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长老之死(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天圣宫离开后,不到半个时辰,几位长老都接连失踪了。

就在外面端木雄派人大肆搜寻失踪的六位长老时,司徒笙的别院地下密室中,捆着五个老头子。

五个人都是五花大绑,坐在椅子上并成一排,一个个都怒目横眉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们跟前,司徒笙静静地坐在那里。

比起他们的狼狈,司徒笙倒是淡定的可以,任凭这几个老东西怎么闹腾谩骂,他都不为所动,就这样坐在那里。

雷打不动!

从一被抓进来到现在,几个人轮流着谩骂质问司徒笙,半柱香过去了,几个人叫唤的精疲力尽了,终于歇战了。

看着几个气喘吁吁的老东西,司徒笙叹了一声,悠悠道:“诸位世伯终于安静了,真是不容易!”

面含淡笑,那叫一个悠然自得!

归氏长老气喘吁吁的看着司徒笙,怒目道:“司徒笙,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竟敢把我们几个绑来这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背板羌族?你可知道背叛羌族是什么下场?”

背叛羌族者,当以焚刑处死,挫骨扬灰!

其余四个长老亦是附和归老的话,绑架他们五个,司徒笙这时找死!

闻言,司徒笙只是付之一笑,看着五个被绑在椅子上的长老,挑挑眉道:“背叛?我司徒笙从未忠于过羌族,又如何称得上背叛?”

归老一噎:“你……”

岑长老眯了眯眼,目光复杂的打量着司徒笙片刻,眯了眯眼问:“阿笙,你为何要这么做?我们几个这么些年一直对你不薄,你何以这样恩将仇报?”

凭着司徒笙的身世,原本司徒家的家主怎么也不可能轮的上他来做,若不是他们几个帮着,司徒笙早就死了!

所以,司徒笙今日所为,在他们看来,就是恩将仇报。

闻言,司徒笙眸色陡然一沉,似笑非笑的看着岑长老:“恩将仇报?岑伯莫不是忘了,十五年前你们和端木雄做了什么?”

十五年前几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时,几个长老不约而同的脸色大变……

十五年前……

“这件事情你不是什么也不知么?为何……”话音一顿,想起什么,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司徒笙:“你……你一直都知道?”

没等他说完,司徒笙淡笑:“岑伯英明!”

司徒笙面上带着浅笑,眼底却透着阵阵冷意的看着他们几个人,没有任何情绪,仿佛看着的,是几个死人。

这几个人,很快就会下地狱了!

几个人一阵默然,仿佛很有默契的,不敢直视司徒笙。

司徒笙的父母,是他们联手害死的,司徒笙的父亲司徒沣是一个极为固执的人,他不愿附和他们的想法,不想欺瞒利用羌族的子民,也不愿谋夺天下,只想着构建一个安居乐业的羌族,想打破羌族封闭的模式,打开羌族的出入口,让羌族与外面相通,这对于长老会来说,司徒沣已经算是背叛。

所以,他们除掉了司徒沣,只是不巧,这件事情被司徒沣的妻子知道了,他们只能连同那个女人也弄死了,而正巧他们的小儿子司徒仲亲眼目睹这一切,虽然当时司徒仲只有五六岁,可是也已经记事了,不得已,他们在那孩子的饮食里面下了毒药。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司徒笙全都不在场,他们自然是没想到司徒笙会知道,毕竟当时他也不过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后来当上司徒家家主的人,是司徒笙的叔叔,只是不到三年,就暴毙了,司徒家嫡系一脉,唯有司徒笙最适合坐上这个位置,他们思前想后,就赞同了,只是,这些年来,不停地送女人给他在他身边盯着他,连司徒笙的妻子,都是他们设计让他娶的,据他们所知,并没有任何异样。

是他们想不到,司徒笙如此能隐忍!

司徒笙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五个已经沦为阶下囚的老爷子,如沐春风般淡淡一笑,瞧着十分和煦的模样:“我阿爹阿娘当年是怎么死的,相信诸位应该记得很清楚,既然记得,就该知道,血债,是要以血偿还的!”

所以今日,他们的命,他要定了!

听到司徒笙的话,几个人面如死灰,庞氏长老神色激动的道:“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五年了,而且当时这都是端木雄的阴谋,我们能如何?他是族长,他容不下你父亲,谁也救不了他,你应该去找端木雄,而不是找我们!”

虽说长老会才是羌族权力的代表,可是,他们都很清楚,羌族的大权,一直在端木雄的手里,他们这些人,都是他手里的棋子。

端木雄容不得有人质疑他的野心,容不下有人挑战他的权威,当年司徒沣的那些想法,触动他的逆鳞,威胁到了他,他自然是容不下司徒沣。

司徒笙冷声道:“他该死,你们也别想活!”

端木雄是主谋,这几个人就是帮凶,谁又比谁好的到哪去?

这么多年,他忍辱负重,把仇恨深埋心底,人前人后都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明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怎么死的,明知道弟弟差点没命的真相,却不得不当做不知道,为的,就是手刃仇人。

说完这句话,司徒笙不再废话,转身,不顾身后几个人的叫喊,毅然走出了这个地牢的门。

地牢外面,容郅和楼月卿已经在等着,还有莫离他们。

外面盘查太严重,因为几个长老都失踪了,所以端木雄派了大量的人马搜查,为了避免万一,他们只好全都下了地下密室。

楼月卿不得不庆幸,在幽州的时候,她最后制止了莫语,没有让那些精锐暗卫潜进来,所以那些人现在都潜伏在幽州内,没进来这里,否则,估计要死很多人。

端木雄和长老会实在是把羌族控制的太严重,如今事发,外面到处都有人盘查,如果没有司徒笙这个别院,他们估计很难不被发现。

他一走过去,容郅淡淡的问:“你下定决心了?”

司徒笙点点头:“我等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能够杀了他们,打破羌族百年来的封闭局面,让羌族不再固步自封,这也是我父亲生前想做的,如今,是唯一的机会!”

只要这次趁乱把长老会除掉,杀了端木家族的人,把黑鹰杀手一网打尽,再打开隔断羌族与外界的密林屏障,假以时日,这里便不会再有那些执念。

容郅眯了眯眼:“可你想清楚了,若有任何差错,你会死!”

端木雄不好对付,他手上掌控着羌族十万大军和一万黑鹰杀手,加上这个人诡计多端,城府又深,单凭司徒笙身后的司徒家,是对付不了端木雄的,而且这些年他的一切都被监控着,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培养自己的势力,所以,这一次司徒笙要这样做,极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司徒笙一脸无谓道:“王爷知道的,生死于我而言不重要,只求王爷,如果我真的不幸出事,仲儿那里,劳烦王爷了!”

容郅沉默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司徒笙又淡笑道:“何况,这是早晚的事情,原本我是打算寻个合适的时间动手的,毕竟筹谋了这么多年,如今王爷和王妃出手,我也并非以卵击石,胜算还是有的!”

是了,有容郅和楼月卿在,比他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些人要有胜算多了。

而且,虽然这十几年来一直是夹缝中生存,人前人后都伪装着自己,但是,他还是有所准备的。

端木雄从来没有这么焦躁过,他自上任羌族族长以来,羌族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他也一直顺风顺水,这几日,继而连三的出现状况,羌族内人心惶惶,原本他就极其烦躁,怎么也想到会有人悄无声息的闯进这里来,人还没抓到,六个长老接连失踪,整整一天,都找不到人!

他已经派出了能派的人,几乎将整个羌城,乃至于羌族地界全都翻了个遍,都没有任何踪迹,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光是他,元绍衍也十分不安。

因为他能肯定,现在潜在羌族地界的人,是容郅夫妻俩,除了他们,他想不到还有谁会这个时候来羌族,有谁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搅乱羌族的局势。

是他们在这里,很棘手!

然而,也是个好事儿,把这对夫妻困死在这里,一网打尽,哪怕不能一网打尽,也能拖延他们的时间,对他的计划绝对是有利的,而且,如果可以,杀了他们,挫骨扬灰,也算是为他元家报仇!

端木雄听到元绍衍的话,十分吃惊。

“少主的意思是,潜进来的贼人,是楚国摄政王和他的王妃?”

这个,端木雄显然是怎么也想不到。

元绍衍眼眸微眯,意味不明:“除了他们,我想不出还有谁会这么做,容郅和楼月卿这段时间都不在楚京,去向不明,如此看来,是来了这里,显然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这是肯定的了。

那么多人潜入楚国,凭着容郅的能力,绝对是瞒不住他的。

如今既然知道了,也没关系,反正他们人在这里,只要堵死了所有进出羌族的密道,不放他们出去,他再先行出去布置计划,趁着容郅不在引起楚国内乱,再联合赵启围剿楚国,呵,他就不信了,容郅人不在,还能扭转乾坤!

闻言,端木雄面色沉了沉,然后,看着元绍衍问:“那少主觉得的,接下来该如何?”

元绍衍沉思片刻,道:“你先派人堵住所有地下出口,再派人把那几个人找到,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到,千万不能让他们死了,至于别的事情,让我再好好想想!”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该如何布置这次的计划。

闻言,端木雄神色不明的颔首:“是,那少主先好好休息,我先去处理这些事情!”

所以点头,让他退下。

然而,端木雄刚转身,还没走出门,就有个黑影疾步闪身进来。

“族长,出事了!”

端木雄脸色一变,余光一扫,正好看到元绍衍脸色有些阴沉,很是不悦,立即出声呵斥道:“有什么事情等我出去再说,谁让你们进来的?”

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闻言,黑衣人立即铿锵请罪道:“属下该死!”

端木雄甚是不悦的看着他一眼,这才看向元绍衍:“少主……”

元绍衍摆了摆手:“无妨,出什么事了?”

那黑衣人忙道:“黑鹰卫已经找到了几位长老,但是……都死了!”

闻言,两人脸色大变。

“只有岑长老和司徒长老仍下落不明……”

很突然的,四个长老就这样死了,且都是惨死,都是内脏俱损筋脉寸断,死得很痛苦,而四个长老的尸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丢在大街上,因为这两天民心乱,街上人不多,没有人看到尸体什么时候被丢在街上的,而那些尸体,就这样正好被百姓看到了,民心顿时大乱。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两日羌族几乎是没有一刻平静过,祭天出了状况,本来还没平息,如今深受子民爱戴尊敬的几位长老死了大半,且都死得那么惨烈,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丢在街上,足可让那些本就处于惶恐不安中的百姓都陷入绝望。

而作为六大长老氏族之首的岑长老和司徒长老都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端木雄立刻派出了所有的黑鹰卫去找,搜寻的动静前所未有的大,可是,找来找去,羌族地界不大,能找的地方都找了,皆无果。

就在端木雄派出黑鹰卫大肆寻找之后不久,一对黑鹰卫,约莫一百多人,在羌城后方的一片树林中,遭受了一场屠杀,无一活口。

全都是一招毙命!

黑鹰卫是经过层层选拔,在精锐兵中选出来的,经过培训,身手了得,是端木雄最引以为傲的精锐,却就这样被无声无息的屠杀了一百多人……

端木雄得知此事,气的不行,如此大的隐患就这样潜伏在羌族内,频频挑衅他,可是,他却无可奈何。

------题外话------

我有罪……

今晚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