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按兵不动/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的事情,楼月卿都知道,不过,她丝毫不在意,我行我素的窝在府中,处理源源不断送来的战报,琢磨战况,对外面的事情保持着无所谓的态度,连府中的下人们都愤懑不已,可她却淡然处之,好似那个被臣民谩骂诅咒的人,并不是她。

幸好,那些人虽然各种谴责谩骂,到也没胆子来砸摄政王府的门,甚至都不敢靠近摄政王府。

所以,摄政王府一如既往地平静,和外面的喧嚣形成反差对比。

而此时的宫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宣文殿前的空地上,跪着一地官员,几乎都是文官,个个都仿佛即将亡国一样,一脸悲痛哀嚎,哼哼唧唧的各种奏请,跟哭丧似的……

也和哭丧没什么区别了,他们本就反感楼月卿执掌朝政,一个女人而已,还是一个王妃之身,却牝鸡司晨的独揽朝政,他们不敢对摄政王殿下有意见,可不代表对这个王妃也没意见。

自古以来,女子摄政的不少,可大些多数都是天子之母太后,抑或是天子之妻皇后,就从没有身为王妃独揽朝政的,哪怕是摄政王妃,也没资格,可如今,这位摄政王妃却大权在握,怎么说都不合规矩,以前他们怒不敢言,各种反对的折子送上去就没有音信,摄政王又对这个楼月卿言听计从,楼月卿又出身宁国公府,有如此强大的背景,他们也只能忍着,可心底对这个女人可是又厌恶又忌惮。

如今战事矢起,北璃大军南攻,就是这个女人造成的局面,且连丢三城伤亡惨重,他们自然是要趁此机会把大权从楼月卿手里移走,若是可以,顺便除掉她,趁着容郅如今不在,除掉她。

当然,如果这次摄政王战死沙场也回不来了,就更好了!

这么多年,摄政王掌权,杀伐果决,虽然政治清明,可是太过不近人情,想杀谁就杀谁,想请理谁就清理谁,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对他们这些各有牵扯的文臣言官来说,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特别是现在,他们所依附的太后和元家都成了这样,指不定等这些事情一了结,他们也会被想一个个拔除……

反正皇帝和摄政王的关系已然恶化,他们是知道的,若是能让皇上趁此机会拉摄政王下台重掌朝政,他们才有出路。

可是他们跪了整整一天,皇帝都没有出现,甚至一个态度都没有。

而宣文殿层层把守,他们不敢也闯不进去,只能跪请,跪的膝盖没了知觉,好多个年纪稍大的,或者体弱些的都中暑昏迷了,可是,宣文殿内依旧没有任何音讯。

御林军几乎把整个宣文殿把守得水泄不通,个个都冷眼看着这些大臣跪着哭嚎,都没什么反应。

眼见着夕阳西下了,顺德公公才出来传旨:“诸位达人回去吧,各位的意思皇上已经明确,但是皇上还在病着,即便是想要执政也力不从心了,朝中的事情早就全权交由摄政王殿下处理了,既然摄政王殿下让摄政王妃执政,那诸位还是遵循殿下的意思,都回去吧,莫要再跪着了!”

说完,不再理会群臣的反应,顺德公公转身走回宣文殿。

群臣再次沸腾。

但是,顺德公公身影已经消失在宣文殿门口,根本不再理会他们。

皇帝已经表了态,他们再跪下去也是无用,只能垂头丧气的声声叹息,绝望的陆续离开。

与此同时,宣文殿内。

容阑确实是病着,只是不至于下不来榻。

一如既往的一身月白锦袍,站在宣文殿偏殿的窗台下,静静地看着殿外陆陆续续离开的官员,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他脸色不太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比之前更加瘦弱,看起来病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顺德公公走来,站在他身后:“皇上!”

容阑闻声回头看着他,淡淡的说:“召薛贤妃来见朕!”

虽然容郅已经下了死令不让他出宣文殿半步,也派了暗卫监视着他,不让他召见那些心腹,但是,皇后和薛贤妃是可以进来的。

估计也是因为上次软禁他差点要了他的命,所以现在容郅没做得太绝。

顺德公公领命:“老奴这就去!”

顺德公公退下后,容阑继续站在窗台下,遥望窗外的暮色,陷入沉思。

楚璃边境。

因为北璃大军来得突然,楚国北境一带都还没做好迎战准备,且北境守军分布极广,时间紧迫还来不急调遣,北璃大军就已经南攻,所以连连失利,竟两日之内丢失了南祁还有河浦两座边城,伤亡惨重,最后还是宁国公楼奕琛带领二十万大军抵达,才避免了北璃再次进攻,退守河渡。

因为北璃来势汹汹,加之伐楚的理由,楚军这边军心不稳,虽然这些将士嘴上不敢说,可是心底都在埋怨导致了这次大战的人。

楼奕琛对此虽然十分反感,可是,毕竟是事实,他也只能尽力安抚,然后不眠不休的做好部署,还好碍于楼家在楚国的百年威名,和楼奕琛多年来在军中的威望,无人敢对他不敬。

只是两日下来,璃国没有再有任何动作,而是占领了两座被攻下来的城池后,就直接驻兵了,楼奕琛本以为北璃那边会成楚国军心不稳趁虚而入,可是,两日过去了,都没有消息。

这让他十分不解,懂兵法之人都该知道,趁着他们那边连胜之后的军心大振,这边连败之后军心不稳进攻,胜算是极大的,若是如此,楼奕琛都没有把握可以守住,可是,北璃那边却没有任何动作。

他自然是觉得诡异,当然,觉得奇怪的,不只是他。

北璃大军就驻守在河渡城十里外的青川平原,青川平原后面,就是被攻下来的南祁和河浦,之后过去就是楚璃边界,在过去就是北璃蜀地。

自从攻下两座城池后,被命为领兵元帅的平南王萧以慎下了死令,不许烧杀掠夺,不许滋扰百姓,然后就在青川平原扎营了,两日过去了,没有任何命令下来。

北璃的将士都疑惑不已,连夺两城之后,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不已,随时准备冲锋陷阵,可是两日了,都没有收到元帅继续进攻的命令。

这让大家都纳闷不已。

更纳闷的,当属杨弋。

他已经连着几次找萧以慎,可是,萧以慎的手下都以殿下连战两日太累了在休息为由,不让任何人打扰,连着两天,都是这个理由,除了萧以慎特意准许的人,其他人都被拒在帐外,还下了死令,谁敢打扰,军法处置。

军中的将领自然都不敢打扰这位祖宗,毕竟谁不知道这位爷一向脾气不好,谁的面子都不给,表面上玩世不恭,实际上却不是好惹的,若是惹急了,他扛着陛下赏赐的龙吟剑先斩后奏,陛下也没有办法,所以,军中谁不忌惮他啊?

杨弋倒是不忌惮他,但是,也不想理会他,可行军打仗,从来不是儿戏,而且,陛下也没有下诏停止进攻,这个时候再次攻打是最好的,可是,那位爷却按兵不动,两日下来,楚军那边眼看着已经部署好了,再不攻打可就错失良机了,他忍无可忍。

可是,侍卫连禀报都省了,直接传达萧以慎的话:“杨将军,殿下有令,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许进去,特别是您!”

杨弋原本刚毅俊朗的脸顿时一沉,剑眉一蹙。

不怒自威,淡淡开口:“让开!”

可是,守在帐外的侍卫是萧以慎的心腹,在那位爷身边早已练就了刀枪不入的淡定神功,可不是随便能吓到的,所以,依旧一动不动的挡在杨弋前面。

杨弋眯了眯眼,垂于身侧的手,立刻握成一团,咯咯作响,显然,动怒了。

然而,他刚想要拔出腰间的剑,里面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让他进来!”

侍卫闻声退开,杨弋这才松开拳头,大力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军帐内,一个剑眉星目五官明朗的男子坐在主位上,靠在那里,一副慵懒的姿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