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赵启心思,容昕失踪/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她一脸疑惑惊讶的样子,一边的莫殇解惑:“幽州太守叫岑彭,是羌族人,一直信奉羌族,这次羌族能派出那么多人悄无声息的从幽州出来,都是这个岑彭的功劳!”

楼月卿明白了。

据她所知,羌族除了端木家族之外,还有有六个大姓,除了端木家族,就是岑氏最尊贵,据说端木家的男人娶的夫人,大多数都是岑氏的女儿,其他家族的很少,例如端木斓曦的亲生母亲,就是岑氏的女儿,岑彭是岑氏的人,对羌族的忠诚自然是不用质疑,这次羌族派人从幽州出来,再从魏国潜入楚国,除去魏国景王赵启从中帮助,就只有这位岑太守的功劳了。

不过……

楼月卿冷嗤一声:“这么说来,赵启也知道这个岑彭是羌族的人,他还真是豁出去了,也不怕哪天自己的老窝也被羌族的人给端了,连祖坟都被挖了,这种情况下不把岑彭废了还干这种为虎作伥的事儿,真是有意思!”

以前她还觉得这个赵启是个人物,毕竟她手下的几个姑娘哪个不是眼高于顶的,这个能让夕颜如此不顾一切的男人,怎么样也都不应该这般目光短浅不分轻重的做这种蠢事,现在看来,当初她还真是单纯!

这时,一直安静不语坐在一边的容郅突然开口:“他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

闻声,楼月卿转头看着他,有些不解:“怎么说?”

容郅解释道:“魏国义阳侯宋毅也出身羌族,此人手握兵权,深受魏帝宠信,赵启想要赢过太子争夺帝位,就必须要先太子一步拉拢宋毅!”

宋毅是羌族的人,但是,虽然手握大权深受魏帝宠信,却不可能做得到瞒天过海的帮助羌族放那么多人入楚,只能让赵启帮忙,所以,上次赵启去楚国,见到了楼月卿,知道楼月卿就是当年害得他差点丢了命,间接导致魏国惨败的人,知道元太后想要除掉楼月卿,就想和元太后联手,而恰巧元太后利用赵启的这点,和他达成合作,让赵启帮助羌族士兵潜入楚国,只要事成,宋毅归附于他,帮他击败太子夺得帝位,当然,楼月卿的命,也是他的。

赵启做这件事情,是冒着极大的的危险的,毕竟他再怎么受宠,上面都还有一个正统嫡出的太子,这件事情若是被太子一党知道,传了出去,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但是,做这件事情,可以拉拢宋毅为他卖命,又可以除掉当初差点要了他的命的楼月卿,一箭双雕的事情,他自然是不可能不做。

根据容郅说的,再结合她知道的,楼月卿算是捋清楚了。

不得不说,皇位的诱惑力确实是很大。

可是话说回来……

她皱了皱眉:“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不管是那位义阳侯是何来历还是赵启和元太后的阴谋,都是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怎么会知道?

容郅讳莫如深的抿唇一笑,端着茶杯抿了一口,不语。

楼月卿鄙视他,最讨厌这种吊人胃口的人了!

懒得搭理他这傲娇样,楼月卿转头看着莫语,问:“这次你带了多少人来?”

莫语道:“回主子的话,属下只带了两百人,都是以一敌十的精锐,如今他们都在幽州城内,只要主子下令,他们即刻潜入羌族待命!”

闻言,楼月卿点头,想了想,道:“我们后天就进入羌族,这两天你安排吧,记住,让他们务必小心,别让人发现了!”

打草惊蛇是其一,那些人的生命安全也很重要,她可不想就这样断送任何一个手下的命。

莫语领命:“属下明白!”

莫语退下后,已经天色不早了,索性也没什么事情了,楼月卿就让大家都去休息了。

大家都退下后,容郅忽然开口:“无忧!”

楼月卿看着他,见他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她挑挑眉:“怎么?”

他问:“告诉我,你这次忽然要对羌族动手,真的只是为了给你师父报仇么?”

楼月卿一愣。

沉默半晌,她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全是!”

容郅蹙了蹙眉。

楼月卿坦言:“为师父,为你,也为我自己!”

容郅倒是不明白了,前面两个原因,他能明白,为了端木斓曦报仇,要除掉对羌族下手,为了帮他扫除隐患除掉端木家族和元家,这些他都知道,可是,为她自己……

她和羌族能有什么仇?

楼月卿嘴角微扯,看着他挑挑眉:“难道我没有告诉你,十二年前追杀我的人就是羌族的黑鹰杀手?”

容郅一怔,脸色微变。

楼月卿道:“当年虽然那桩阴谋是汤卉策划的,但是,追杀我的人却是羌族的,那两个女人各怀目的狼狈为奸,说来也巧,致使她们联手的原因,可都是我们两个呢!”

说起来,楼月卿都觉得无语,当年那两个女人一个为了除掉她,一个为了除掉容郅而联手,结果,他们俩现在凑一起成双成对了,还真是……缘分!

她原本就打算对羌族下手,从知道当年追杀她的那些人是羌族的黑鹰杀手之后,她就做好了打算,后来因为容郅,这个想法更加强烈,只是没有合适的时机,这一次,即使还没完全准备好,她也等不了了。

而且,羌族已经有所动作,就算没有端木斓曦的死,她也差不多要对付羌族了,否则,再耽搁下去,谁知道楚国会出什么乱子。

容郅听明白了,当年元太后为了除掉他阻止他当太子,和汤卉联手把他弄去了璃国,他在璃国遭遇数次刺杀,元家的人自然是不可能真的悄无声息的潜入璃宫杀他,所以自然少不了汤家的帮忙,而汤卉后来想要除掉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自然是不能用自己的人,让元太后还这个人情,是极好的办法,所以,追杀她的人,是元太后传令给羌族,让羌族派出的。

眯了眯眼,他若有所思片刻,然后,沉吟点头:“孤明白了!”

楼月卿一愣:“什么意思?”

什么叫明白了了?

容郅倒是没解释,只是目光温和的看着她轻声道:“没什么,天色不早了,去休息吧!”

楼月卿有些无语。

容郅不多言,站起来拉着她打算回房,然而,忽然一个暗影闪到他们跟前。

是冥夙。

容郅这次出来,身边带的人不多,冥夙是其中一个。

“属下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见他脸色不大对,容郅蹙眉,问:“什么事?”

冥夙沉声道:“启禀王爷王妃,方才属下收到暗中保护容华郡主的人传来的消息,郡主……跟丢了!”

闻言,容郅还好,只是蹙了蹙眉,楼月卿却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她派出去暗中跟着容昕的人,可都是摄政王府的暗卫精锐,这么多人,竟然还把人丢了?

楼月卿立刻把来龙去脉都问清楚。

原来,容昕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不见了,她只离开楚京后,怕被慎王府的人追到,就一路奔走,一个月下来,竟然往东北方向一去不复返,人跑到了璃国北地一带,据说那丫头一开始受不了璃国北地的天寒地冻,病倒了,然后,她第一次出门,带的银子不多,一路上身上的银子都花光了,连看大夫的钱都没有,暗中跟着她的暗卫自然是不可能看着她就这样真的一命呜呼,就出手帮了她,许是因为这样,那丫头发现了身边有人跟着,病一好就打算甩开那些暗卫,然后逃跑的时候一不小心被青楼的老鸨给绑了,那丫头不肯吃亏,在青楼里闹的鸡飞狗跳,直接引来了官兵,然后趁乱跑了……

等暗卫们回过神追去时,她不见了。

然后那些暗卫立刻就拼了命的找人,然而,找了好多天找不到。

听完冥夙的禀报,楼月卿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容昕虽然聪明,但是毕竟第一次出远门,且她身边可是有十多个暗卫精锐,单凭她自己,能做得到不留任何痕迹的避开那些暗卫?

她是自己躲起来了,还是出什么事了?

楼月卿只怕,容昕不是自己躲起来的,那就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