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容郅重伤,抵达北境(二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一个消息让西境一带炸开了锅。

洑水,暨阳,临淄,崇义,鹤州,潼关等几个与魏国相邻的边境城池的官员武将犯下通敌叛国大罪,涉及三十多个大小官员,联合魏国将大量不明人士放入楚国,在鄂州上饶等地掀起一场暴乱,导致上万无辜百姓死伤,经查证属实,将这些人全部处死,按照楚国律法,按照涉事程度处决这些人的家眷族人,其中几个被诛九族,剩下的也难逃死罪。

两日后,于洑水城刑场处决人犯!

此消息一出,西境一带炸开了锅,不止百姓议论纷纷,军中也反响极大,特别是那几个武将所领的军队,纷纷聚众起来闹事,两日下来,引起了不小的乱子。

楼月卿为此甚是恼火,派人杀了几个带头闹事的人,这才震慑了那些人,总算是太平了。

这件事情很快传遍整个楚国,对于楼月卿这一举动,各种猜测议论都有,楚京那边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因为这些官员好些都是出身京中世家的,他们涉事,本家也难逃连坐,该怎么处罚,楼月卿都已经传旨回京让大理寺和刑部看着办。

此案涉及甚广,牵扯到的人也不少,所以,两日后的洑水城,一场血流成河的处决正在上演。

楼月卿站在行刑台不远处的城楼上,静静地看着下面刀起刀落的血腥场面,面色平静,眼底风云暗涌。

她已经尽力赦免了不少与此事无关的官员家眷,可毕竟此案重大,还是要死不少人,这不,刑台上,密密麻麻的跪着不少人,一眼望去,不下百人,还不包括已经处斩的,刀起刀落,一条条命就在她一个命令下断送。

她就这样,一直看着,目不转睛,哪怕日正中午,日光暴晒在她身上,她也连脚都不曾挪动一下。

连莫离什么时候出现在她后面,她都不知道。

好一会儿,她才察觉站在身后的莫离,转头看着她,问:“怎么?”

莫离低声禀报:“主子,方才邕都传来消息,夕颜得救,不过,似乎被用了刑,伤得很重!”

闻言,楼月卿眸光微闪,片刻,问:“现在在哪?”

“还在邕都,不过主子放心,人很安全!”

楼月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说完,不再多问,转头继续看着下面如炼狱般的一幕,哀嚎叫骂声不断传来,好些个都是在骂她的,还有各种诅咒喊冤,夹杂着围观百姓的窃窃私语传来,让她一阵心慌。

莫离见状,忙低声道:“主子,这里太血腥了,看多了不好,回去吧!”

闻言,楼月卿摇摇头,淡淡的说:“不用,这点场面,我还不至于看不下去!”

她见过太多血腥的场面,比起战场厮杀,比起她经历过的那一场杀戮,这点血腥又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这场屠杀,是她下令的,这些人的生死,是她决定的。

莫离一默。

楼月卿忽然道:“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是在五岁那年!”

莫离一愣,看着楼月卿。

她苦苦一笑,幽幽道:“那时候,我父……他告诉我,不要怜悯,也不要心软,该狠的时候必须要狠,因为有时候,为了保住最重要的人和东西,有些杀戮是不可避免的!”

当年,兰贵妃意图谋害她,害得她差点没了命,皇贵妃也因此断了腿,所以,父皇震怒,兰妃因此被赐死,兰妃的母族受到牵连,诛灭九族,整个裴家将近四百人全部处死,就连兰贵妃所生的大公主和三皇子也受到牵连差点被废,她为这两个异母兄姐向父皇求情,所以行刑那天,她父皇带着她去看了,他告诉她,不要心软,也不要怜悯,有时候,有些人是必须要杀的。

当年,他是为了保护她,所以血洗裴家,也是为了震慑那些意图不轨的人,如今,她为了保住楚国江山稳定,该杀的人,自然也不能心软。

哪怕其中很多人其实是罪不该死,可那又怎样?

莫离闻言,想了想,抿唇道:“既然如此,主子就更不需要自责内疚,您已经格外开恩赦免了不少人,否则,通敌叛国的大罪,都是诛灭九族的,如若不是您不忍,会死更多人!”

如果她真的心狠一些,那么今日要死的,就不止下面那点人了。

楼月卿缄默不语。

其实,她一直都觉得,诛九族是很惨绝人寰的,一人犯错全家承担后果太过残忍,但是有时候,只有这样,才能警告那些心思不纯的人,好自为之!

经此一事,相信楚国内部会安定许多了。

看着刑场上的刽子手砍下最后一刀,楼月卿才转身离开。

刚回到下榻的驿馆,就看到襄王在等她。

她知道襄王来找她是为了什么,和襄王谈了小半个时辰,襄王才离开。

接下来的两日,楼月卿昼夜不停的处理这里的政务,做好官员替补,看着慎王他们整顿兵马之后,召集所有将领商议了大半天的战略方案,才离开了西境,一路北上。

原本,她还不是很放心这里,但是,却不得不离开,因为北边传来消息,容郅率大军想要夺回河浦和南祁失地,和北璃大军在合浦城外的青川平原大战一场,然后,他把对方将领重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战场上蛊毒发作了,被战戟刺了一个窟窿,伤的不轻。

楼月卿收到这样的消息,哪里还呆得住,立刻就吩咐人备马北上,幸好这里离河渡城不算很远,马不停蹄一天一夜,总算是抵达了河渡。

楼月卿到河渡的时候,两方正在对峙。

据说,容郅重伤的消息传开之后,楚军这边军心不稳,几个副将极力安抚也还是好不到哪去,毕竟容郅不只是此战的主帅,还是楚国的主心骨,而北璃那边,平南王也被容郅重伤,所以,身为副帅的镇国将军杨弋领着整顿兵马大举进攻河渡,因为容郅内伤外伤一起,所以伤得太重还在昏迷,摄政王重伤未醒,楚军这边军心极其不稳,北璃大军这个时候攻打,确实是很会挑时候。

楼月卿到的时候,河渡城外正堵着三十万北璃大军,意图攻城,而河渡城内的楚军,只不到三十万,加上如今北璃那边士气高涨,而楚军这边因为容郅的重伤昏迷而人心惶惶,根本不是迎战的好时机,几个副将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没有应战,但是,北璃大军似有攻城的意图。

楼月卿刚到河渡,连容郅都没去看,听到这个情况就直接去了城楼。

因为她拿着令牌亮明身份,没有人敢拦她,且因为她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河渡城守将孟义和几个军中副将见到她,得知她的身份,皆面色大惊,然后纷纷行礼:“参见王妃!”

楼月卿面色凝重道:“诸位不必多礼,下面的情况如何?”

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将领沉声道:“回王妃的话,北璃大军仍在城外堵着,似有攻城之意,末将以为,此时摄政王殿下仍在昏迷,我方军心不稳,不宜迎战!”

如今北璃士气高涨,倒下了一个平南王,还有其他能力不凡的将领,可是,楚军这边就不行了,容郅作为军中主帅,更是楚国的主心骨,他倒下了,可就影响不小,他们虽然极力安抚,可是不知道是谁散播摄政王重伤不治的消息,弄的军中人心惶惶。

闻言,楼月卿蹙了蹙眉,沉声问道:“王爷怎么样了?”

她还没来得及去看容郅的情况,就赶来了这里,所以,不知道他伤势如何,虽然途中知道了他伤的不轻,但是,道听途说,她不信。

河渡城守将孟义沉声道:“殿下伤得很重,那日我等将殿下带回来时,人已经昏迷不醒,但是因为殿下身边的护卫拦着不让臣等进去看,所以具体情况末将也不清楚,只知道伤的不轻,至今未醒!”

楼月卿闻言,心底一沉,都两天了都没醒来?那伤的到底有多重啊?

咬了咬牙,她晃去脑中的担忧和害怕,不再多问,转身上了城楼,其他人随之上去。

河渡城外是一片平原,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铠甲士兵,正堵在城外,仔细一看,还能看到他们正准备攻城的东西,显然是想要趁着容郅重伤攻打。

楼月卿蹙了蹙眉,手也下意识的握紧。

她淡淡的问身后的将领:“领兵的有什么人?”

除了杨弋,还有谁?

孟义回答:“北璃镇国将军杨弋,还有小景阳王也在!”

楼月卿一愣,没多说什么,静静地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军队,沉默不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