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回京/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木诀原本不在羌族的,因为端木雄对这个儿子一向寄予厚望极为信任,所以,有什么事情他都派这个儿子去办,碰巧他们在羌族的那两天,他不在,羌族出事后,他被召了回来,一回来就看到族内遭逢大祸,族人被屠父亲惨死,所以,他杀了司徒笙。

司徒笙死了之后,他趁乱在手下的掩护下逃离,因为是羌族端木家的继承人,他对羌族的一切出入口都极为熟悉,所以,他终究是逃走了,如今下落不明。

这个人,容郅是一定要找到的,为的,不只是司徒笙,还为了斩草除根。

既然这次对羌族出了手,就一定要杜绝后患,倘若端木诀不死,必成祸患!

羌族的事情告了一段落,该处理的都差不多了,如今的羌族,遭逢大乱之后,只剩下一些没有战斗力的士兵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构不成威胁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安抚那些百姓,稳住刚经历一场大乱的羌族,避免再出乱子,其他的事情等司徒仲回来处理,这些事情容郅交给了手下的人处理,在山谷里待了两日,就带着楼月卿跟着宁煊一起去了姑苏城。

宁煊要回去,而她要去祭拜端木斓曦,所以,就一起了。

两日后,终于到了姑苏城。

许是羌族的事情闹得动静太大了,魏国毕竟和羌族勾结,估计也知道了羌族的事情是容郅搞出来的,他们往姑苏城去的路上,经过的各个关卡都查的很严,虽然没有明令要严查什么人,但是,他们都明白,魏国是想抓他们,毕竟机会难得,若是抓到他们,那可是天大的好事,但是,想抓他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刚到姑苏城,楼月卿没去城主府,而是直接让宁煊带着他们去了宁家陵园。

端木斓曦是以宁家夫人的身份葬入宁家陵园的,和宁煊的亲生母亲一样,葬在为老城主准备的石墓里面,对此,宁煊也没有任何意见,宁家的那些旁支虽然对此有些异议,但是,也没有用。

到了陵园,楼月卿没有让容郅他们一起进去,自己一个人进了石墓里面,在里面待了好久,眼看着太阳下山了,容郅见她还没出来,便自己进石墓找她。

找到她的时候,她正静静地站在一个用寒玉打造的冰棺旁边,凝视着冰棺里躺着的人,一动不动。

这是一间冰室,四周都是用千年不化的寒冰所砌,散发着幽幽寒气,一片朦胧,仿若仙境,一走进来,仿佛置身于寒冬之中,寒气扑面而来的,冷得刺骨。

晶莹剔透的冰棺里,可以清楚的看到端木斓曦的样子,和之前刚死的时候无甚区别。

容郅蹙了蹙眉,走到她旁边,搂着她的肩头轻声道:“这里这么冷,你的伤刚好,身子也不宜受寒,先出去吧!”

楼月卿回神,转头看着她,弯了弯嘴角:“无妨,我受得住!”

容郅拧眉,叹了一声道:“那也不能待太久,乖,先回去吧!”

他就怕她的寒毒发作。

嘴角微扯,楼月卿神情恍惚,有些落寞,低声道:“我们就要回京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看她,所以我想多陪陪她,好好看看她!”

明日,他们就要启程回京了,虽然她不想回去那么快,但是,他们已经离京那么久了,京中形势不稳,又有那么多人对楚国虎视眈眈,再不回去,真的要翻天了。

容郅见她一脸认真,也只好点了点头,陪着她继续待着。

沉默了许久,楼月卿忽然开口:“璃国那边怎么样了?”

容郅知道她问什么,想了想,道:“她被带回了蜀地行宫,救回了一条命,但是,已经废了,酆都那边已经得到消息,贞顺帝派了人来接她回去!”

楼月卿闻言,神色如常,似乎并不惊讶,也没有再多问,静静地凝视着身前面,双眼无神,似在看着端木斓曦,又好似,什么也没看。

死亡,不是折磨,而是解脱,对于一个该死的人来说,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折磨。

她有的是时间!

况且,有些事情,她还没搞明白。

从石墓出来后,外面已经天色不早了。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红云密布,淡淡的金辉洒在天地间,与一片春色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朦胧而神秘的美景。

在城主府住了一个晚上,因为急着回京,所以第二天一早,他们就离开了城主府,一路南下。

因为中途要停下来做一些布局,加上楼月卿悲催的途中来了葵水,身体出了些状况,所以耽搁了几日,回到楚京的时候,已经是十日后。

四月的楚京,春意盎然,到处一片花红柳绿的美景。

这十天里,容郅安排了十几伙人扮成他们的样子回京,大部分遭到拦截袭击,回到楚京的,只有不到五伙人。

而楚京,自然不算太平,只是,有薛痕带着王骑护卫驻守,加上慎王等人坐镇,太后已经是苟延残喘,皇帝被控制在宫中,所以,也没出什么大事儿,只是不太平静罢了。

元家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除了已经自杀的元吉之外,其余元氏族人,除了皇家之外的三族之内,以通敌叛国大罪株连,皆处以死刑,无一可幸免,就等着容郅回京下旨。

然而,就在他们回京的五天前,被关在刑部天牢的元静儿被人救走了。

谁也没想到,会有人来劫狱,且只劫走一个元静儿,其他的元家人都没少,因为元静儿也不是重犯,所以,就和元家其他人一样关在普通的牢房里,没有派很多人看守,不曾想就这样被钻了空子。

虽说一个元静儿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还是不能大意,所以,发现元静儿被救走后,负责此案的慎王还是派了人去追,只是几日下来,都没有消息。

这些事情,容郅自然是不管的,楼月卿也没心情管了,只是派人去找就够了,因为他们刚回京没几天,该来的事情,还是纷至沓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