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无法面对/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国夫人闻言,倒是没有疑惑,毕竟楼月卿这段时间确实是不会有空闲了,容郅离京,楚京表面上还是平静,实际上也暗流涌动不太平,加上如今整个楚国的政务都要楼月卿处理,她确实没那么多时间。

“那过去看看她吧,她这段日子时常念叨你,知道你回来了可高兴了,我正想着这两日就让人把她送回去呢!”

说完,宁国夫人就要往灵儿所在的那边走去,可是,她走了几步,楼月卿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她不由得有些疑惑,转身走到楼月卿跟前:“怎么了?有心事?”

楼月卿嘴角微扯,看着宁国夫人轻声道:“母亲,算了,还是不要过去打扰她们了,我陪您去那边走走吧!”

说完,不等宁国夫人回过神,她已经转身,往和灵儿所在的位置相反的方向走去,步伐略有紊乱,似有些逃避的样子。

宁国夫人甚是不解,蹙着眉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灵儿,再看看楼月卿的背影,想了想,还是跟着楼月卿离开了。

和宁国夫人在花园里散心走了好久,宁国夫人身体还没好,楼月卿就把她送回了芙蓉园。

随后,她回了揽月楼。

虽然她嫁出去几个月了,但是,先前在这里伺候她的侍女扔在这里日日打扫,不曾消怠过,就像是她还在这里住的时候一样,一尘不染。

回到揽月楼没多久,一个黑影闪身进入揽月楼,然而,不知是黑衣人武功太高,抑或是院子里守着的人刻意为之,好似无人感觉到有人潜入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此时,楼月卿正坐在阁楼上,静心品茗。

黑衣人闪身进来,朝着楼月卿跪下,恭声请安:“属下参见王妃!”

楼月卿神态优雅淡定,手持茶杯细细品茗,并没有因为黑衣人的到来而有半点反应,仿佛,旁若无人。

而黑衣人没有因为楼月卿的这个态度而有半分不耐,依旧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在那里,低着头,保持着揖手的动作,虽然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出声色,但是,他的一举一动无不透着恭谨。

半晌,她才放下杯子,眸子一动,看向跪在离她一丈距离外的黑衣人,眉梢一挑,淡声道:“起来吧!”

这个黑衣人,是当初容郅派到她身边的四个高手之一,武功比之莫离她们不差,隐匿的本事更是一流,据容郅所言,这四个人,是凌霄阁内部榜上有名的高手,一直在外面替他办事,当初容郅就是特意召来这四个人隐在她身边保护,她离京之前,派人来监视蔡悦,可是一般人是不行的,虽然宁国夫人和楼奕琛对此是默许了的,但是,楼奕闵不好糊弄,所以,特意让他们这几个擅长隐匿的人在宁国公府做这件事情。

黑衣人道了声谢恩,这才站起来,随后,站在原地,半低着头,不敢直视楼月卿。

楼月卿直接问道:“说吧,这两个月有什么收获?”

黑衣人立刻将所看到知道的一切一一禀报。

半柱香后,黑衣人离去,楼月卿站在房内的窗台下,看着窗外的景致,一动不动。

没多久,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很快,莫言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走了进来。

莫言已经来了一盏茶的时间了,只是刚才楼月卿和黑衣人谈事情,所以,她没上来,直到人走了,才上来。

莫言这次没有跟着她出去,原本是她留下来照顾灵儿的,所以这段时间灵儿被接过来住,莫言也跟着过来,一直都住在宁国公府,她回来两日了,莫言没得到她召回的命令,自然是也一直在这里陪着灵儿。

行至楼月卿身后,莫言微微屈膝:“主子!”

楼月卿正在出神,听到她的声音,转头看着身后,看到莫言,并不惊讶,静默片刻,淡淡一笑:“我才离开两个月,怎么感觉莫言你瘦了?”

莫言一愣,随即淡笑低声道:“莫言很好,倒是主子看起来瘦了!”

她确实瘦了一些,先前得到端木斓曦的死讯,她大受打击,然后,知道楼月卿要去羌族,好长时间都不知道楼月卿的状况,十分担心,所以,夜里难眠,做什么都心神不宁。

楼月卿不置可否,问:“灵儿呢?”

莫言低声道:“她许是听到府里的人说您过来了,嚷着要找您,莫言知道主子现在怕是不愿面对她,就跟她说主子很忙,已经回去了,过些日子才有时间陪她,她才消停,现在已经和少夫人一起回去午休了!”

楼月卿蹙了蹙眉,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天际的一片湛蓝,许久,才缓缓开口:“莫言,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可恶?明明这件事情跟她没有关系,而我,该杀的人,该报的仇都报了,如今,却从心底无法面对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连景恒她都能够刀下留情,如今,却无法面对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灵儿,说到底了,她不是一个好姑姑。

起码,如今,她对这个孩子不公平。

莫言想了想,叹了一声,低声道:“主子,凡事总要有一个过程的!”

放下心结,是需要过程的。

楼月卿的心思,其实,她们都明白,灵儿以前虽然唤楼月卿一声姑姑,楼月卿也对这个孩子真心疼爱,可是,经此一事,这个孩子和她的关系,不再单纯,她接受不了的,不只是端木斓曦的死,还有这份血缘。

所以,过些时间就会好了的。

别说楼月卿,她们也都对端木斓曦的死难以接受,心怀不甘是一定的,只是,孰是孰非他们都明白,迁怒,终是不该。

楼月卿苦涩一笑,幽幽一叹:“我终究不是一个圣人!”

她不是圣人,所以,做不到什么都不在乎,做不到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她甚至都不明白,当初她为何会这样做。

她是想杀了景恒的,哪怕明知道那是一场骨肉相残的人伦悲剧,她也不在乎,在这个世上,与她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那么多,她所在乎的却寥寥无几,一个景恒而已,与她素昧平生徒有血缘的哥哥,一个在她心里早已不存于世的人,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动手的那一刹那,她犹豫了,她知道,端木斓曦找了那么多年,不会希望景恒死,更不会希望她和自己的哥哥骨肉相残,她的母后,在天之灵,也不会想看到这样的惨剧发生,而她,终归不是铁石心肠,也不想让这两个无辜稚子,和她一样不幸。

一剑穿心,毫不留情,景恒若死,是他的命,若是侥幸可以救活,也没关系,从此以后,陌路之人罢了。

这些日子,每每想起,她都甚是矛盾,这件事情不管她怎么做,终究无法两全。

莫言想了想,笑道:“其实主子应该高兴的,您无意之下救了个孩子,却和您有如此渊源,这是求之不得的缘分!”

谁说不是呢?

闻言,楼月卿一阵恍惚,嘴角微扯:“也许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