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离开羌族/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密道有些长,加上还带着已经昏迷过去奄奄一息的卉娆和莫殇,走了整整两个时辰,都还没有走到尽头。

走着走着,她们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本来就密不通风的密道,忽然从前面飘来一股淡淡的烟味。

而且,越往前走,越让人感觉有些闷热……

楼月卿立刻停下脚步,眉梢一拧,随即心底一沉:“不好,快退回去!”

想必他们已经快走到密道尽头了,而尽头那边的出口,怕是情况不妙,若是没猜错,应该是火。

不用想都知道,是元绍衍干的。

是想把她们困死在里面吧!

往回退了好长一段距离,确认烟不会弥漫那么远,楼月卿才停了下来。

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楼月卿只好和莫离莫语轮流着给莫殇和卉娆输送元气疗伤。

幸好莫离出门在外一直都有带药的习惯,内伤外伤的都有,分别给她们俩喂了一颗,加上莫离的照顾,和她们轮流输送元气稳住心脉,两人虽伤的不轻,却暂时不会死。

停留了约莫三个时辰,楼月卿才带着她们往方才会回来的方向走去。

如她所料,密道出口的地方,一片大火焚烧后形成的废墟。

璃国和羌族之间,隔着一片山脉,世人称之为赫连山,是一片雪山,这片雪山宽一里有余,往西北方向绵延数十多里,彻底隔开了璃国和羌族地界,赫连山的那边,就是羌族地界,据说,这一代的雪山常年不化,上面还有吃人的雪狼,上去的人,不是被冻死了就是被雪狼吃了,反正就没有活着回来过的,久而久之,没有人再敢踏上赫连山,因此,赫连山也成了羌族的一座天然屏障。

而密道出口所在的地方,就是赫连山北边璃国境内的一座名叫永川的边境城池的南边。

她们费了很大的劲,才破开掩埋在密道口的废墟,从里面出来。

火已经灭了,显然,并非自己灭的,是有人扑灭的。

因为这座别院突然起火,引来了住在附近的百姓,所以,火被扑灭了,然而,这个别院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不过还好,她们出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人了。

元绍衍怕是早就逃远了。

不过,楼月卿现在也没心情去追杀他,毕竟还带着两个伤者。

不作停留,她们一出来就离开了这里,但是,回琅琊峰是不行了,且不说距离有些远,莫殇和卉娆都经不起颠簸,所以,只能进永川城了。

因为她们有些奇怪,穿着不菲却如此狼狈的样子,且两个人还一身血迹,自然是不能大摇大摆的进城,毕竟惊动了官府会有些麻烦,所以,楼月卿让莫语进了城,去找了她们安插在这里的手下,这才可以安然进城。

因为这一带的城池都和琅琊峰不远,所以,都有她们的产业。

安置好手上的莫殇和卉娆后,楼月卿这才放下心来。

站在廊下,看着天边的金辉,楼月卿一阵心慌不安,她很担心容郅。

她进天圣宫的事情,容郅肯定已经知道了,且肯定已经闯进天圣宫,知道她进了禁地,可是别说禁地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就算可以进去,里面已经成了废墟,她却不见踪迹,他一定担心死了,而且,他在里面,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她现在人都在这里了,就算从密道倒回去,那边已经被封住了,所以回去是不可能了。

可是,容郅找不到她,不知道她的状况,怕是要急疯了,也不知道他找不到她会不会发疯。

楼月卿没在永川呆多久,让懂医术的莫离留下来照顾莫殇和卉娆,天还没黑,她就带着莫语离开了永川,虽然回羌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她必须想办法让容郅知道她已经出来了,人也没事。

如她所料,容郅确实是急疯了。

好不容易破了禁地的机关,然而,人还没踏进去,地面一阵剧烈的颤动,里面已经成了废墟一片。

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慌了起来。

前所未有的恐惧涌上心头,容郅整个人都在颤抖,就怕她已经被掩埋在这一片废墟下面。

司徒笙见他如此,立刻开口道:“王爷,王妃武功高强,这里坍塌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她不可能逃不出来,据我所知,这下面有可以离开这里通往璃国的密道,且想要毁掉这里,是要启动在密道中的机关才能做到的,这两天住在里面的人,是元氏的人,定然是他从密道逃走的时候启动了机关,想来王妃没有逃出来,是已经跟着从密道离开了!”

既然元家的那个人在里面,他不可能任由楼月卿对付,必然逃了出去,只有他下过密道,才能启动这里的底下的机关,而楼月卿十有八九是追着也下了密道了,否则,以她的本事,不至于连在坍塌过程中逃出来的能力都没有吧。

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容郅。

因为端木雄赶去军营还没回来,加上天圣宫到处都大火蔓延,已经乱成一团,所以,一路杀出天圣宫,并不是什么难事。

趁着端木雄还没来得及赶回,司徒笙带着他的人和容郅一起从司徒家通往外界的密道中离开了。

六大家族的府邸中,都有通往外界的密道,就在祭天出事后,端木雄让所有人封闭了所有的出口,然而,司徒笙留了后手。

所以,当端木雄回过神来时,整个羌族,已经被搅乱成一锅粥。

军营被烧,军粮被毁,民心大乱,天圣宫被烧了大半,禁地坍塌成废墟,最引以为傲的精锐黑鹰卫也死伤无数,长老会荡然无存,死了四个,一个叛走,还有一个,是在两天之后,在司徒笙的别院找到的,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了……

短短三天的时间,原本平静的羌族,被搅得天翻地覆,民心乱了,军心也乱了,他的心血,几乎被毁了一半。

因为极度的愤怒,加上大受打击,一口老血吐出,端木雄直接昏迷。

楼月卿离开永川之后,一路往东南方向去,打算绕过赫连山进入魏国,去幽州,再想办法和探听羌族内的消息,但是没想到,会那么巧。

------题外话------

明天端午,先祝大家端午安康,记得吃粽子哇,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