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你敢改嫁?/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容郅解了蛊之后,在紫竹林密室中养了几日后,待体内伤势有所好转,楼月卿就把他挪回了水阁,日夜亲自照顾。

解蛊之后,容郅也昏迷了十多日了,这些日子虽昏迷着,可是伤势已经愈合了一些,无论是内伤还是外患,都有所好转,就是迟迟没有醒来。

楼月卿虽然面上淡定从容并不担心,可是心底却一日比一日不安,如若不是穆轲和景恒再三劝慰说容郅只是身子被蛊虫啃噬的太厉害元气大伤,所以才会昏迷着,等哪天恢复得差不多了也就会醒过来了,她怕是急疯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心急的不行,这段时日没有一天睡得安稳,原本这段时间就发生了很多事情让她焦躁不已,加上容郅的昏迷不醒更是让她心慌,她晚上经常难以入眠,哪怕是睡着了,也总是要醒来很多次,睡不着的时候,就坐在他旁边,要么帮容郅擦拭身体清理伤口,要么帮他揉捏四肢疏通气血以助于伤势愈合,然后一边和他说说话,自言自语的说着说着,时间就慢慢的过去了……

这段时间,她瘦得很厉害,眼底的暗影也越发浓厚,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如若不是莫离莫言想着法子给她准备膳食一边补着,她怕是早就倒下了。

今夜,她和以往一样难以入眠,心情极度沉重,已经是午夜了,她都了无睡意。

寂静无声的房内,缓缓响起了她的声音:“容郅,你知道么,今天我哥哥走了,我还逼着他不要再出现……”

楼月卿坐在床榻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纱裙,青丝如瀑,头上只别了一根羊脂玉簪,看起来淡雅脱俗。

她一边给容郅揉捏手掌,一边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我看到他难过的样子,我自己也于心不忍,我知道我的话一定让他伤心了,他对我那么好,我却毫不留情的驱离他,他一定觉得我在怪他,不肯原谅他……”

容郅就躺在床榻上,虽然昏迷着,可是养了那么久,伤势好转之后,他脉象平稳了,心跳也恢复了,跳动的苍劲有力,面色好了许多,楼月卿给他把脉,也发觉他的内伤恢复了不少,只是一直没有醒来。

她一边拿着容郅的手,给他轻轻揉捏手掌,再给他拉伸手指,之后又穆轲说他这样长时间昏迷着,全身僵硬经脉不通,这样活络经脉对他有好处,所以她日日给他弄,从无一丝懈怠。

放下容郅的手,她缓缓倾身伏在容郅边上,望着容郅的平静的面庞,絮絮叨叨的继续道:“可事实上,我早就不怪他了,在他安然无恙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已经原谅他了,我虽然说不在意,可实际上,我是高兴的,我不想他死,我和他是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一母同胞,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可却从小天各一方互不相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我一直不敢奢望的事情如今成真了,他活着,我真的很高兴……”

“其实我不想他走的,不想和他继续分开,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他和我不一样,他生下来就被母后送走了,从小就远离这些纷争,而我生来注定要面对这些,这么多年了,我是挣脱不开了,可起码我可以让他不必和我一样承受这些罪孽!”

微微垂眸,她苦苦一笑,低声呢喃道:“你一定觉得我是傻子,我也觉得自己傻,明明知道不管我愿不愿意,该发生的事情都会发生的,可我就是想试一试,哪怕改变不了结果,起码总比我什么都不做来得好……”

有些事情,她逃避不代表永远不会发生,既然会发生,景恒就不可能永远不知道,既然如此,她就算是不愿意让他牵连进来,也阻止不了了,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想阻止,哪怕多此一举。

抬眸看着容郅,她皱了皱眉,转而闷声道:“容郅,你为什么还不醒呢?你都昏迷了那么久了,你再不醒我都变成糟糠了……”

容郅依旧静静躺着,一动不动,可是她却好像容郅能聆听她的话一样,趴在他肩头边上,抱着他继续低声开口。

“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压垮我,可是现在我真的承受不住了,我真的好累,你快些醒过来好不好,你再不醒,我就找个人改嫁,以后都不理你了……”

说着说着,楼月卿忽然住了声,然后,定定的看着她面前容郅的手臂,一动不动,仿佛受到了惊吓。

“你敢!”一声嘶哑无力却又不容置喙的声音在她头顶缓缓响起……

楼月卿身形一僵,然后愣愣的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题外话------

不太舒服,凑合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