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见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楼月卿这番话,几个人皆低着头,也不敢吭声,楼月卿隐隐看到他们身体在颤抖,个个都仿佛要站不稳似的。

她转头看着目露怒色的程光,淡淡一笑:“程将军,你来说说,通敌叛国该当何罪?”

程光立刻揖手语气铿锵的回答:“回禀王妃,按照我大楚律法,通敌叛国者,应当诛九族!”

程光的话一出,其余几人皆齐齐一颤,一个个颤抖的更厉害了。

诛九族……

“这样啊……”低咛一声,转头看着其他几人,楼月卿挑挑眉,似笑非笑的缓声道:“看来这一次又要血流成河了!”

这份名单上,涉及洑水,暨阳,临淄等城池大大小小的官员多达三十多人,这些人有知情不报,有互相勾结,还有的是被逼苟同,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涉及叛国大罪,他们互相勾结,陆陆续续把两万羌族死士放入楚国,造成鄂州一带的这场暴乱,死伤百姓上万,这次魏国大军攻楚,他们毫无作为,还联合起来意图干扰慎王等人调兵,差点让魏军侵占国土,更是罪不可赦。

这些人若是真的要株连九族,可不就是血流成河?

正好,杀鸡儆猴,为此次西征伐魏祭旗!

吕志头更低了,面上惊惶无措的样子,显然是被吓到了,不过,他后面的一个副将却握了握拳,然后抬眸看着楼月卿,面上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故作镇定的问道:“王妃这是什么意思?天下谁不知宁国公通敌卖国,和璃国暗中勾结,差点害得龙吟关失守?事到如今王妃不仅以权谋私包庇楼家,还祸水东引,把脏水泼到末将等人的身上,王妃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把通敌卖国的大罪安到我等身上,末将有口说不清,王妃想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

说完,立刻单膝跪下,一副但凭处置的架势。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跪下,纷纷道任凭王妃处置,一个个都豁出去了,就连那个知情不报保持中立的也犹豫了一下就跪下了。

楼月卿见状,挑挑眉,这是反将她一军了?

眯了眯眼,她冷笑一声:“好伶俐的口齿!”

许是刚才那个武将的话启发了吕志,吕志立刻涨了底气,粗声道:“王妃,仅凭着一份毫无依据的名单和几封不知真假的密函就把通敌叛国的大罪安到我等头上,确实是难以让我等心服口服,若是传了出去,也难以服众……”

楼月卿凌厉的声音响起,直接打断吕志的话:“本妃做事,不需要服众!”

吕志一噎,众人一愣。

“何况……”话音一顿,她意味深长的扫了一眼几个人,缓缓开口,声音极具威严:“谁说没有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

闻言,吕志等人立刻面色齐齐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楼月卿,显然是没想到楼月卿会这般不讲道理,直接不论证据就要定他们的罪。

虽说这是事实,但是,没有确切证据,想要处置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哪怕是摄政王在此,也不能说杀了他们就杀了他们。

可是这位王妃……

可就说不定了!

其中一个将领立刻指责楼月卿:“王妃,你这是欲加之罪……”

话没说完,一个士兵疾步进来,禀报道:“启禀王妃,襄王殿下派人来求见王妃!”

楼月卿一愣,旋即,眼底一抹精光划过,道:“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身穿铠甲的男子大步走进来。

然后,朝着楼月卿和慎王行礼,恭声道:“卑职襄王殿下麾下副将陈平,参见摄政王妃,参见慎王爷!”

楼月卿淡淡的说:“起来吧!”

“谢王妃!”

站起来后,他便立刻揖手道:“卑职奉殿下之令,前来回禀王妃,襄王殿下已经带领五千精兵将名单上这些人的家眷亲属全部缉拿入狱,让卑职前来回禀,请王妃不必担心!”

一语惊起四座,屋内的人皆面色大变。

吕志铁青着一张脸,轰然站起来,怒视着楼月卿,抬手指着她:“王妃,你竟然敢……啊!”

吕志的声音刚出,一声惨叫声响彻议事厅。

只见一只手掌轰软趴趴的掉在地上,鲜血淋漓,而吕志刚才还指着楼月卿的手,光秃秃的没了手掌,正在不停的流血。

吕志立刻抱着手撕心裂肺的大叫,然后,直接在地上打滚,惨叫声不断,屋内血腥味蔓延。

所有人大惊,炸开了锅一般,就连楼月卿,也面色一愣,蹙了蹙眉。

随后,转眸一看,只见薛痕手执长剑,指着正在打滚的吕志,目光凌厉,语气蕴含怒火,咬牙道:“王妃面前胆敢如此放肆,不知死活!”

在薛痕眼里,楼月卿是容郅的王妃,那么,就和容郅一样,都是他的主子,胆敢冒犯王妃,其罪可诛!

------题外话------

咳咳,明天一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