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立场坚定/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月卿一愣,定定的看着老王爷,眼底划过一丝惊诧,下意识的拽紧袖口,不过她没说话。

老王爷见她诧异之色难掩,便解释道:“丫头不必惊讶,这件事情我一直知道,乐瑶虽有心瞒着我,可她是我女儿,我还不了解她?当年她连夜把你送走,甚至不曾告诉我们一声,本就疑点重重,我派人一查便知,只是她既不愿我们知道,我也就不点破,不过,有些事情,老头子想知道还是能知道的!”

楼月卿闻言,了然,不过转念一想,她眉头紧拧,不解的看着老王爷:“那您为何一直……”

老王爷微微一叹,神色有些凝重,无奈道:“逝者已矣,如若把你留在身边能填补她丧女之痛,也不枉为一件好事,何况,你是个好孩子,不枉费她为你费心!”

楼月卿抿唇不语。

老王爷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她也并不惧怕,毕竟她是不是楼家的亲生女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把楼家当归属,楼价把她当女儿,宁国夫人一心为她,这就够了。

只是……

这时,老王爷很是认真的声音再次响起:“孩子,你还没回答外公的话,你和北璃,究竟有何渊源?”

楼月卿抬眸看着他,老人家苍老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那双布满沧桑的眼里是不可忽视的认真,不苟言笑的样子和平日里的和蔼可亲大相庭径。

老王爷原本也是一个极为严肃的人,在正事上,从不马虎。

楼月卿沉默许久,旋即,莞尔一笑:“外公不是已经猜到了么?”

老王爷眉头深拧。

楼月卿淡淡一笑,轻声道:“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您放心吧,别的不说,在这件事情上,我始终是楚国宁国公府的女儿,是您的外孙女,是楚国摄政王容郅的王妃,这就是我的立场!”

老王爷的担心她是可以理解的,他一生心系家国,最见不得有人对楚国江山不利,倘若她危害到楚国,在这件事情上有一丝偏颇,老王爷不一定会顾及亲情,必不容她!

而且,这件事情说到底了,也是她惹出来的,老王爷不怪她这一点,但是,如若她在这场战争中偏帮璃国,他必然容不下她。

闻言,老王爷似在惊讶又似并不惊讶。

他并不知道她和璃国有何牵扯,但是,足可肯定,必有渊源,所以,才会担心,但是,她给的保证,又在她的预料之中。

沉沉一叹,老王爷拍了拍楼月卿的肩膀,缓声道:“孩子,别怪外公,你该是明白,若是你……楚国江山危矣,如此代价,我不能马虎!”

若是她心思不纯,必然毁掉整个楚国,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事实。

楼家,慎王府,摄政王府,已经紧紧绑在一起,几乎掌控着整个楚国,而她和这三方息息相关,可以说是牵扯三方的重要纽带,她若是对楚国动机不纯,以她的身份,想要毁掉楚国不是难事。

最重要的一点,容郅是楚国中兴的希望,只有他可以让楚国走向繁盛,可他深爱着楼月卿,完全是用命去宠着这个王妃,为她做什么都愿意,一旦她真有歹心想要祸国殃民,那才是楚国的灭国之祸。

所以,必须要杜绝一切会危害到楚国的人和事,若是楼月卿危害到楚国,自是不能留情。

楼月卿颔首,认真道:“外公所言,卿儿深知,也能理解,不过您大可放心,我不会危害楚国,也不会让人危害到楚国!”

老王爷点了点头,自是相信她的话,想了想,问:“你的来历你母亲可知道?”

楼月卿颔首:“母亲知道,容郅也知道,我和他成婚前他就知道了,不过他并不在意!”

老王爷这才放下心来:“如此便好!”

既然他们都知道了,说明这孩子的来历他们都不介意,如此,他老头子也没什么好计较,毕竟,也算是白捡了个懂事乖巧的外孙女。

还是个不输男儿的女娃!

楼月卿见老王爷问完了,上前扶着老王爷,轻声道:“外公,我想扶您回去吧,这里毕竟阴凉,您还病着呢,呆久了对您身子可不好!”

老王爷点点头,由着她扶着回了麒麟园。

在慎王府陪着老王爷用了午膳,又探讨了一些政务和边境状况,楼月卿这才离开慎王府,离开之前,老王爷将那把弓送给了她。

她原本是不要的,只是老王爷硬是要塞给她,说什么别人求他都不给就给她了,她要是拒绝就太懂事了云云。

楼月卿只好勉为其难的把那把上好的金弓带走。

然而,马车刚离开慎王府,就被一人一马给拦下了。

是宁国公府的侍卫长。

“王妃,大事不好,灵儿小姐被掳走了!”

哗的一声,楼月卿立刻掀开马车帘子,脸色极为难看:“你说什么?”

侍卫长急忙解释,原来,就在不久之前,灵儿在宁国公府的后园玩耍,突然有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女人闯入,掳走了灵儿,留下了一个带着纸条的飞镖。

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楼月卿脸色顿时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将纸条揉成一团,眼底难掩杀机。

花无心……

她看着侍卫长,淡淡的说:“回去告诉我母亲,让她不必担心,我待会儿就把灵儿带回来!”

“是!”

楼月卿这才弃车骑马,让王府护卫先行回去,自己带着莫离出了城。

花无心留下的纸条中,是让她独自前去,但是,王府的护卫她还能轰走,莫离这个死心眼的姑娘她是轰不走的,除非死,否则,说什么也是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去见花无心的。

楼月卿猜到了花无心此次来楚的目的,怕是和景恒脱不了干系,至于别的,她还不能肯定。

一路策马出了东城门,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楼月卿就到了花无心留下的纸条中写的地方,楼月卿记得这个地方,这时之前花姑姑死的时候,容郅派人查封的一座别院。

楼月卿勒住缰绳,翻身下马,直接走向开着的门口,然而,刚走到门口,还没走进去,就从里面射出来几根银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