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两败俱伤,战事矢起/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无心蹙了蹙眉,看向一边的两个随行而来方才在照顾灵儿的侍女,淡淡的说:“下去!”

两个侍女疑惑的看着突如其来的楼月卿,本来很奇怪这个人是谁,不过,听到花无心的吩咐,立刻领命:“是!”

待她们退下后,花无心才对楼月卿解释:“这孩子不肯配合,方才一路上一直闹腾,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流了些血,哭了好久才昏迷了,不过并不碍事,你不必担心!”

显然,花无心确实是个冷血的人,提及灵儿这些伤,没有任何心疼之意,想来也是因为灵儿与她从未见过,感情不深。

但是,楼月卿却脸色愈发难看:“不碍事?她还那么小,从马背上摔下来伤成了这个样子,你来跟我说不碍事?花无心,你简直该死!”

灵儿还不到五岁,细皮嫩肉的,之前不管是在她身边还是在宁国公府,都被照顾的好好的,谁不是把她当宝似的疼着,掉根头发都心疼,如今这样,能叫不碍事儿?

虽然她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在马背上摔了多少次了,可是那也不能相提并论,毕竟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和这个孩子本就不一样,加上心性不同,她那是自找的,灵儿这是被迫的。

如今看着这孩子这个样子躺在面前,她岂能不心疼?

花无心无言以对,听到楼月卿的这些话,不苟言笑的脸上,有些愧疚,然而,听到楼月卿后面那句,她蹙了蹙眉,脸色不太好。

她来接这个孩子,也只是不想景恒的血脉流落在外,但是,毕竟不是从小就在她身边长大的,自然是没感情的,而且,这孩子刚才一直哭闹着要姑姑,花无心本就对这个伤了景恒的女人恼恨至极,听到灵儿那么亲这个险些杀了她父亲的人,她就失望。

如今想来,她确实是做得不对,但是,不代表她可以让楼月卿这般挑衅。

从没有人在她面前这般放肆过。

楼月卿哪里还有心思管她,立刻看向一边的莫离,莫离会意,上前,为灵儿把脉,片刻,莫离站起来,给了楼月卿一个安心的眼神:“主子放心,只是皮外伤,其他的无碍,就是受了些惊吓!”

楼月卿这才放心,胳膊腿没摔出意外就好。

毕竟这细皮嫩肉的,骨骼也都还脆弱着,从马背上摔下来,极有可能摔坏胳膊腿。

没有任何犹豫,楼月卿直接抱起灵儿就打算走,花无心拦着她,淡淡的说:“这个孩子你不能带走,她是景恒的女儿,也是我花家的孩子,理应要跟我回千玺岛!”

楼月卿看着挡在跟前的花无心,眯了眯眼,嗤笑道:“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花无心拧眉。

楼月卿满带讽刺的声音又响起:“况且,别说灵儿,就连景恒……他到底是不是你花家的人都尚待商榷,不是么?”

说完,她顾不得花无心难看至极的脸色,抱着灵儿大步离开,莫离随之跟上。

她现在没心情和花无心算账,且不说灵儿这个情况她不想耽搁在这里,她现在也没把握可以全身而退的前提下对付花无心,方才一翻打斗她也大概了解了花无心的武功有多高,硬碰硬极有可能两败俱伤,若是自己也受伤了那就是得不偿失了,如今的楚国内外局势紧张,需要十二万分的精力来应付,她可没有养伤的时间和条件。

就像容郅说的,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然而,刚绕过几个回廊打算出门,黑影闪现,花无心已经挡在她面前,剑指着她。

冷眼看着她,花无心冷声开口:“孩子你不能带走,还有你,若不把话说清楚,也休想离开!”

楼月卿面色一沉,一旁的莫离握着剑的手紧了紧,伺机而动。

静静地看着花无心片刻,面上平静情绪难辨,眼底意味深长,片刻,她弯了弯嘴角:“好啊!”

然而,若是花无心以为她这个好是要和她说清楚,那就错了。

只见楼月卿声音刚落下,就转身把灵儿放进莫离怀中,然后把莫离手里的剑接过,两人极有默契,动作一气呵成,配合的极好。

随后,刀光乍现楼月卿立刻扬剑迎上花无心。

楼月卿的声音伴随着刀剑碰撞的声音响起,“莫离,你先带灵儿回京!”

“是!”莫离领命,立刻抱着灵儿绕开两人的打斗出了别院门口。

她虽担心楼月卿,却也知道,现在她们留下来只会让楼月卿分心,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只能立刻把灵儿送回去,再立刻赶来,也就一炷香的时间。

花无心见莫离欲走,立刻想要脱身去拦着,结果楼月卿一剑横过来,挡住了她的去路,然后剑锋一转,划向花无心的喉间,花无心只能提剑一挡,因为楼月卿这次是已经不管不顾,使劲浑身解数在跟她打,所以比刚才更难对付,剑锋中暗含内力,力道极大,内力中还伴随着阵阵刺骨的寒意,花无心只能忙着应付楼月卿。

但是,她很是诧异,楼月卿的内功和景媃当年的极为相似,必然出自同宗,且内功深厚无比,这股内力的来历她本就觉得奇怪,然而更奇怪的是,这股内功还携带着大量寒气……

这就奇怪了……

这时,花无心的两个侍女急急从里面出来,花无心看到她们,立刻一边应付楼月卿,一边吩咐:“快去追,别让那个孩子被送走!”

“是!”两人立刻往门口奔去。

楼月卿见状,脸色一变,立刻退开几步,随后凝聚内力往正要跑向门口的两个侍女一剑挥过去,一阵罡风立刻袭向那两个人,那两个人显然武功也不低,立刻察觉到了楼月卿的动作,打算避开,可是还是被波及到,被强烈的罡风震开,甩到一边口吐鲜血,罡风所到的那一片屋檐墙壁也瞬间崩塌。

花无心见状,面色一变,果然刚才在外面的打斗中,楼月卿没有尽全力,如今的才是她的实力。

楼月卿身上这股内力,不比当年景媃的差,甚至在景媃之上,而她当年本就内功远不及景媃,如今拼内功自然是比不上楼月卿的。

楼月卿回过头来,已然耐性全无,看着花无心的眼神杀气腾腾,冷冷一笑:“既然你上赶着送死,我成全你便是!”

大不了拼尽全力,最多寒毒发作受点内伤,养几天便是,死不了!

话落,她剑锋一转,迅速攻向花无心,花无心一愣,随后不假思索往后纵身一跃,避开了楼月卿的攻击,跳上了身后的屋顶,楼月卿见状,随之跃上去。

屋顶上,可以看到别院外的光景,莫离抱着灵儿策马离开的背影慢慢消失,楼月卿这才放下心来,看着花无心。

花无心知道,灵儿被带回去后,她是带不走了,经此一事之后,灵儿必然会被保护的好好的,不可能再有今日这样的机会,而且,眼下的麻烦更加棘手。

看着楼月卿,她想了想,神色极其认真的问:“事已至此,孩子已经被送走了,我们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如今你能否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比起灵儿,她更想知道楼月卿的情况。

长得像,或许是巧合,但是,武功内力如出一辙,又和端木斓曦有如此渊源,面对她的质问又是这个态度,花无心不得不起疑。

虽然,疑点重重……

楼月卿十分不耐:“我是什么人与你无关,你要我回答你几次?”话锋一转,她又眯了眯眼,似笑非笑的道:“而且,谁说我们再打下去没意义?你莫不是忘了?屡次重伤我师父在前,带走灵狐时逼死花姑姑在后,花姑姑对我夫容郅恩重如山,你却逼死了她,这两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正好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我们就好好算一算!”

花无心要带走灵狐,她无权置喙,毕竟灵狐本也是花家的东西,当初花姑姑盗取灵狐本就做得不对,物归原主他们自然是无话可说,可是,花姑姑的死,哪怕是自杀的,花无心也要负大半的责任!

花姑姑对容郅救命之恩无数,又对庆宁郡主恩重如山,他本该好好照顾花姑姑为她养老送终护她周全,可她终究还是为他而死,她的死,始终梗在容郅心头,虽然不说,可是楼月卿知道,他一直没放下,倘若今日容郅在京,花无心必死无疑。

闻言,花无心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冷嗤道:“笑话,端木斓曦闯入我千玺岛,本就该死,我没杀她已经是看在景媃的面上,至于花无言,一个背弃了家族私逃在外的无用之人,我不过是作为一家之主处置我家族内部的人,与你何干?何况,她的死是她自找的,我可没杀她!”

这两件事情,她自是没有任何错处,不过是遵循族归处置她该处置的人和事,何错之有,所以,也不赞同楼月卿的这番指责。

楼月卿不以为然:“你秉承你的规矩执行你的家法那是你的事情,我要报仇也是我的事情,你认也好,不认也罢,都改变不了,何况……”她嘴角勾起,似笑非笑:“花家主这话也提醒了我一件事情,你并非我楚国子民,却屡次潜入我楚国疆土欲行不轨,谁知道你是不是他国细作?我作为楚国摄政王妃,代掌政务,我说你该死,你就该死!”

跟她辩论是非?真是可笑!

她觉得她该死,她就必须死!

说完,楼月卿已经懒得再跟她废话,趁着花无心还没反应过来,她再次出手。

这一次,不同于刚才在别院外面的搏杀,刚才是花无心步步紧逼招招夺命,如今她却明显有意避让,不敢伤及楼月卿,只能尽力防守不让自己吃亏,而楼月卿步步杀招,且丝毫没有再顾忌的使出内力,花无心只守不攻,明显落了下风。

激战之下,只依稀看到两抹身影晃动,刀剑相撞的声音不断传来,一阵阵罡风刮过,她们所到之处,瓦砾渐碎,屋顶坍塌,仿佛地震一般,甚是激烈。

就在两人打得正激烈的时候,“轰!”一声响起,强大的一股罡风从她们身上往外炸开,顿时将她们脚下乃至于整个别院的一大片屋顶全部震塌了,大片屋檐瓦砾仿若地震一样轰然坍塌,两抹身影瞬间分开,往相反方向退开数丈之远,纷纷落在没被刚才的打斗波及的屋顶上。

落在完好无损的屋顶上,楼月卿踉跄几步才站稳,刚一站稳,就低头看着的肩膀下面,只见白色的衣服上面,一片鲜红血肉模糊,俨然是一个刚被弄出来的伤口,此时正在不停的淌血,她却却不以为然,只是蹙了蹙眉,似乎不觉得疼一样,随即抬眸看着一片废墟对面,距她十余丈距离之外的花无心,裂开嘴角,笑意不明。

花无心情况比她差多了,被她打了一掌,正中心口,这一掌虽然打偏了点,但是分量绝对够的,她用了不下八成的内力,若是常人,当场毙命是绝对的,花无心虽然武功高强,却还是被打成重伤,如此重的内伤,不死也半条命都没了,够她受的了。

她抬眸看去,只见不远处的花无心一只手执剑撑在后面,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是捂着心口,一阵颤抖,脸色极为难看,眉头皱的厉害,紧咬着牙关,紧抿着唇,似在忍着痛苦,却依稀看到她嘴角噙着一抹血迹。

楼月卿冷笑,饶是花无心剑法出神入化难以匹敌,也只是可以让她流些血受点伤罢了,但是,她的一掌,足可要了花无心半条命。

所以,以被她刺一剑的代价换来这致命一掌的机会,楼月卿觉得不亏。

当然,这种心理,也只有容郅不在的时候她才敢有,若是他在,自己蹭破点皮都要受他一顿训,何况是肩膀都快被刺穿了。

花无心忍着剧烈的痛意抬眸看着她,尽管距离有些远,花无心安好时候能看到楼月卿的表情,看到她意味不明的笑意,眉头拧得更紧,咬牙吃力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你可真是快够狠的!”

她可是记得清楚,方才两人交手几百个回合,一攻一守,楼月卿招招夺命,她一味防守,楼月卿武功虽高,剑法却远不及她,也算是各有所长,如今她们用的是剑,所以楼月卿一时也伤不到她,可没想到,楼月卿打得不耐烦了,竟直接以退为进,让她刺了一剑,然后趁她不备,一掌打在她心口上,且用足了内力,毫不留情,若不是打偏了一点,估计这一掌下来,她命都要断送了。

可是,楼月卿内功如此深厚,即便打偏了,也不容小觑。

这个女人够狠,对别人狠,随自己也毫不客气。这一点,倒是和景媃如出一辙!

楼月卿嘴角微勾,仿佛听不出花无心的讽刺,笑道:“多谢花岛主夸奖!”

花无心沉沉的看着她,没说话,不晓得是无言以对还是伤的太重说不出话来了,只看到她握着剑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的那只手,在隐隐颤抖,似乎快要支撑不住了。

楼月卿眯了眯眼,随即垂眸看着脚下完好无损的瓦片,嘴角微微勾起,随后,她长剑一扫,挑起一片瓦片就直接挥向花无心那边,瓦片顿时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去,随后,哐当的一声响起,直击撑着花无心身体的那柄长剑,李克江那把剑弹飞,花无心也应次失去了支撑,重重的摔在屋顶上。

“噗!”的一声响起,花无心一口血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喷在一片瓦砾之间。

花无心脸色愈发难看。

她立刻颤抖着手从衣服里拿出一瓶药,打开塞子就往嘴里倒。

楼月卿见状,想阻止,可是刚一动,她忽然眉头一皱,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一股极寒之气,从下丹田处散开,正在蔓延全身……

寒意来的很快,快到她来不及做好准备,身体一软,瞬间失了力气,她站都站不稳,直接瘫坐在那里,刚一倒下,嘴唇立刻变得青白,眉头立刻结出白色的霜……

那边,花无心吃了药后,闭上眼缓了一阵,脸色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了,她的那两个侍女很快上了屋顶出现在她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两人方才都被楼月卿伤及受了点内伤,可是,却不算重,扶起花无心之后,忙问道:“家主,您没事吧?”

花无心没回答,任由她们扶起来后,往楼月卿看了过去,随后目光一顿,注意到了楼月卿很不对劲。

远远地就看到楼月卿低着头坐在那里,手握着长剑撑在一边,因为方才的打斗,她的珠钗头饰早就掉了,披着一头长发,如今低着头,脸被挡住了,所以看不到她的样子,却依稀能看出来她握着剑柄的手在隐隐发抖,仔细一看,还能看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如今烈日炎炎的,空气中却忽然蔓延着一股寒意……

她这是怎么了?

身旁扶着她的手下问:“家主,她好像很不对劲,似很痛苦的样子,要不要趁此机会杀了她?”

花无心没说话,而是定定的看着楼月卿,顾不上自己仍身怀重伤。

这时,另一个侍女忽然开口:“家主,有马蹄声!”

花无心这才注意到,远处有马蹄声传来,且听这阵势,绝对不是单枪匹马。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的传来,越来越清晰,顺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别院的西边方向,一片空旷的平地上,一片黑影往这边靠近。

花无心见状,立刻吩咐道:“撤!”

“可是您的伤……”这么重的伤势,根本不适合奔波赶路。

花无心沉声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虽然从没见过,可是她两次来楚都和楚国摄政王府有关,自然是对摄政王府的情况略有耳闻,这些人,想必就是容郅手下的王骑护卫,专门护卫容郅的精骑,而且粗粗一看,不下三百人,留下来等于等死。

两人这才扶着花无心跃下屋顶,逃离这里。

很快,一片黑影逼近别院,在最前面的莫离看到别院的惨状,脸色大变,立刻跳下马,冲进已经被激烈的打斗弄的残破不堪的别院。

一个声音响起:“王妃在屋顶上面!”

莫离闻声看去,立刻跃上屋顶,几步冲到楼月卿身边,见楼月卿这个状况,脸色甚是难看。

楼月卿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死撑着没有倒下,但是,整个人已经仿佛一根冰柱一样,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寒意,一靠近她,仿佛置身严冬。

似乎感觉不到楼月卿身上刺骨的寒意,莫离扶起楼月卿,她就立刻运起轻功跃下屋顶,然后将楼月卿扶上了马,自己也翻身上马。

王骑护卫的人巡了一圈,立刻过来禀报:“莫离姑娘,没有贼人踪迹,怕是已经逃了!”

莫离看着楼月卿这个样子,还有身上的血迹,脸色十分难看,沉声道:“追,传令下去,封锁所有出京的途径,严加盘查,绝对不能让她们逃离楚国,一旦找到……格杀勿论!”

“是!”

莫离这才策马带着楼月卿回京,带走了一部分王骑护卫的人,剩下的人,自然是追查花无心去了。

楼月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身上的伤已经被莫离处理过了,也包扎好了,衣服也都被换了,只是人有些虚弱。

没想到宁国夫人竟然在,据说得知灵儿被带回来,她也受了伤之后,宁国夫人就过来了,因为她还没醒,所以不放心,晚上也没回去。

宁国夫人问她是怎么回事,楼月卿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一下,宁国夫人也没多说什么,照顾她吃了东西喝了药,就去休息了。

她一走,莫离才走进来。

莫离一进来,楼月卿便问:“怎么样?”

虽然没问清楚什么怎么样,莫离却知道她问什么,回答道:“已经派了暗卫和王骑护卫的人去追,也传令下去封锁盘查所有出京的途径,不过还没有消息!”

楼月卿闻言,眯了眯眼:“都说狡兔三窟,若是那么容易追到,花无心这个花家主岂不是摆设?”

莫离没说话,神色有些古怪,欲言又止的样子。

多年的相伴,楼月卿岂会不知道莫离,一个表情就猜出了她的心思,道:“有什么话就说!”

莫离想了想,还是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竹筒,递到楼月卿的身前:“今日下午收到了瑾王的飞鸽传书!”

楼月卿一愣,静静地看着莫离手里的小竹筒,眸色不明,抿唇不语。

莫离见她许久不动,便问:“主子是自己看还是我帮您看?”

楼月卿伸手接过了小竹筒,拿出里面卷着的小纸条,打开。

静静地凝视着上面的寥寥几语,半晌,她都不做任何反应,只是拿着纸张的手,在隐隐颤抖。

莫离就站在楼月卿旁边,自然是看到了纸上的内容,蹙了蹙眉……

不得已而为之……

呵!

楼月卿冷冷一笑,挣扎着打算站起来,莫离见状,要扶着她,她拒绝了莫离的搀扶,拖着有些轻软无力的身子,挪着脚步走到一边的灯架旁边,将手上的纸条点燃,静静地看着慢慢燃烧殆尽的纸张,手一松,掉在地上,很快一张纸就成了灰烬。

随后,她转身,走到窗台下,退开紧闭着的轩窗,一股凉意立刻就串了进来。

莫离见状,立刻走到她身边轻声道:“主子,夜里风大最易伤身,您现在不能吹风!”

楼月卿不以为然:“无妨!”

莫离拧眉,很不赞同的看着她:“主子!”

要任性也得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好伐?

楼月卿转头,看着莫离幽怨的小眼神,原本心里的阴霾顿时没了,咧嘴轻笑道:“你这个样子,倒像个老妈子!”

莫离脸色一黑,你才是老妈子!

楼月卿抿唇一笑,揶揄道:“好了,别一副我欠你银子不还的样子,我去休息还不行么?”

莫离点头:“主子是该多休息!”

楼月卿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笑意吟吟:“你忙活了那么久,也去休息吧!”

说完,就往床榻那边走去。

莫离这才关了窗,跟在她后面走去,待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见她闭上眼,才无声一叹,转身走了出去,关好门。

门刚被合上,本来闭着眼的楼月卿,忽然睁开了眼,定定的看着帷幔顶,一脸平静,眼底却情绪难辨。

第二日一早,宁国夫人就回去了,如今蔺沛芸月份大了,临盆在即,要时刻留意,她不能离开太久,所以一早就回去了。

楼月卿醒来的时候,宁国夫人已经走了。

灵儿被带回了这里,也顺理成章的留在摄政王府了,她年纪小,并不知道楼月卿的心结,所以见到楼月卿,依旧是十分亲昵,知道楼月卿是因为她才受了伤,又是自责又是心疼。

楼月卿终究还是放下了心结,以前怎么对她现在还是怎么对她。

毕竟是她的亲人……

连着两日下来,楼月卿除了处理政务和养伤之外,就是陪着这孩子,因为被掳走一事,小丫头终究被吓到了,所以,特别依赖楼月卿,楼月卿也由着她去。

两日下来,还算平静。

但是,日子终究是不可能一直平静下去,

四月十二,边境传来了消息,一封封飞鸽传书和一道道八百里加急文书被送进了楚京。

魏军举兵五十万压境,分兵三路,分别攻打楚国临近魏国的临淄,暨阳和洑水三城,特意绕开了楚国和魏国交界的峪南关,专攻其他三个边境城池,来势汹汹,意图一战攻入楚国腹地,然而……

因为楼月卿之前收到了消息,做好了布防,让慎王和襄王前往,又让薛痕提前做好布防,结果来势汹汹的魏军却节节失利,不得不退兵。

魏军三方军队加起来伤亡近十万,楚国也伤亡惨重,不下五万人。

此战算是楚国胜了,但是,却还是不能乐观,因为这些年来两国算是盟国,所以边境驻军比起驻守在其他两国边境的少了一些,一共才三十万,魏军却举兵五十万,敌众我寡,加之边境守军的将领并非信得过的人,倘若不是她提前做好准备,这一战结果必然是反着的。

她得知魏国的这个打算后,只是派了慎王他们秘密前往准备,却没有调兵,为的就是让魏国掉以轻心,给他们致命一击,不过,她早就传令给驻守在离西境三百里外金洲府的十万楼家精兵做好准备,如今怕是已经赶往西境了。

紧接着,就是北方战报。

北璃以长乐公主被楚国摄政王妃所害致使残废为由,从蜀地发兵四十万,由平南王萧以慎和镇国将军杨弋领兵,南攻楚国,结果和前面的相反,北璃大军势如破竹,楚国连连失利,两天之间竟然被夺了两座城池!

因为北璃是直接从蜀地发兵,不必四处调兵,所以,来的很快,楼月卿收到消息传令去北境才刚过两天,北境守军还没做好准备,容郅和楼奕琛都还没赶到,北璃大军就已经兵临城下,加之领兵的平南王萧以慎和镇国将军杨弋都是深谙兵法的将领,所以,一连几战都胜了。

此战报一传回来,朝堂炸开了锅,紧接着,楼月卿又被舆论和谴责声推上了风口浪尖,臣民们纷纷指责她祸国殃民,引来此次楚国大祸,虽然没有人敢道摄政王府的门口开骂,但是,民间却从不停歇,比起以前的各种对她的谴责,此次算是民心沸腾,民怨矢起,史无前例。

楼月卿虽然没有出门,可是,外面的这些骂声她还是知道的,对此,她不做任何反应,默许了这些人的谴责,毕竟这是事实,楚璃大战,她推卸不了责任。

所以,她任由这些人骂她。

但是,却不允许有人做小动作。

战报传回来的第二天,一大波官员纷纷进宫请见容阑,竟都是跪请容阑出面主持朝政的。

据说,宣文殿外,一大群官员,尤其是那些文官,跪在宣文殿外面,请求容阑出面主持朝政,将她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废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