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真相/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让蔡悦忽然愣住了,她顿时呆若木鸡,眼底骤然闪过什么东西,竟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没错,楼月卿的话提醒了她这一点。

就在几个月前,一个女杀手突然找到她,跟她说起了当年的事情,说只要她能听话帮忙,就帮她报血海深仇,她当时本就愁着如何报仇,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然后,让那个人杀了照顾自己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红莲,让那个女人顶替了红莲,就这样,任由那个女人在身边,甚至为她寻找机会对宁国公府不利,可是,她却一直没有去想这个问题。

那个人怎么会知道她和楼月卿的恩怨?

如果不是对当年的事情知晓的很清楚,又怎么知道这其中牵扯了什么人?除非那个人对蔡家村被屠的事情了如指掌,那个人想要对付楼月卿,肯定不是楼月卿的人,也就是说,当年蔡家村遭受灭顶之灾,真凶另有其人,那就是……

想到这里,蔡悦踉跄两步,脚一软,竟直直坐了下来,瘫在地上,脸色煞白……

如果是这样,她很错了人?竟然还帮助仇人伤天害理谋害楼家?

她不但没有报仇,还差点铸成大错……

许是真相的打击太大,蔡悦竟整个人瘫在地上瑟瑟发抖,脸色甚是难看。

“怎么会这样……”

楼月卿垂眸看着蔡悦,眼底情绪复杂,她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蔡悦静静的坐在地上,两眼空洞,面色煞白,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丝活气息,半晌,她闭了闭眼,两行泪滑落,紧抿着唇,很是平静的道:“你杀了我吧!”

她真的是不想活了,这么多年,怀揣着仇恨苟且偷生,她没有一日快活,本以为这一生都会永远不幸了,可是,她遇上了楼奕闵。

这个男人,真的掏心掏肺的对她好,是她死里逃生之后,唯一一个把她捧在手心的人,可她却差点害了他,差点把他的亲人害死了,还一直都欺骗他,如果他知道了,一定很伤心,一定不会再原谅她了。

她不想报仇了,不想再背负着这些沉重的包袱活的那么痛苦……

十二年了,她真的累了。

楼月卿眸色微动,淡淡的说:“我说了,我不会杀你!”

蔡悦抬眸,看着她:“为什么?”

楼月卿苦苦一笑,幽幽道:“谁知道呢……或许,是为了可以让我自己心里好受些,你活着,我可以少一分罪孽,或许,是为了报答当年你父母族人的救命之恩,为了偿还对他们的亏欠,又或者,是为了我二哥,他很爱你,若你死了,他该怎么办?我虽然跟他没多少感情,可是,我不想让我母亲难过!”

不管是哪个理由,她都一定要保住蔡悦的命,但是……

闻言,蔡悦一阵恍惚,没有说话。

楼月卿不再看她,转过身去就打算走,刚动两步,就忽然停了下来,淡淡的声音传来:“你好好在这里待着,虽然我不会杀你,可是我大嫂现在还危在旦夕,你最好祈祷她能够脱险,否则,她若是死了,没有人能够保得住你,我想你应该知道结果的!”

蔺沛芸若出事,楼奕琛必然不可能善罢甘休,到时候,母子反目,兄弟成仇,怕是难以收场。

宁国夫人原本打算下个月初为楼奕闵和蔡悦举办大婚,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下个月初的那一天了,可现在的情况,怕是彻底没戏了。

事已至此,楼家已经容不下蔡悦了。

随后,楼月卿又道:“还有,你大可放心,你的血海深仇,终有一日,我会一并报了!”

说完,她不再理会蔡悦,大步走向门口。

蔡悦神色恍惚的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

门外,大量侍卫将清雅居起来,楼奕闵就被挡在外面。

楼月卿一出来,就看到被侍卫拦着不给靠近屋子的楼奕闵,此时的楼奕闵,面如死灰。

他虽然被拦着不能靠近屋子,但是,里面的声音隐隐传出来,他还是听到了除了楼月卿之外的另一个声音。

蔡悦不是哑巴。

他甚至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境。

她骗了他,还差点害了宁国公府……

楼月卿走到他面前,静静地看着楼奕闵,夜色下,他脸上的压抑和沉痛难掩,可以看出,他此刻内心的挣扎和痛苦,一边是最爱的女人,一边是家族,他自是一时间承受不住。

楼奕闵其实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也没有太多的野心,从不曾觊觎楼家的权力,也没有想过伤害宁国夫人和楼奕琛,只想为他们分担压力,做一个儿子和弟弟该做的,事实上,他真的很好。

可如今,一个蔡悦,把他推上了两难境地。

楼奕闵抬眸,看着楼月卿,他没有说话,提步就绕过楼月卿打算进去。

楼月卿立刻沉声道:“站住!”

楼奕闵脚步一顿。

楼月卿淡淡的说:“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去,二哥你……也不行!”

楼奕闵没有回头,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声音很是压抑:“我若是一定要进去呢?”

楼月忽然卿转身,几步走到楼奕闵面前,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你想进去做什么?事已至此,这些事情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了,你能做什么?像以前一样安抚她让她不要害怕,还是不顾一切护着她不让她受伤?”

楼奕闵面色一怔,看着疾言厉色的楼月卿,眼底划过一抹沉痛,随即垂眸不语。

楼月卿沉声道:“不管你想做什么,你都应该明白,事已至此,你进去见她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倘若大嫂活不下来,大哥和母亲不可能放过她!”

到时候,她也保不住蔡悦,就算是她有心想要蔡悦活着,也没有任何办法。

她不可能为了一个蔡悦和母亲大哥作对,何况,这一次,蔡悦真的做错了。

楼奕闵眸光微闪,抿唇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低声道:“我想进去和她说几句话,很快就出来!”

楼月卿立刻拒绝:“我已经说了,不行!”

楼奕闵抬眸,看着楼月卿,眼底没有任何情绪,然后,一语不发的想绕过楼月卿,想进去。

楼月卿蹙了蹙眉,伸手,横在楼奕闵跟前,挡住了他的前路。

楼奕闵眉头紧拧,垂眸看着挡在跟前的手,一字一顿开口道:“卿儿,你让开!”

楼月卿侧看着他,淡淡的说:“二哥,这是母亲的意思!”

楼奕闵一愣。

楼月卿淡淡的说:“母亲的意思你应该很清楚,经此一事,不管大嫂状况如何,她都不会再让你和蔡悦在一起,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好不要再见面了,这样对你对蔡悦都好,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事已至此,你的态度,对蔡悦能不能活命……很重要!”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抹不掉蔡悦对楼家做的一切,倘若不是她事先察觉,提前做好了防范,楼家这个通敌卖国的罪名就真的洗不干净了,这样一个女人,她有苦衷也好,无奈之举也罢,楼家都容不下她。

如果楼奕闵直到现在这个节骨眼还偏袒宽容她,宁国夫人是绝对不会让蔡悦活着的。

楼家的儿子,绝对不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枉顾家族不知轻重,还是为了这样一个曾对家族不利的女人。

楼月卿也没有办法,如果蔡悦这些事情是针对她,受伤害的人是她,她可以不在乎,因为这是她亏欠了蔡悦,蔡悦怎么做都不为过,可是,是她欠了蔡悦,楼家没有任何亏欠,所以,没有道理宽恕。

楼奕闵沉默了。

这些,他何尝不明白?

可是,他真的想要进去,看看她,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楼月卿又道:“你要明白,你现在的理智,不是伤害她,而是为了救她,如果你一定要进去,我不拦你,可是,我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进去了,对她有一丝心软,有一点不该有的心疼,她绝对活不过明天!”

这是实话。

楼奕闵自然也能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他可以去爱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哪怕她曾沦落风尘,哪怕她身体不好,哪怕她配不上他,宁国夫人都因为疼他而纵容他,可是,他绝对不能为了一个意图谋害家族和大嫂的女人失去理智和楼家子孙的立场,如今这个时候,他最应该做的,不是进去见蔡悦,不是再一次征询事情的真相,而是远离。

这是一个态度,这个态度,决定了她的生死。

终究,他不能不顾全她的命,不能不考虑后果,沉痛的闭了闭眼,他转头看着楼月卿,低声道:“她身体不好,你注意些,就当二哥求你!”

尽管不能说话是假的,可是心悸之症不是假的。

楼月卿点头:“我知道!”

她和楼奕闵一样,都想蔡悦好好活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