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请求/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幼时,萧正霖在她眼中,是犹如神邸一般的存在,是她最崇拜的父亲,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把她保护得好好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伤害她。

可如今,她觉得无比讽刺,他枉为帝王,却连自己的妻子儿女都保护不了,母后被汤卉害死,他非但没有杀了汤卉为母后偿命,还将她立为皇后为非作歹,她被汤卉害到这个地步,他却懵然无知鱼目混珠,景恒生下来就失踪,一直流落在外不知自己姓甚名谁。

这样的一个男人,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

景恒眸色微凝,定定的看着楼月卿,皱了皱眉,问:“你……恨他?”

她明显情绪不对劲,尽管她故作不在意,他还是在她眼中捕捉到了一丝怨恨和讽刺之意,明显她很恨父亲,对他们的父亲感到失望,所以不愿提及。

楼月卿闻言,眉梢一拧,眼底情绪难辨,片刻,她淡淡的说:“你想多了!”

景恒眸色渐深,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他想多了么?

不尽然吧。

楼月卿沉思许久,忽然面色认真的看着他问:“景恒,若我接受了你这个哥哥,是不是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会答应?”

景恒一愣,讷讷的看着她,显然是被她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惊到了。

见他不答,她眉头一皱:“你说啊?”

景恒恍然回神,眉间有些喜色,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然!”

若她真的不再排斥他,接受了他这个哥哥,他什么都愿意。

没有人能够明白他的心情,他曾以为他在这世上除了母亲之外没有任何血缘至亲,就连母亲也形同没有,这些年他在千玺岛长大,虽然花无心很疼他,其他人也不敢冒犯于他,可是私底下却总是议论,说他来历不明,说他是花无心和其他男人在外面生下的,花家的那些同龄兄弟姐妹对他人前奉承亲近人后鄙夷嘲笑,那种孤寂没有人能够明白,如今知道了她的存在,找到了她,若是她愿意接受他承认他,他做什么都愿意。

楼月卿犹豫片刻,随即咬了咬牙,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沉声道:“那我现在郑重的请求你,这次回千玺岛后,就不要再出来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从不认识我,这是妹妹对哥哥……唯一的请求!”

景恒面色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眼中尽是错愕,好一会儿,他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你……你说什么?”

楼月卿握了握拳,咬紧牙关,随即似鼓足了勇气,目光坦诚坚定的看着景恒,淡声道:“我请你以后,不要再离开千玺岛,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方才你也答应我了,如若你食言了,那我与你,便没有任何关系!”

景恒愣在那里,面色陡然苍白,眼底满是错愕和不解,还有黯然。

他以为,她真的接受他了,原来,是在驱离他,将他从她的生命中世界中驱逐。

楼月卿没有再多言,也没有继续逗留,说完这些话后,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仿佛看不到他面上的失望和黯淡。

她走的很急,步伐沉重紊乱,可却依旧头也不回的走了,没有任何停顿,更没有回头。

她知道的,知道景恒在乎她,知道景恒多想与她兄妹相认,她和他一母同胞,那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骨肉至亲,她也已经打心底接受了这个兄长,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和她不一样,他从一出生就被送走,在一个没有皇权倾轧争斗的地方平安长大,而她,却生来注定背负和面对这些,她已经逃脱不开了,而他,却可以置身事外。

他是她的哥哥,所以,她希望他好好的。

所以,回去吧,回去了就不要再出来了,这里不属于你……

楼月卿回到水阁后,在窗台下站了很久,直到夜幕降临,莫离进来。

“主子,景公子走了!”

楼月卿恍然回神,眸色微凝,片刻,她低声道:“我知道了!”

走了就好……

……

诚如景恒所言,容郅这两天就能醒来,而就在景恒离开当夜,容郅就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