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重返楚京,以牙还牙(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和信念,她想要的,从来不是他能给得了的,从嫁给他的第一年开始,对他日夜更甚的了解之后,她便明白,他们终有一日会分道扬镳,哪怕没有这一次的事情,待他将来有一日踏着鲜血和白骨登上帝位之时,她也会离开他。

有些事情,是他走上帝王之路上必须做的,却是她所不能接受的,哪怕她也曾手染鲜血杀人无数,可是,她始终知道,她所信奉的是什么。

杀了魏帝,让他陷入了这般境地,失去了一切,沦为阶下囚,是她对不住他,可是,她不能不做,有些事情,是她逃不开的。

走出关押赵启的屋子后,没有看到送她过来的莫离,夕颜便自己沿着来时的路离开,然而,拐过了几条道,就看到了站在廊下背对着她这边的楼月卿。

她顿足许久,走了过去。

“主子!”

楼月卿回头,看到她,面色平静。

夕颜微抿着唇,垂眸站在那里,面上恭谨不改。

楼月卿看着夕颜,眸色微动,然后,转头对着一旁的莫离淡淡的说:“去准备吧!”

“是!”莫离目光复杂的看了夕颜一眼,这才离开。

夕颜对莫离离开时的眼神感到甚为不解。

楼月卿面色平静,淡淡的问她:“今后有何打算?”

沉默片刻,夕颜苦苦一笑,面上尽是失落与无奈,低声道:“夕颜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她知道,纵使她帮着杀了魏帝搅乱了魏国,也抵消不了当年所犯的错,所以,不敢奢望还能回到楼月卿身边。

能够得到谅解,能够赎罪,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回不去了,她能去哪?

天下之大,似乎,已经没有她想去的地方了。

楼月卿闻言,定定的看着她片刻,开口道:“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去处!”

夕颜一愣,抬眸不解的看着她。

第二日,赵启的死讯传出,让原本就沉浸在绝望中的魏国,增添一抹阴霾。

赵启的死讯传开的第三天,已经迁都南封的魏帝派人送来了一封盖着魏国国玺的降书,那是魏帝和文武百官僵持了整整两天才得出的结果,若容郅愿意就此罢手,魏国愿俯首称臣,成为楚国的附属国,归楚国管制。

容郅和楼月卿对此并不惊讶,毕竟是意料之中的。

他们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收到降书后,容郅便派遣慎王带兵进入邕都,前往南封处理后续的事宜,三日后,容郅留下了慎王等人在魏国,他便带着楼月卿离开了邢汌,往楚国而去。

战争持续了那么久,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不过是劳民伤财罢了,如若继续攻打,只会适得其反,引起百姓的不满,且魏国皇室到底统治这片疆域两百年,如今能够那么顺利攻下半壁江山只不过是因为这段时间发生了要多事情,且魏国还有数十万大军盘踞在西边和北边,若是楚国继续攻打,必然引起暴乱,魏国残余势力必然奋起抵抗,到时候,又是一番屠戮才能停止,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才够,根本没有必要。

既然魏国成为楚国的附属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容郅也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耗着,关于这段时间的战乱和魏国的事情,他还得尽快回京做好安排,而且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再拖了,所以,让慎王等人继续留下来驻守魏国之后,他便启程回京了。

魏国成为楚国附属国的消息很快在魏国各地传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许多人怎么也不相信两个多月前才兴兵攻打楚国的魏国怎么就忽然败得这么惨,竟然沦落到曾为附属国的地步。

世事变化果然是让人猝不及防啊……

马车紧赶慢赶的往楚京而去,终于在第七天的中午抵达楚京城门口。

彼时,已然是六月底。

容郅一回京就直接进了宫,召集百官议事,楼月卿先行回了摄政王府,沐浴更衣之后,也进了宫,直接去了合欢殿。

皇后已经生了,就在上个月底,生了个小皇子,如今已经快满月了。

因为楼月卿临走时留了一手,所以,皇帝一直被软禁在宣文殿,即便皇后生孩子,他也只是知情,却没有来看过皇后和孩子,只有薛妃时常来回奔走于宣文殿和合欢殿传达消息,而小皇子虽然人在合欢殿皇后身边,却也等于在她手里,因为合欢殿内外,不管是守卫宫人,还是奶娘太医,都是她的人。

她到合欢殿的时候,皇后正在午休。

她见皇后睡得沉,便没有打扰,而是去了偏殿,小皇子就在偏殿。

孩子还有几天就满月了,加上这段时间乳母宫人都谨慎照顾,所以,浓眉大眼粉妆玉砌的,瞧着甚是可爱,长相和容阑不怎么像,倒是和皇后像一些。

正因为如此,楼月卿看着顺眼多了。

在偏殿待了好一会儿,听说皇后醒了,她才往皇后的寝殿走去。

皇后这一胎生的不易,据说因为长期郁结于心,胎位不稳,是难产,差点没命,身子亏损得厉害,即便养了差不多一个月,也都难掩憔悴。

许是醒来时听侍女说她来了,看到她时,皇后并不惊讶,只是,神色有些奇怪。

楼月卿不紧不慢的走到皇后榻前,微微福身。

“参见皇后!”

皇后看着她,蹙了蹙眉,淡声道:“王妃的礼,本宫不敢承受!”

楼月卿对她的这个态度并不惊讶,只是淡淡一笑,随后从善如流的站起。

上前两步,没有询问皇后,她便直接坐在榻边,端详皇后片刻,她缓声开口:“这段时间一直不在京中,所以不能来看看皇后,所以一回京就来看看,听宫人说皇后难产,幸好母子平安,皇后娘娘受苦了!”

皇后冷笑:“摄政王妃今日进宫来到底想做什么就直说,何必在我面前假惺惺?”

显然,对于楼月卿的关怀和问候,她并不领受。

楼月卿一愣,一时间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皇后。

皇后和以前不一样了,看着她的眼神,充斥着怨怼和厌恶,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而这种情绪,不该出现在皇后的脸上,更不该对着她。

楼月卿从来不是一个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人,眸色一冷,嗤笑道:“看来皇后如今是在怪我?”

怪她什么?

皇后咬了咬牙,别过头去:“摄政王妃说笑了,本宫哪敢怪摄政王妃?”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皇后片刻,随后,一语不发的站了起来,提步打算离开寝殿。

皇后见她要走,立刻叫住了她:“等等!”

楼月卿脚步一顿。

转头,目光清冷的看着她:“娘娘还有事?”

皇后一僵,方才的拒人千里顿时消失了,剩下只有恳求:“不管你想做什么,请你放过我的孩子!”

楼月卿眉梢一挑,嘴角噙着一抹讥诮的笑意,淡淡的问:“皇后娘娘以为……臣妾想做什么?”

皇后一愣,想了想,转过头去,低声道:“……我不知道!”

她猜不透楼月卿如此大费周章的究竟想做什么。

但是,楼月卿离京之前,派了大量御林军将合欢殿乃至于整个皇宫都把守得水泄不通,如今合欢殿内外除了一个昭儿,都是楼月卿派来的人,不用想都知道她想要控制皇子,她这么做,必有意图!

至于意图什么,她猜不出来。

她不奢求她的儿子可以顺利继承帝位,但是,也绝对不允许她的儿子受到伤害。

楼月卿勾了勾唇,淡笑道:“皇后娘娘大可放心,臣妾不管做什么,都不会伤及皇子一根汗毛,不过……这只建立在容郅性命无恙的基础上,倘若容郅出任何事,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我自己也不知道!”

是啊,如果容郅真的出什么事情,如果他死了……

她必会发疯,届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皇后一愣,甚为不解:“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楼月卿勾唇一笑,悠悠道:“什么意思……皇后娘娘很快就会明白了!”

说完,她不再停留,大步离开了合欢殿。

皇后看着她就这样走了,一阵心慌……

楼月卿知道容郅还在宣政殿议事,所以并未前去打扰,而是转道去了彰德殿。

她已经半年没有踏进彰德殿了,如今的彰德殿,死气沉沉,因为太后中风病重,已然命不久矣,因此,整个彰德殿弥漫整个一股绝望的气息……

太后病得很重,中风瘫痪,躺在床榻上动弹不得,但是,因为楼月卿的意思,太医一直吊着她的命,让她想活又痛苦,想死却又死不了,生不如死四个字,足以形容她现在的状况。

而且,她的痛苦,并不只是病着的原因!

她突然出现在彰德殿,让彰德殿里的人纷纷大惊。

“参见摄政王妃!”

淡淡的扫了一眼大殿内的一众宫人太监,楼月卿直接走向后面的寝殿。

然而,还没到后殿,就被拦下了。

元兰姑姑挡在楼月卿面前,低着头紧张道:“王妃,太后休息了,太医说太后需要静养不能打扰,请您回去吧!”

楼月卿不悦的蹙了蹙眉:“让开!”

“王妃……”

楼月卿面色一凛:“滚开!”

元兰姑姑一颤,然而,楼月卿小瞧了这个奴婢对元太后的忠心,只见元兰姑姑重重的跪下,声声乞求:“王妃,太后已经这个样子了,求您放过她吧,她不会再对您和摄政王做什么了,请您大人大量,放过太后……”

楼月卿闻言,眯了眯眼厉喝一声:“放肆!”

元兰姑姑一顿,一脸惊恐的看着楼月卿,目露忌惮。

楼月卿冷声道:“注意你的言辞,再乱说话,小心你的脑袋!”

说完,不再理会她,绕开了她的阻挡,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殿门。

元兰姑姑大惊:“王妃……”

楼月卿推门的手一顿,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莫离,莫离立刻和听雪听雨一起拉住了元兰姑姑。

元太后的寝殿内,弥漫着浓郁的药味,还有淡淡的血腥腐臭味,两只极致的味道混在一起,闻着令人作呕。

楼月卿蹙了蹙眉,轻掩着鼻子,缓缓往不远处的床榻走去。

元太后就躺在床榻上,半年不见,元太后已经骨瘦如柴,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任何活气息,头发也都白了,犹如一个将死的老妪,躺在那里阵阵抽搐,俨然是病入膏肓了。

她目光空洞的看着帷幔顶,没有任何情绪,嘴巴歪着,手也动弹不得,仿若僵硬了一般,若不是看到她身体微微发颤,若不是感觉到她仍有浅弱的呼吸,楼月卿都以为,她死了。

不,她不会死,起码,不会死得那么轻松。

许是感觉到有人靠近,元太后眼睛微动,吃力的转过头来,看到床边的楼月卿时,她眼睛一瞪,先是不可置信,随后身体抽搐的愈发厉害,歪着的嘴拼命地动。

发出了一连串古怪的声音:“呃……呜呜呜……啊呜呜呜……”

饶是她拼尽全力,也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发出一道奇怪的呼叫声。

楼月卿浅笑出声:“太后是想骂我?”

元太后止了声,看着楼月卿那刺眼的笑容,她目露凶光,恶狠狠的看着她。

可是,很快,她眼中的凶光消散,双目中只剩下痛苦之色,死死地瞪着帷幔顶,身子抽搐的十分厉害……

一声声难忍的痛吟声从她嘴里传出来:“呃……嗯……”

楼月卿静静地看着元太后,面色平静,眼底毫无波澜。

对元太后的这个情况,她一点也奇怪,反而很喜欢这种效果。

楼月卿莞尔,悠悠含笑道:“太后一定觉得很痛苦吧?虽然不及这二十年来容郅月月所受的,那也差不多了,你看我对您多孝顺,特意命人去寻了这玩意儿供您享受,您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找到这东西呢……”

元太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话,身子一抽一抽的……

她的体内,仿佛万虫啃噬一般,身体的每个地方都一阵一阵的痛,一阵痛意袭来,当她几乎受不住的时候,痛意消散,然后,缓了一阵,痛意再次蔓延在体内,几乎湮灭她的灵魂,让她几欲发疯,可是她如今中风,身体动弹不得,说不出话,只能任由这种痛苦肆意折磨着她,每日几次,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堪称生不如死啊。

楼月卿看着她这样,没有半丝怜悯和心软,只觉得还不够!

这是她让人寻来的百日蛊,顾名思义,这是一种折磨人的蛊虫,从饮食中进入到人的体内,便会在肚子里生存下来,然后会在人的体内啃噬血肉足一百日,百日后蛊虫成熟,人也必将断气,当然,这一百日的时间里,被折磨的人极度痛苦,血肉慢慢被啃噬溃烂,由内而外的腐蚀,等到死的时候,便已形同腐尸,极度骇人。

这是一种不输于焚心蛊的蛊毒,她让人寻来的,两个多月前,她让人放进了元太后的饮食中。

其实,这是她生来这么多年,第一次这样去折磨一个人,虽然很残忍,但是,她就是要这么做。

一想到容郅这二十年来所受的一切,她便恨不得将元太后碎尸万段,比起容郅所受的,元太后的这点折磨,又算得了什么?

她原本,就不是能够以德报怨的人,睚眦必报是她一贯的本性!

元太后的反应慢慢小了,痛意褪去后,她大力的喘息着,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死气沉沉的看着帷幔顶,一动不动,好似死人一般,唯有一缕气息……

楼月卿居高临下的看着元太后这个样子,片刻,嗤笑一声,转身离开寝殿。

她到宣政殿的时候,容郅还在和文武百官议事,因为最近事情频发,先是鄂州暴乱,随后又是魏国和璃国发兵楚国,如今又是魏国俯首称臣,需要商议的事情太多了,看这样子,怕是要等到晚上才能结束,楼月卿只好先行出宫了。

果然,容郅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亥时,楼月卿车已经睡了。

楼月卿半夜醒来时,床边依旧无人,她刚走出房门,。就看到他坐在桌案后面认真批阅奏折,显然已经沐浴过了,换了一身白衣。

许是察觉到她了,容郅抬眸看了过来,看到她,顿了顿,静静地看着她。

楼月卿蹙了蹙眉,提步走过来,站在他旁边看着他问:“怎么这么晚了都不睡?”

都后半夜了!

她都一觉起来了。

容郅放下朱笔,拉过她的手,抬眸看着她轻声道:“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你先去睡吧,孤处理完这些就去睡!”

这段时间耽搁了很多事情,加上接二连三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要处理的各种事情就多了,单是魏国那边的事情他就有的忙了。

魏国既然成为了楚国的附属国,那魏国的一切就该重新作出安排,该怎么管辖,派遣什么人前去驻守,都得好好斟酌,虽然魏国那一半江山仍然由魏帝治理,可是被楚国这段时间攻打下来的这魏国东陵三郡十八州地界可就要楚国直接管理了,所以,他必须要做好部署,以防出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