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大哥回京,留她一命/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奕闵目光复杂的看着前方的屋子,好一会儿,才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他走后,楼月卿立即安排了一个懂些医术的婢女进去照顾蔡悦,打点好她的饮食起居,这才吩咐侍卫:“好好看着,没有我和夫人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有什么情况立即禀报我!”

侍卫们齐声道:“是!”

楼月卿这才离开了清雅居,去了松华斋。

蔺沛芸还在昏迷不醒,静静地躺在内室的床榻上,面色苍白,呼吸浅弱,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丝活气息,倘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楼月卿都以为她没气了。

莫离医术高,可却几乎束手无策,宁国夫人派了人去请懂这些的太医过来,也只说了一句听天由命,如此危及的情况下,蔺沛芸能保住这条命,没有难产致死,已经是奇迹,如今蔺沛芸身子损耗巨大,失血过多,除了等她自己醒来,什么办法也没有。

楼月卿坐在床榻边,看着蔺沛芸毫无血色的脸,心情很是沉重。

她是真的很怕,若是蔺沛芸醒不过来了……

想了想,她握着蔺沛芸的时候手腕,微微合眸,凝神聚气,往她体内输送元气。

莫离想阻止,可是也知道,阻止不了的。

只能站在一边看着。

片刻之后,楼月卿才收手,却没有睁开眼,静坐好一会儿,才缓缓呼了口气,睁开了眼。

她本就略显憔悴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莫离见她要站起来,立刻过来扶着她:“主子,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这样损耗身体会吃不消的!”

楼月卿摇了摇头:“我没事,只要能保住她的命,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哪怕少活几年,这又算得了什么?

莫离抿唇不语。

楼月卿看着莫离轻声道:“好好照顾她,按我说的方法按时清洗伤口,有什么情况随时报我!”

莫离点头:“莫离知道了!”

楼月卿颔首,看了一眼蔺沛芸,这才转身离开内室。

她没有回揽月楼,而是绕过回廊,去了松华斋的东厢房,去看孩子。

孩子出生后,就被抱到了东厢房这边,有奶娘照顾着,不过宁国夫人和蔺夫人都不放心,所以现在也在东厢房这边,只是,蔺夫人毕竟是一个常年养尊处优的妇人,一整天都在担心害怕,所以身体撑不住了,就在软榻上睡着了,只有宁国夫人和两个奶娘一直照顾着。

天黑之前,慎王妃来看了,看到母子平安,就回去禀报老王爷去了,其他人得知蔺沛芸生了,也纷纷来看,或是派人来看,可府外层层把守,其他人都没能进来,这个时候,楼家是不能随意让人踏入的。

见楼月卿进来,宁国夫人把孩子交给了奶娘,走了过来。

“都处理好了?”

楼月卿点头:“母亲放心吧,女儿都处理好了!”

闻言,宁国夫人颔首,面色凝重,不过也不过问,而是转了话音:“你大嫂情况如何?”

楼月卿如实道:“还昏迷着,尚未脱离危险,能不能保住这条命,就看她的造化了!”

宁国夫人面色更加凝重了。

微微转头,看着不远处奶娘抱着的孩子,宁国夫人鼻子一酸,眼眶微红,低声呢喃:“如果……琛儿和孩子该怎么办啊……”

楼奕琛对蔺沛芸是动了真情的,如何承受得住这般打击,这个孩子,也不能一出生就没了母亲……

楼月卿顺着宁国夫人的视线看过去,抿唇不语。

是啊,如果蔺沛芸真的死了,大哥和这个孩子怎么办……

第二天下午,蔺沛芸还没醒来,楼奕琛就回来了。

不过,是带着伤回来的。

据说,容郅为了以防万一,派出了十队人马伪装成楼奕琛从龙吟关回京,从不同的路线走,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可是,还是有人暗中刺杀,回到楚京的,竟只有不到一半,楼奕琛也受了些伤。

是谁要杀楼奕琛尚不得知,不过,如今还这些也都不重要了。

楼奕琛一回到楚京,就知道了蔺沛芸已经临盘的事情,一回到府中,立刻奔向蔺沛芸床边,连自己的一身伤都顾不上处理。

看到蔺沛芸这个样子,楼奕琛悲痛至极,又是自责又是担心,几乎失控。

他离开的时候,蔺沛芸还好好的,本来打算离开一个月处理完事情就赶回来,可是战事起,他没有办法不管战场,如今好不容易可以赶回来,没想到,还是晚了。

他对不起她,让她受这般痛楚。

关于这次的事情,楼月卿如实告诉了楼奕琛,不过,还是有所保留了,这也是宁国夫人的意思,毕竟,她再生气也不能不顾着楼奕闵,可是,楼奕琛还是知道了此事的真相。

楼月卿刚回到揽月楼打算休息一下,这些日子各种事情缠身,本就休息不好,她从摄政王府过来后,也整整两天一夜都没休息过了,一直担心着蔺沛芸,一刻都不能放心,加上昨日帮助蔺沛芸生孩子损耗太多元气,她很累,需要好好睡一觉,否则再熬下去,身子真的要垮了。

可是,刚打算躺下,府中侍卫急急来报。

“王妃,出事了,大少爷不知怎的提着剑去了清雅居,脸色十分难看,夫人正再拦着,让您立刻过去一趟!”

楼月卿脸色大变,立刻赶着去了清雅居,连衣裳首饰都没心情穿戴了。

她赶到的时候,清雅居外,局势紧张。

楼奕琛剑指着楼奕闵,宁国夫人正在和楼奕琛说着什么,可是楼奕琛不肯退让,铁青着一张脸,显然,是知道了此事和蔡悦的关系。

虽然有意瞒着,可是,楼奕琛想知道还是可以知道的,而且,楼奕琛留有人保护蔺沛芸,询问之下,便知道昨夜发生的事情,假红莲被处死,蔡悦被软禁,楼奕琛联想一二,自然可以猜得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楼奕琛想杀了蔡悦的。

他不知道蔡悦为何要害蔺沛芸,只知道,他的妻子和孩子差点被那个女人害死,这一点,就罪无可恕。

其他的,已然不重要。

楼月卿刚到,就听到楼奕闵满带愧疚的话:“大哥,悦儿所犯的错,我替她承担后果,你杀了我吧,只求大哥放过悦儿!”

楼奕琛淡声道:“二弟,我最后再说一次,你我兄弟,我不想伤到你,给我让开!”

他不想殃及无辜,只想杀了罪魁祸首。

蔺沛芸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平日里对蔡悦也是掏心掏肺的好,她却如此恶毒,差点害死了蔺沛芸和孩子,光这一点,就不可饶恕。

楼奕闵没有让开,只是定定的看着楼奕琛,低声道:“大哥,悦儿是我心爱的女人,就像你在乎大嫂一样,我也在乎悦儿,我知道悦儿做错了事情,如果你一定要出气,我可以……”

宁国夫人在一边听到楼奕闵的话,立刻喝声道:“你闭嘴!”

楼奕闵一顿,看着宁国夫人:“母亲……”

宁国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看着楼奕琛,拧眉沉声道:“琛儿,事已至此,蔡悦有错,你生气无可厚非,可是,母亲希望你冷静些,等芸儿醒过来再处理这些事情可好?”

楼奕琛冷笑:“母亲,您是知道的,芸儿若是醒过来,绝对会劝我放过蔡悦,所以,您也不想我杀了蔡悦是么?”

宁国夫人面色一怔:“琛儿……”

楼奕琛冷冷开口,语气隐含怒火:“我不知道她有什么苦衷,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女人和儿子差点被她害死,所以,她必须死,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你们让开吧!”

楼奕闵纹丝不动,定定的站在楼奕琛前面,也语气坚定的道:“大哥若想杀她,先杀了我吧!”

楼奕琛眯了眯眼。

宁国夫人左右为难,其实,她并不是对蔡悦有恻隐之心,只是,不想楼奕闵难过,如今两个儿子这般剑拔弩张,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蔡悦不死,楼奕琛这边无法交代,蔡悦若死,楼奕闵也绝对不会好过,兄弟反目是必然的。

楼奕琛面色一凛,已然是失去了耐性,眸光一动,打算避开楼奕闵,然后冲期间的门口,楼奕闵见状,立刻身形一闪挡住了他的去路,楼奕琛大怒,长剑一挥,眼看着就要砍到楼奕闵,楼奕闵没有躲闪。

眼看着要砍到楼奕闵了,宁国夫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时,一个白影迅速闪来,落到兄弟两中间,及时伸手握住了楼奕琛的刀锋。

众人一惊,随后才看清了一身白色中衣,披散着一头墨发的楼月卿,还有她尚握着剑锋不停滴血的手。

宁国夫人最快反应过来,立刻大呼:“卿儿!”

楼奕琛一愣,看到楼月卿握着剑锋不停滴血的手,脸色随之大变:“卿儿,你干什么?”

楼月卿丝毫感觉不到痛意,握着剑锋,目光炯炯的看着楼奕琛,道:“大哥,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楼奕琛眉头一皱,定定的看着楼月卿。

然后,哐当一声,长剑坠地。

目光落在楼月卿的手上,他淡淡的说:“先包扎好伤口!”说完,转身离开。

楼月卿和旁边的宁国夫人等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楼月卿包扎完伤口之后,去了松华斋,楼奕琛正在蔺沛芸的床榻边陪着蔺沛芸,见她进来,便站了起来,走出内室。

楼月卿跟着他,一路去了书房,一进书房的门,楼奕琛坐在书房里的榻上,看着随后而来的楼月卿,淡淡的说:“你想说什么?”

楼月卿眸光微闪,掀起裙尾,缓缓跪下。

楼奕琛一愣,随即面色一变:“你这是要做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立刻站起来,上前就要扶起楼月卿,楼月卿却制止了他。

楼奕琛一愣,就听到楼月卿满怀愧疚自责的话:“大哥,大嫂的事情,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和大嫂,也对不起楼家,你要怪就怪我吧!”

楼奕琛闻言,顿时疑惑了:“卿儿,你这是何意?这些事情与你何干?还不快起来?”

说着就又要扶她起来。

楼月卿低声道:“蔡悦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

楼奕琛扶起她的动作一顿,甚是不解的看着她:“什么意思?”

楼月卿眸光微闪,拂开楼奕琛的手,然后,垂眸,将原本要和他说的话娓娓道来。

一盏茶后,屋内一片寂静。

安静的都能听见浅弱的呼吸声。

楼奕琛静静地坐在榻上,看着楼月卿,一直都没有说话,面色平静,目光深沉。

楼月卿跪在他前面,垂眸,一样一脸平静。

只是,缠着纱布的手,下意识的握紧,她不知道,楼奕琛会怎么做。

他一定会怪她的吧,是她给楚国带来了战乱,给楼家带来污名,也因为她,差点害了蔺沛芸和孩子。

不过,这都没关系。

这时,楼奕琛语气平静的开口:“卿儿!”

楼月卿抬眸,看着楼奕琛。

“起来!”他说。

楼月卿一愣,定定的看着楼奕琛的眼神,后者眼底一片清明,她想了想,缓缓起身,站在楼奕琛面前。

楼奕琛淡淡的说:“告诉二弟,带她离开楼家,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他站起来,大步走进内室。

“大哥!”楼月卿叫住了他。

楼奕琛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楼月卿看着他的背影,问:“你不怪我么?是我……”

楼奕琛打断她的话:“你是我妹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改变!”

楼月卿一怔,楼奕琛已经提步离开。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楼奕琛离开,杂站在原地,一脸失神,久久未曾离开。

知道了楼奕琛的意思,宁国夫人连夜让楼奕闵把蔡悦带走,至于带去哪里,她们就管不着。

解决了这事儿,已经是深夜了,楼月卿又累又困,直接回去倒头就睡。

蔺沛芸是昏迷了两天醒来的,所以,楼月卿一觉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婢女就告诉她,少夫人醒了。

楼月卿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蔺沛芸躺在床榻上,面色苍白,很是虚弱的样子,楼奕琛正抱着孩子坐在边上和她说话,宁国夫人等人都在。

蔺沛芸现在不能动,她下面的伤口还没愈合,所以,只能躺着。

看到蔺沛芸醒来,楼月卿才放下了提了两日的心,会心一笑。

蔺沛芸微微转头,看到她,苍白的唇微扯,一抹温柔虚弱的笑漾开,有气无力的道:“妹妹来了……”

声音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楼月卿走近床边,看向候在边上的莫离,莫离点点头,她才浅浅一笑:“大嫂没事了就好!”

蔺沛芸眼帘微颤,一阵恍惚:“这还得多谢妹妹出手救我,不然,我和孩子定然是……”

如果不是楼月卿极是出手,她必然一尸两命,这点,她比谁都清楚。

楼月卿莞尔:“大嫂哪里的话?我们是一家人,这是我该做的,无须跟我客气!”

蔺沛芸无力的笑了笑。

蔺沛芸既然已经醒来了,楼月卿自然不能继续再待在宁国公府,她本来就事情很多,这两日在宁国公府,什么都没顾得上,如今蔺沛芸醒来了,性命无恙了,她便要回摄政王府处理该处理的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