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你到底是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针射出来的速度极快,如若不是眼升级好又身怀内力,楼月卿估计也看不到这几根针。

瞳孔一缩,她来不及多想,立刻凝聚内力一挥衣袖,硬生生的将几根针逼退,反射回去。

随后,“叮”的几声响起,那几根针掉在地上。

接着,等楼月卿抬眸看向门里面时,一个黑影迅速闪过来,刀光乍现,楼月卿不假思索,反手将身后的莫离推开,刚推开莫离,刀锋渐进,她只能往后一跃,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那满带杀机的一剑。

随着她往后退开轻轻一跃的动作,执剑之人亦是不作停留执剑步步相逼,剑锋指着她的喉间,且杀气腾腾,这致命一招来得突然,且剑锋中带着浑厚的内力,只要楼月卿停下来,必然一剑穿喉。

所以,楼月卿根本来不及过多的反应,迅速往后一闪,退了约莫三丈的距离,眼看着周围没什么遮挡物了,楼月卿这才停止后退,足尖刚点地,楼月卿便动作灵敏的往后一仰,利剑立刻就从她头顶穿过,未等执剑之人反应过来,她迅速闪身,以迅雷之势几步闪到旁边停着的两匹马旁边,伸手就从她骑的那匹马上拔出一把利刃,明晃晃的刀光乍现,在烈日之下极为刺目,随后,她反身一跃,迎向已经反应过来正转身往自己攻击过来的黑衣人。

许是因为两人的动作个招式太快,两者都没有注意看对方的样子,只有刀锋相撞,每一招都难掩杀机,对方想来是想取她性命,所以招招夺命,她剑法也是高深且诡异,每一招都极其利落,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楼月卿也不客气,每一招都直取对方命脉,一时间,只见别院门前的空地上,一黑一白两抹身影迅速闪动,辨不清身形,只听到兵器相撞的声音从不停下,随着两人打斗的激烈程度,一阵阵罡风掀起一地尘土,场面也算壮观。

楼月卿的武学造诣高,体内又有景媃给她的百年内功,当今世上,能够与她相敌的人不多,但是,花无心的也绝对不差多少,百个回合下来,楼月卿虽然丝毫未伤,也没能讨得了好。

花无心内力虽然不及她,但是剑法十分了得,可谓登峰造极,而她因为体内还有寒毒,多多少少都会有顾忌,不敢倾尽全力,且她虽然剑术不错,甚至是剑法极好,却总归不及花无心厉害,当时打败了景恒已是吃力,如今想打败花无心就难了,所以,根本拿花无心没办法,一时间,两抹身影平分秋色,打得天翻地覆也分不出胜负。

这一番交手,楼月卿也看出来了,景恒确实是师承花无心,两人内功相似不说,剑法招式更是如出一辙,只是,景恒怕是也只学到了花无心的一半,而花无心的剑法,可谓出神入化了。

然而,就在两人打得激烈的时候,花无心忽然停下了攻击,收回了和她相抵的长剑,退开几步,诧异的看着她。

刚才还招招想要取她性命的人忽然罢手,楼月卿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对方停下来了,她也没有必要猛追猛打,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寒毒在身,她不能耗费太多内力,剑术她又不及花无心,再打下去对她没有好处,停下来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当两人停下来,原本就心怀疑惑的花无心终于看清了楼月卿的样子,看到楼月卿的脸时,花无心一脸不可置信,仿佛活见鬼一样……

怎么回事……

楼月卿眯了眯眼,并不奇怪花无心的反应,她自然知道花无心看到她会惊讶,如若她没猜错,花无心应该和景媃渊源极深,虽然以前端木斓曦从来没跟她说花无心和景媃认识,但是,能让景媃如此放心把孩子托付给她抚养保护,可见花无心和景媃的关系绝对不是单纯的认识,只是其中曲折无人知晓罢了。

关于景媃的事情,端木斓曦并不是什么都知道,毕竟两人虽然一起长大关系比亲姐妹还好,但是,并非一直都是形影不离。

半晌过后,花无心才一脸难以置信的呢喃问道:“你……你究竟是谁?”

怎么会……

所使剑法和景媃以前使过的碧落剑法如出一辙也就罢了,还长着这样一张脸……

楼月卿冷笑:“花岛主真是奇怪,你费尽心思把我引到这里来,难道会不知道我是谁?”

花无心恍然惊觉:“你就是楼月卿?”

楼月卿冷嗤:“废话!”

花无心神色极其古怪:“你是楼月卿……那……”顿了顿,她眯着眼看着楼月卿,想到什么,立刻出声问道:“你真的是楼家的亲生女儿?今年多大了?生辰是什么时候?”

像,实在是太像了,说没有关系她死都不相信!

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不少,但是,眼前这个,绝非巧合,何况……

楼月卿脸色一沉,似对花无心的这些问题问得不耐烦的样子,冷冷开口:“这与你何干!”

花无心一噎,定定的看着她。

楼月卿已然没有继续耐性,问:“灵儿在哪?”

她现在没心情和这些人周旋,只想把那孩子带回去,之前她就不该心怀芥蒂把孩子留在宁国公府,宁国公府虽然守卫森严,却不及摄政王府铁桶般的守卫,花无心可以不着痕迹的潜入宁国公府,却不一定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入摄政王府,是她的错,让人趁虚而入,也不知道那孩子在陌生的地方现在会不会害怕。

她是绝对不可能让任何人把灵儿带走的。

提及灵儿,花无心立刻道:“那孩子是景恒的女儿,也算是我的孙女,这次我是一定要带她回去的!”

这一次,她原本也是特意来把这孩子带回去的,当然,杀楼月卿也是此行的目的,之前景恒重伤,几乎丧命,被送回千玺岛的时候,呼吸都没了,加之失血过多,她费尽心思,几乎倾尽毕生所学,用尽岛上的药材,才保住景恒的命,可是因为伤得太重,他现在还没有醒来,她逼问了景恒的手下,才知道景恒为何受此重伤,追查之下,方得知景恒还有个孩子,所以,景恒性命无恙之后,她立刻就赶来楚国,一为把这个孩子带回去,二来,便是为景恒报了此仇。

景恒不仅是她的徒儿,也是她亲手养大的孩子,她视若亲子,加之他是景媃的孩子,景媃对她恩重如山,她自然是不能亏待了这个孩子,如今他伤重至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她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闻言,楼月卿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讽刺道:“真是可笑!”

花无心脸色一沉:“你这是何意?”

楼月卿冷笑道:“这孩子是我救回来的,她的母后把她托付给我,我又养了她这么久,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带走她?你的立场在哪?”

花无心拧眉:“她是景恒的……”

楼月卿冷声打断她的话:“那你就让他自己来,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把这孩子从我身边带走!”

他若是敢,她就杀了他,这一次,绝对不留情!

花无心没说话。

只是静静地看着楼月卿,眼神有些诡异。

楼月卿任由她看着。

片刻,便听到她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对他下此杀手?”

楼月卿挑挑眉,嗤笑道:“我是什么人,花岛主不是知道么?至于我为何要杀他,血债血偿,这不是天经地义么?”

“什么意思?”血债血偿?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楼月卿冷声道:“他间接杀了我师父,我没有直接杀了他,已经是看在我师父和灵儿的份上,如今你还想寻我报仇?你有什么资格?”

花无心显然不知道端木斓曦死了,也不知道端木斓曦和她的关系,一听到她的话,一脸不解的问:“你师父?你师父是谁?”

楼月卿挑挑眉,冷笑:“你不知道?我可是记得她几次重伤皆是被你所赐,你竟然还问我她是谁?”

花无心一愣,拧眉想了想,一个人的脸印上心头,她猛然看着楼月卿:“端木斓曦?”

看着楼月卿不说话默认的样子,花无心肯定了,她自然是惊讶无比,一阵恍惚:“端木斓曦死了……”

还是是在景恒手里?

怎么会这样?

这……

若是……

即便是过去了两个月了,提及端木斓曦,楼月卿心中仍是悲痛难忍,她紧抿着唇,眼帘微颤,握着剑柄的手紧了紧。

想起什么,花无心立刻抬眸,定定的看着她,问:“你是端木斓曦的徒弟,又长着这张脸,那你到底是什么人?”

会碧落剑法,内力和景媃以前的如此相似,长着这样一张脸,又被端木斓曦收作徒弟,这些,绝对不是巧合。

也许她就是……

楼月卿冷声道:“这跟你没关系!”

说完,她不等花无心反应过来,转身走向别院门口。

既然花无心废话那么多,又不肯交出灵儿,她自己进去找便是,想来灵儿就在里面。

见她提步走向门口,花无心蹙了蹙眉,立刻跟上。

楼月卿走到门口,将手里的剑递给莫离,便走进了别院的门,这次花无心没拦着她,而是面色古怪的看着楼月卿,跟在她后面。

很快楼月卿就找到了灵儿所在的地方,只是……

看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灵儿,小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她面色一沉,几个箭步上前,细细察看之下,发现孩子身上衣服大量皱褶,手上也有些小伤痕,脸色有些白,眼睛肿肿的,一看就知道哭过,她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转头看着花无心,咬牙问道:“你对灵儿做了什么?”

该死的,才被带出来没多久,为何孩子变成这个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