衍出事,还谈什么大业。

元绍衍脸色阴沉,沉默不语。

他自然知道,元氏家族如今只有他了,其他人都不顶用,当初姑母费尽心思培养他,就是为了能够光复元家大业,他若出事,一切都成了空谈。

特别是现在,元家已经出事,楚国正在通缉他,他绝对不能自投罗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