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要么成亲,要么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如果就这样不管了,元静儿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沉思许久,元绍衍只能退一步,看着跟前跪着的手下,沉声道:“这样,我明日启程去羌族,你带人去楚京,不惜任何代价把静儿救回来,若是她有任何意外,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他确实不能不顾全大局,上个月他已经让羌族派人潜入楚国,箭在弦上,不得不防,这个时候,他不能因为任何事情耽搁原定的计划,否则,一切前功尽弃,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闻言,玄衣手下显然是松了口气,立刻坚定道:“公子放心,属下一定把小姐毫发无损的救出来!”

只要元绍衍不坚持回楚京去救元静儿,其他的并不重要。

“嗯!”元绍衍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也只能如此了,希望来得及。

这时,门口一个黑影匆匆进来,有些急。

揖手,禀报道:“公子,长乐公主来了!”

元绍衍蹙了蹙眉,她不是还和汤后一起在骊山行宫?怎么会这个时候回到城内来找他?

而且,这里是他的一个私人别院,没什么人知道,她怎么会找到这里?

来不及多想,他当即站起来走了出去。

果然,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一身浅紫色宫装的长乐公主从外面走进来了,快步跨过院子,朝着他轻跑过来。

元绍衍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不过,还是恢复了平静,走了过去。

揖了揖手,温和的声音带着一丝恭敬:“见过公……”

然而,请安的话还没说完,长乐公主就已经跑到他面前,直接抱住了他:“绍衍,太好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声音中,带着丝丝激动,脸上还有掩藏不住的欣喜。

元绍衍看着紧紧抱着自己的长乐公主,一丝厌恶划过眸间,随即恢复如常,连忙推开了长乐公主。

退后一步,面色平淡,有些疏离的恭声道:“公主自重!”

闻言,长乐公主一阵难堪,拧着眉头看着他,很不高兴道:“绍衍,你这是什么意思?前几日在骊山行宫你对我冷淡就算了,今日这里又没有别人,母后也不在,你为何还要这样?”

前几天在骊山行宫,她见到了元绍衍,三个月不见,她很想他,可是,他却一脸冷淡,好像,他们没什么关系一样,可是,他们不是最亲密的两个人么?

元绍衍蹙眉,垂眸不语。

别说有没有别人在,而是他现在根本没心情应付她,不想见到她。

以前讨好她任由她颐气指使,不惜在她身边受如此羞辱,不过是因为有用处,如今,已经没用了。

所以,他不想再和她有牵扯。

长乐公主却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思,见他一脸沉重的样子,联想他家的事情,她就心疼他,哪里还顾得上他一副冷淡的样子,上前拉着他的袖子,急声道:“绍衍,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之前的事情是我让你受委屈了,可是兰陵很受父皇喜爱,她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你跟我进宫好不好?我现在去求父皇,让他给我们赐婚,母后已经答应我了,她会帮我劝说父皇的,我知道元家已经出事了,你一定不能再回去了,你留在璃国,一定没有人敢伤害你,好不好?”

元绍衍平静的看着她,倒是没有厌恶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她潋滟风华的眼眸,正巴巴的看着他,眼底的情意难掩,他知道,她对他,始终都是真心的。

但是,她的真心,于他而言,什么都不是。

蹙了蹙眉,他抽出被她扯在手中的衣袖,退后一步,一脸疏离。

长乐公主手一僵,讷讷的看着他:“你……你什么意思?”

元绍衍淡淡的说:“公主,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长乐公主一愣,他说什么?

见元绍衍一脸认真,长乐公主心底一慌,她讷讷开口:“你说什么啊?什么叫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难道你这次来璃国不是来找我的么?难道说你还在生气之前兰陵刺伤你的事情?可是那件事情……”

元绍衍打断她:“公主!”

长乐公主一顿,看着他,等他开口。

元绍衍淡淡的说:“公主,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公主的厚爱在下心领,但是,如今我不过是楚国的一届罪人,没有资格在留在公主身边,更没有资格做公主的驸马,相信以陛下对公主的疼爱,定会为公主寻一个更好的驸马,请公主……忘了我吧!”

闻言,长乐公主脸色霎时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哆嗦问道:“你……你这是要跟我一刀两断么?你是不要我了么?”

元绍衍沉默,等于默认。

他和她,是不可能的,以前他尚且不会和她成婚,何况是现在,她不过是一个冒名顶替的人,和她一起,于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既然如此,他自然是不可能要一个既不干净又没用处的女人。

没有严词拒绝,不过是因为有所顾忌,也顾念着她以前对他的一份真心罢了。

他的默认,让长乐公主难以接受,甚至是有些难堪,她指着她咬牙颤声道:“你……元绍衍,你大胆!”

他怎么可以不要她?怎么可以……

元绍衍低着头没看她,只是淡淡的说:“公主恕罪!”

拒绝之意,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他不要她了……

一行泪水滑落脸颊,长乐公主身形一颤退后两步,脸上尽是难堪,看着元绍衍平静冷漠的样子,她心底一痛,想都没想,就抬手挥向元绍衍的脸。

“啪!”的一声响起,震惊一边候着的手下丫鬟,就连元绍衍都猝不及防,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只见她一脸幽怨不甘的看着他,眼底伤痛难掩,手指着他,手微微发颤,紧咬着牙关恨声道:“元绍衍,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才一次次践踏我,我告诉你,你是我的,要么你留下来和我成亲,要么你就横着离开璃国,你想就这样和我一刀两断,你做梦!”

说完,她目光幽怨不甘的看着元绍衍一眼,才转头对着身后的随行的人厉声道:“立刻启程回宫,本宫要去见父皇!”

“是!”

匆匆而来,匆匆离去。

元绍衍拧着眉头看着长乐公主就这样离开,目光阴郁……

拳头微微握紧。

转头,看着身后的手下。

后者上前:“公子有何吩咐?”

元绍衍冷声道:“去准备一下,尽快离开酆都!”

本来想等明日,现在看来,只能现在走了,否则再晚点,他就真的走不出酆都了。

这个女人向来说什么做什么,说了不让他走,就真的会想尽办法把他扣在酆都,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这里就会被她派人包围了。

可他这一次没那么多心思和时间跟她周旋。

……

进入羌族地界,其实一点也不难。

羌族表面上与世隔绝,实际上,端木家族一直在关注着天下局势,派人出来更是频繁,特别是这次,派出不下两万人出来潜入楚国,自然不可能都是冒死闯出来的,而是从羌族内部通往外界的地下秘道中出来的。

羌族地下密道盘横交错,密道从羌族内部不同的地方延伸出来,通往羌族附近魏璃两国的一些城池村庄,这些都是前朝灭亡之后,羌族历代下来搞出来的密道。

这段时间羌族派出来的人,都是从这些密道中出来的。

如果不是因为和羌族有点渊源,楼月卿估计也不会知道这些。

羌族往南不到五里,有一座城池,叫幽州。

幽州是魏国的边境城池,这里原本是和羌族最近的地方,前朝时,不少羌族人迁移出来,在羌族周围的城镇落脚生根,大多数和周围城镇的人联姻,幽州就是其中一个城池,后来元朝灭亡,羌城被端木家族的人隔离起来,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大量羌族人被隔绝在外面,再也回不去了,如今的幽州,有不下十万羌族子民繁衍的后人。

而这些人,虽然明面上已经是魏国子民,但是有不少人都崇尚羌族传统,心底也把自己定位为羌族人,甚至仇恨魏人,而这些人所在的地方,是端木家族用来进出羌族的最好出入口。

楼月卿等人刚进入幽州城,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子异族气息,这里本就聚集了大量羌族人,还临近西域,也有不少域外人,他们身上穿着各种奇装异服,肤色也大不相同,说的话也是不一样的。

这里的姑娘,也大方热情的厉害,反正楼月卿是见识到了。

刚进城门没多久,就有不下三个穿着异族服装的姑娘过来勾搭容郅。

容郅长得自然不用说,最主要是他一副不苟言笑凛若冰霜的样子,若是在楚京,估计没有姑娘敢凑到他跟前,可是这里的姑娘可不像那些楚国女子那样矜持,异族的姑娘,热情如火的,最好这一口……

所以,差点就有几个不怕死的姑娘折在容郅的魔掌之下了。

还好楼月卿阻止得快,在他发怒前,在他想要一掌挥开跟前这些烂桃花之前,把他拉走了。

容郅很不高兴。

刚才他被那些个东西缠着的时候,她竟然正在一旁看戏,即使戴着头纱,他还是隐隐看到了她笑意吟吟的样子,当即就窝火了。

一顿闷气,就这样来了。

楼月卿好说歹说的,才把人哄住了。

眼看着快天黑了,他们就入住了楼月卿碧月宫在幽州的一个庄园。

莫语是入夜后来的。

莫语常年在域外练兵,所以,和其他姐妹极其不同,她很干练,一身黑色劲装,英姿飒爽的,一头墨发盘起,不施粉黛不着首饰,一副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样子。

楼月卿当初让她负责带兵练兵,就是看中了这一点,莫语是个很不近人情的姑娘,说话做事最不留情面,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无条件服从她的命令。

一走进来,就径直走到楼月卿跟前,似乎没有看到除了楼月卿以外的任何人,动作十分干脆利落,单膝跪下,揖手,语气铿锵的开口:“属下莫语,参见主子!”

隐隐的,能听出她的语气有些不平静,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因为她已经很久不见楼月卿了。

“起来吧!”

莫语闻声起身。

不等楼月卿出声,她已经递上了一份幽州城的羊皮地图。

莫语道:“这是幽州城内有密道可以进入羌族的地方,其中标了红圈的,就是属下已经处理过的!”

楼月卿挑挑眉,打开了地图,果然是一份幽州城的地图。

不过……

看到其中一个地方,楼月卿惊讶了:“幽州太守府……”

幽州最高的官就是太守,没想带,太守府竟然也是羌族进出的地方,真是……

无孔不入啊!

------题外话------

心好痛,今儿买了个新手机,刚打开就摔破相了,呜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