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雄的眼神,带着打量探究的意味儿,仿佛要看透这个他们之间最年轻的长老。

司徒笙是一个让他怎么也看不透的人,尽管他的年纪比起在座的各位长老算是最年轻的一个,阅历也不及其他人深,按理来说,他的心思,该是最容易看透的,但是,端木雄可以猜得出其他人的个中心思,唯独这个年轻人,登上司徒家的家主十年,一直平庸无奇的样子,原本该是最让人放心的,端木雄却觉得,难以琢磨。

就像现在,他坐在下面,面上风轻云淡的,没有其他人面上挂着的愁容和担忧,只是一脸平静,一如这些年来一样,不管族中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外面天下有何动静,他都事不关己一般,什么也不在乎。

这个年轻人,不好控制,这一点,在很多年前他就知道。

半晌,端木雄的眼神从司徒笙身上移开,看着其余人。

猎豹一般缓缓开口:“阿笙说得对,先解决眼下的祭天一事,老岑,你去处理祭子的事,祭子走漏的消息绝不可泄露,至于盘查是否有人潜进来的事情,至于盘查是否有人潜入的事情,就等祭天之后,阿笙来处理吧!”

“是!”

等端木雄带着长老会前往祭坛之后不久,派人去寻来顶替祭子的孩子也找到了。

临近午时,日上中天,广场上人满为患。

四周三步一位五步一哨,几乎将整个祭坛广场都把守得水泄不通。

祭坛上面,传出一阵阵振奋人心的牛角号声,还有击鼓声,十分隆重的样子,正中间摆着一个鼎,还有一个摆满了祭祀品的桌子,两侧竖起两根长杆,上面挂着一张被风吹着沙沙作响的旌旗,旌旗上面印着羌族的部族标志,上面除了端木雄和六位长老,还有一群奇装异服的巫师在那里又蹦又跳又唱又念的折腾,祭坛下面的几个家族的人则是一排排的跪着,右手贴着心口,做出羌族的传统礼仪姿势,膜拜着祭坛的方向,每个人的态度都十分虔诚。

眼看着时辰到了,只见几个穿着羌族华服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儿从祭坛后面缓缓走出,然后,走到楼梯那里,一步步走上祭坛。

楼月卿和容郅隐在不远处的角落,将祭坛上的动静收入眼底,看着那些人抱着一个孩子,不由得嗤笑一声。

丢了一个再找一个,也不过是拿来愚弄大众,实则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

只是不知道,长老会这样愚弄那些信仰他们的羌族百姓,会不会……

估计等一下天圣宫要乱了!

这时,上面的那些巫师已经停止了动作,正在念着什么,然后,接过啼哭不停的婴儿,一本正经的摆弄一下,然后,就要将婴儿放进那个大鼎上面……

只要一放进去,启动里面的机关,这个孩子,必被榨成肉酱!

在远处窥视着这一幕的楼月卿眯了眯眼,心忍不住提了提,有些紧张,别告诉她,她救了一个就害了另一个了啊……

然而,如她所料,祭天终究是要停止了。

就在巫师要把红布包裹着的婴儿放进祭鼎中的时候,一阵骚动声从广场一边的街道上传来,一眼望去,正好看到一群羌族百姓结群往这边来,来势汹汹!

所有人看过去,巫师也停下了动作,那个孩子幸免于难,祭坛上面的端木雄和几个长老见状,立刻步下祭坛,往人群的方向走去。

很快,那些百姓就走到了广场,一眼望去,那些人挤满了整个街道,绝对不下万人。

领头的,是几个面容沧桑的老者。

一看到端木雄,那几个老者就十分激动的样子。

原来,这些人是因为听闻祭子失踪,而长老会随便找了个婴儿代替的事情而来这里询问事实的。

自然,端木雄和长老会都否认了,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情若是承认了,这些人怕是会闹乱子,祭子失踪,说得严重了,就是祭天出了问题,而祭天盛会一年一度,在他们心目中,这时祈求上天守护羌族的仪式,从没有出过差错,如今却出了状况,他们自然会认为,老天爷不会再保护眷顾这一方土地了……

尽管畏于长老会的威望不敢造次,可是,绝对会让长老会在这些羌族子民心目中的形象荡然无存。

那绝对是一大祸端!

就在长老会的几个长老苦口婆心的解释安抚着那些羌族百姓的时候,一个妇人趁着大家都不注意时,冲进了广场人群中,声声大喊。

只见她扑到端木雄的身边,跪在那里,拉扯着端木雄的衣角大喊,声音穿透整个广场:“族长,求您不要用我的孩子祭天啊,那也是您的孩子啊,常言道虎毒不食子,祭子不见了您再找就是了,妾身就这么一个孩子啊,您放过他吧……”

一石惊起千层浪!

不少人都认识这女子,她是端木雄诸多夫人中的一个,很是受宠爱,就在一个多月前,为端木雄诞下了一个儿子。

她的话,令所有人大惊。

刚被安抚下来的那些羌族百姓顿时骚动起来,声声质问。

端木雄脸色十分难看,即刻让人吧=把那个女人拖下去。

长老会的人也都一脸愁容,不停地解释安抚,可是,还是没办法让已经游走在怒火边缘的羌族子民相信,广场上顿时一片混乱。

守卫在广场周围的士兵立刻冲过来维持秩序,可是,一直以来信赖着的长老会和端木家这般欺瞒愚弄,让那些羌族百姓愤怒不已,竟直接和维持秩序的士兵起了冲突。

将广场上的混乱尽收眼底,楼月卿笑得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她就喜欢看热闹!

莫离她们不愧是了解她的人,不用多说,就能把事情往她想要的方向引导!

容郅看着她笑的如此张扬,嘴角微扯。

“时间差不多了!”他道。

他们还有事情要办,来这里一趟,可不只是来搅乱这个祭天大典的,还要把羌族闹个天翻地覆,让端木雄顾不得搞事情!

楼月卿眼睛落在不远处混乱的广场上,头也没回:“再看一下!”

容郅:“……”好吧!

广场上,被欺瞒之后愤怒的百姓们都极其亢奋,不停地涌进广场,将和广场上几个家族的人都挤进了角落,而端木雄和六个长老全都被士兵们护在中间。

这时,有人大叫一声。

“不好,神护殿起火了!”

所有人闻声大惊,立刻停下争执,纷纷看向西方。

只见广场以西的方向,层层屋檐街道后面,一座青山上,似有屋檐的影子,而屋檐之中,依稀有一道火光……

神护殿是一座犹如寺庙一般的地方,坐落在羌城西边的天山上,殿内放着羌族先祖和元氏祖先的赤金雕像和牌位,就像外面的人拜佛求神一样,这里的羌族百姓,时常去祭拜里面供奉的人,今日这样的日子,也有大量羌族人去那里祭拜,以求上天先祖庇佑……

就在今日这样的日子,竟然起火了……

先是祭子无故失踪,长老会想以假乱真愚弄大家,现在又是神护殿起火,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方才还平静等待祭天的羌城,顿时大乱。

端木雄立刻领着长老会的的人前往神护殿,这才得知起火的缘由。

据说,起火之前,偌大的神护殿内,跪拜着不少人,突然羌族先祖的那座金像从头顶流出血来,顺着脸流了下来,滴落在金像底下,引起了恐慌,而突然一身风吹来,阴森森的,悬挂在金像周围的布帛忽然不知为何起了火,火势迅速蔓延。

根本来不及扑灭,就烧了整个大殿,还烧死了几个人。

更是让羌族的百姓心惊不已。

加上有人散播羌族不容于天将要灭族的谣言,引起了恐慌,羌城大乱是绝对的,更有不少人去天圣宫前闹事。

端木雄对外解释是有人潜入羌族闹出了这些事情,并且会尽快找出贼人,这才暂时平息了羌城内乱。

他立刻和几个长老商议解决办法,大肆派人盘查所有进出口,地毯式搜寻潜入的人,所有百姓民宅都不能幸免的被搜查,羌城内人心惶惶。

但是,司徒笙的别院,没有人敢搜寻。

所以,找了整整一个晚上,一无所获。

……

元绍衍已经抵达璃国边界靠近羌族的一个边城。

匆忙赶了几天的路,他已经很疲累,打算住一夜再进羌族,他晓得这一天是羌族的祭天,所以,没打算去。

只是他没想到,一个晚上还没过去,羌族内的事情就传到了他的耳边。

所住的别院中,有通往羌族的密道,睡到半夜,一个黑衣人从密道中出来,站在他跟前。

简单并报了祭天上发生的事情,然后才道:“族长说,羌族内混进了贼人,尚未寻到,不知数目不知来历,此人现如今就在羌族之中,恐会对先前的计划不利,如果公少主到了,请您立刻前往羌族,商议对策!”

元绍衍睡意全无。

就在想进密道前,一个手下来报。

“公子,长乐公主追来了!”

元绍衍闻言,面色一变。

她怎么会来,还来的那么快?

“她现在在哪里?”

手下禀报道:“人已经到了别院外,还带着不少人!”

元绍衍蹙了蹙眉,沉默不语。

片刻,他淡声道:“拖住她,就说我不在这里了,她要进来搜就让她进来!”

说完,就带着几个贴身手下和来请他的黑衣人进了密道,密道轰然合上,没有任何痕迹。

那个手下这才转身出去应付长乐公主。

一大清早,天圣宫外,聚集了不少百姓,都在等待端木雄给个交代,可是,依旧没有。

端木雄晓得,一旦此事解决的不好,羌族大乱,对他的计划绝对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影响军心是绝对的,这样的情况,是他怎么也不愿见到的。

所以,他现在,头都大了!

元绍衍进入羌族的时候,已经是上午。

端木雄立刻让几个长老各自去办该办的事情,搜寻潜入的人,安抚民心,盘查各个出入口等等,而他,则在大家都散了之后,一个人进了天圣宫后方的禁地。

一片树林后面,一群殿宇阁楼落入眼中。

所谓的羌族禁地,大家都以为是一片密林,实际上,密林之中,隐藏着这样一个地方,这里是元氏的人住的地方,不过,自从百年前元氏进入楚国朝堂之后,就陆陆续续的没有人住了,久而久之,这里成了用来培养元氏接班人的地方。前些年,元绍衍在这里住过很多年。

端木雄到时,元绍衍已经在等。

“参见少主!”

一如既往地,恭敬有余。

元绍衍亲自扶起他:“端木世伯起来吧!”

端木雄更是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元绍衍似乎没看到,看着他问:“昨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处理的如何了?”

端木雄叹声道:“还在追查,我已经让几位长老带人去,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人找到!”

他已经派人封闭了所有进出羌族的密道,就算暂时找不到,那人也绝对出不去,羌族巴掌大的地方,藏不住人的,只要出不去羌族,找到闯入的人,是早晚的!

元绍衍沉声道:“派人去找还不行,还要派人守住军营,不能让贼人有可乘之机!”

闻言,端木雄一愣:“少主的意思是……”

元绍衍沉声道:“现在这个节骨眼有人闯进来,十有八九是来打乱我们的计划的,若我没猜错,他们捣乱了祭天大典,下一步,就是对军队下手,你即刻派人顶住各个军营,可不能出任何乱子!”

若他没猜错,进来的人十有八九是容郅夫妇的人,抑或着,他们本人!

他有此猜测并非没有道理的,毕竟容郅和楼月卿现在都不在楚京,不知去向,他们的动静,不一定瞒得了那对夫妻,而且,能悄无声息的闯进来这里的,除了他们,还能有什么人?

“是!”

端木雄哪里还敢耽搁,立刻就转身离开了,然而,就在他出去后不久,又出事了。

“族长,大事不好,几位长老都失踪了!”

------题外话------

家里有人病了,今天去医院了,晚上六点才回来的,不过既然说好了万更了,明早九点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