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容昕情事,爱恨交杂(一更)/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昕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了慎王妃,慎王妃一来,看到昏迷的容昕时,吓了一跳。

楼月卿告诉她,容昕没事儿,只是流落在外这段时间许是受了苦,身子出了些问题,她要带容昕回摄政王府住些时日,方便莫离给她调养身子,慎王妃听到容昕身体出了些问题急得不行,自然是不会对楼月卿的话起疑,便应允了,故而,楼月卿回摄政王府的时候,多带了一个容昕。

转眼,容昕已经在摄政王府住了两日了。

自从醒来之后,她就一直不怎么说话,只是很听话的喝药吃饭,莫离和莫言给她弄的药膳她也一言不发的吃完,楼月卿偶尔陪着她静静地坐着,也不多问。

刚吃完早膳,容昕便独自一人坐在洺湖边的亭子里发呆,因为灵儿在一边陪着,她多了一丝笑意,楼月卿站在亭子外看着,也都欣慰了不少。

这时,李逵来报:“王妃,裴将军在门外求见,说是想来看看容华郡主!”

楼月卿一愣,有些惊讶。

裴沂……

老王爷已经决定了让裴沂和容昕尽快完婚,日子都定下来了,就在这个月的中下旬,如今两家人都在张罗了,可容昕……

沉思片刻,她淡淡的说:“带他去前厅,好生招待!”

“是!”李逵颔首离去。

楼月卿这才提步往亭子走去,缓缓上了凉亭。

她一过来,亭子里的人都看着她,楼月卿淡淡的吩咐莫言:“把灵儿带走一会儿!”

“是!”

莫言带着灵儿离开了。

楼月卿又摒退左右,亭子里很快只剩下楼月卿和容昕两人。

楼月卿看着容昕,问:“裴沂来了,要见么?”

容昕一愣,讷讷的看着她:“我……”

“如果你不想见,我这就去打发了,若是你……我也可以帮你解除和他的婚事,不过……”顿了顿,她沉声道:“不管怎么样,你总要与他好好谈一谈,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且这样对他不公平,毕竟是个爱你的人!”

容昕神色一凝,手紧紧的拽着袖口,紧咬着唇畔,垂眸不语。

楼月卿见她如此,叹了一声,轻声道:“如果你觉得难以启齿,我可以帮你和他聊聊!”

其实,她也知道让容昕去和裴沂说那些话有些为难了,可是,当初容昕任性离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她该承担的,她虽然心疼容昕,可是,不赞成她这样逃避,这件事情裴沂有权知道。

容昕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楼月卿,轻声道:“你让他来这里吧!”

楼月卿见她面色坚定没有任何的退缩,才点点头,转身离开凉亭。

裴沂很快便被李逵带来。

李逵带着他到亭子边就离开了,裴沂只好自己走进凉亭,看着背对着他这边站在亭边看着湖面的容昕,他剑眉一拧,很有礼数的揖手打招呼:“见过郡主!”

容昕转头过来,看到他,眸光微动,微微颔首:“裴将军!”

裴沂一愣,有些疑惑而看着容昕,然后,正好容昕抬起头来,四目相撞,他有些紧张,忙道:“听老王爷说郡主在摄政王府小住养病,就冒昧过来看看郡主,还请郡主莫要见怪!”

容昕闻言,面色微动,微微颔首,低声道:“多谢将军关怀!”

裴沂很是不解的看着容昕,显然,容昕对他的态度,让他觉得奇怪……

而且,他怎么觉得,半年不见,容昕变了很多。

“原本……我有些话需要和将军说清楚,既然将军今日来了,那我就直接和将军说清楚,我……”咬了咬牙,她目光定定的看着裴沂,坚定道:“裴沂哥哥,我不能和你成亲!”

裴沂哥哥……小时候,她经常这样叫他。

裴沂能听得出她的这句话,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脸色一变,裴沂很紧张的看着她,脱口而出的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已经答应和我成亲了么?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还是你……真的那么讨厌我?我可以……”

容昕打断了他的话:“不,不是的!”

裴沂一愣:“那……”

容昕有些难以启齿,不过,她还是道:“是我自己的原因,我……配不上你……”

裴沂更加不明白了:“郡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若说不喜欢他或是他哪里不够好还好说,可是,这配不上……何解?

他以为,娶容昕,已经是他高攀了,如果不是真的很喜欢她,他定然不会这般坚持要娶她,她是皇室宗女,出身高贵,嫁给他,与他一起远离京城,是委屈她了。

容昕握了握拳,强忍着心头的刺痛,和裴沂坦白道:“我离家出走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我……已非完璧,一个月前,我不慎小产,这样的我,形同残花败柳,已经配不上你了,所以,我不会嫁给你……”

裴沂面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的看着她,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裴沂的反应,在容昕的意料之中,她苦苦一笑,继续低声道:“原本我想把这件事情烂在心中,不让任何人知道,哪怕真的和你成亲,我也想着和你做一对名义夫妻,为我自己找一个地方了此残生,大不了我为你选一些你喜欢的姑娘陪着你,可是表姐说得对,这对你不公平,我知道你很喜欢我,所以,更应该告诉你,裴沂哥哥,你忘了我吧,再找一个比我好的姑娘成亲!”

裴沂没有说话,好似还未消化方才容昕说的那句话,眼底满是震惊,还有迷茫……

容昕也知道裴沂一时之间承受不住,裴沂对她的真心她都知道,以前是不领情,如今是没资格继续受着,可她不是傻子,心里都知道,知道裴沂的心思,知道裴沂对她的好,也能明白听到自己喜欢的姑娘说吃这些事情,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心平气和的吧。

虽然没有想象中难以启齿,可是,她说了出来,也不想继续面对裴沂,所以,苦苦一笑之后,她提步打算离开。

然而,刚走到他旁边,还未擦肩而过,她的手忽然被一只大掌拉住,她低头一看,只见裴沂那骨节分明的手正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

容昕一怔,抬眸看着他,正好撞上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眸,只见他定定的看着她,眼底思绪难辨异常复杂,面色认真的道:“刚才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你在这里好好养病,不要胡思乱想,我先走了!”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一脸茫然的容昕,放开了她的手,大步走下凉亭,往来时的方向离开。

容昕站在凉亭里,一脸呆愣……

他这是什么意思?

裴沂前脚离开,楼月卿后脚就进了凉亭。

容昕拧着眉头看着楼月卿,问:“表姐,他……什么意思?”

楼月卿刚才就在不远处看着,耳力极好的她,自然是听到了这边两人的谈话,其实也不是她要偷听,而是真的不放心两个人,所以,只能干起了这般行径……

见容昕一脸茫然不解的样子,楼月卿淡淡一笑,伸手抚了抚容昕的鬓角,莞尔轻声道:“昕儿,裴沂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对你真的很好,不管你曾经发生了什么,他既然不在意,你也别钻牛角尖了,以后好好待他,不要再任性了,明白么?”

容昕眉梢一拧,显然也明白了裴沂的意思,她咬了咬唇畔,低声道:“可是我……表姐,我心里有别人,这样对他很不公平!”

知道了她发生的这些事情裴沂都能坚持娶她这让她心里更加愧疚,他对她越好,她越不安。

楼月卿无奈的叹了一声,对她轻声道:“感情的事情,本就公平可言,总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只要你记得这个男人对你的好,好好珍惜,这就是对裴沂最好的回报,何况,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只要你愿意!”

至于她心里的那个人……

纵使她不反对,可是,看容昕回来后失魂落魄满身悲伤的这个样子,必然是被伤到了,且伤得极深,即使她想撮合他们,也不能让容昕再受伤,所以,就这样吧……

冥冥之中,该是谁的,都躲不掉的。

容昕垂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知道了!”

诚如他们所料,裴沂离开摄政王府之后,若无其事的去了慎王府,然后回了自己在京中的府邸之后,和以往一样,让人着手准备大婚,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两人大婚时间定下来了,就在这个月二十,今日初五,离大婚之日还有整整半个月。

慎王府和裴家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大婚,而容昕一直住在摄政王府调养身体,楼月卿每日抽出大半的时间陪着她,眼看着离大婚之日还剩五天,容昕要回府准备大婚了,临行前一天,她让楼月卿陪着她出城上香,说是想要为那个无辜的孩子做点事儿,楼月卿便答应她,带着她出了城。

楼月卿带着她去了城西郊外位于阳明山山腰的承恩寺,承恩寺是楚国的国寺,和楚国建国年份相当,规模比普陀庵还要大,香火也极好,所以,楼月卿带她去了承恩寺。

只是没想到,会在承恩寺遇到一个人。

一个楼月卿意想不到却理应出现的人。

这个人是来找容昕的。

容昕以为,她这一生都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这个救她于水火,让她无法自拔的爱上后,将她伤的体无完肤,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她以为,可以此生都不必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

可是那又怎样?

她与他再无可能!

承恩寺后山少有人来,所以很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不远处山涧瀑布直泻而下的声音,还有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

松树旁,凉亭间,容昕站在亭边,看着凉亭外面一览无余的景致,看着山下延绵万里的青山,一直沉默着。

而她后面,站着一个男人,剑眉星目,五官分明,眉宇间带着一丝愁容,看起来有些憔悴和消沉,俨然正是不久前带兵和楚国数次大战的北璃平南王萧以慎!

萧以慎看着眼前背对着他的女子,她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所以,只站在她后面,静静地看着她。

她看起来好了很多,不似离开时那般虚弱,想来被照顾得很好,只是她安静了很多,他记得,她之前很开朗活泼的一个人,动不动就与他犟嘴……

可如今……

安静了很久,容昕终于忍无可忍,猝不及防的转过身来,目光清冷的看着他。

声音带着拒人千里的冰冷和疏远:“平南王殿下若是没事,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就打算饶过他离开。

萧以慎低沉无力的声音响起:“心儿!”

容昕脚步一顿……

心儿……

他转过身来,目光定定的锁住她的脸,缓缓开口:“不要嫁给别人,跟我回酆都,我娶你!”

容昕闻言,嗤笑一声,转过头看着他,目露讽刺:“萧以慎,你在跟我开玩笑么?”

萧以慎蹙了蹙眉,看着她,不语。

他没有开玩笑,他很认真。

容昕没有理会他认真的神情,只是问:“你知道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萧以慎想了想,摇了摇头。

容昕笑了,看着萧以慎的眼神,带着恨意,还有一丝疯狂,咬牙道:“我今日来为我的孩子祈祷,希望他重新投胎的时候,擦亮眼睛,投生到一个好人家,莫要像这次一样,还没出生,就死在自己的父亲手里,化成一摊血水!”

容昕说话间,眼底迸发的恨意,让萧以慎有些承受不住,面色陡然惨白,垂于身侧的手,握成一团,咯咯作响……

眼底,尽是悲痛和自责……

“对不起……”

纵使并非有意,错已铸成,他伤了她,亲手杀死了他们的孩子,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容昕冷笑:“对不起?呵,若是对不起有用,我跟你对不起的时候,你为何无动于衷?萧以慎,你知不知道,你所谓的无心之过,扼杀了我们的孩子,也扼杀了我对你全部的期待和真心?”

萧以慎看着她一脸愤恨的样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终究无言以对。

见他说不出话,看着她的眼神全都是愧疚,容昕自嘲一笑:“罢了,终究是我自甘下贱,是我太傻,落得如此结果我怨不得别人,不过都是我咎由自取,可是萧以慎,你给我听清楚,我容昕这一辈子,哪怕是孤独终老,也绝对不做别人的替身,绝不!”

萧以慎拧眉,目光坦诚的看着她,道:“我说了,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替身!”

他是真的很喜欢她,无关任何人……

容昕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萧以慎拧眉。

容昕闭了闭眼,敛去眼底的悲痛和悔恨,睁眼之后,已然恢复方才的寡淡,她淡淡的说:“萧以慎,事已至此,你走吧,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然而,她刚想离开,萧以慎拉住她的手。

容昕淡淡的看着他,一字一顿:“你放开我!”

萧以慎很认真的看着她,语气低沉道:“你到底是不是替身你以后会明白的,你是我的女人,我说过我要娶你,你就只能做我的王妃,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嫁给别人,之前的事情我并非故意,我知道是我对不住你和孩子,欠你的,以后我会补偿你,但是,你若是敢嫁给那个姓裴的,我就杀了他!”

最后一句话,萧以慎的语气很认真坚决,容昕知道,他此话并非吓唬她,而是认真的。

萧以慎虽然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绝对言出必行,不容置喙,这一点,哪怕和他相处的时间短短两个月,她也看出来了。

只是……容昕冷冷一笑,看着他毫不退让:“你若是敢杀了他,我就杀了你为他偿命!”

萧以慎一愣,眯了眯眼,握着她手臂的手,愈发的紧。

死死地盯着她,眼底划过一丝阴鸷:“你说什么?你竟然要为了别的男人杀我?”

容昕淡声道:“他不是别的男人,是我的未婚夫,而你……于我而言,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不是么?”

她在笑,笑的无比讽刺。

他于她而言,是个无关紧要的男人……

这怎么可以?

他与她有夫妻之实,她是他想要娶的女人,她说过,她喜欢他,很喜欢,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如今,她却说他们无关紧要……

萧以慎看着她眼底刺眼的讽刺之意,看着她一脸不以为然,再想起他们之前日夜相处的点点滴滴,落差之大让他心中骤然升起一股子不知名的怒意,将她重重推向她身后的柱子,然后将她抵在柱子边,直接就大力的攫住了她的唇。

“唔……”容昕大眼一瞪,想要推开他,可是他一手扣住了她的脑袋,将她抱得很紧,她根本推不开,推着推着,身上力道慢慢消失了,就这样被他紧紧抱着用力吻着,脑子一片空白,直到他长舌直入,她才回过神来,当即用力一咬,血腥之味顿时在口中蔓延,他才松开了她。

他刚松开,容昕就将他推开了,然后,“啪!”的一声响起,萧以慎被这一巴掌打的偏了头,静静地站着,薄唇殷红,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容昕恨恨的看着他,咬牙道:“萧以慎,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我远一点,不要再动我,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说完,她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凉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决。

她与他,再无瓜葛了。

------题外话------

孽缘啊……

又是纠缠不断的三角恋……咳咳

二更……十点半没有的话就明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