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元绍衍之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兰关和魏国的函阳关隔着一片荒原相望,因为这一片荒漠被常年不化的琅琊峰和赫连雪山山脉夹在中间,常年贫瘠,没有一点用处,所以,属于无国界区域。

因为严冬刚过,现在还是春天,又被两片雪山山脉夹在中间,荒原上,一眼望去,没有一丝开春的气息,寸草不生,一片贫瘠。

空旷的荒原上,远远望去,一前一后,两匹马急速往魏国的函阳关奔去,两匹马狂奔过后的荒原上,刮起一片尘土,枯草随之纷飞,马上都坐着一个人,原本两匹马相距有些远,速度一致的往前奔腾,好似是两个人在策马博弈,然而,慢慢的,也不晓得是前面的人放慢了速度,还是后面的人加快了速度,两匹马的距离越来越近。

十丈,九丈,八丈……一点点的缩小了两匹马的距离,眼看着后面的马赶上了前面的马的时候,后面的马没有和前面的马并排狂奔从而超越,而是忽然长嘶一声,人立而起,随后迅速的纵天一跃,在前面那匹马上的人头顶横过。

就这样,重重的的落在原本奔跑在前面的那匹马前面,震起地上的泥灰烟尘,生生的挡住了一直在狂奔的马,挡住了马背上那个人的去路,自然是,也挡住了他的活路。

马蹄落地后,楼月卿动作娴熟的勒紧缰绳,一个急速反转,已经和元绍衍正面相对。

元绍衍被迫勒紧缰绳停了下来,看着已经挡在跟前的楼月卿,他的心,沉得厉害,前所未有的绝望和恐惧涌上心头。

他知道,今日怕是逃不了了。

虽然心慌,可是,元绍衍还是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强撑着不惊不惧的样子,眼神阴鸷的看着楼月卿,咬牙问道:“你到底想如何?”

楼月卿自然是看得出来元绍衍是在强撑,毕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元绍衍又不是无畏生死的人,他是怕死的。

楼月卿勾了勾唇,略带玩味的声音响起:“自然是斩草除根!”

元绍衍恨极了她的那种眼神,好像,对他的命,她已经志在必得,根本不用担心再出变故,不用担心他会逃走,所以,一副悠哉的样子。

其实,杀元绍衍,已经不只是为了楚国,不只是为了斩草除根,而是泄心头之恨。

想起昨天看到莫殇那一身伤痕累累,想起卉娆奄奄一息的样子,她就怒不可竭,她所在意的人,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们,既然伤害已经造成,那她绝对不会允许伤害她们的人活在这个世上,所以,元绍衍该死!

元绍衍看着挡在前面的楼月卿,咬牙不言,他在思索,该怎么脱身,可是,他的周围,荒无人烟,荒漠远处,是皑皑雪山……

他的前面,楼月卿的身后,是函阳关的方向,远远地,还能依稀看到荒漠尽头的城楼楼顶,原本,他只要逃到那里,就万事大吉了,可是如今,已经是奢望。

而他的后面……

没有任何犹豫,他忽然拉着缰绳往后转,打算逃走,然而……

楼月卿似乎看透了他的意图,但是,她并没有策马追上,而是忽然伸手,从头上拔下寥寥无几的发簪,然后,眸色一狠,凌厉之色难掩,只见她迅速的把手上的银簪往前面甩去,银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射,速度快的肉眼根本看不清,一刹那的功夫,元绍衍所坐的马突然前腿一跃,长嘶一声,发起了狂,一阵乱奔哀嚎。

猝不及防的状况,让元绍衍毫无准备,他马术虽然不错,但是,绝对做不到可以稳住受惊发狂的马,所以,一阵奋力勒缰绳挣扎却不奏效,反而让马越发狂躁,几次差点把他从马背上摔下来,他还是弃了马,灵敏的跃起,然后,落在地上。

没有了包袱和桎梏,那匹马四下狂奔,在荒漠上横冲直撞,而它的后腿,一片殷红,鲜红的血就像流水一样,不停地流出,它狂奔过的地上,一条血迹十分刺眼。

很快,它轰然倒地,躺在枯草地上,虚弱的哀嚎,等待着死亡。

元绍衍知道,他真的跑不了了,除了和楼月卿拼死一搏,他没有任何活路,而他也明白,他武功虽然不错,可是,不是楼月卿的对手。

所以,他只有拼死一搏,要么他死,要么楼月卿死。

莫语解决完那三个人之后,追了上来,远远地,她就看到,楼月卿和元绍衍正在交手。

两人都是手持长剑,只是,较于元绍衍的攻击和夺命招数,楼月卿好似是在吊打一样,毫无压力的避开元绍衍的杀机,让元绍衍无可奈何。

元绍衍是元太后培养的家族继承人,从他年幼就开始培养他,所以,他懂得揣摩人心,懂得玩弄权术,懂得耍阴谋使诡计,懂得伪装和隐忍,抑或着,他对排兵布阵也是精通的,但是,这些,在今日,都没有任何用处。

因为他打不过楼月卿。

他是不甘心的,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不甘心还没达成夙愿就这样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好似濒临死亡的野狼,发了狠一样,招招直取楼月卿命脉。

然而,都伤不到楼月卿半分。

楼月卿似乎已经失去了耐性,在他一剑落空之后,忽然出手,一个反手,在他背后打了一掌。

她使出了七成的内力,足够震碎元绍衍的内脏。

元绍衍就这样重重的落在枯草泥地上,而他的剑,掉在他脚边,他伏在那里,一口血自口中喷出,地上忽然一片殷红。

不晓得是不是伤的极重,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起,冷汗津津。

五脏六腑好似被尖刀割据一般,一阵剧痛,迅速蔓延全身。

元绍衍痛苦的根本爬不起来。

楼月卿走到他边上,剑锋直指着他,眼底毫无任何情绪。

就在她想要动手结束他的时候,元绍衍忽然开口:“我若是死了,楼家……也别想好过!”

楼月卿一愣,眯了眯眼:“你什么意思?”

元绍衍动了一下,挣扎着转过身来,一手捂着心口,一手半支撑着身体,仰头看着楼月卿,咬牙冷笑:“楼家身为楚国臣子,却养着一个敌国的公主,就是不知道通敌叛国的罪名,楼家能否承受得起!”

因为受了重伤,他周身无力,所以说话很吃力,声音很是嘶哑。

闻言,楼月卿眯了眯眼,随后,她恢复如常,只是静静地看着元绍衍,不语。

元绍衍见她沉默,眸光微闪,继续咬牙低声道:“我若是死在这里,这个秘密就会天下皆知!”

他笃定,楼月卿不敢让这个秘密暴露,不敢让楼家冒这个险,毕竟,一旦楚国的子民知道楼家养着一个璃国公主,就算容郅只手遮天,就算楼家权倾朝野,通敌叛国的罪名,也足以毁了楼家。

然而,楼月卿却忽然笑了,意味深长的看着元绍衍,她挑挑眉:“你是在威胁我么?”

元绍衍不否认,他不想死,如今,只有威胁她。

“嗤!”冷嗤一声,楼月卿一脸不屑的看着元绍衍,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威胁我?”

对元绍衍,她只鄙夷的,说到底了,她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的威胁,自然也毫无任何用处。

元绍衍一愣。

接着,楼月卿无谓的冷笑道:“再说了,就算我是璃国公主,就算楼家养了我,那又怎么样?别说通敌叛国,就算造反大罪,只要我不允许,谁敢动楼家?”

谁敢动楼家,她就让谁死无葬身之地!

不管是谁!

元绍衍没想到,楼月卿竟然如此满不在乎,他的威胁,竟没有作用……

而且,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只是他忽然想起这件事情用来威胁楼月卿的,他以为,楼月卿会有所忌惮放他一马,没想到……

楼月卿冷笑道:“而且,你以为我不杀你,你能活命么,简直是做梦!”

她打的那一掌,是致命的,她就算是不杀他,他撑不过三个时辰。

元绍衍从没有如此绝望过。

他就这样看着她眸色一狠,动作一气呵成的将剑刺入他的心脏……

“呃……”他眼一瞪,身体一颤,他的呼吸,慢慢的消失……

楼月卿没有任何犹豫,反手拔起长剑,一条血柱喷出,洒在他身上……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元绍衍一眼,再看看手上染着血迹的剑,面无表情。

然后,她忽然蹲了下来,伸手,在元绍衍的眼睛那里拂了一下,合上了元绍衍瞪着的眼睛,随即,没有犹豫的站起来,转身,往不远处她的马那边走去。

然而,她正要上马,一阵马蹄声突然响起,自北边传来,声声渐近。

楼月卿立刻转身抬眸看去,只见一片黑影策马狂奔往这边来,黑影之中,一个鹅黄的身影尤为醒目明显。

楼月卿看着那越来越清晰的鹅黄身影,忽然眯了眯眼,显然,她认出了那个人。

在她不远处的莫语自然也看清了那些身影,认出了那个人是谁,立刻走到她身旁:“主子……”

楼月卿眯着眼看着渐近的身影,十分不解,她怎么会在这里?

在这里遇到长乐公主,显然是出乎她意料的,这个女人不该是在酆都的么?为何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边境?

不多时,长乐公主带着人已经策马到她不远处,勒住缰绳停了下来,看到她,长乐公主也是惊讶不已,然而,当看到地上躺着满身是血的元绍衍时,她脸色大变。

她立刻下马,疾步跑到元绍衍旁边,不可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元绍衍,脸色霎时苍白如雪。

唇角一阵哆嗦她立刻抱着元绍衍的尸体,一阵慌乱大叫:“绍衍,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这是怎么了……”

可是,任凭她如何大叫,不管她如何用力的晃着他,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她颤抖着伸出手,指尖放在元绍衍的鼻子那里,似在探他还有没有呼吸,可是,元绍衍已经气绝,自然,她失望了。

只见她泪如雨下,崩溃的抱着元绍衍的尸体,厉声哭喊着:“元绍衍,你醒醒,我命令你睁开眼睛,你起来啊……”

“你不要死,不要……”

楼月卿蹙了蹙眉,看着不远处抱着元绍衍崩溃大哭的长乐公主,看着那张与她相似的脸挂满泪痕,一阵恍惚,神色不明。

这时,长乐公主忽然抬眸看了过来,看着楼月卿,眼底,尽是绝望和怨毒:“是你杀了他?”

楼月卿没说话,但是,已是默认。

人就是他杀的。

得到确认,长乐公主的脸顿时扭曲了,看着楼月卿的眼神,带着无止境的恨意,好似,看着血海深仇的仇人一样。

她立刻转头,看着随她而来的一群黑衣人,咬牙厉声道:“给本宫杀了这个女人!”

她带来的人,是是萧正霖特意派到她身边保护她的人,一眼看去,约莫有三十个。

听到她的吩咐,那些人立刻冲向楼月卿。

看到楼月卿的样子,他们十分吃惊的,但是,还是没有犹豫,听从命令。

楼月卿心底一沉。

她知道,这些人并非一般的暗卫,而是萧正霖这些年让人精心培养出来的精锐,据楼月卿所知,他们有一个名称,叫黑龙盾,总共不过八百人,据说是从受过特殊培养的皇室暗卫中精选出来然后加以训练的,只效忠于萧正霖一个人,自然,他派这样的人保护长乐公主是正常的,而这些人,战斗力比羌族的黑鹰卫厉害的多,绝对不亚于容郅的那些王府暗卫。

他们一拥而上,瞬间把楼月卿和莫语包围起来,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两日没休息好,加上奔波劳累又接连打斗,本就耗损了不少精力,所以,楼月卿也不敢大意轻敌,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专心应付这些人的群攻。

莫语也和她一样,不敢有一丝懈怠和轻敌。

长乐公主死死地看着和那些黑影交缠打斗的楼月卿,眼底的恨意,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低着头,看着怀中已经没有任何气息的元绍衍,看着他死气沉沉的脸,长乐公主心底一阵绝望。

她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会死……

她生来为棋,一直活在恐惧和噩梦中,受人摆布,丧失自我,顶着这样一张脸,这样一个身份活着,没有人知道,这光鲜亮丽的背后,藏着一个如何致命的秘密。

她很清楚,一旦这个秘密暴露,她死无葬身之地,为了不让人知道,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这个男人,在她情窦初开的时候,闯入了她的心,是她唯一一个真正想要得到的,为此,她自欺欺人,不顾尊严,冒着失去一切不得好死的危险想要留下他,可是,他竟然死了,他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她……

害死他的人,都该死!

抬眸看着不远处厮杀的人群,看着被黑衣人包围着有些力不从心的楼月卿,她的眼中,是可以毁灭一切的恨意。

然而,她蓦然一愣,看着正在缠斗的人群后面,空旷的荒原上,从魏国的函阳关方向策马狂奔而来的人影。

她脸色陡然一变,容郅……

这些人不愧是萧正霖让人精心训练出来的精锐,一个个身手敏捷,且手法快准狠,又配合得极好,如若不是自己武功高内力深厚,怕是早就死于这些人的刀下。

原本,她并不想要这些人的命,可是,这些人却刀刀致命,加上不想继续拖着,所以,楼月卿不再客气,能杀一个是一个。

现在,不是她可以手下留情的时候。

见她刀起刀落,毅然决然的就这样杀了几个人,黑龙盾的人自然是发了狠,群起而攻,打的楼月卿很是吃力。

莫语的武功远不及她,比她更加吃力。

忽然,一阵马蹄声从南边传来,楼月卿心底一沉,还以为是魏国的人,然而,当看到马背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她一时恍惚,一阵欣喜。

容郅……

也正是因为她这一刹那的失神,挨了一刀。

明晃晃的刀光闪动,她立刻回神,迅速避开,才没有被砍成两半,刀锋划过她的肩头,一阵痛意袭来。

伤口那里,迅速涌出大片血迹,她倒吸一口气,然而,杀机重重,顾不上伤口,她立刻反手,一剑劈过去,从后面将这个黑衣人的头都砍下来了。

这个时候,容郅已经慢慢靠近这边。

长乐公主忽然厉喝一声:“停下!”

黑衣人闻声而止,都停下动作,他们自然也发现了南边策马奔腾而来的人影,立刻警惕的退到长乐公主那边,持刀护在长乐公主周边。

楼月卿这才顾得上自己的伤口,肩头上,白色的衣服已经被染成红色,且,血流不止,已经逐渐浸透她上半身了,莫语见那些人退了,也发现了正赶往这里的容郅等人,这才放下心来,立刻走到她旁边,看到她的伤口,脸色一变。

其实,莫语也被伤到了,只是没有楼月卿的严重,腰上有些血迹。

楼月卿捂着肩头,咬着牙关。

那一刀原本是落在她头上的,但是,她避开了,然而虽然她避开了,刀落在肩头上,伤的不轻,怕是见骨了。

听到动静,她抬眸看去,只见有一个黑衣人忽然策马离开,楼月卿眯了眯眼,然而,顾不上了,因为容郅已经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