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羌族信仰/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是容昕出什么事,她不仅没法子和慎王府交代,还没法忽然自己交代,若是那丫头真有个三长两短,她怎么对得起她?

容郅见她一脸愁容不安,握着她的手闻声安抚道:“你先别担心,既然那丫头能避开王府暗卫的追踪,说明她还是有些本事的,何况,生在慎王府,从小受慎爷爷和慎王叔教导,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得娇弱闺秀,应该不会出事的!”

楼月卿拧眉沉声道:“虽是如此,可是北璃……她若是自己躲起来了那倒也罢了,我就怕她出什么事,现在只希望她不要跑到酆都去!”

北璃最乱的地方,莫过于酆都!

只要容昕不会跑到那个地方,她就没那么担心,毕竟容昕的样子也不是没有人见过,她若是跑到酆都,不幸被有些人遇到,那就麻烦了。

那丫头也是,那么多地方不去,怎么偏偏跑到北璃去了……

人现在已经不见了,她再怎么担心,也只能先想办法把人找到,这次找到了,就不能在任由那丫头继续在外面流浪了。

楼月卿画了两张容昕的画像,分别合着两封信交给了冥夙。

“马上派人将这两封信送去酆都,分别交给瑾王和右相尉迟晟!”

人是在北璃不见的,她和容郅的人怎么找都不比让萧以恪和尉迟晟帮忙找来得有效,只要人还在北璃,萧以恪和尉迟晟都派人找,就一定可以找得到。

冥夙接过两封信,领命:“属下这就去办!”

说完,他立刻退下。

楼月卿还是有些不安,虽说她知道,她二哥和尉迟晟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她找,只要人在璃国,绝对是能找得到的,但是,她还是隐隐不安,甚至是后怕。

当初她就不该让容昕离开,若是那丫头真的出个什么事,她岂不是……

容郅叹了一声,道:“你且先放心吧,孤也会多派人去找,加上那么多人找,总不至于找不到一个小丫头,现在担心也无用,倒不如静下心来等消息!”

楼月卿点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人是一定可以找到的,现在只希望找到人之前,那丫头别出什么事。

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她也没那么多心思管这个件事情,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第二天,容郅和楼月卿一同出了门,在幽州城内晃悠,表面上是晃悠,实际上,是在观察这里的局势。

幽州很乱,虽然百姓安居乐业的,也民风淳朴,但是,因为聚集的人太杂,所以,楼月卿觉得很乱。

大街上,看到的人中,十个有五个都是羌族人,就连太守也是羌族的人,而因为太守的原因,这里的官兵和守城士兵竟然也绝大部分都是羌族后代,难怪岑彭可以悄无声息的放那么多羌族人从幽州出来,不只是他能只手遮天,也源于这里的羌族人同心齐力。

端木家和长老会对这个部族的治理也是有一套的。

能够让羌族人,不管是与世隔绝百年的族内人还是在羌族地域外的羌族子民后代都如此信奉,主要是源于他们的教导手段,这一点,楼月卿倒是清楚得很。

端木斓曦曾经告诉她,羌族被隔绝在内的族人,其实都是不知道外面世道如何的,只是从小就被灌输外面世道险恶的思想,四国朝廷如何的施行暴政草菅人命,什么到处都是暴乱,还因为朝代更替对羌族人各种不容云云,所以,他们自然是痛恨这样的乱世,也没有人要出来,就这样世代蜗居在那方寸之地。

而被隔绝在外的那些族人,也绝大部分都还信奉着羌族,他们不会承认自己是魏国人璃国人,只会承认自己是羌族人,一切生活习性,也都还是沿袭着祖上的规矩,说得好听了,是不忘本,说得不好听了,他们那是仇恨现在的局势。

前朝时期,羌族因为世袭国师之位而深受尊敬,而羌族人也是走到哪里都被尊敬着,前朝郡主也因为宠信国师而十分善待偏袒这个部族,羌族盛极一时,后来前朝灭亡,羌族被迫退回故地圈地而居,无数羌族人因为战乱而死,数百万羌族人流离在外不能再踏入族地,族人离散再不能重逢,甚至因为前朝灭亡羌族没了往日风光,大多数被瞧不起,他们世代积怨,教育自己的子孙后代勿忘这些耻辱,这么多年下来,一代一代的传承,早已成了刻骨的执念。

所以,若是羌族真的揭竿而起要闹事,一场大乱在所难免,整个羌族繁衍数百年,族人遍布四国,少说也有几百万人,且大多数都是信奉着这个古老神秘的部族,若是真闹起来,麻烦就大了。

所以,不说别的,就说羌族人最多的魏国和璃国,哪怕知道这些人心怀怨念,知道这些人是隐患,甚至不怎么服从朝廷和官府的管束,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了。

如今,元家已经开始动作了,只要元家一声令下,羌族必然全力以赴帮助元家达成夙愿,而这些羌族人,对端木家唯命是从,世代信奉着长老会,而端木家和长老会,世代守护元氏家族,守护着前元的后裔,所以,元家如今狗急跳墙必然等不及了,而这些羌族人……就是祸患!

所以,要除掉羌族,代价也是很大的。

只是,不除掉这个部族,不把端木家和长老会连根拔起,迟早都是祸患!

观察了一天,部署好了驻守在幽州待命的人,当天夜晚,楼月卿就潜入了羌族腹地,除了容郅和她一起,还有两人的心腹随行。

还有三天,就是羌族的祭天盛会了。

羌族祭天,一年一度,而所谓祭天,不只是跪拜天地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寻一个长老会钦定出来的刚出生的婴儿,放在祭坛上,以血祭天,用一个孩子的命祷告天地,是个很残忍的仪式!

这个用来祭天的婴儿,称之为祭子,而这个孩子的家人父母,不仅不会心疼这个孩子,还会以此为傲,甚至争先恐后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长老会选定的祭子,可谓奇事一桩令人唏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