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赵启被擒,邢汌城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启没想到,他会有来无回。

他没有靠近楚军大营,而是在楚军大营三里之外的山顶眺望着楚军大营,派出了几队人马前去探查,得知楚军大营的防守情况,便知道想要刺杀容郅难如登天,但是,既然来了,他便不可能无功而返,而且,这确实是他难得的机会,否则明日一旦楚军攻城,能守住的几率不大,他若败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不能死,若是死了,那他这么多年来的所有心血都将白费,所有的付出都将是一场笑话,他不甘心啊。

想到这里,他当即就吩咐身后的心腹:“传本王命令,派出两百人立刻绕开大营去东边看,放火烧楚军东面的营帐,声东击西,引起军营东面大乱!”

身后的黑衣人立刻领命:“是!”

赵启又吩咐另一边的手下:“派出剩下的八百精锐,等一下趁东边大乱潜入大营,想办法为本王杀出一条血路!”  他这次暗夜前来,带来了一千人,这是他暗中培养的暗卫精锐,个个身手不凡,原本就是他的一大助力,这些年来他从未动用过这支精锐,这次他既然是戴罪立功,以前的那些手下大多不能用,这些人,是他最后的王牌!

他就不信了,他一千精锐暗卫,都杀不了一个容郅!

一个时辰之后,楚军大营往东的那一片,忽然冒出一片冲天火光,那一片刺目的火光在这暗夜下,极为醒目,原本沉寂的楚军大营顿时乱了,士兵们梦中被呼叫声惊醒,大量士兵衣服都没穿就立刻涌到东面灭火救人,如今天干物燥,火势蔓延的极快,原先只是几个地方起火,很快便殃及了周边的营帐,让人猝不及防。

然后,火还没扑灭,军营西面忽然展开了一阵厮杀,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的涌入大营,被士兵发现时,他们已经往军营中心冲去,一路厮杀不断。

赵启并没有真的从西面潜进大营,而是绕开西边,往北边儿去,在东西两边都大乱的时候,他悄无声息的潜入军营中,因为西面有大量人马闯入,东面大火燃烧,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两边,北边防守变弱了,加上赵启武功本就很高,所以,潜入得很容易,很快便躲开了守卫士兵,顺利的进入了住着全军将领的几个大帐区域,找到了最中间的营帐。

很奇怪的,大帐周围并没有人驻守,且平静得诡异,丝毫没有因为东西两边的动静而有任何骚动,好似……

赵启不是傻子,这些年来和诸位兄弟相斗都能立于不败之地,他的心思缜密自是不用说的,察觉到周围的寂静之后,便知道情况不妙,这分明是……

心底一沉,他来不及多想,立刻打算离开,大不了从长计议,可是,当寂静的诡异的大帐中忽然涌出一群鬼魅般的身影将他围住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

终究是他太过心急。

赵启被擒,随同他前来打算刺杀的一千精锐暗卫也全军覆没。

当然,楚军也死伤不少人,但是,这已经是尽量避免死伤之后的最好结果。

赵启被擒的消息很快就传回了邢汌,当然,也很快被传回了邕都,整个魏国顿时陷入死一般的绝望。

邢汌城若是丢了,魏国便再无屏障……

第二日,三十万大军在容郅和几名大将的亲自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往邢汌城靠拢,原本就因为楚军势如破竹夺走半壁江山而军心不稳的邢汌,因为赵启的被擒而陷入了涣散,哪怕魏国那边急速派遣了其他将领前来补救,也还是没能守住邢汌。

得知赵启被擒之后,魏帝便知道邢汌将不保,虽然派出了几个将领顶替赵启,但是败局已定,魏帝当即下令迁都,然后趁着邢汌正在打仗的时间段,带着文武百官和宗室皇亲浩浩荡荡的往邕都西南方的南封迁去。

邢汌一战没有维持多久,不到一天的时间就结束了,城门被攻破之后,魏军投降,三十多万魏军沦为俘虏,而邢汌城也随之成了楚国的囊中之物。

楼月卿并没有上战场,而是得到捷报之后,才慢腾腾的带人进了邢汌城。

魏帝迁都的消息很快就传来了,听到这事儿,正在议事的诸王将领都当笑话一场。

整整三天,大军驻守在邢汌城内,没有再往前一步,其实,邢汌在手,前方的庐阳城不足为据,过了庐阳就是邕都,只要容郅一声令下,拿下邕都轻而易举,可是,容郅却久久没有下令出兵,只是吩咐大军休息。

午后,楼月卿端着一个托盘走进书房内,看着容郅面色憔悴,却仍坐在桌案后面奋笔疾书,一笔笔批阅着百里加急送过来给她亲自批阅的折子,她蹙了蹙眉,面色凝重的走到他边上。

把托盘里的碗递给他,她低声道:“刚熬好的药,喝吧!”

容郅一愣,搁下手中的朱笔,接过药碗,仰头饮尽。

楼月卿看着他略显苍白的面色,想了想,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们还是快些回京吧!”

他的身体情况越来越糟糕,蛊毒越来越难以控制,不能再拖了,不然真的要出事的。

容郅见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笑了笑,放下手中的空碗,伸手拉过她的手裹于掌中,抬眸看着她,温声道:“放心,孤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的蛊毒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且越来越痛苦,莫离和她说,最后这几个月会变得愈发频繁折磨人,最好尽快回京,想办法解掉蛊毒,否则就真的……

容郅无奈一叹,轻声道:“总要把这里的事情了了才能走,否则总过不妥,放心吧,不会有事!”

如今这个时候虽然大局已定,但是,这还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不过,快了……

咬了咬唇畔,楼月卿纠结片刻,退了一步:“那……十天,我们就在这里再待十天,到时候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你打残了带回去!”

如果不出意外,十天之内,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就会送来,到时候,就不用再费时间了。

十天,是她能给的极限,他的身体情况不能再继续拖了。

闻言,容郅笑笑:“放心,不用十天!”

楼月卿挑挑眉:“你确定?”

容郅信心十足:“自然!”

俯首称臣是魏国如今唯一的选择,否则,只有山河破碎国破家亡的下场。

想来这个道理,魏帝会明白的。

楼月卿点头:“那你忙吧,注意些,别太累了!”

“嗯!”

楼月卿这才转身离开书房。

走出书房后,楼月卿站在门外的园子里,楼抬头看着湛蓝的天际,她眸色渐深……

莫离从一边走来,站在她身后:“主子,夕颜来了!”  楼月卿一愣:“夕颜?她来做什么?”

“她说,她想见一见赵启,请您成全!”

楼月卿蹙了蹙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颔首:“带她去吧!”

“是!”

赵启已经被关了三天了,邢汌城被攻下后,他被从楚军大营带来这里,便一直被关押着。

这是这个邢汌城太守府中的一个小院落,看守他的,是容郅手下的暗卫,虽然这几天来了几拨人要救他,可是全都有来无回,根本无法靠近赵启所在的屋子。

赵启也根本无法逃出去,虽然他武功高强,但是身受重伤,且不知道楼月卿给他吃了什么,他手脚无力站都站不稳,幸好楼月卿派了两个婢女照顾他。

他们不想让他死,这一点,他已然明白。

只是,明白也没用了,成王败寇,他认输了,只是……

“吱呀!”一声,紧闭的门忽然被打开。

赵启以为是照顾他的婢女进来了,没有理会。

直到一股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他才猛然抬头,如他所料,映入眼帘的,是这个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一阵恍惚,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相对于他的吃惊和失神,夕颜面色很平静,唯一的一点惊讶,只是因为看到他的颓然和狼狈。

他这个样子,是她第一次见,以前的他,不管何时何地,都从不会沮丧和颓废,他永远都是自信满满不惧任何的那个人……

四目相对,夕颜看着他的眼神从吃惊,恍惚,错愕,慢慢消沉,剩下的,只有爱恨交杂……

他是恨她的吧。

爱恨之后,徒留下一抹疏淡,他淡声问:“你……为何会在这里?”

没有质问,没有怨怼,只有一句疑问。

她为何会在这里……

其实,联想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若是猜不到,就真的傻了,可他不傻啊……

夕颜站在他面前,眼神平静的看着他,也不隐瞒:“我听说你受了伤,被关在这里,就去求了主子,让我来看看你,你……还好么?”

闻言,赵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她,似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想了想,还是问:“你……为何要背叛我?”

他不明白,为什么……

这段时间,他一直想问,他对她那么好,给了她能给的一切,可她为何还要这样对他?杀了他的父皇,让他失去了一切,可是因为一直见不到她,所以,哪怕心怀疑问,他都没有机会问,知道她被人救走,他纵有不甘,也都松了口气,对她,他有多爱,就有多恨……

闻言,夕颜一愣,随即,她苦苦一笑,挑挑眉反问:“背叛?阿启,我何曾背叛过你?”

赵启一愣,正要开口,夕颜又淡淡的道:“你是我的丈夫固然没错,可是,我从未忠于过你,而她是我的主子,是我这一生唯一效忠的人,为她做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又怎么算是背叛你呢?”

赵启听懂了,原来不是他想的那样,而是从始至终,她就是楼月卿的人!

自嘲一笑,赵启什么也没说。

他能如何?他精明一世,终究还是被一个女人骗的团团转,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

见他一脸自嘲,夕颜淡淡一笑,问:“阿启,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赵启一愣,定定的看着她。

夕颜一阵恍惚,幽幽低声道:“那是七年前的一个乞巧节,当时我刚到邕都两个月,我和红菱还有拂云三个人抽签,我抽到了魏国,所以主子派我去魏国,为她监视着魏国朝廷的一举一动,那时候你刚从边关回京,乞巧节的那天晚上很热闹,我游湖抚琴,你也在湖上游湖,听到了我的琴音,拿出随身携带的笛子与我合奏,当时隔着夜色,我看到了你,你也看到了我!”

那一眼万年,也许从那一刻开始,就是已经是错的,可即便如此,她这一生,永远忘不了了。

赵启许是也想起了这一场景,面色晦暗不明。

夕颜又道:“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明知道自己不能动情,不能爱上你,可是天不遂人宁愿,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情难自禁吧,我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你,哪怕明知道是错的,我还是没有回头,为此,我越错越深,你知道么?你一直对当年受伤兵败一事耿耿于怀,想要报仇雪恨,所以当知道此事是我主子所为时,便想要置她于死地,可你不知道,你当年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我背叛了她,用她能够救命的药救活了你,也因为如此,差点害死了她,如今你却为了那样一件事情想要杀她?赵启,你觉得我会坐视不管么?”

如果不是因为赵启有这样的想法,她就算是对他死心了,就算是恨他,也不会这般伤害他,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有这样的心思。

她犯过一次错,理应用命去赎罪,为当年所犯下的大错承担后果。

“那你为何不与我说?你可以……”

夕颜打断他的话,声声质问:“如果我告诉你,我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你,我另有其主,我是个被人安排在魏国的探子,你会放过我么?”

赵启没说话。

会么?

他怎么可能不会……

他这么想着时,夕颜的话打断了他的话思绪:“你不会的,或许你不会杀我,可是你不要忘了,你对我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是因为当年我救了你的命,你还记得么,三年前,我进宫给你母妃请安,被皇帝召去了,他把我拉进了他的寝殿,打算强迫于我,当时他点了迷香,我根本无力抵抗,幸好你及时赶到,把我救了出来,可是,你什么也没说,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两年前,你父皇暗示你,只要你把我献给他,他就废了太子传位于你,你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犹豫了,后来还是阿四提醒你我曾经救了你的命,为你出谋划策铲除异己,对你真心实意,你才拒绝了你父皇,如果你知道这些,我会有什么下场,我比你清楚!”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对他无话可说了。

所有的爱恋和痴心,在这几年中已经化为泡影,她对他,早已没有了任何期待。

赵启面色一变:“你怎么会知道……”

两年前的这件事情,她怎么会知道……

夕颜淡淡的说:“我怎么知道不重要,而是这是不是事实,显然,看你的反应,这是真的!”

赵启咬了咬牙,终究无从辩驳。

夕颜仰头苦笑,眼中一片湿润,哽声苦笑道:“我爱上的那个赵启,他铮铮铁骨,有着军人的铁血与柔情,哪怕生在皇家也秉性纯良,从不会像别的皇室子弟那样视人命如草芥,不屑于玩弄心计,为人坦荡,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变了……他变得虚伪,狭隘,变得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他说过此生绝不负我,不会让人伤害我,可到头来,都变了,而我,就像是一场笑话一样!”

在他心中,或许曾经真的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可是,那只是曾经,她不得不承认,皇位的诱惑力,真的很大,大到可以让人忘掉自己曾经的信念和誓言,哪怕泯灭人性……

赵启沉默片刻,终于开口,看着她问:“就算你说得对,我变了,可是颜儿,我何曾负过你,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只娶你一个人,不可能为了你去质问父皇,哪怕……我也终究选择了你,不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