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知道,她变了,变得胆怯,再没有不顾一切去追寻答案和真相的勇气,因为心里有太多顾忌,她慢慢的开始安于现状了。

其实,莫离说得没错,她可以做很多,哪怕是阻止这场战争,她也不是做不到,只是看她愿不愿意。

莫离的声音缓缓响起:“不过,莫离一直都好奇,倘若让主子在璃国和楚国之中选择一个,您会选什么?”

楼月卿一愣,转头看着她。

莫离面含淡笑,似在着她的回答。

这个问题,等于在问,容郅和她的血亲,她会选择什么。

楼月卿沉默了。

很久,都没有说话,只是凝望着窗外的夜色,似乎,并没有在意莫离的问题。

莫离也不逼着她回答,弯了弯嘴角,轻声道:“主子早些休息吧,您已经几日未曾好好休息了,这样熬着对身子不好,明日还要忙呢!”

说完,便转身走向门口打算离开。

只是,刚转身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了楼月卿低不可闻的声音:“我始终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莫离脚步一顿。

随后,莫离嘴角微扯,提步走了出去,关上门。

莫离离开后,楼月卿也没站多久,关好窗就去休息了。

第二日,楼月卿临近中午才起来,用了午膳,就去了慎王府。

慎王府近来挺热闹,因为世子妃诞下了个女儿,就在他们不在京中的那段时间,如今已经快满月了,新添曾孙,让老王爷心情好了不少,容昕胡闹离家折腾出来的阴霾算是冲淡了,连带着慎王妃也心情愉悦了不少,一天天都面带喜色的。

还有十日就该满月了,但是,因为魏军压境,前几日慎王和襄王都动身前往边境了,容易琰本来不用去的,但是老王爷把他赶去了,说什么身为男儿不去保家卫国在家碍什么眼,就把初当爹的容易琰踢出了京。

也是悲催!

楼月卿长这么大以来,其实很少接触刚出生的婴儿,这般仔细研究的机会就更少了。

盯着奶娃子粉妆玉砌的小脸蛋瞅了半天,楼月卿笑着道:“这孩子和昕儿倒是有几分像!”

慎王妃倒是赞同:“可不是么?昕儿和琰儿兄妹俩本就有几分像,这孩子长得像琰儿,自然也是像姑姑的!”

楼月卿挑挑眉,俗话说外甥像舅侄女像姑,其实是有道理的,灵儿和她也像呢……

尤其是眉眼,和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世子妃坐在一边,看着她们笑道:“若是昕儿在,指不定有多开心呢,她以前天天念叨当姑姑,日日琢磨孩子长得像谁,若是知道这孩子长得像她,不知道乐成什么样了!”

只是,那丫头如今却不知道人在哪里。

楼月卿看着笑容中带着一丝怅然的慎王妃,蹙了蹙眉,什么也没说。

慎王妃并不知道是她放走了容昕,只是慎王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安抚住了她。

可如今,容昕的下落她还没找到,她已经让萧以恪和尉迟晟帮忙找,自己也派了不少人去找,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可这些,她没有和慎王府的人说。

不然,又让他们担心一场。

没在这边多久,老王爷那边派人过来,让楼月卿过去。

楼月卿来的时候,老王爷正在午休,所以她直接来了这边看孩子。

因为最近身体不太好,老王爷一直卧于病榻,反反复复的总不见好,本来年轻时征战沙场落下了不少病根,先前被容昕气病了之后,就一直断断续续的病着,日日汤药不断。

楼月卿刚走进麒麟园,就被芮嬷嬷领着去了麒麟园后面的兵器库,刚走进兵器库的门,就看到老王爷站在兵器架前面,手抚着一把弯弓正在摩擦着。

楼月卿挑挑眉,她识得,那是老王爷最喜欢的一把弓,据说,是老王爷年少还是个皇子的时候,他的父皇,也就是当时的皇帝所赐,乃弓中极品,伴随着他戎马半生,很是宝贝的。

只是,这把弓已经搁起来三十多年了。

楼月卿走了过去。

“外公不好好在屋子里躺着,怎么跑这里来把玩这把弓了?”

老王爷闻声回头,看到慢慢走近的她,苍老的面容上透着一丝笑意:“丫头过来了?”

许是这段日子都病着,老王爷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和之前的精神抖擞大相庭径,人也显得更老了。

她叹了一声,略带无奈的语气责备道:“外公还病着怎么就跑来这里了?太医的话又不听了?”

老王爷吹胡子瞪眼:“这是什么话?我身体好着呢,不过是小毛病罢了,就你们这些个不肖子孙瞎折腾,让我天天喝药!”

被归类为不肖子孙的楼月卿哭笑不得,也不和老人家瞎扯废话,把目光移向搁在兵器架上的弯弓,再看着老王爷一脸怀念的样子,挑挑眉,揶揄问道:“外公不会是想要弯弓射箭吧?”

就老王爷现在这身子骨,估计这把弓都扛不起来,这可是御制金弓,很重的。

老王爷可不是认清楚了楼月卿的意思,没好气的瞪着她:“老夫拉弓射箭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楼月卿笑而不语,确实如此。

想了想,她问:“外公可是担心边境的情况?”

听芮嬷嬷说,老王爷这几日心情不太好,这是很不寻常的,因为自从有了曾孙女,老爷子的日日都乐不可支,这几日却突然心情不好了。

可不就是担心边境的情况?

老王爷面色凝重起来:“一个魏国不足为惧,可如今北璃也搅和进来了,这对楚国而言,可不妙啊!”

北璃的铁骑精兵,一向战无不胜,被世人称之为虎狼之师,哪怕是没有魏国没有内乱,楚国对付一个璃国都棘手,何况还有魏国在一边趁火打劫,楚国内部还存在不少问题。

若是这个时候东宥也卷进来,估计楚国也就交代在这一代了。

不过幸好,东宥那边似乎没什么动静。

楼月卿莞尔:“外公不用担心,如今您只要好好养着身子就好了,这些事情交给我们来操心就好了!”

老王爷点点头,若有所思道:“这些我倒是不操心,只是……”

他面色凝重的看着楼月卿,神色有些古怪。

楼月卿挑挑眉:“外公可是有什么话想说?”

老王爷想了想,认真的看着楼月卿问:“丫头,你老实告诉外公,你和北璃,究竟有何渊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