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逃跑/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元绍衍一声令下,周围黑衣人立刻蜂拥而上,扬起剑就看向她们。

这次,又要应付这些人的围攻,又要顾着身后的卉娆,三个人都打的十分吃力。

楼月卿是不太愿意大动内力的,她的身体状况她很清楚,本来就有寒毒潜藏在体内,若是平时不会轻易发作,但是,动用内力的话,只会促进寒毒发作,平时还好,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现寒毒发作的状况,否则,别说救不了莫殇,怕是她们都不能全身而退。

所以刚才的一番打斗中,她没怎么动用内力,毕竟她的剑术足够应对这些人,只是看到卉娆受伤的时候,使出了内力。

而现在,她顾不上那么多了,莫殇还在元绍衍的手里,卉娆又受了伤,加上她也不知道入口被封住了,再拖延下去,又有人来,她们怕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们都不能死,多少人一起进羌族的,就要多少人一起活着出去,虽然有些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种种经历,她真的不愿再有身边的人为她而死了,当时临时变卦没有让莫语派那些手下一同进来,就是怕会有人折损在这里,那些手下她素未谋面,只是效忠于她,她尚且舍不得他们进来送命,何况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何况,她也不能死!

绝对不能!

刀光剑影中,厮杀不断,血腥之气蔓延整个大殿,两个黑鹰卫一左一右砍向她,楼月卿迅速一个旋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了这两个黑鹰卫的喉咙,然而,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一个黑鹰卫扬剑砍向她,楼月卿避之不及,肩头被划了一剑,她立刻迅速一闪,整个人纵身一跃,翻转到砍伤她的黑鹰卫身后,扣着他长剑一抹,剑锋割断了那个黑鹰卫的喉管。

原本她们三个形成三角的形状保护着在中间的卉娆,然而,她几个动作下来,已经脱离原位,刚抹断这个黑鹰卫的喉管,就看到有一个黑鹰卫趁着空隙扬剑砍向坐在尸体中间闭目养神的卉娆,楼月卿立刻徒手将尸体一甩,砸向围意图砍向卉娆的黑鹰卫身上,那个黑鹰卫偷鸡不成蚀把米,一个趔趄,被尸体压着往一边倒去,这时,楼月卿甩出手上的剑,血淋淋的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穿过那具尸体,刺进了那个黑鹰卫的身体。

两具尸体双双倒地。

随即,她徒手一吸,将脚边尸体上的一把剑吸入手中,握紧。

见她手法如此快准狠,刀起刀落没有任何犹豫,自然是震慑到了这些黑鹰卫,他们没有再上前,而是一副忌惮犹豫的样子,退后了一步,形成了半个包围圈,将她团团围住。

楼月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个个伺机而动,却又忌惮不敢上前的样子,冷冷一笑。

方才上百的黑鹰卫,现在只有不到一半,且大部分都围着楼月卿这里。

楼月卿眸色一狠,对着正在厮杀的莫离和莫语扬声道:“莫离,莫语,护好卉娆!”

莫离和莫语听到命令,立刻领命:“是!”

说完,两人都立刻解决手中的人,卉娆那里退过去,一前一后的将卉娆护着。

卉娆失血过多,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不过,还清醒着,刚刚吃了莫离给的药,已经止血了,但是,那一剑砍得很深,直接见骨了,所以也很疼,然而,她一声不吭,只是闭目坐在一地尸体的地中间,紧拧着眉头,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唇畔。

元绍衍有些慌了,讷讷的看着楼月卿刀起刀落的杀死自己的手下,他没有任何悲悯,只有慌乱。

看着眼前空旷的大殿内满地的尸体和接连倒下的尸体,他知道,他失算了。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他的人都会被杀死,而他,怕是也……

而且,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进来,怕是入口已经被封住了,否则,动静闹得那么大,不可能没有人进来,所以,既然杀不死楼月卿,他只能退一步,先撤了。

挡在他跟前的手下自然也都被这样一幕震慑到了,他们都没想到,几个女人,竟武功如此出神入化。

其中一个元绍衍的心腹立刻对他道:“少主,快撤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是啊,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只消片刻,那些黑鹰卫都会无一活口。

即使他们有人质在手,都不能保证全身而退。

咬了咬牙,元绍衍没有犹豫:“带上人质,撤!”

他看出来了,他们抓到的这个女子,对楼月卿应该是很重要的,不可能只是普通的手下,若是普通的手下,用得着这样不顾死活的来救?

带着她,说不定有用!

几个手下就这样护着元绍衍,趁着楼月卿等人奋战厮杀之际逃了!

莫离的声音响起:“主子,元绍衍跑了!”

楼月卿闻声抬头看去时,只看到那些人往后殿逃去的背影。

她暗道不好,哪里还有心情再和这些人在这里继续纠缠?凝聚内力,重重的往剩下的十几个黑鹰卫挥过去。

强劲的罡风打在那些人身上,将他们重重的往后甩去,那些黑鹰卫砸在地上,有几个咋在他们后面的柱子上,惨叫声陡然阵阵响起。

这些人没死,但是也活不了了。

没任何犹豫,她继续转身对付剩下的。

收拾完了这些黑鹰卫时,楼月卿没有任何迟疑,对莫离和莫语道:“你们带着卉娆,追!”

她知道,这里有离开羌族的密道,元绍衍这样逃跑,自然是要离开羌族,若是他自己跑她倒是不追,但是,他们带着莫殇,她不可能不追。

何况,那么久了,动静那么大,却一直没有人进来,而司徒兰能挡住那些人一下,却不可能挡的了那么久,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外面的人进不来这里了。

既然外面的人进不来,她们怕是也出不去,也只有追着元绍衍从密道离开了。

莫离和莫语立刻一左一右扶起卉娆,跟着楼月卿往元绍衍逃的方向追去。

原本元绍衍跑了那么久,这里那么大,楼月卿是追不到的,但是,楼月卿发现了一条断断续续的血迹。

血还没干,是刚留下的,而元绍衍还有他带着的手下,没有人受伤,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莫殇的血。

虽然一滴一滴的隔得老远不好找,但是,天已经慢慢亮了,还是能看得清楚的,顺着这滴滴血迹追过去,就算追不上元绍衍,也能知道他从哪里离开的。

这点,怕是元绍衍怎么也想不到。

楼月卿顺着莫殇留下的血迹追去,找到了密道所在的地方。

是一个满是灰尘久无人居的寝殿。

大殿中间,雕着飞龙浮雕的墙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摊血迹,不是很大,却还没干。

密道就在飞龙浮雕那里,只是,已经合上了。

楼月卿只好和莫离她们一同寻找打开密道的机关,可是,还没找到,大殿突然晃了起来。

几个人都一愣,显然是不晓得这是什么状况。

很快,好像地面颤动一样,剧烈的晃了起来,瓦砾木屑纷纷从头顶掉落。

几个人猝不及防,身形一歪,差点倒在地上。

三人皆脸色大变,莫离大声道:“不好,这里要塌了,主子快走!”

说完,莫离和莫语一个扶着虚弱的卉娆,一个拉着楼月卿,就往外跑,然而,楼月卿被拖着跑了两步,就忽然停下了脚步:“走不了了!”

因为她听到了,外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要塌的,不止这里。

闻言,两人脸色大变。

“那……”

这时,轰隆隆的声音更加大,四面颤抖得愈发厉害,屋顶的瓦砾越来越多砸下来,有一些砸在她们身上,她们连忙避开。

就在这时,她们的头顶,一根悬梁重重的砸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