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难产/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幸好龙吟关一战不到两日,容郅就已经赶到,所以,即便是现在楼奕琛被传通敌卖国,北境战场还是稳住了局面,接下来的几天,楼奕琛通敌卖国的谣言传得沸沸扬扬,不过幸好容郅及时赶到,稳住了局面,北境战场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西魏那边虽然虽然一直没有撤军,但是,多次进攻都接连碰壁,如今也没有动静,将近五十万大军如今还驻扎在楚国边境,伺机而动。

可是如今,战场的情况不是最重要的,楼月卿并不担心战况,毕竟两边都有人坐镇战场,如今她只担心楼家。

到不是很担心楼家会因此定罪,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她都不可能让楼家出事,但是,总要想办法澄清此事,楼家世代忠于楚国,从无二心,堪称楚国的护国支柱,深受臣民拥戴敬畏,那是百年攒下来的声誉,绝对不能就这样毁了。

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四月二十,楼月卿收到了容郅从龙吟关传回来的飞鸽传书,关于楼家通敌卖国的谣言在北境传得沸沸扬扬,虽然有他亲自坐镇,还是影响了军心,已经有人聚众闹事,为此,楼奕琛自知他若继续领兵,必然引起动乱,自动请旨交出兵权,等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时候再说,容郅应允,已经派人秘密护送他回京,不日抵京。

得知楼奕琛要回来了,楼月卿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些,蔺沛芸的临盆在即,也就还有几天了,原本这个时候楼奕琛就该留在楚京,可是却突发战事,耽误了他回京的计划,原本可能都赶不回来了,如今能回来再好不过,其他的,等孩子生了再说吧。

然而,收到容郅的消息第二天,宁国公府那边传来消息,蔺沛芸忽然肚子痛,怕是要生了。

楼月卿立刻赶往宁国公府。

宁国公府如今已经乱了套了,蔺沛芸本就是即将临盆,如今要生了本也在意料之中,可是,情况却没那么简单。

楼月卿赶到宁国公府,才知道情况,原来是蔺沛芸知道了楼奕琛的情况,受了刺激,所以才动了胎气,导致突然大出血,怕是要难产了。

楼月卿却很震惊,她之所以派了那么多人来驻守宁国公府,就是为了防止蔺沛芸知道这些事情,为此,她不仅派人层层把守宁国公府,还特意让蔺沛芸没事儿的话在松华斋养胎不要出来,以免她知道此事会受到刺激,孕妇最是受不得刺激,特别是临近生产,可还是出了意外。

追问之下,蔺沛芸的侍女香兰才大概说了一下情况。

蔺沛芸快生了,所以,她的母亲蔺夫人几天前就来了宁国公府,说是不放心自己的女儿,要陪着蔺沛芸看着她生孩子才能放心,为人母亲的心境宁国夫人都明白,加上蔺沛芸高兴,索性也给让蔺夫人在松华斋住下陪着蔺沛芸了。

谁知道,今儿一早,蔺夫人觉得待在松华斋闷得慌,就到园子里散心,蔺沛芸几日没出门,也想出去走走,自然也一起去了,就在花园里,听到了两个丫头的议论声,大致议论的内容,就是楼奕琛通敌叛国,导致龙吟关失守,如今已经被羁押回京,宁国公府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蔺沛芸因此受了刺激,肚子突然大痛。

那两个议论的小丫头已经被抓起来了,然而楼月卿顾不得这些了,一切都要等蔺沛芸生完之后再说。

松华斋主屋内,一大群人守在外间,心情焦虑的等着,而蔺沛芸的痛呼声隔着帷幔传出来,听着让人更焦心。

接生稳婆鼓励着蔺沛芸用力的声音也接连不断的传出来,一个个侍女端着热水盆和血水盆不停地进出,血腥味早已蔓延了整个屋子。

不同于其他人的一脸焦急,楼月卿倒是看起来很平静,她没有坐着,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不同的掀开帷幔进进出出的婢女,看着一盆盆血水被端出来,听着里面的声音,她神色很是平静,仿佛没有听到这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也没有看到这紧张的场景,可是,她垂于身侧的手,却紧紧的握着袖口,隐隐颤抖。

眼底,除了担心和自责,就是愤恨,还有浓浓的悲伤,也不知道是在悲伤什么。

不可否认,此时的她,心里是害怕的,她原本就知道女子生产很危险,稍不留神,便是一命换一命。

一声声惨叫声接连不断,但是,却一声比一声要小,可以听得出来,蔺沛芸的力气慢慢小了,随着一个个婢女进进出出,一个稳婆急忙走出来。

“王妃,夫人,不好,少夫人难产,小公子的脚先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闻言,外间守着的人皆大惊,楼月卿也脸色大变。

难产……

她从知道蔺沛芸要生了的时候,就一直怕着,最怕蔺沛芸难产!

蔺夫人身子一软,根本站不稳,宁国夫人镇定些,立刻厉声问道:“怎么会这样,好好的怎么会难产?”

“这……”

楼月卿的声音传来:“现在情况如何?”

稳婆立刻道:“少夫人如今已经失血过多,且又是一只脚先出来了,十分危险,可少夫人这个样子……敢问夫人和王妃,如若有危险,该保大还是保小?”

话一落,宁国夫人和蔺夫人还没反应过来,楼月卿就已经厉声开口:“什么保大还是保小?简直荒谬,我嫂子和侄子都要保住,绝不能有闪失,否则,唯你们是问!”

稳婆闻言大惊:“王妃……”

这时,里面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很快,传来了稳婆的惊呼声:“少夫人……少夫人……不好了,少夫人晕过去了……”

里面的人顿时慌乱起来。

声音传出来,外面的人忽然死寂一般,随后,炸开了锅,反应最大的,当属蔺夫人和宁国夫人,蔺夫人闻言,急得跳脚,推开扶着她的人就要冲进去,宁国夫人理智些,可是也急得不行,然而,她们刚要冲进去,帷幔一晃,楼月卿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帷幔中,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来。

“你们都不要进来!”

两人才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楼月卿还是第一次进女子生产之地,哪怕是见惯了血腥的她,也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不轻,床边的地上,摆着几盆血水,还有一堆染血的白布,血腥味充斥着屋内的每个角落,看起来有些吓人,不过,此刻她也顾不上惊讶了。

她一进来,里面的人都纷纷震惊,虽说只有男子不可进生产污秽之地的说法,但是,身份尊贵的女子也没有多少愿意踏足这种地方的,毕竟多多少少都有些忌讳。

不过,虽然惊讶,却也个个都知道现在是什么紧要关头,所以,恍惚一下,大家就又立刻忙活起来。

几个稳婆还有女医都围在床榻边,争相唤醒蔺沛芸,蔺沛芸闭着眼躺在那里奄奄一息的,看起来十分虚弱,面无血色,而孩子还没有生出来。

莫离会医术,虽然对女子生产也不懂,可到底多少能帮点忙,所以一来就被楼月卿派进来帮忙,见楼月卿进来,立刻对她道:“主子,怕是情况不妙!”

楼月卿拧眉:“什么意思?”

莫离沉声道:“难产,失血过多,加上现在少夫人已经力竭,就算是醒过来也根本没有力气承受生子之痛,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一尸两命!”

楼月卿脸色一沉:“不许乱说!”

莫离头一低。

楼月卿已经急忙走到床榻边,道了声让开,床榻边围着的稳婆女医都纷纷让开,楼月卿这才坐在床榻边,看着脸上血色全无满头大汗的蔺沛芸,她还在昏迷着。

她一咬牙,转头对着莫离道:“莫离,施针把她弄醒!”

莫离一愣,随即立刻上前,拿起搁在一旁的一排银针,拿出一根合适的,就扎在蔺沛芸的几个穴道上,很快蔺沛芸眼帘一颤,竟悠悠转醒,却没有一丝活气息,她已经精疲力竭,失血过多,根本没有精神继续撑着。

看到楼月卿,她一刻一惊,有了些精神:“王妃……”

随着眉头一皱,下面传来的痛意让她有些受不住。

楼月卿立刻道:“大嫂,你别说话,听我说,大哥他没有通敌卖国,也没有被抓,是有人恶意栽赃,他回来也只是因为你快生了,所以你一定要撑住,你和孩子都要平安无事,他很快就到了,不会有事的……”

闻言,蔺沛芸眸光微闪,显然是听进去了,也放心了,可是,她一阵恍惚,毫无血色的唇动了动,沙哑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我……我不行了……”

她真的撑不住了,她好痛,浑身都没力气,意识也一点点消失……

楼月卿立刻道:“不会,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让蔺沛芸死,也不能让孩子出事,哪怕……

没有任何犹豫,她拉着蔺沛芸的手,凝神,然后,握着蔺沛芸的手腕,将自己的元气从她脉搏那里传入她体内。

莫离大惊:“主子……”

楼月卿给了她一个眼神,莫离立刻闭嘴了。

很快,蔺沛芸的脸色开始有些好转,蔺沛芸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力气在慢慢恢复,随即,一声声痛呼声再次响起。

见状,楼月卿松了口气,立刻转偷看者莫离,莫离会意,立刻对那些稳婆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接生!”

那些人恍然回神,这才急急忙忙的给蔺沛芸接生。

产房又开始忙活起来,外面的人听到动静,算是松了口气。

楼月卿却甚为苦恼,蔺沛芸已经失血太多,加上这样下去,要不少时间,蔺沛芸的情况撑不住,她也撑不住,所以,要想个办法尽快让孩子生下来。

而且,是不伤及母子身体的办法。

想起什么,她收住了元气输送,抬眸看着床尾那里正在帮忙的莫离道:“你来!”

莫离一愣,随即立刻从那边过来,接替楼月卿,给蔺沛芸传送元气。

楼月卿立刻站起来,扯开身上繁琐的衣裙,随意丢在地上,只留下一件中衣,利落的走到床榻的另一端。

看着血淋淋的一幕,她目呲欲裂,不再犹豫,她立刻吩咐站在一边焦急万分的香兰:“立刻准备剪刀和针线!”

一只脚出来,然后生生的卡住了出不来,这样下去,蔺沛芸很快就会失血过多,很可能失血至死,孩子太久生不出来也会窒息,势必一尸两命,根本不是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

闻言,她身后的香兰大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