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端木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和司徒笙认识多年,虽然见过的次数极少,但是因为脾性相投,交情颇深,所谓君子之交也不过如此了。

十五年前,司徒笙带着身中剧毒的弟弟走投无路的时候,容郅和他的师父劝了穆轲出手救了司徒仲,继而又收留了司徒仲,司徒笙因此万分感激,十年前,容郅进入羌族查探情况,蛊毒发作很是危险,司徒笙也救了容郅,且多次出手相帮,因为有着一样的目的,两人这十年来时常都有书信往来,这次司徒笙因他而死,他如何能不愧疚自责?

容郅没有说话,就只是紧紧地抱着她,楼月卿也没有出声,安安静静的任由他抱着,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放开了她。

然后,他拿起她的右手,看了一下手背上的疤痕,随即目光扫了一眼她的脸色,落在她的肩头上,你眉头紧拧,他问出醒来后第一句话:“伤口好了么?”

楼月卿一愣,旋即莞尔:“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伤口愈合的很好,莫离说再养几天就可以痊愈了!”

微微颔首,放下心来。

看了一眼窗外,外面青天白日的看不出什么时辰,他问:“我睡了多久了?”

楼月卿嘴角微扯,轻声道:“你睡了一天一夜了!”

他昨日回来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时辰,一觉睡到现在。

他蹙了蹙眉。

楼月卿想了想,面含淡笑道:“你睡了那么久,想必很饿了,我这就去让人给你准备吃的!”

容郅顿了顿,随即点头。

楼月卿这才站起来,走了出去。

交代了厨房的人准备吃的之后,楼月卿就回来了,然而,容郅已经不在房间了,而是在楼下的浴池里洗澡。

抱着一身他的换洗衣服,楼月卿推开洗浴间的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洗浴间内,白茫茫一片,因为不停地有温泉水注入,水声不断,雾气弥漫,一片朦胧。

这片山谷最然被雪山包围着,但是,却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有好几处天然温泉,她住的地方自然也不例外,阁楼后面不远处,就有一处温泉池,这个浴池里的温泉水,就是从那里引进来的。

洗浴间很大,由一个大屏风隔开,外面是洗漱和穿衣的地方,里面是洗浴池,把他的衣服放在外面,楼月卿绕开屏风走了进去。

屏风内侧,是一个可以容纳上百人的浴池,一眼望去,朦胧的白雾中,依稀可辨的看到坐在浴池里靠着水池边缘的容郅,他一动不动的靠在那里,正在闭目养神,浴池边的地面上,丢了一地的衣服,都是他之前穿的那一身,想必是他脱下的时候随意丢在地上的。

楼月卿有些无奈,一件件的捡了起来放在一边,这才走到他后面,掀裙正坐。

他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好似察觉不到她在他后面一样,然而,楼月卿很清楚,怕是她还没走到洗浴间的门口,他就听到动静了。

他只是太累了,不想动而已。

楼月卿也不吵他,伸手拿起搁在一边用来搓背的毛巾,动作很自然的染了水,就给他擦背,手法虽不算娴熟,却也不算外行,显然,以前她帮他擦过。

然而,刚擦了一下,他忽然伸手,反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见他转过头来,楼月卿莞尔:“我帮你擦一下,这样舒服些!”

容郅蹙眉:“你伤还没痊愈,不用做这些,坐在这里陪着我就好!”

楼月卿挑挑眉,又道:“手上的伤已经结痂了,不怕沾水!”

“等一下衣服会湿!”

她笑了笑:“换一套就好了,又不是没衣服换!”

她这样说了,他也只好由着她。

洗完澡后,厨房也送来了刚做好的膳食。

楼月卿正好没吃午膳,跟着他一起吃了。

吃完饭后,容郅这才传了冥夙进来。

“司徒笙的死讯,告诉司徒仲了?”

冥夙刚进来,他就直接问。

冥夙答:“回禀王爷,属下昨日已经传了消息回京,想必司徒仲已经收到消息了!”

容郅微微颔首,沉吟许久,抬眸看着冥夙,拧眉淡声道:“你亲自带人去找,不惜任何代价,务必把端木诀找到!”

冥夙一愣:“那王爷这里……”

容郅沉声道:“孤这里你不用担心,你只需要把端木诀找到便可,记住,孤要活的!”

冥夙只好领命:“属下这就去办!”

容郅点头,让他离开了。

楼月卿一直坐在边上,没有插话,见冥夙离开了,她才开口问:“司徒笙是端木诀杀的?”

容郅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楼月卿了然。

她虽然不至于对端木家的人个个都清楚,但是,端木诀这个人,她是知道的,那是端木雄的长子,据说,是端木雄精心培养出来的儿子,和端木雄性格极为相似。

如此看来,这个端木诀,如今是逃走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世子谋嫁,灵犀殿下。

当粉妆世子谋上妖孽丞相,会发生什么事?

世子说:嫁他为妻,暖他床,打他桃花吃他粮。

不过,某女使出浑身解数,某男却岿然不动,世子悲:“中看不中用,定是断袖男人身下受!”

断袖?

丞相怒,推倒,食之。

世子哭:“丞相美如娇,压断本世子的小蛮腰!”

事毕,踹之,逃之。

天苍苍,野茫茫,人走黄花凉。

丞相带娃寻妻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隔壁世子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