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来龙去脉/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月二十日这一天,是远在京中的楼昱的满月日,楼奕琛给他这个儿子取名为昱,寓意为光明。

不过,因为楼家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不适合大摆筵席,加上战事吃紧,之前慎王府的小千金满月宴也没有办,如今楼家这个,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大肆庆贺,不过,楼月卿还是传信回京让李逵送了小礼物给这位小世子。

当然,她要送的礼物,自然不只那一份。

经过这段容郅派了暗卫暗查的结果,加上萧以恪给的提示,才两天的时间,就已经有了结果,楼月卿跟着容郅抵达龙吟关的时候,直接就知道了真相。

容郅当场下令,将已故龙吟关守将,也就是掌管着十万楼家军的康毅将军的夫人梁氏羁,等待审讯。

康毅是朝廷二品武将,但是,却也是楼家军旗下的将领,和楼奕琛情谊深厚,甚得楼奕琛的信任,然而,就在龙吟关那一战中,不幸战死。

而他的夫人梁氏,出身于北境有名的富庶家族梁氏家族,五年前嫁给了康毅,据说康毅对这个夫人十分宠爱,本以为是伉俪情深的一对,然而,这次龙吟关失利,差点被璃军攻下,便和这位将军夫人脱不了干系。

经查,是梁氏盗取了康毅的军事布防图,让璃军得以见缝插针的派人无声无息的潜入龙吟关,和关外的璃军里应外合,这才害的龙吟关几乎沦陷,而康毅将军也是提前因为知道了此事,才誓死守住龙吟关,不幸战死。

楼月卿亲自审问了梁氏。

那是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年纪,一身素衣坐在牢房里,似乎早就知道了挣扎哭闹都于事无补,所以她很平静。

楼月卿问什么,她便说什么,仿佛根本不害怕她的一字一句会给她和家族带来什么样的灭顶之灾。

经过梁氏的回答,这件事情算是捋清楚了。

梁氏本是楚国北境极具盛名的梁家之女,五年前,嫁给了康毅,但并非自愿,而是被迫,因为康毅偶然间遇到了她,一见倾心,便派了人前去提亲,但她当时已经有了心上人,且两人已经私定终身,奈何对方只是一个落魄豪族的公子,她的父母不同意她和那个人的婚事,没征得她的同意就把她许给了康毅。

她知道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头,梁家虽然家大业大,可是,终究不敢和康毅这样一个手握重兵驻守一方的朝中大将作对,梁氏的那位情郎知道后,打算和她私奔,却在私奔前夕,不幸遇难,全家都遭到刺杀,梁氏大受打击,当即就以为是康毅派人干的,她答应嫁给康毅,并且不再有半点不愿,仿佛很喜欢康毅一般。

但是,嫁给康毅的这几年,不仅一直无子,还害得康毅的几个妾室无法生子,所以,康毅年近三十却一直膝下无子,当然,康毅从未责怪过她,一如既往的纵容,她却变本加厉,和康毅的心腹手下私通,盗取了康毅藏在书房暗格的龙吟关行军布防图,这就是为什么有人潜入龙吟关康毅却不得而知的的原因。

康毅在龙吟关一战的那一天就知道了此事,当即下令将梁氏关起来,自己则是誓死守关,没有再回来……

许是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念头,所以无畏生死,梁氏看起来很平静,低声道:“几个月前,有一个黑衣人找到了我,说只要我帮他盗取康毅的龙吟关布防图,并且和他们合作,就帮我杀了康毅,既然我下不了手杀他,有人代劳也是一样的,只要康毅死了,少陵哥的仇报了,我便死而无憾了,王妃娘娘,该说的我都说了,都是我做的,你杀了我吧!”

楼月卿听完梁氏的话,蹙了蹙眉,淡淡的问:“杀了你?你以为这件事情是你一条命便可以了结的么?”

梁氏一愣,讷讷的看着她。

楼月卿冷声道:“通敌叛国乃大罪,足可诛九族,何况,还有栽赃朝廷重臣的罪行,你身后的梁家所有人,都要为你犯下的滔天大罪承担后果!”

梁氏为了一己私欲,害死了龙吟关数万将士和无数百姓,害得康毅将军不幸战死,这也就罢了,她所犯的罪行,全都推给了楼家,楼家乃楚国护国柱石,手握重兵,楼家人自开国以来就一直对朝廷忠心耿耿,如今却背负如此骂名,梁氏死不足惜。

当然,死的,不会只是她自己,还有她的母族。

梁氏脸色大变:“你是说……不,我爹娘什么都不知道,还有我的族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我只是想让康毅为少陵哥偿命,难道不应该么?”

楼月卿面色阴沉,厉声道:“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所谓的报仇,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龙吟关驻守的将士,死了将近七万人,还有那些无辜百姓,也死伤上万,你不只是让康毅为你的情郎偿命,还让不下八万条无辜的生命也牵扯其中,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

梁氏面色煞白,没有了刚才的平静和视死如归。

楼月卿又冷声道:“而且,你把你做的事情都推给了楼家,让对朝廷忠心耿耿的楼家背负千古骂名,陷害忠良,诬陷朝廷重臣,仅凭这条罪名,就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何况还有通敌叛国,你知不知道,我可以诛你梁氏九族!”

“我……”梁氏慌了,急急忙忙的站起来扑腾跪下,语气哀戚目露恳求的道:“王妃,我的父母族人都不知道此事,他们都是无辜的,求您宽宏大量,求您宽恕他们,我求您了……”

她不怕死,可是,若因为她害死父母族人,那……

楼月卿面色冷凝,垂眸看着身前的梁氏,随后重重一甩,将拉着她衣袖的梁氏甩开,语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你想太多了!”

梁氏面如死灰。

楼月卿提步打算离开牢房。

就在楼月卿要踏出牢房门口的时候,梁氏急声道:“我可以告诉你是谁指使我做的,请你放过我的家人……”

楼月卿转头看着她:“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何况……”语气一顿,她冷嗤道:“关于这一点,我知道的比你多,所以,无需你来告知!”

梁氏一愣,楼月卿已经转头,径直离开了牢房。

梁氏看着楼月卿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线中,厉声痛呼:“不要……”

她知道,这一次,她害死了全族的人,无力回天……

离开牢房后,楼月卿便将来龙去脉大致和容郅说了一下,容郅下令,将康毅的副将和梁氏一族的人全部捉拿,并且昭告天下,以通敌叛国和陷害忠臣两条大罪,将梁氏全族的人全部处死,并且将梁氏和与她通奸的那名副将处以凌迟重刑,以告慰康毅将军在天之灵。

据说,知道了梁氏所犯罪行,梁氏的父母才全盘托出当年的事情,是他们为了梁氏可以死心嫁给康毅,派人雇了杀手杀了梁氏的心上人和全家,却没想到梁氏竟然会以为是康毅做的,做下此等蠢事……

此事一经传开,楼家的污名虽然不至于立刻消了,但是,也减小了楚国百姓对楼家的各种骂名,当然,完全消弭是不可能的,毕竟,还有不少人以为,是楼月卿为了洗脱楼家的罪名,用梁氏一族作为替罪羊,只是这些,楼月卿和容郅都管不着了,毕竟每个人的想法各有不同。

此事了结后,北边的事情算是告了一段落了,接下里的几天,容郅忙着处理这里的军务,安排好龙吟关的各种事情,楼月卿则是去了一趟姑苏城,原本龙吟关和姑苏城就隔得不远,都来到这里了,她自然是要去祭拜一下端木斓曦的,顺便去看看故人们。

等这里的事情都完结了,他们才离开了北境,往西南方向赶去。

如今的魏国,几乎半壁江山都被慎王等人拿下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慎王和薛痕还有替换襄王从楚京赶来的西宁郡王父子二人领了三路大军,因为后来陆续从楚国各地增加过来的人数,总共兵力多达六十万,三路大军一路西进,楚国的反扑,让魏国猝不及防,如今新帝登基,赵启涉嫌先帝命案被关押,朝廷大乱,军心极度涣散,竟没有任何战斗力,楚军一路势如破竹,在北边司徒仲带领的羌族三万残军和西边莫语带领的五万精兵联手围攻之下,魏国半壁江山沦陷,一时间,魏国境内哀鸿遍野。

魏国新帝派人不下十次求和,求和降书送到了容郅面前,容郅置之不理,让大军继续攻打,魏帝无奈,只能放出被关押的赵启,冒着被造反夺位的危险,把全部兵权交给了赵启,派他带兵抵抗,这才勉强挡住了楚国大军。

容郅抵达峪南关之后,并没往西边去,而是在峪南关停了下来,得知赵启重新领兵挡住了楚国大军之后,容郅才离开峪南关,进入了魏国的疆土。

当然,靠近楚国的大半疆土,也就是魏国东陵三郡十八州都已经被楚国占领了。

一路上所途经的城池,都是楚军在驻守,不过还好,因为由军令在,无人敢滋扰百姓,那些烧杀掠夺的场景更是不会存在,只是因为战乱,一路上所经城池,百姓都闭门不出,想来都被战争吓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