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出乱子/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不知道萧正霖为什么会拒绝,但是,只要璃国不卷进来,楼月卿就什么都不怕。

不然,她就是真的两面为难了。

不过,有她在楚国,加上北璃那边有萧以恪等人在,楚璃两国不会轻易交战的。

为了不引起麻烦,司徒笙让容郅在这里住着,容郅也不客气,所以,当天夜里,去叫了莫离等人过来,大家伙就在这里住下了。

第二天,眼看着祭天快到了,楼月卿吩咐了莫离她们各自去办该办的事,然后拉着容郅暗访了羌族的军营,还有所谓长老会六大家族,因为有地图,夫妻俩倒是来去自如,没有被发现。

然而……

摄政王殿下看着某个女人,再看着她怀里抱着肉团子,一脸嫌弃:“你带着这团东西做什么?”

是了,就在方才,趁着深夜好做贼,她拉着他去到处晃,路过广场附近一个守卫森严的屋子,里面传来婴儿啼哭声,她竟然溜进去把里面照顾着孩子的人敲晕了,把这孩子偷偷抱了出来。

这是明天这里祭天用的祭子。

楼月卿瞅了一眼他,没好气道:“我要是不这么干,明天他就没命了!”

说完,继续伸手戳着这肉团子肉嘟嘟的脸蛋。

这是个男孩,浓眉大眼的,皮肤又白又嫩,瞧着十分可爱。

一想到这么可爱的孩子明日要被拿来祭天,就这样死去,楼月卿就十分不忍,不得不说,羌族这些人也是泯灭良心,这么小一个孩子,竟然拿来祭天,真是作孽!

容郅嘴角一抽:“那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总不能又把这娃子带回去养吧,他可不干!

家里已经有一个灵儿了!

楼月卿想了想,道:“等这里的事情了结了再说!”她自然知道这厮想的啥,不过,她自然也没有把这奶娃子带回去养的想法,又不是没爹没娘,也不是不能交给别人养,她何必给自己找事儿?

她只是不忍心就这么一条无辜的性命就这样断送在那些没有人性的人手里。

蹙了蹙眉,容郅问:“那现在怎么办?”

沉吟片刻,楼月卿道:“先带回去再说吧!”

反正他们那么多人在,总不会饿死一个孩子。

果然,第二日,祭天盛会出了乱子。

祭坛广场上,人满为患,当然,聚集在这里的人,并不是羌族的普通百姓,而是几大家族的族人,其余的羌族子民都在各自的家里祭拜祖先。

楼月卿没有混进去,且不说里面人多眼杂,容郅也怎么都不肯让她进人群中间热闹,只拉着她潜在隐秘处,冷眼看着上面的一片混乱。

眼看着吉时将至,可是,祭子莫名失踪,长老会的各个长老都一脸愁容,因为祭子是精挑细选出来,从出生开始就放在天圣宫内,由乳娘精心照顾一个月,期间需要日日焚檀香熏染,直至祭天盛会当日才能抱出来,这本是万无一失的事情,可是自己无故失踪,发现的那么晚,根本没办法再去找一个孩子来充数。

所以,急坏了长老会的人。

天圣宫内,议事阁中。

大堂内,上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下面两边各三个人坐着,除了坐在左边第二个位置的司徒笙是年轻男子,其余的人都是年近中年。

如今这个时候,安静的诡异。

事发突然,让这里面的七个人都一脸愁容。

岑氏的长老沉声道:“如今那孩子下落不明,绝对是有人胆大包天盗走了孩子,然天圣宫守卫森严,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偷偷抱走了那个孩子,眼看着吉时就要到了,这可怎么是好?”

羌族祭天的传统传承数百年,从未有过祭子失踪的事情,这次却突然不见,还是这个时候,若是传出去,怕是要引起族中各种猜测。

要出乱子的啊!

祭天盛会,求的是羌族风调雨顺,虽然他们都知道,这不过是用来诓骗那些愚昧无知的羌族百姓,让他们更加信奉长老会,每年的祭天盛会都很顺利,从无差错,甚至羌族也从无灾祸,更让那些人信以为真,几乎不敢质疑。

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怕是要引来各种猜测,要出乱子的。

坐在左边第三个位置的冯氏长老即刻出声道:“岑兄此言差矣,你这担心的都不过是小事,孩子不见了,随便再找一个就是了,充其量也没有别人知道这孩子是真是假,可如今,孩子不知不觉失踪,竟无人发现,既然不是内部的人所为,那便是有人潜了进来,天圣宫守卫森严,能悄无声息的进来抱走那孩子,究竟是何人干的?”

其余长老纷纷点头,冯长老说的正是最要紧的,孩子不见了是小事,但是,究竟孩子是怎么不见得,才是最重要的!

绝对不会是天圣宫里的人干的,且不说守卫森严不是什么人都能来去自如,就说没有人有这个理由做这件事。

而如果是有人潜进来偷走了孩子,那到底是什么人……

归氏的长老立刻秉着脸道:“老冯说的不错,若盗走孩子的人是族中的人倒也罢了,把这人抓起来了结了便是,可若是……”陡然眯了眯那双老眼,他立刻看着上面沉默不语的端木雄道:“族长,怕是有人潜入羌族地界了!”

一语惊人,屋内的几个人皆脸色大变,这个可能性,极大!

羌族有什么人他们都清楚,绝对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出天圣宫,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潜入羌族……

虽说羌族周围到处都很难进出,一般人有来无回是绝对的,但是,也不是没有人潜进来过。

端木雄闻言,并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其他几个人,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归长老的话。

只有司徒笙坐在那里,沉吟不语,似在思索什么。

他眯了眯眼,看着司徒笙开口问:“阿笙,你怎么看?”

司徒笙被点名,看了上去。

淡淡一笑,他略带敬意的颔首道:“族长心里已经有数了,何必问我?不过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先应付祭天,吉时快到了,有什么事情,不如等祭天之后再商议吧!”

是的,若是过了吉时,再不行祭天礼,羌族要大乱了!

那些羌族百姓最是愚昧,祭天盛会若是有什么不顺的,都能引起恐慌。

端木雄若有所思的看着司徒笙。

司徒笙一脸坦然,脸上一如既往地恭敬有余。

------题外话------

明天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