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请君入瓮/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倘若夕颜愿意争取,就算她没有背景,没有倚仗,凭她的手段和聪慧,也绝对可以牢牢抓住赵启的心,让自己过得更好,怎么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她没有,和赵启成婚后的这几年,她对什么都不在乎,仿佛已经自暴自弃了一样,不争不抢,倘若不是赵启对她仍有情意心怀愧疚一直护着她,她估计连王妃之位都保不住。

这几年,赵启身边的莺莺燕燕从不间断,那些女人有的出身魏国世族,有的是皇帝和贵妃赐给赵启的,有的是朝臣送的,个个都有身份背景,而夕颜,不仅毫无背景来历不明,甚至很多人都知道她曾经是个雅妓,哪怕身子清白,可也曾经沦落风尘,倘若不是当年救了赵启一命,加上赵启誓死坚持娶她,她是绝对不可能嫁进皇家的,也正因为如此,她在皇家举步维艰,在王府也处处受受到排挤,能够保住王妃之位,已经是极限。

正因为如此,楼月卿才怒其不争,夕颜与她一起长大,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是清楚不过,倘若夕颜想要,别说攥住赵启全部的心思,就算是帮助赵启夺得皇位都不是不可能的,又怎么会坐视赵启为了拉拢人心夺得帝位而左拥右抱?

她只是不愿意去争,不愿意放过自己……

夕颜凄苦一笑,低着头自嘲道:“主子说的没错,是我自己迷了心智,是我太天真,我曾经所爱的那个男人,他智勇双全,哪怕出身皇家也秉性善良,对我也是掏心掏肺的好,从不会骗我,不会让人欺负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了,或许不是变了,是我从未真正看清过他,如今的他,已经成了皇权的奴隶,为了那个位置,他不择手段,甚至……反正如今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人犯了错,总是要承担后果的,我都认了!”

她遇到赵启的时候,也就不到十七岁,那时候的赵启刚戍边回京,是魏国诸皇子中最出色的,有勇有谋铮铮铁骨,这样的男人,哪怕是她再理智,接触多了,自然是难免心动,谁知道最后不可控制的一头扎进去了,为此不惜叛主……

可是,现实给了她血淋淋的教训,她当时被情爱蒙蔽了,却忘了,赵启生在皇家,在这么多兄弟的算计中得以生存下来,在皇权的倾轧中脱颖而出成为诸皇子中最出色的那个,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又岂会真的像她看到的那样纯粹?

这几年,她不是都看透了么?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夕颜,眸光幽深,片刻,她叹了一声,淡淡的说:“罢了,既然你已经决定放下了,就当做这几年的一切是一场梦吧,以后……好好活着吧……”

虽然夕颜这次帮了她,她也不怪罪夕颜当年的背叛了,可是背叛已经存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绝对不会再让夕颜留在身边,也不会再让夕颜为她办事,主仆情分早已不复存在,仅剩下的,不过是一起长大的姐妹情,何况,既然夕颜决定要放下一切,那么,过往云烟都该放下,不该再拘泥于曾经了。

她也希望夕颜能够卸下包袱好好活着。

见楼月卿站起来打算要走,夕颜连忙站起来叫住了她:“主子!”

楼月卿脚步一顿,看着她。

夕颜想了想,如实道:“知道你和摄政王来了,赵启为了保住邢汌反败为胜,必然会不惜代价派人来暗杀摄政王,如果我猜的没错,他极有可能会自己来,您要小心!”

她了解赵启,或许曾经的了解只是表面上的,如今几年的夫妻,她已经对赵启有了全部的了解,自然也能猜得到他的心思。

如今邢汌城虽然保住了,可是楚军还在城外驻扎随时攻城,且魏国半壁江山已经被楚军占领,江山岌岌可危,赵启绝对不能丢了邢汌城,现在想要保住邢汌城,首先是要用一场胜仗来鼓舞军心,可是开城迎战风险太大,一旦败了,魏国就回天无力了,他现在必然焦头烂额,如果他知道容郅来了,必然会想办法刺杀容郅,只要容郅这个楚国摄政王出事,楚军必大乱,届时他便可反败为胜,这是最好的办法。

如今的局势,不是他深谙兵法骁勇善战就能反败为胜的,只有想办法鼓舞军心,打击楚军,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容郅下手。

任何一个楚军将领出事,都不会打击到楚军,唯有容郅这个摄政王,一旦容郅出事,别说军心打乱,楚国江山都将会有一场动荡,所以,之前赵启不会想刺杀慎王等人,可如今,却不一定会放过这个重创楚军的机会。

楼月卿闻言,莞尔一笑,不以为然:“他若是来,我求之不得!”

她还巴不得赵启来呢。

回到军营后,已经是傍晚。

容郅等人已经商议完事情,拟定了计划和战略,打算明日攻城。

此时,容郅正在帐中闭目养神,也是在等她回来。

得知容郅的计划,楼月卿并不惊讶,而是吩咐薛痕:“立刻将明日攻城的消息传到邢汌,让赵启知道!”

薛痕有些惊讶:“王妃……”

这样岂不是让魏军那边有所准备?这样怕是……

楼月卿蹙了蹙眉:“快去!”

薛痕虽然很不明白,不过,还是领命退出了营帐。

楼月卿这才吩咐一边的冥夙:“你去安排一下今夜的守卫,我们来一场……请君入瓮!”

冥夙一听,便知道了楼月卿的计划,立刻领命:“属下明白!”

他们都退下去各办各的事情后,楼月卿这才走到容郅旁边,缓缓坐下。

容郅看着她挑挑眉:“你确定赵启会来?”

楼月卿莞尔,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才缓缓道:“赵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他只有打赢这场仗才能扳回一局,否则等待他的,便是战死或者被魏帝处死,如今邢汌城的魏国守军虽然人数比我们多,可毕竟军心不稳,强撑守城还行,但根本不适合迎战,一旦明日攻城,邢汌沦陷的几率极大,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他唯一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就是在我们攻城之前出手,若你死了,楚军大乱,楚国动荡不安,他不仅可以守住邢汌,或许还能夺回失地,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她起初虽然猜到这个可能性,但是并不肯定,可是夕颜都这么说了,那就不会有错,夕颜了解赵启,必然清楚他的行事和心思,赵启如今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这是他唯一的办法。

其实魏帝让他来领兵也是心思不纯,一方面虽说是因为赵启卓越的军事才能,但不可否认也有私心,一旦邢汌城是在赵启手里丢的,魏国若亡,所有的罪名,都是赵启的了。

也是好笑,都这个时候了,还是免不了一场算计。

容郅淡淡一笑,不以为然:“既然如此,孤就……在此静候!”

若是赵启来了,最好不过!

省的明日又是一场血战!

如他们所料,得知容郅打算明日兵发邢汌攻城,赵启晚上就带着亲卫来了,不过,他没有靠近楚军营帐,而是派了手下潜入营中。

因为整个大军有三十万人,所以,驻扎的地方占地极广,容郅的大帐就设在军营中间,被一层又一层营帐层层包围着,原本晚上就有大量士兵来回巡查,想要潜进大帐很难,更别说还有容郅的暗卫暗中盯着,所以,那些人想要靠近大帐是不可能的。

赵启也没指望他们能成事,只是派他们先去探路罢了。

结果如他所料,营帐中果然守卫森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