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逃出生天/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因为地面颤抖她们都不怎么能站得稳,屋内又不停的掉落东西,灰尘弥漫,莫离和莫语一左一右扶着已经十分虚弱站不稳的卉娆,因为地面剧烈抖动,所以踉踉跄跄的根本站不稳,楼月卿还好一些。

只是屋顶不停的有瓦砾木屑掉落砸在他们身上,避之不及,加上屋内听到头顶传来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她立刻抬眸看去,砸落下来的东西迷了她的眼睛,她只能眯着眼去看,正好看到一根悬梁和大量的瓦屑木屑齐齐砸了下来。

楼月卿脸色大变,来不及多想,奋力一扑,直接把她们三个推倒在地,自己也摔在她们三个旁边,即便是这样,她们也被随着悬梁一起掉下来的瓦砾木块砸到了,那根悬梁就砸在她们脚边,震起一地尘土。

虽然避开了悬梁,可是,悬梁掉下来了,大量瓦砾随着纷纷大面积的坠落,根本避无可避,所以,都砸在了她们几个身上。

还是很疼的。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地面不停抖动,颇有一种地震的架势,屋顶也摇摇欲坠,比刚才还要严重。

不敢耽搁片刻,楼月卿立刻爬起来,然后帮着莫离和莫语把会扰乱也扶起来,退到一边坠落的东西稍微少一些的地方,看着不停往下掉落的木条瓦砾,还有那些渐渐松动的悬梁,莫离急声道:“主子,这里不能待了!”

再待下去,她们都要葬身在此了。

楼月卿何尝不知道,可是,外面轰隆隆的崩塌声很大,听动静,外面也是一样的情境,就算她们现在跑出了这座殿宇,这里距离他们刚才厮杀的大殿有些远,这种情况下,举步维艰,还没走到那里,这片宫殿就塌了,除了那里,她根本不知道还有哪里可以出去。

所以,出去也是白跑。

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一片飞龙浮雕的石雕墙面,楼月卿咬了咬牙,只能孤注一掷了。

她上前两步,死死地看着那一面石雕墙面,不做犹豫,凝聚周身内力,使出十成的功力,重重的打向那面石墙。

她内功深厚,别说一面石墙,就是铁墙也能打坏,所以,当那一阵剧烈的罡风打过去时,石墙立刻轰然震碎,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震碎的石块四下散开,她们也被砸到了。

石墙后面,确实另有乾坤。

看着那道黑不见底的密道入口,楼月卿没有丝毫迟疑,立即道:“快走!”

不做犹豫,莫离和莫语立刻扶着卉娆跟着楼月卿进了密道。

就在她们刚进入密道没多久,本就摇摇欲坠的殿顶轰隆一声砸了下来。

然后,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禁地里一片宫殿,尽数坍塌成废墟。

即便是进入密道,因为密道就在宫殿下面,所以也免不了跟着颤动,甚至,随着密道口被封住,临近入口的那一段密道也没能幸免,也塌了下来,楼月卿亦是不敢有任何逗留,听到后面轰隆隆的巨响声,带着莫离她们一股脑的沿着密道跑,幸好密道里面是有夜明珠照明的,不然,定跑不了。

跑了好一段,直到没有坍塌的动静了,楼月卿才停了下来。

彼时,她们已经跑到了一个密道分岔口,有两条密道通往两个方向。

分岔口的中间,有一个类似于罗盘的东西立在那里,楼月卿研究了一下,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上面会突然坍塌。

怕是这些宫殿在建造的时候,就在下面装了机关,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只要启动机关,地面发生机关颤动,就能将一片宫殿毁成废墟。

刚才元绍衍经过这里的时候,启动了机关,打算让她葬身在上面。

他估计没想到,她会顺着莫殇留下的痕迹找到密道入口,没想到她能够进入密道。

莫离已经扶着伤势不轻面色苍白的卉娆坐在地上,给她把脉,莫语则是看着楼月卿问:“主子,现在该走哪个方向?”

这个分叉口,通出三个密道,除去她们走来的这条,还有两个方向。

而现在这里,找不到任何痕迹。

想来,莫殇要么就是留痕迹的事情被发现了,要么就是,莫殇昏迷过去了,所以,什么也没留下。

楼月卿看着两个密道的方向,回想着方才她们行走的路径方向,再确定她们所在的方位。

随即,睁开了眼。

指着其中一条:“走这条!”

如果她没猜错,这条秘道,应该是通往北边的,也就是北璃,而另一条,是通往西北方向的。

她笃定,元绍衍逃往璃国了。

楼月卿确实没猜错,元绍衍逃往璃国的方向了,因为追上这条秘道没多久,她们就发现了元绍衍等人的身影。

元绍衍以为,他启动了机关,楼月卿十有八九已经葬身在上面,就算没有葬身在上面,也绝对找不到密道入口,绝对追不上他,所以,并不是很急着离开。

而且,他在思索如何处置莫殇,莫殇先前被用过不少刑,本就伤的极重,方才又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紧拳头,用指甲嵌入肉中滴血留下痕迹,现在已经昏迷,甚至是奄奄一息的了,就这样被丢在走道的墙角。

楼月卿追上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了几个人的身影,正好看到元绍衍和他的手下说了什么,那个手下立刻走到莫殇旁边,扬起一把长剑就砍向莫殇的脖子。

显然是不想带她了,又怕有个万一,所以直接让人灭口。

楼月卿远远看到,不假思索,立刻抬手拔出头上的一个簪子奋力挥过去。

就在刀锋往莫殇的脖子砍下去的时候,簪子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刺到了那个手下的手腕。

如此猝不及防的状况一出,元绍衍的手下立刻惨叫一声,随即哐当一声,长剑掉在莫殇脚边的地上。

元绍衍这才看了过来。

当看到楼月卿的时候,元绍衍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距离他们只有不到十丈距离的楼月卿等人。

她竟然追来了……

不可置信之后,元绍衍反映的很快,立刻吩咐他的手下:“拦住她们!”

他的手下立刻领命:“是!”

就在这几个手下拎着长剑冲向楼月卿的时候,元绍衍就不做逗留,转身疾步往密道的那一端跑去。

他知道,楼月卿武功那么高,那些人不是她的对手,而他虽然身怀武功,也绝对打不过楼月卿,所以,只能趁着他的手下缠着楼月卿的功夫,尽快逃走。

楼月卿根本顾不上去追元绍衍,奋力杀了他留下来拖住她的这些人之后,立刻跑到莫殇跟前。

莫殇已经奄奄一息,她伤得很重,受了内伤,外伤也不轻,被鞭打过,所以,身上的衣物都染了大量血迹,还破破烂烂的,十分狼狈,脸色亦是犹如雪色一般。

莫离给把了脉,伤的极重,不仅受了内伤,还失血过多,气血两亏,这密道下面又闷,若是再晚些,怕是命都没了。

楼月卿立刻给她输了不少元气,点了她的穴道,这才带着她一路往元绍衍离去的方向追。

她也不是去追元绍衍,就是要离开这里,尽快离开这个密道,莫殇和卉娆的伤势都耽搁不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