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进入羌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楼月卿和容郅带着各自的几个心腹一起,从幽州一个被莫语处理过的酒楼的地下密道往羌族去。

羌族地下,密道盘横交错,一条条密道从里面延伸出来通往羌族外面临近的城镇,每条密道都通往不同的地方,但是,这些密道密密麻麻的,形成了一个网状,就像一个蜘蛛网一样,四通八达,形成一个八阵图的格局,盘在整个羌族地下,如此浩大隐秘的工程,是羌族经过百年几代人弄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一举复国成功。

羌族对元家倒是忠心,世代为了帮助元家复国而不惜任何代价,只要元家人一声令下,做什么都心甘情愿,也不过是为了报答,当年元氏王朝对羌族的那份恩情,若不是元朝,羌族依旧是那个被世人所瞧不起的异族,一个没有文化没有倚仗的异族,长期被欺压,在元朝皇室的厚待下,这个部族才得以受人尊敬畏惧,所以,他们世代信奉忠于这个王朝,当年元朝亡国,就是羌族在战乱之中救下了元朝的最后一位太子,并且悉心培养,延续了元氏血脉。

然而,区区一个羌族,想要推翻四个国家光复一个已经灭亡两百年的王朝,谈何容易?

说白了,难于登天!

密道很长,走了整整一个晚上,途中并不轻松,因为这些密道都是贯通的,不定时会有巡逻的羌族士兵,还得提防各种机关,在分岔口时,还要防止走错方向,还得小心翼翼的怕打草惊蛇,所以,整整一个晚上,他们才进入羌族腹地。

他们走的这条秘道在羌族的这一头的出口,是位于羌城的一所民宅里面。

走出密道时,已经是清晨。

羌族里面很美,是一个很美的异族地域,疆域也很大,羌城后方,是一片辽阔的草原和山水,这里几乎是自给自足,民风也算是淳朴,但是,这样一个地方,却没有一个外族人的存在,因为就在羌族圈地而居时,就已经下令将这里的外族人全都……屠了!

这是一个很排外的部族!

看似淳朴,实则人心固执,加上刻意的教导,还有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信仰,导致仇恨外族的那种思想形成了执念,从而丧失了理智。

但是有一点不能忽视,他们很团结,族内人不会有争斗和残杀,一致对外,所以,说起来也是有些可怕的。

楼月卿打算出去看看羌族的情形,临行前,需要换上羌族的传统服饰。

女装还好,男装就有些……

楼月卿看着一身羌族男装的容郅,不厚道的笑了。

一身传统的羌族长袍,领子和底边绣着一些奇怪的图案,套着印了羌族图腾的长衫,已经很辣眼睛,加上头上的缠头帽……

看着好傻!

容郅从看到莫殇送来这样一套衣服之后,脸就一直黑着,任由楼月卿帮他穿完,脸色就没好过,这不,看到楼月卿一副想要破口大笑却又拼命忍住的样子,他脸色黑的没法看,跟锅底似的。

眯了眯眼,很不高兴的看着楼月卿嘴唇抿成一条缝,似乎忍得很痛苦的样子,他脸色愈发沉了。

“很好笑?”

一听到某人咬牙切齿极度憋闷的声音,楼月卿忍不住了:“噗……哈哈哈哈……”

楼月卿笑得十分猖獗,就差没有在地上打滚。

她也穿着羌族女子的服饰,但是,不晓得为什么,原本丑的不忍直视的羌族服饰,穿在她身上,却莫名的好看极了。

可是,羌族男子的服饰穿在他身上,却有一种莫名的喜感……

像个傻小子!

摄政王殿下很不爽。

她猖獗的笑声,更让他不爽,特别是,这是女人半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容郅忍无可忍,咬牙道:“你再笑,孤就不穿了!”

他就不该换上!

这么丑的衣服,为什么他刚才任由她给他换上?

笑声戛然而止!

楼月卿一副正经脸看着容郅,好似刚才笑的不是她一样,那变脸速度,让容郅为之膜拜。

一本正经的看着容郅道:“说什么呢,瞧瞧夫君穿这么一身多俊啊,比你平日里穿的什么金缎银缎的好看多了,这样和我出门,保准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夫妻,多好呀!”

哟呵,敢情刚才笑的不知天南地北的人不是她?

容郅嘴角一抽,心情却十分舒坦。

那一声夫君,那一声赞美,那一句一看就知道是夫妻取悦了他,嗯,刚才的事情,就不计较了!

虽然知道这女人这是在胡说八道,但是,他喜欢!

看到某人一脸被顺了毛一脸愉悦的样子,楼月卿就鄙视他,真是……

那欠修理的表情,加上这一身,怎么办,她更想笑了。

街上不算繁华,毕竟这里没有人外来人,逛来逛去,都是这里的这些人,经济也不算好,但是,整个羌族地界,生活了近两百万主人,他们懂农桑,还有各种技术,自给自足是足够的了,若不是知道他们那些可怕的信仰和执念,这样看去,其实,这也是一个淳朴的部族。

楼月卿拉着容郅出来,说是出来走走,实际上,是出来探查情况,还有两天就是祭天盛会,街上的羌族人个个都喜气洋洋的样子,不少人的家里,还张灯结彩以表庆祝。所有羌族人还在祭天之前沐浴更衣焚香斋戒,敬拜祖先和元朝的第二位皇帝,也就是那位皇帝给了羌族无上尊荣,所以羌族人统称他为……圣帝!

还有两天就是祭天,大多数的羌族人,已经窝在家中沐浴更衣焚香祷告,所以,街上人很少。

但是,却有不少穿着藏青铠甲的羌族士兵巡逻,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两人没有大摇大摆的走到街上,而是做贼似的,顺着地图的方向,偷偷摸摸的穿过一条条街道,一路去了祭坛。

祭坛设在被称之为羌族圣地的天圣宫前面的广场上,偌大的广场上,一个瞧着十分庄严的祭坛高高设立在中间,临近祭天仪式,这里守卫十分森严,三步一位五步一哨,瞧着很是庄重。

天圣宫是端木家的居住地,也是长老会所在的地方,位于羌城以北,天圣宫后面,据说是羌族禁地,没有命令,连族长都不能随意出入,除了长老会和端木家的人,没有人知道里面住着什么人。

楼月卿和容郅藏在广场附近的一个隐秘角落,看着广场上的情况,蹙了蹙眉。

“这里守卫如此森严,还有暗卫潜伏在周围,不好进去啊!”

说来也是奇怪,在自己的窝里,羌族有必要搞出一副防贼的架势么?羌族周边要么设了机关屏障,要么地势险要,要么派了人暗中驻守,又没有外人可以进来,就算有人进的来了,也逃不过死路一条,这种情况下,有必要这样么?

容郅淡淡一笑:“你想进里面?”

他指着广场后面依稀看得到屋檐的天圣宫。

楼月卿点头:“嗯,肯定要先进去看看的!”

她要杀的人,都在里面。

端木家和长老会,这次她是一定要除掉的,至于羌族子民,她还在想解决的办法,这样一个思想固执仇恨外族的部族,留着终成祸患,毕竟端木家和长老会一旦被除掉,元氏一族也不复存在的话,这些人势必会引起大乱,可是除了……

终究是那么多活生生的人命……

容郅拉着她的手:“走吧!”

楼月卿一愣:“去哪?”

他道:“自然是找进去的办法!”

这里明面上守着那么多士兵,还隐藏着那么多训练有素的隐卫,这样闯进去,饶是他们武功再好,也不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