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是皇子,尽管爱她,却不可能只娶她一个人,哪怕她有出身有倚仗也不可能,何况,她什么也没有,可即便如此,他爱她,也不在意这个,可是他已经回不了头,若得不到皇位,必死无疑,到时候,死的不止他一个,他不可能不想尽办法去争,要知道,皇位等于活路,他不可能不会有所动摇,可是即便如此,他始终还是选择了她,这一点,他不认为自己错了。

他不可能只去在意她一个人,不管站在什么立场,她从来不知道,他当初的那个选择,失去了多少,错失了什么……

夕颜淡笑,并不反驳,只是淡笑缓声道:“不错,正如你所言,你不可能只娶我一人,不可能为了我放弃夺嫡的机会,我也知道你这些年来为我舍弃了什么,可是赵启……”她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问出最后一句话:“你扪心自问,你真的没有想过要负我?”

赵启一愣,拧眉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夕颜淡笑不变,只是眼底多了一丝讽刺:“你和宋毅达成了什么样的约定看,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么?”

赵启面色微变……

夕颜咬了咬牙,问:“赵启,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赵启闭了闭眼,随后,无力道:“我问过你,你说过你不在乎皇后之位……”

闻言,夕颜笑了。

他是问过她,她也说过根本不在乎什么后位,所以,她便许诺宋毅,只要助他登上帝位,他便立宋毅的女儿为后……

呵……

讥诮一笑,夕颜站在他面前,垂眸看着他,眼底再无任何情绪,淡声道:“你说得对,我从来不在乎皇后的位置,就算你把整个魏国送给我,我也根本不会在乎,可是我在乎你,在意你对于我的态度,显然在你和宋毅达成这个约定的时候,你的心中,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当初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真的爱你,爱到可以为了你叛主,你说你此生绝不负我,可到头来,你终究还是食言了……”

哪怕之前的那些她都能理解他,也不曾怪过他,可是有些事情,她没有办法当做不知道。

他们刚成婚的时候,也曾琴瑟和鸣恩爱有加,那时候,她尽管心中一直愧疚不安,可是对他却始终未曾变过,一心为他,帮他出谋划策,可是后来……后来……

他为了拉拢朝中大臣,以正妃之礼娶了侧妃,纳了一个有一个姬妾,为了铲除异己,不择手段,变得越来越阴狠,丧失底线,甚至连她都可以想要舍弃……

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变了,不在是她开始认识的那个他,她也因此慢慢的疏远了他,看着他左拥右抱,看着他杀了一个又一个与他为敌的人,看着他百般算计,看着他为了那把椅子丧失底线,她失望,也绝望……

所幸他并未曾忘记他这个王妃,哪怕再宠爱别的女人,也都不曾忘记过她,该是她的,从不会吝啬,也不会让那些姬妾侧妃冒犯与她,她便在自己的院子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对他,已然不抱期待。

如果,如果他没有动要杀楼月卿的心思,如果他没有兴兵伐楚,他没有挑起战争,没有和宋毅达成协议,她永远不会干涉他,只可惜,诚如他不可能放弃自己的野心一样,她也不可能看着他去伤害她在意的人。

她不在意后位,不在乎荣华富贵,可那只是她不在意,而不是他所认为的不在意……

如果连他都不在意了,那她也无话可说了。

赵启闻言,闭了闭眼,默不吭声。

这些,他从未想过。

他早已无法回头,如果得不到皇位,他死,母族皆一个也逃不掉,那些效忠他的人,也一个都活不了,所以,他必须赢,和宋毅联手,是他不得已的选择,他问过她,想不要想当皇后,她说不在意身份地位,他便答应了宋毅,他想过的,哪怕给不了她后位,也会倾尽所有护着她,绝不让她受任何委屈,只是,她这几年一直性情寡淡少与他亲近,他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不知道她究竟怎么了,久而久之,他越来越看不透她……

如今听到她的这些话,他才发现,这几年,他已经很少顾及她的心思,如她所言,他已经没有当年对她那般在意了,当年的誓言和信念

夕颜想了想,垂眸看着赵启,面色晦暗,继续道:“我们成婚前,我跟你说过,若有一天你负了我,若你让我失望了,我便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你,这些年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对你很失望,之所以不曾离开,是因为我知道你虽出身皇家高高在上,却内心孤寂无人能明白,我不舍得留下你一个人在皇权倾轧中挣扎,所以哪怕留在你日夜心痛,我也想陪着你,可是阿启,你的野心太大,你想要做的,是我所不能容许的,既然如此,哪怕你恨我,恨我杀了你父皇,恨我毁了你的一切,那也没关系,对你,对魏国,我问心无愧!”

她知道她始终是对不住他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