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旧疾复发,璃国撤兵/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整十天,从楼月卿那日好萧以恪见面后,十天过去了,两军都很平静,特别是璃军那边,没有任何动静。

直到十天后,北边传来消息,北璃贞顺帝萧正霖忽然旧疾复发,引起朝中一阵恐慌,萧正霖病倒的消息刚传出没两天,盘踞在北璃北边的戎狄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似有趁此机会挥兵璃国北境一雪前耻的打算。

北璃以北,是出了名的极寒之地,那里一年到头大部分的时间都下雪,比璃国还要冷,就在那样一个冰天雪地里,世代生活着一个名为戎狄的部族,戎狄人较于中原人更加高大粗犷,据说那里的人天生喜欢掠夺,觊觎中原已久,早在四国鼎立之前的元朝时期,就已经数次南攻,想要问鼎中原,奈何都以失败告终。

元朝灭亡后,四国鼎立,因为璃国地处北边,和戎狄为邻,所以,两百年来,璃国和戎狄征战不休,璃国不胜其扰,不得已在北境的雁门关那里建起一条长达千里的长城,这才挡住了戎狄大军南侵的步伐,但是,戎狄人依旧不肯罢休,两方早已是死敌,而萧正霖年轻时的战神威名,便是和戎狄屡战屡胜得来的,所以,戎狄人恨毒了这个璃国帝王,但是,也十分忌惮他。

十八年前,璃国和戎狄大战,璃国不知为何数次落败,萧正霖的同母兄长,也就是上一位平南王不幸被擒,萧正霖只好御驾亲征,萧正霖御驾亲征,自然是军心大振,加上萧正霖本身就对戎狄十分了解又精通兵法,所以,戎狄败了,且是惨败,但是,平南王死了,还有好几个将领都不幸战死,亲生哥哥和肝胆相照的兄弟死了,萧正霖雷霆震怒,下旨活埋了二十万戎狄降军,甚至集结大军意欲北伐,如果不是景皇后的死讯传到,让萧正霖无暇顾及,戎狄估计已经被他灭了。

这么多年,北璃一直制衡戎狄,让他们不敢再犯,绝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萧正霖的存在,如今萧正霖这个心头大患病倒的消息传出来,戎狄人自然是磨刀霍霍打算一雪前耻。

如今北璃要防着北边的戎狄人,萧正霖又旧疾复发,朝中人心惶惶,所以,北璃军自然是要撤了。

楼月卿得到这些消息的时候,虽然放心了,但是并不高兴。

而且,她隐隐觉得……很不对劲!

他怎么会这么巧这个时候旧疾发作?是真的病了,还是有意为之,如果是真的病了,有没有大碍?如果不是,那又是怎么回事……

萧正霖武功很好,加上常年征战,他身体很好,但是,也因为征战沙场多年,历经风霜刀口舔血,身上不知道受了多少伤,留下病根也不奇怪,可是,为什么会在在这个节骨眼病倒了……

是她想多了,还是……

北璃军撤离之前,萧以恪来了河渡城,不只是为了来见她,也是代表璃国来见容郅

整整一个时辰,萧以恪和容郅在书房内密谈了一个时辰,她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他们都不让她进去,也不让她靠近书房,似乎有意不让她知道,她也就只能在离开驿馆都要经过的凉亭中等着。

一个时辰后,萧以恪才出来。

看到楼月卿在等他,他挑挑眉,让领路的士兵先走,他玩凉亭走来。

“无忧……”

楼月卿当即问:“容郅怎么说?”

萧以恪道:“他已经同意讲和,只要璃国撤军,两国便可化干戈为玉帛!”

楼月卿挑挑眉:“就这样?”

萧以恪见她好似不信,眉梢一挑:“那不然呢?”

楼月卿没说话,眉头紧锁。

萧以恪沉声道:“他确实对此不以为然,只是无忧,你莫要忘了,在他心中,你重于一切,他不可能不顾及你!”

容郅不是怕事的人,相反,他无所畏惧,如果不是因为楼月卿的存在,这次,他不可能善罢甘休,率军反扑是一定的。

只是,为了她,他不能不退让。

楼月卿一阵恍惚,片刻,才垂眸低声呢喃道:“果然又是因为我……”

他不是一个轻易让步的人,为了她,还是做出了退让,此次璃国来势汹汹,让楚国死伤惨重,已经是触及了他的底线,他虽不喜欢打仗,但更容不下有人敢侵犯楚国,如果不是因为她,哪怕倾尽国力最终只是换来两败俱伤的结果,他也一定不会就此罢休,又岂会轻易答应讲和?

萧以恪叹了一声,低声道:“不管是因为什么,这是最好的结果!”

璃国撤兵,楚国不计前嫌,两国停战,免了一场更悲惨的生灵涂炭,是最好的结果。

楼月卿自然知道,点了点头,想起什么,忽然抬眸,定定的看着他,面色极其认真的问:“他真的病了?”

萧以恪愣了愣,随即颔首,沉声道:“嗯,是真的病了,他年轻时常年征战,不知受了多少伤,早就落下了病根,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太好,一直暗中吃药,这次之所以病倒,是母妃动的手脚!”

闻言,楼月卿有些吃惊,眉头紧拧:“母妃?她为何……”

萧以恪沉声道:“只有这样,父皇才会下令退兵!”

楼月卿哑然,咬了咬唇畔,心中五味杂瓶。

萧以恪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想了想,又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母妃不会伤害父皇的身体的,这次这么做,也只是不愿你为难,等此次风波之后,他便无恙了!”

楼月卿忽然别过头去,淡淡的说:“我没有担心他!”

萧以恪挑挑眉,没担心么?

话虽如此,可是,有些羁绊,是怎么也割舍不掉的,有些牵挂,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的。

楼月卿想了想,直接转了话题:“对了,戎狄那边……你们打算怎么办?”

如今戎狄蠢蠢欲动,若是这样下去,戎狄怕是又要搞事情了,如今他既然病了,那……

萧以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轻声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有景舅舅他们在,戎狄人掀不起大浪,而且,父皇只是旧疾发作病了,虽然不能御驾亲征,但是还是能调兵遣将决策军务的,璃国百万雄狮,还不至于对付不了一个戎狄,况且他们不一定真的敢和我们开战!”

若真来了,当年他们是怎么惨败求和的,璃国不介意再让他们重来一次。

闻言,楼月卿点了点头,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萧以恪想了想,忍不住嘱咐道:“如今虽然这边战事了了,可是,楚国内部不稳,西边又和魏国交战,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莫要再像那日那样亲上战场,刀剑无眼,若是出个什么事情怎么办?”

虽然已经过去那么多天,楼月卿也没事,但是,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战场上那么凶险,她一个女儿家,本就不该奔赴战场若是出事,可怎么是好?

楼月卿点头:“我知道了!”

她亲上战场,也不过是因为容郅伤成那样若是她不管管,那一战河渡城定然保不住,还会死更多人,如今容郅好了,她自然不会再亲上战场,容郅也不会肯。

萧以恪沉声道:“知道了还不行,要记着!”

楼月卿:“记住啦!”

萧以恪又道:“还有,你之前托我找的人,我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前几天我收到消息,已经有了眉目,不出意外很快就会找到的,等找到了,我立刻把她送回去,你不用担心!”

闻言,楼月卿一愣,随即面带喜色:“当真?”

这段时间虽然一直忙着,可是,她始终放心不下容昕,如今听到萧以恪说有了容昕的下落,她自然是欢喜。

萧以恪点头:“嗯,等找到她,我会派人将她安全送回楚京,你不用担心了!”

楼月卿眉眼一弯,笑眯眯的道:“谢谢二哥!”

萧以恪不由得好笑:“跟二哥还这么客气?”

楼月卿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不说话。

萧以恪有些无奈,目光宠溺的看着她,然后上前两步,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颊,看着她温声道:“二哥先走了,明日我就要启程回酆都了,你记得有事没事常给二哥来封信,报个平安也好!”

楼月卿鼻子有些酸,微微抿唇,点了点头:“好!”

萧以恪伸手将她搂在怀中,好一会儿,才放开她,然后,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目送萧以恪离开后,楼月卿站在凉亭中沉默许久,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走进书房的时候,容郅正在处理军务,因为璃军明日就要撤离楚国境内,经此一战,北境一带都乱了,他要重新整顿这里,安排好各个位置的官员和守将,自然是有的忙了。

不过,楼月卿刚进来,他就停了下来,招招手,让楼月卿过去,楼月卿从善如流的走到他旁边。

拉过她的手,抬眸看着她,见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容郅挑挑眉:“怎么了?”

她耷拉着头闷声道:“刚刚送走了二哥!”

容郅了然,想必她是不舍,毕竟她和萧以恪的兄妹之情深厚,此次分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聚,她不舍也是正常的。

楼月卿咬着唇低头片刻,才低声道:“容郅,谢谢你!”

容郅一愣,然后,挑挑眉问:“谢我什么?”

似有些难以启齿,可是,想了想,她还是低声说了出来:“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一定不会作出退让,这次璃国南侵,是我造成的,虽然你没怪我,可是,死了那么多人,我……”

“无忧!”他打断了她的话,语气略严厉。

楼月卿讷讷的看着他。

容郅沉声道:“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总把错揽在你身上,就算这件事情是你引起的又如何?况且,即使你不这么做,该发生的,还是避免不了,所以,你无须自责!”

楼月卿一愣,拧眉看着他,没说话。

无奈的叹了一声,他温声道:“你要记住,有些事情是难以预料和掌控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引咎自责,也没有必要做什么事情都考虑别人,明白么?”

楼月卿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容郅点点头,轻声道:“既然明白了就不要胡思乱想,这段时间你把自己逼的太紧,都没有休息好,如今既然北璃退兵了,战事也告了一段落,你就不要再折腾自己了。”

这段时间他们夜夜同塌而眠,她没有一夜是睡的安稳的,为何睡不安稳,他都知道,不过是因为两国交战罢了。

楚璃两国交战,她是最为难的人,一方面是自责愧疚,毕竟在她看来,两国之所以打起来,是她一手造成的,那些隐卫这场战争死的人,都是她害死的,一方面是担心和无奈,毕竟两个国家和她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管怎么打,谁胜谁败,她都不会高兴,只会觉得难过,悲哀,可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今,她该放下了。

楼月卿想了想,继而点了点头:“嗯!”

容郅这才放下心来,拉着她坐在他腿上,将她的头轻轻按在肩头,轻拍着她的脊背,似在安抚一个失落的孩子。

楼月卿很乖顺的窝在他怀里,闭目浅笑。

自从收到璃国兵发楚国之后到今日,她没有一日安生过,如今,算是卸下了心头的包袱,没那么难受了。

楼月卿没有看到,她闭上眼之后,容郅凝视着前方讳莫如深的眼神……

回想起方才萧以恪和他说的那些事情,容郅心底沉得厉害,但愿,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否则,他该如何救赎她?

她又该如何自处?

第二日,北璃大军全数撤离楚国,并且,在之后的两天,璃国和楚国签订盟约五十年内互不相犯的消息传遍天下。

对于璃国的撤兵,虽然很突然,但是,无人怀疑其中的缘由,北璃贞顺帝数日前早朝时忽然吐血昏迷旧疾复发的事情不是秘密,因此,本就两极化的璃国朝堂极度不稳,对于何人监国和立太子一事争执不休,军中也不太平静,北边的戎狄又蠢蠢欲动,已经调兵遣将意图南攻,这个时候,璃国要谨防戎狄趁虚而入,还要稳住朝廷不被动摇,自然是没有精力再和楚国继续打,所以,撤兵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楚国此次死伤惨重,受到了重创,但是,谁都知道这场战争毕竟是楚国摄政王妃引发的,楚国也算理亏了,璃国要泄愤是情理之中,如今楚国和魏国还在交战,璃国撤兵,对于楚国来说是好事儿,自然也无人敢有意见。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璃国这段时间占领了河浦和南祁,但是两城的百姓都没有受到伤害和滋扰,璃国大军撤走之后,容郅立刻派了几个将领带兵镇守和河浦和南祁,大力安抚民心,几日下来,也算是恢复了以往的状态。

养了半个月,容郅的伤势大好,眼看着这里没什么问题了,容郅才带着楼月卿去了龙吟关。

楼家的污名源于龙吟关,当日龙吟关差点失守,加上有心人的肆意散播,楼家才背上了通敌叛国的骂名,如今想要洗清楼家的这些污名,自然是要来这里调查的。

而且,那日萧以恪和容郅密谈时,给了容郅一些提示,虽然没有直言,可是,对于容郅而言,些许提示已然大有帮助。

在龙吟关一事后,容郅本来就派了人在龙吟关暗中查探此事,已经有了眉目,如今再根据萧以恪的提示,才两天就有了结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