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莫殇被抓/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商议完事情之后,容郅和司徒笙一起出去了,别院的密室里,只有楼月卿和一群手下,还有一个捆在椅子上的岑老。

司徒笙没有对他用刑,他似乎没有这个兴趣,只是,在把那几个人弄死的时候,他手段有些残忍,好似在发泄,让那几个长老五脏俱损筋脉寸断,受尽身体的痛楚生不如死之后才气绝。

楼月卿知道,司徒笙并非恶人,然而,面对隐忍多年的血海深仇,他失去了理智。

容郅和司徒笙出去办事了,她闲来无事,正好在这里会会这个岑长老。

然而,岑老是个硬骨头,看到楼月卿,他就说了一句话:“你们最好也把我杀了,想从我嘴里问出你们想知道的,做梦!”

楼月卿很佩服这个岑老的血性,那四个人死的时候,是在他面前被折磨致死的,但是,他看在眼里,竟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其他四个长老,临死前是各种求饶,吓得屁滚尿流的,可是这位岑长老,不愧是长老会第二把交椅,六大家族的第一,六个长老中,最受端木雄信任倚重的人,并非没有道理的,他很忠心。

楼月卿只是笑笑:“岑长老放心,我没有什么想问你的,留着你的命,只是因为有你在,他们不会那么快怀疑司徒笙,仅此而已!”

确实,死了四个,还有两个,端木雄不会那么快怀疑司徒笙,如果只有司徒笙活着,端木雄定然会怀疑,既然要留着岑老,留着尸体不太好,只能让他活着了。

一张老脸笑得狰狞,眼底尽是狠厉:“呵,司徒笙那小子,这些年来一直在我们跟前装模作样,要是早知道他怀有二心,十五年前就不该留下他!”

当年留下司徒笙,一则是因为以为司徒笙不知道,二是因为,司徒沣和他的夫人一起死了,小儿子也中了毒,这些可以作为意外,可司徒笙再出事,那就解释不通了,司徒家也不会善罢甘休,整个司徒家数万人,若是闹大了,那就难收场了。

楼月卿挑挑眉,摊摊手:“这个世上,从来没有早知道这个假设!”

所以,过去的事情,再怎么后悔,都是已经成定局的,改变不了!

岑老沉默。

确实,没有早知道。

这次羌族受重创是必然的,说不动,还会影响他们的计划,也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而这一切,他们都阻止不了了。

没有和岑老废话太多,楼月卿转身走出了地牢,合上了地牢的门。

容郅去了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楼月卿担心他,所以,没有怎么休息,但是没想到,等不回来容郅,却等到了别的消息。

莫殇被抓了。

她天一黑就出去了,出去探查情况,眼看着还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可是人还没回来,莫离她们担心,就分别出去寻了,才知道,莫殇已经被抓到了。

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楼月卿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交代了容郅留在别院的手下在这里等着融资寄回来,而她立刻就带着莫离莫语还有卉娆一同离开了别院。

莫殇被抓,那些人并不藏着掖着,而是大张旗鼓的被带进了天圣宫,楼月卿知道,那些人这么做,是为了引他们出现。

莫殇被抓,人就被关在天圣宫。

哪怕知道很危险,哪怕知道会有陷阱,楼月卿都不能不去。

天黑没亮,楼月卿带着三个姑娘蛰伏在天圣宫附近的隐秘处,看着守卫如常的天圣宫入口。

楼月卿自然知道,守卫如常不过是在请君入瓮,想必这平静的门口后面,就是等着她的埋伏。

莫离她们瞧着天圣宫的守卫,也都猜得出来里面是何等状况,自然是不愿然楼月卿以身犯险。

三个人对视一眼,一致达成了看法,莫离在楼月卿耳边低声道:“主子,还是让我们三个去救人吧,您先回去,我们一定会把莫殇安然无恙的带出来的!”

楼月卿想都没想,立刻拒绝:“不行!”

她们的意思,她很明白,不过是不想她有任何危险,如今天圣宫内必然是埋伏重重,她进去不一定可以秋色图,但是,她不会答应。

闻言,卉娆立刻出声:“主子……”

楼月卿转头,看着卉娆,即使是夜色中看不清脸色,但是,却能分辨,楼月卿眼神有些凌厉,打断卉娆将要说出的话:“如果你们再废话,就给我滚回去!”

莫殇出事,她不可能做得到不去救她,也做不到就这样交由她们几个去救,万一她们也出事了呢?

她们都不能出事!

几个人只好作罢。

只能等一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楼月卿有危险了。

一向寡言的莫语开口:“主子,门口这里必然是埋伏重重,不如,我们从别的地方进去吧!”

天圣宫那么大,端木雄派了那么多人出去,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守卫森严,总能进得去。

楼月卿沉吟片刻,只是道:“再看看!”

她知道可以悄无声息的进去,司徒笙说过,天圣宫看似铜墙铁壁守卫森严,但是,有些地方,是进得去的,但是,她在等时机。

容郅和司徒笙出去了那么久了,怕是不用天亮,他们的事情一成,端木雄哪里还会顾得上这里?

只希望在此之前,他们不会对莫殇做什么。

果然,等了小半个时辰,原本守卫如常的天圣宫乱了,因为手下来报,军营起火了,死了不算好认,剩下的一个月的粮草被烧成灰烬。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端木雄哪里还顾得上在这里守株待兔?立刻就带着手下前往处理。

而且,他自然以为,他要等的人,正在烧粮草,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楼月卿就知道,不用天亮,容郅和司徒笙那边就能给她争取时机。

趁着这个档口,楼月卿带着三个手下,绕过大半个天圣宫,在一个守卫稀松的地方,翻墙进去。

天圣宫内,依旧有不少黑鹰卫守着,端木雄虽然人不在这里,但是,却还是没有傻到把所有心腹带去。

正好一队守卫巡逻过来,几个人出手,悄无声息的把他们放倒了,留下了一个活口。

短匕抵在黑衣人脖子上,楼月卿冷声问:“被抓到的人关在哪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楼月卿匕首一抹,尸体轰然倒地。

莫殇被带进了天圣宫后面的禁地了。

楼月卿知道,元绍衍来了。

司徒笙说过,那里是元家传人住的地方,以前元绍衍还没去璃国之前,就住在那里。

按照司徒笙给的地图上的方向,楼月卿带着莫离她们,一路往天圣宫后方赶去。

一路上,撞上了不少巡逻的守卫,楼月卿不想打草惊蛇,都一一避过了。

天圣宫后方,禁地入口,守着不少人。

这下子,不想惊动人也不行了。

两方对峙,守着禁地入口的黑鹰卫将四个人团团围住。

看着周围的一群黑鹰卫,莫离三个人将楼月卿围在中间,莫离低声道:“主子,这里交给我们,莫语,你和主子一起进去!”

楼月卿环顾一眼四周,守在这里的黑鹰卫竟然有不下百人,确实有些棘手,一旦交手,必然引来更多人,到时候莫离和卉娆不一定可以应付。

所以,莫离的提议,她自然是不会答应:“把他们杀了,一起进去!”

她都这么说了,莫离知道,说得再多也都没用了,只能点点头。

两方交手一触即发,顿时,禁地入口的空地上,刀光剑影。

人多势众,武功高其实优势不大,加上这里动静一出,确实很快引来了附近的人,所以,四个人都十分吃力。

引来了几波巡逻的守卫,一声喝令响起:“族长有令,但凡闯入天圣宫的人,格杀勿论!”

“是!”

楼月卿夺过黑鹰卫手里的一把剑,一挥,两个人双双倒地,看着举着火把不停地往这里来的人,暗道不好,再这样打下去,天圣宫的守卫都会被引来,到时候,她们怕是难以抵抗。

局面对她们很不利,卉娆立刻开口道:“主子,你快进禁地,我们来断后!”

刚才人那么少楼月卿都不肯,现在引来了那么多人,楼月卿自然更不可能答应:“我说了一起进去就一起进去!”

说完,继续和围在她周围的黑鹰卫对打。

就在这时,一道笛声响起。

笛声响起的同时,一群一样穿着黑鹰卫衣服的黑影从一边闪身出来,约莫有数十人,竟和这里的黑鹰卫对打了起来。

楼月卿手握着剑站在那里,看着前面互相对打的黑鹰卫,一脸懵逼,这是什么状况?

自相残杀?

这时,一道女音在楼月卿身后响起:“你们快进去!”

楼月卿回头看去,朦胧的光线下,一个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她们身后,正看着她。

她是对楼月卿说话。

楼月卿握着剑柄的手一紧,一脸警惕,站在她身边的莫离她们立刻剑指着那个黑衣女人。

依稀可辨,那是一个中年妇人。

那女人静静地看着楼月卿,道:“你们快进去,这里我拖着!”

楼月卿眯了眯眼:“你是谁?”

还没等那个女人回答,一片混战的黑鹰卫已经停了下来,但是,却在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那边的一个黑鹰卫看到这女人,立刻开口:“夫人,您这样做,族长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黑衣女人,就是端木雄的大夫人,也就是原配嫡妻,司徒兰。

司徒笙的姑姑。

司徒兰显然并不怕,听到黑鹰卫的这句话,淡淡一笑:“随他!”

说完,她看着楼月卿,开口道:“我是司徒笙的姑姑,你可以相信我,这里交给我,你们进去吧!”

楼月卿半信半疑,她知道,这个女人的话不假,端木雄有不少女人,都是出身几大家族的女子,而他的嫡夫人,确实出身司徒家。

但是,她不知道,这个女人能不能信。

司徒兰似乎看出了楼月卿的戒心,淡淡一笑,道:“你是楚国摄政王妃吧?阿笙跟我说,当初凝儿被端木雄追杀,是你救了她,还有灵儿,你救了她们母女,我不会害你!”

楼月卿愣了一下。

司徒兰就是端木雪凝的母亲。

如此一来,这个司徒兰是可以信的人,毕竟,她完全有帮她们的理由。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还有一波一波往这边赶得人,司徒兰道:“快进去吧,再不进去就来不及了!”

楼月卿蹙眉:“那你呢?我们若是进去了,端木雄绝对不会放过你!”

司徒兰淡淡一笑:“没关系,我早就不想活了!”

能看到羌族大乱,看到端木雄美梦破嘴,她一生,无憾!

她道:“谢谢你救了我女儿,若你活着出去见到了凝儿,记得告诉她,好好活着,把这里的一切都忘了!”

楼月卿拧眉,听她这话意思,她并不知道端木雪凝已经死了,看来,司徒笙没有告诉她。

楼月卿终究没有告诉司徒兰端木雪凝死了,点了点头,她带着莫离她们,进了禁地入口。

看到她们进去,两边的黑鹰卫又打了起来

楼月卿走进后不久,一声轰隆,禁地入口被封住了。

禁地之中,和那一片密林,密林后面,是一片不亚于天圣宫的殿宇。

此时,灯火通明。

刚踏出密林,站在一座宫殿前面,四周空旷,莫语开口:“主子,周围有人!”

不用她说,楼月卿也知道,他们周围,有人窥探着,且人数不少。

但是,那些人只是隐在周围,没有出来。

看着前面的殿宇门是开的,楼月卿走上了阶梯。

莫离拉着她:“主子,小心有诈!”

这里太诡异了。

楼月卿挑挑眉:“人家既然门都给我开了,我还不敢进去?”

她自然知道有诈,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进去的。

一步步走上阶梯,站在殿门口,果然,里面有人。

是元绍衍。

还有一群手下,而那些手下正架着一个人,是莫殇。

莫殇很虚弱,身上伤痕累累,且还有很多鞭伤,她被用刑了。

平日里最好动活泼的她,看着竟如此狼狈,被两个黑衣人架在那里,动弹不得,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很是着急,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

楼月卿脸色一沉,眼底杀机迸出。

元绍衍看到楼月卿,不惊讶,只是淡笑:“这几日羌族内闹出那么多动静,一猜就知道是摄政王和王妃大驾光临,果不其然!”

楼月卿眯了眯眼,走进了大殿。

在她们走进大殿后,身后的门口,顿时被衣裙黑衣人堵住,把楼月卿等人堵在里面。

楼月卿没在意,目光落在莫殇身上,看到她这般奄奄一息的样子,脸色有些难看,看着被一群手下保护在后面的元绍衍冷声问:“是你对她动了刑?”

元绍衍不否认:“本来想问她你们藏身何处,奈何,她什么也不肯说,不愧是王妃的人!”

他们抓到莫殇已经半个晚上了,原本是想逼她说出楼月卿和容郅的藏身之地,奈何,她嘴巴太硬,用了很多刑具,她却一个字都不说。

问不出想要的,只能用她来引楼月卿出现。

楼月卿脸色自是难看,冷冷地看拿着元绍衍,咬牙道:“元绍衍,你信不信,你会死的很惨!”

他竟然敢对莫殇用刑,该死!

元绍衍笑了:“王妃说这句话的时候,难道不该好好地想一想,你现在是在谁的地盘上?”

这里,是他的地方!

楼月卿就算是可以闯到这里来,那又如何?他今日,就让这个女人死在这里!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元家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想到父母接连自尽,妹妹现在还不知道救出来没有,想到姑母受尽屈辱折磨,元绍衍就恨不得将楼月卿大卸八块,泄心头之恨。

楼月卿冷笑不语,在谁的地盘上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是最后的赢者!

元绍衍也没有心情继续废话,眸色一冷,看着候在一边的手下,冷声道:“把她拿下!”

“是!”

殿外的人,都立刻冲进来,将楼月卿几个人团团围住。

莫离和卉娆还有莫语很有默契的,将楼月卿护在中间,警惕的看着周边。

……

容郅和司徒笙折腾了一个晚上,不止烧了粮草,还把军营烧了,自然,死了很多人,看着眼前火光冲天的景象,甚是夺目刺眼,容郅没有逗留,和司徒笙一同隐在了夜色中。

一路避开黑鹰卫的搜查,两人折腾到天蒙蒙亮才回到别院,然而……

别院中,没有楼月卿的身影。

手下禀报:“莫殇姑娘被抓,王妃带着莫离她们去救人了!”

听到手下的禀报,容郅哪里还坐得住。

容郅赶到天圣宫的时候,天圣宫也是一片火光,里面已经大乱,不只是天圣宫,天圣宫附近的百姓看到天圣宫这边火光冲天,也是乱了起来。

因为司徒兰在楼月卿进禁地后不久,放了几把火,把天圣宫不少殿宇给烧了。

而禁地入口,尸体成堆,而入口处,已经被封住了。

进入禁地,只有一个入口,其他地方都设有机关阵法,想要从哪些地方进去,难!

容郅的心,沉得厉害。

------题外话------

咳咳,这时昨天的,我拖延症,所以……

今晚还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